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郎 第三卷 身不由己 二十三、性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学林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size][/URL] 到爷爷家里放下了礼物,姚洁因为什么都不熟悉,感觉没有什么可说的,转身就要走。老人家却拉住姚洁不放,闺女闺女地叫着,让坐一会儿,非常热情诚恳。于是,姚洁就多坐了一会儿。 老人家对庞大海赞不绝口,说他怎样地能吃苦受罪,怎样的勤奋好学,努力上进,怎样的平易近人,不忘乡亲。上初中高中的时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




到爷爷家里放下了礼物,姚洁因为什么都不熟悉,感觉没有什么可说的,转身就要走。老人家却拉住姚洁不放,闺女闺女地叫着,让坐一会儿,非常热情诚恳。于是,姚洁就多坐了一会儿。

老人家对庞大海赞不绝口,说他怎样地能吃苦受罪,怎样的勤奋好学,努力上进,怎样的平易近人,不忘乡亲。上初中高中的时候,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带的是菜团子,连窝窝头都没有,菜更不用提,咸菜都没有,只喝点盐水。上学要跑三十多里路,星期天回来,还要在生产队里干一天活,争工分,半夜就起身去上学,风里来,雨里去,从来都没有去晚过,哪怕下大雨下大雪刮大风。上大学的时候是六二年,全国都没饭吃,在学校里吃不饱,怎么办?到农村里帮人家干活,给个窝窝头吃。没有活干怎么办?吃树上的榆钱,偷人家的生茄子吃。我从小就知道这孩子有出息。他在外边当了那么多年的干部,官越升越大,年年回来看我,给村里修了路,建了学校,打了机井。他大哥在北京,是个部长,他二哥是军区副司令,都是大官,就是不回家看看。就这老三最好,仁义,你跟着他当秘书,以后也能做大官,俺这孙子,是不会亏待你的。闺女,好好干,好好干······

姚洁口口声声地答应着,借此了解了一些关于庞大海的过去和家庭情况,感到很新鲜,很有收获和启发,打心眼里佩服。看看谈的时间不算断了,老人家说的差不多了,姚洁才辞别出来。

性感女郎走在乡村的大街上,是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脚下就是庞大海帮助修的水泥路,姚洁感到了一种亲切。走在老家的土路上,姚洁感到的是卑微,虽说是考的青年干部学院,其实是职业分院,当不成干部很丢人。大学生已经不稀罕了,老家的人们并没有把她高看到哪里去。在这里就不同了,村民的目光向她看过来,那复杂的眼色,姚洁完全能够理解。当官的养个情人,包个二奶,那是有本事的象征,不仅不丢人,反而更是一种荣耀,老百姓都羡慕的佩服的了不得。有本事你也包呀养呀,可惜你没那本事。庞大海之所以让她跟着来,想来她是具有吸引力的。庞大海什么人?在村民眼里那是大官,大官看得上的人,老百姓猪眼,还不馋死?如此,姚洁便有了飘飘欲仙之感。

姚洁回来的时候,庞大海和县长正从里间屋里出来,庞大海说了一句,你怎么这么客气,正让姚洁听见。县长说,这不算什么,表示一点小意思。什么小意思?姚洁没有亲眼见,只能猜测,大概是给庞市长送礼吧。她曾经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新华社的消息,山西某县给县长送钱成了县直单位的惯例,除纪检、组织部门外,县直单位主要领导无一免俗,给县长送钱的正科级以上干部达61人,受贿人民币286万余元。如果县长是给市长送礼,估计他也没少收了别人的钱。

有人进来叫县长,说外边有人找。县长出去了,领进一个人来,对庞大海说,是县教育局的局长。坐下,客套了几句,县长对局长说,有什么事,你和市长到屋里谈谈吧。局长说,给您添麻烦,真不好意思。庞大海说,都是乡里乡亲,能帮你我一定帮你。到里间屋里谈了没多久,局长出来,走了。

外甥女端上来一碗水饺,说舅,您吃吧。庞大海说,那么多,我不饿,一点都不饿。外甥女说,您吃多少算多少,就剩在碗里吧。

庞大海让县长吃,县长说,不不不,您吃您吃。庞大海说,老家里兴这个,一回到家就要先吃一点,怕在外边没吃好,饿着。

县长说,现在咱们县虽然是经济薄弱县,我敢说,也没有一个饿着的。只要市里多支持,倾斜倾斜,咱们实现小康也不远。

外边走进来一个风华正茂的年青人,进来门就喊,三舅回来啦?我正想去找你。坐下,自己拿烟吸,不拘束,也不客气。庞大海问,现在干什么?外甥说刚大学毕业,工作不好找,舅,你那么大的官,给我安排个工作,还不玩似的。庞大海说,现在没有缺人的地方,全国都面临着巨大的就业压力,安排工作非常困难。外甥说酒牌市那么大,哪里不能安排,我就靠着你了。庞大海说,你刚大学毕业,应该多在基层锻炼锻炼,在乡镇里干干。外甥说,乡镇我是不干,县里还差不多,最起码也是在县城里。庞大海说,王县长在这里,看看王县长能不能安排。外甥说,那好啊,王县长,我去财政局怎么样?王县长说,想去财政局、公安局、税务局、工商管理局的人太多了,你是学什么的?什么学历?外甥说我的专业很不好,是学农业的,专科。王县长说,那就去农业局当技术员吧,推广农业技术,我们正缺少农业技术方面的人才。外甥说,我不去,搞什么农业,农业太不吃香了。王县长说,你还不干,你知道有多少人在那里等着?一百多,光托我的就不下十个,本科的都进不去。外甥说,也行,反正在家也是闲着,不如去上班,是不是正式的?不是正式的我可不去。王县长说,肯定是正式的,给你安排,还能是临时工?你舅舅在这里,我无论多难,也不能给你安排临时工啊。外甥说,我明天就去找你?王县长说,你找我不好找,我很忙。外甥说,那我怎么找你?王县长说,你直接到农业局报到,找局长,让他给我打电话。外甥说,忒好了,这样更简单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姚洁在一旁听着,心里就像敲鼓似的。安排工作原来可以这么容易,自己找工作的时候,那是一段心里泣血难熬的日子,难死了。非常幸运地碰到了妈妈,妈妈千好万好,就是不给签劳动合同,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如果早就认识庞大海的话,直接安排到机关,当国家干部,凭庞大海的职位,应该很容易。自己现在还是个临时工呢,转正遥遥无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