走出毛泽东家族光环,他成为导弹专家毛泽覃的儿子导弹专家贺麓成(毛岸成)

pbbbbbbq 收藏 8 13820
导读:毛泽覃的儿子导弹专家贺麓成(毛岸成) 走出毛泽东家族光环,他成为导弹专家 他一直隐藏他的身世 一提起毛泽东的侄子,人们所熟知的是毛远新。其实,毛泽东有两位亲侄子,另一位便是贺麓成。毛氏3兄弟,毛泽东居长,二弟毛泽民,三弟毛泽覃。毛泽民有一子,即毛远新;毛泽覃也有一子,即贺麓成。贺麓成跟毛泽东更多一层缘分:贺麓成的生母贺怡的胞姐,便是毛泽东之妻贺子珍。所以,贺麓成不仅是毛泽东的侄子,又是毛泽东的外甥。 贺麓成本叫“毛岸成”。“岸”是辈分,表明他与毛岸英、毛岸青同辈。贺是母姓,“麓

毛泽覃的儿子导弹专家贺麓成(毛岸成)

走出毛泽东家族光环,他成为导弹专家

他一直隐藏他的身世

一提起毛泽东的侄子,人们所熟知的是毛远新。其实,毛泽东有两位亲侄子,另一位便是贺麓成。毛氏3兄弟,毛泽东居长,二弟毛泽民,三弟毛泽覃。毛泽民有一子,即毛远新;毛泽覃也有一子,即贺麓成。贺麓成跟毛泽东更多一层缘分:贺麓成的生母贺怡的胞姐,便是毛泽东之妻贺子珍。所以,贺麓成不仅是毛泽东的侄子,又是毛泽东的外甥。

贺麓成本叫“毛岸成”。“岸”是辈分,表明他与毛岸英、毛岸青同辈。贺是母姓,“麓”是湖南岳麓山之意,表示对故乡的怀念,“成”是革命事业必定成功之意。他之所以长期用贺麓成这名字,一是他年幼时处于白色恐怖之下,姓毛会暴露他的真实身份。他成年后不姓毛,内中的原因与李敏、李讷不姓毛一样,因为毛泽东成了中国人民的领袖,他不愿意暴露与毛泽东之间近亲的关系。

在单位填表,他在父母一栏里只写“亡故”,尽量不让人知道他的身世。

虽说他长期在北京工作,但从来没有提出去见毛泽东,也从未给毛泽东写过一封信。

本来,贺麓成有一次见毛泽东的机会,那是在1959年8月29日,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和孔令华结婚,在中南海举行婚礼。在拟定邀请嘉宾名单时毛泽东对李敏说: “你的哥哥在北京,你应该邀请他嘛!”这个哥哥指的就是贺麓成。李敏的婚礼理应由贺子珍主持,但由于江青已经成了“第一夫人”。贺子珍无法跨进中南海的大门,毛泽东也就提议请贺麓成进入中南海参加李敏的婚礼——这显然是对贺子珍的一种安慰。

然而,贺麓成却没有出现在李敏的婚礼上。因为他所在的军事部门电话很难打,李敏几次电话都没能找到他。他因此失去了见大伯毛泽东的机会。

其实,贺麓成要见毛泽东并不难。自从毛泽覃牺牲以来,毛泽东一直怀念他,只消他托李敏带个口信给毛泽东,毛泽东必定会接见他。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在拟订亲属守灵名单时,李敏提到了贺麓成。贺麓成终于见到了大伯父毛泽东。只是这时的毛泽东已经紧闭双目了。

直到1983年,民政部门要给毛泽覃发烈士证书,中共中央组织部通过贺麓成所在单位通知他去领取,他的真实身份才被单位同事所知。

生长于艰难时世

1935 年4月26日,任红军独立师师长的毛泽覃在瑞金指挥突围战中不幸牺牲。消息传来,贺怡陷入万分悲痛之中。她当时的处境也很危险。面对敌人的搜捕,她不得不一次次转移,只好把出生不久的贺麓成送到亲友家中寄养。几经辗转,贺麓成被送到永新县花汀村贺调元家。贺调元是地主,家境宽裕,贺麓成过着安定的生活,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

贺麓成隐隐约约记得,“爷爷”贺调元曾不时接到来自不同地方的信,问候家中的情况。后来,他才知道那是母亲贺怡自已寄出或者托人寄出的信。

贺麓成这样谈及母亲贺怡:“我父亲牺牲后,母亲怀着悲痛与仇恨,长年往返于南昌、吉安、广州、韶关等地,出生入死做地下工作。1940年6月31日,她在韶关被特务逮捕。被捕时她宁死不愿落入敌人魔掌,急吞下一个金戒指以图自尽,结果备受痛苦又遭酷刑,导致胃部严重下垂。当时正值国共两党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周恩来出面与顾祝同谈判,用国民党战俘换回了妈妈。她一出狱,即奔赴延安,在延安做了胃部切除术,取出了那枚使她受尽熬煎的戒指。按规定,手术必须由亲属签字,可姨妈此时正在苏联,毛泽东去看望了妈妈,并在手术单上写了‘毛泽东’3个字。这张充满了兄长厚爱的手术单,我妈妈珍藏了多年。”

贺怡来到延安,却见不到姐姐贺子珍——她已经到苏联去了。江青乘虚而入,成了毛泽东夫人。贺怡深为姐姐抱憾。

1948年11月,贺怡欣喜地获知姐姐和女儿李敏从苏联回到了哈尔滨。贺怡赶到石家庄去见毛泽东,她希望能够让姐姐回到毛泽东身边。当时,江青正在苏联养病。

经毛泽东同意,贺怡从中共中央组织部开了介绍信前往沈阳——这时,贺子珍已经从哈尔滨来到沈阳。

贺怡和姐姐贺子珍阔别14年,姐妹俩在沈阳见面,感慨万分。贺怡陪着贺子珍兴奋地从沈阳朝石家庄进发。她们乘坐火车到山海关时,突然上来两个人,报告是中共中央组织部干部。他们告诉贺子珍:你不能去石家庄,只能南下,到你哥哥贺敏学那里去。贺怡为贺子珍据理力争,但是对方宣称这是组织的决定,不能违反;如果违反,开除党籍。尽管贺怡为人直率泼辣,敢说敢为,但面对组织的决定,也只得服从。贺怡不得不陪姐姐南下。

据说,江青因为贺怡在毛泽东面前为贺子珍说话,恨透了贺怡。

上海解放后,贺敏学到上海工作,贺怡也就陪着贺子珍到上海。从此,贺子珍就长住在上海,一直到粉碎“四人帮”之后,贺子珍才前往北京。

寻亲路上痛失母亲

1948年,花汀村忽然来了个“皮货商”。他自称是贺怡派来的,要把贺麓成接走。

贺调元生怕“皮货商”不可靠,不敢把贺麓成交他带走,也不同意全家转到香港赴延安,但安排他去县中学见了正在读书的贺麓成。

“皮货商”回去后,告诉贺怡孩子长得很不错,贺怡非常高兴。

1949年8月,中共中央华东局分配贺怡到江西工作,担任中共吉安地委组织部长。她很快出现在花汀村,穿着当时最时髦的大翻领、束腰带的列宁装。当贺麓成对这位陌生妇女的装束感到惊奇的时候,她却大声地喊出他的名字:“麓成——麓成——”

她一边喊着,一边朝贺麓成扑来。

贺麓成惊呆了,不知道她是谁。

“她是你的亲生妈妈呀!”直到“爷爷”、“奶奶”向贺麓成说出他的身世,他才明白眼前的“革命妇女”正是他可爱可敬的母亲。经历10多年的离乱,母子俩终于团聚了。这天,村里要开大会。贺怡牵着贺麓成的手走进会场时,全村轰动了。贺怡当众宣布,贺麓成是她亲生的儿子。贺怡领着儿子向贺调元夫妇深深地鞠躬,感谢他们在最艰难的岁月冒着生命危险收养了贺麓成,并把他培养成学业优秀的初三学生。

从此,贺麓成离开了花汀村来到吉安,生活在母亲身边。母子团聚,贺怡不由得想到姐姐贺子珍,她要尽最大的努力找回“小毛毛”,使姐姐也能像她这样母子团圆。

开始长征时,“小毛毛”已经长到两岁多。毛泽东和贺子珍在长征前夕把“小毛毛”托给毛泽覃和贺怡。毛泽覃把“小毛毛”寄养在警卫员家中,后来又多次转移。由于毛泽覃战死,联系的线索就断了。贺怡决心找到这断了的线索。另外,她还想找回失散多年的长女——她和毛泽覃所生的第一个孩子。

1949年11月初,贺怡向中共吉安地委请了假,去赣南寻找“小毛毛”。贺怡把儿子贺麓成也带上车。母子刚刚团聚,她舍不得让儿子单独留在吉安。

1949年11月21日这天:一场突然飞来的车祸夺去了母亲贺怡的生命。贺麓成当时被压昏在车下,第二天醒来时,他发现母亲躺在他身边,任他怎么哭喊也喊不醒母亲了。

生活在姨妈贺子珍身边

贺怡之死,改变了贺麓成的命运:姨妈贺子珍要他和妹妹贺海峰一起去上海。贺子珍在贺怡蒙难之后,要把贺怡的子女当成自己的子女一样培养成人。

那时,陈毅在上海主持工作,他安排贺子珍在中共虹口区委担任组织部长。

1950年初,“爷爷”、“奶奶”、保姆陪他一起去上海。姨妈亲自到火车站接他。这是贺麓成第一次见到姨妈。贺麓成记得,在寒风中,姨妈的脸通红通红的,看上去非常健康。远远的,姨妈就朝他招手,显得很兴奋。

知道贺麓成腿痛不已,贺子珍第二天就带他去上海的好几家医院看病。经大夫用X光透视,贺子珍大吃一惊,原来贺麓成在车祸时左腿腿骨断成3截,因表面看不出来,他以为无大碍,就一直忍着。大夫说,必须开刀,马上把骨头接上。

手术后,贺麓成从腿部到腰部都上了石膏,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贺子珍如同母亲一样呵护着他,每天在医院里陪伴着他,甚至给他端屎端尿,亲自护理他达一个来月。

出院后,贺麓成仍住在姨妈家,姨妈待他极为亲切。

腿伤渐渐痊愈了,贺麓成终于甩掉了拐杖,能够自己走路了。贺子珍告诫贺麓成:第一、不要背父辈的牌子,要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在别人面前,不要讲自己是什么人的孩子。第二、要努力学习科学知识,成为有真才实学的人。

贺麓成牢记贺子珍的教导。这两条,成为贺麓成终生遵循的原则。

从优秀学生到职业军人

贺子珍决定留贺麓成在上海上学,于是贺麓成来到了位于上海西南郊的上海中学。老师问他,上几年级?他回答说,上高二。这位来自江西乡下的“老表”,可以说是不知天高地厚——上海中学是上海第一流的中学,他在这里上高一能够跟得上就算很不错了,而他却要“跳”入高二!他以为,在永新上小学时能连连跳级,如今也不妨一“跳”。

开学之后,贺麓成尝到了上海中学的厉害:不仅教学水平高,而且学习制度非常严格。干部子弟、烈士子弟们大都来自江西或者陕北,根本跟不上这里的教学进度,他们之中十有八九打“退堂鼓”,离开了上海中学,有的去参军,有的去当干部。舅舅贺敏学知道这些情况后对贺麓成说:“你还是好好念书吧,别去‘参军’,也别去‘参干’。我们贺家都是革命军人、革命干部,缺的是教授。现在国家需要建设,需要知识分子,就应该专心于学习。”舅舅的话,对贺麓成确立毕生的志向起了莫大的作用。

讲一口江西“土话”的贺麓成刚开始在上海中学也受到歧视,被看作 “土包子”,但他却不气馁。几个月后,那里的老师不能不对他刮目相看。他的数学成绩满分,其他成绩也都不错,很快跃入班里前三名。贺子珍很为贺麓成优异的学习成绩感到高兴,贺子珍甚至请贺麓成当她的老师呢。有一回,贺子珍要他陪着去书店买书,然后要他教她。那时,贺子珍很想在工作上有一番作为,所以开始自学代数、几何、三角、物理、化学这些课程。这样,贺麓成便一度成了贺子珍的“老师”。

1952年,贺麓成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的名牌大学——交通大学,进入电力系学习。

交通大学在上海市区的徐家汇,离贺麓成舅舅贺敏学的家很近。当时贺敏学担任上海防空司令,贺麓成就住到舅舅家里。每逢星期天,他就去看望姨妈。有时,贺子珍到贺敏学家里去,跟他们一起度过体息日。

贺麓成每月领到22元烈属助学金,总是省下5元寄给江西乡下抚养过他的乡亲。贺子珍知道后,称赞他没有“忘本”。

50年代,中国的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这时,贺敏学又一次告诫贺麓成:“别管那些运动,好好读你的书。我希望你将来在专业上有所作为,做一个优秀的专家。”

舅舅的这些话,深刻地影响了贺麓成。

贺麓成确实是块读书的料。在交通大学,他的学业也极为优秀。但谁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世——填学生登记表时,他只写父母“早已亡故”。他完全以一个普通学生的面目出现在学校里,直至现在,他的中学、大学同学也不一定知道他的身世。

1956年夏,他在交通大学毕业,考取了当时最难考的留苏研究生。舅舅贺敏学听到这一喜讯,说贺家出“状元”了。其实,更准确一点说,是毛家出“状元”了。

1956年夏秋之际,贺麓成从上海前往北京,进入北京俄语学院留苏预备部学习俄语。一年之后,他却因当时中苏关系变化未能出国读书,被组织上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即今天的航天工业部)研究“地对地导弹”。

就这样,贺麓成穿上了军装,成了军人。

创立中国导弹控制系统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和原苏联在远程火箭和导弹研制方面开展了激烈的竞赛,而当时的中国只是个旁观者。

1956年春,在周恩来主持的中央军委会议上,钱学森详细提出了关于中国发展导弹技术的规划设想。毛泽东批准了这一规划设想。

1956年lO月8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在绝密的气氛中宣告成立,聂荣臻元帅担任院长。该院成为中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这一研究院诞生之后,急需调集一批政治上绝对可靠、业务能力又拔尖的精兵强将。

1958 年初,一身戎装的贺麓成来到钱学森麾下;1961年,贺麓成成为中国第一批导弹工程师。在那些日子里,贺麓成翻译了近百万字的导弹技术资料,拟制的图纸资料达数十本。尤为重要的是,贺麓成和另一位工程师王太楚经过反复钻研,提出了自己刨造的导弹控制方案。经过专家们的仔细讨论,认为这一方案是正确可行的,遂采用了这一方案。

1964年6月29日,中国第一枚自己设计、自己制造的中近程导弹飞行试验终于获得了成功。这一成功,确立了贺麓成在导弹研制工作中的权威地位,他成为中国自己培养的最优秀的导弹专家。

毛泽东为中国自己制造的中近程导弹获得成功而欣喜。但是,他并不知道他的亲侄子贺麓成是这一成功的大功臣。

贺麓成、王太楚等的这一重大贡献,直到1978年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外界才略有所知。

后来,贺麓成还荣获全军科技进步一等奖。

成为“001”号导弹专家

“文革”狂飚席卷全国。贺麓成依然遵照舅舅贺敏学的嘱咐不卷入政治运动。他仍然埋头在一大堆文献、图纸、数据之中。在这大动乱的时刻,他躲进小房间专心致志研究导弹理论,他的许多重要论文,就是在这样的岁月里完成的。

尽管他远离狂潮,但仍被列入“五一六分子”名单,受到“审查”。他默默地承受着政治磨难。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也没有亮出“毛泽东亲侄子”这张足以消灾弥祸的王牌。尽管他的堂弟毛远新在这时飞黄腾达,可他并不羡慕,他仍然埋头钻研导弹技术。贺麓成涉猎面甚广,他对中国的人造地球卫星、洲际导弹的研制也作出了贡献。

1980年,国防部五院终于开始评定高级职称。众望所归,贺麓成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系统第一个被评上高级职称的人,所以他的职称证书上印着“001号”。除了航天专家钱学森博士那一代之外,贺麓成成为新中国自己培养的新一代航天专家。最为可贵的是,这“001号” 是贺麓成通过自己努力获得的,并没有沾他的先辈半点光,没有沾“中国的001号”——毛泽东的半点光。反过来,赞麓成倒为毛氏家族争光:他是毛氏家族中不多见的高级技术专家。他的成功表明,作为中国如此显赫的家族的后裔,走出家族的光环,也能成为第一流的人才。

可惜,当贺麓成拿到高级工程师证书时,他的大伯父毛泽东早已长眠,而他的姨妈贺子珍也已重病缠身。

沉痛悼念姨妈贺子珍

贺麓成刚到上海时,贺子珍的身体很不错。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她的心灵备受折磨。

1954 年9月15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毛泽东致了题为《为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的开幕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进行了实况转播。贺子珍在收音机里听见毛泽东的声音,她久久地呆住了,昏倒在沙发上。她已经多年没有听见这熟悉、亲切的声音了。她的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从此埋下病根。经大夫检查,她患了精神分裂症。她的身体时好时坏。

贺麓成来到北京后,每年休假总要去上海看望姨妈,李敏也是这样。他们总想给贺子珍精神上的安慰。

1959年夏日,在庐山会议——即中共八届八中全会召开期问,贺子珍见到了毛泽东,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毛泽东的去世,使她白发骤增。1977年,她突然中风,从此卧床不起。她知道自己来日不多。在病中,她终于说出了毕生夙愿:希望去北京看看。因为她一生从来没有去过北京,北京是毛泽东长年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她很想去看一看。

1979 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派出一架专机到上海接贺子珍进京。她住进301医院。在近两年的时问里,贺麓成差不多每周两次去医院看望姨妈,李敏和丈夫孔令华也总是带着孩子去看望;井冈山上的老战友,长征时的老战友,延安时的战友,纷纷前往医院看望贺子珍,使她生活在温暖的亲情和友情之中。

贺子珍坐在轮椅上来到想念已久的毛泽东纪念堂,以“战友贺子珍”的名义向毛泽东敬献花圈。在毛泽东遗体前,她久久地凝视着,热泪夺眶两出……贺麓成深知,姨妈来北京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见一见毛泽东的遗容。

1984年3月,贺子珍病情恶化,除了中风偏瘫外,还并发肺炎、肝功能衰退、肠胃病、糖尿病等。4月19日下午5时,贺子珍病逝,终年75岁。

贺麓成写下《悼念姨妈贺子珍》一文,对贺子珍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

他的儿子将改姓毛

贺麓成作为优秀的导弹专家,也很有经济头脑。在年近六十之际他申请退休,担任了几家科技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开始一番新的奋斗。他出访许多国家,为引入外资作出了贡献。

可贵的是,贺麓成牢记自己是井冈山的儿女,念念不忘帮助革命老区,他将公司盈利的一部分用来帮助老区建设。他为任弼时中学——当年的永新中学设立奖学金;他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5万元帮助永新人引种黑梨,脱贫致富;他曾为南昌的一家工厂引入外资,得到一笔奖金,他把这笔钱献给了永新县城外一所无操场、无宿舍、无厕所的“三无”中学;他还关心中国的体育事业,参与了一系列公益活动……

他的愿望是做一个普通人。他这一辈子确实也是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同事总是亲热地喊他“老贺”,年轻人则称他“贺老师”。

他的妻子谭晓虹是一位医生,他们有一子一女。他说,他的儿子将恢复本姓——毛。他将以此纪念父亲毛泽覃以及大伯父毛泽东。

贺麓成成为导弹工程师时,是按营级干部分配一套居住面积为2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住就是20年。房子里没有煤气,他常常为煤炉熄火而苦恼。

后来,随着他在导弹事业上作出的贡献越来越大,他被提升为团级、师级,这全然凭他自己的努力,与“皇亲国戚”无关。他再三诚恳地说:“父辈是父辈,我是我,我不沾父辈的光。”

14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