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重歼:美国实力衰退假象的解析与思考

兵马俑999 收藏 0 57
导读:四代重歼:美国实力衰退假象的解析与思考 国人中有很大部分期待看到美国的衰退。近几年,人们也似乎看到了美国衰退的迹象。在诸多问题上,美国开始表现出力不从心。那么,美国真的衰退了吗? 说美国衰退,原因很多。其中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美国次贷危机。另外就是美国单边主义的被孤立以及在伊拉克的困局,这些,都成为了美国衰退的所谓证据。 如果美国缓慢却持续的衰退的确到来了,那么我国崛起道路上所遭遇的阻碍也将小得多。只是,良好的愿望并不能够代替残酷的事情。美国,不仅仅没有衰退,反而正朝着前所未

四代重歼:美国实力衰退假象的解析与思考

国人中有很大部分期待看到美国的衰退。近几年,人们也似乎看到了美国衰退的迹象。在诸多问题上,美国开始表现出力不从心。那么,美国真的衰退了吗?

说美国衰退,原因很多。其中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美国次贷危机。另外就是美国单边主义的被孤立以及在伊拉克的困局,这些,都成为了美国衰退的所谓证据。

如果美国缓慢却持续的衰退的确到来了,那么我国崛起道路上所遭遇的阻碍也将小得多。只是,良好的愿望并不能够代替残酷的事情。美国,不仅仅没有衰退,反而正朝着前所未有的强大迈进。


一个国家的实力发展,站在历史的高度来看,必然有发展、繁荣和衰退这些历史过程。从美国建国之后的发展轨迹来看,可以认为,以美西战争为标志,美国进入了其历史中的繁荣期。在战胜了西班牙这个老牌殖民帝国之后,美国已经完成了内部发展的过程,成为了世界上少数站在巅峰的帝国主义国家之一,走上了对外掠夺的道路,足够达到繁荣的基本标准。


就繁荣期这个历史阶段中,我们又可以用波形来一定程度演示实力体的发展。在繁荣期,实力体存在波峰波谷。有波峰波谷就意味着有上升和下降。同时,整个实力发展曲线又有个大趋势。

整个二十世纪,美国的实力发展的基本面非常好,仿佛搭乘火箭般快速飙升。美西战争之后,美国成为了世界主要大国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成为了两个超级大国之一。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个超级大国。


1998年,美国绕开联合国发动沙漠之狐行动。1999年,美国在未得到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发动了科索沃战争。2003年,美国在安理会主要大国的反对之下强行发动了伊拉克战争。美国的行动越来越自由。行动的自由程度,一方面是国家对软实力的态度,另一方面又体现了国家实力。美国的行动自由,其实质就是缺乏遏制力量。美国的军事预算,超过了排名其后的十五个国家的总和。其强大的硬实力让世界其他主要实力体都感受到自身实力地位的急剧下降。

关于美国看待软实力的态度,笔者是这样看的。软实力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国家的亲和力。硬实力的上升必然带来亲和力的下降。当然,国家有可能通过其它行动来增强亲和力,比如文化影响、经济援助等手段。只不过,这些手段都不可能改变硬实力与亲和力之间的必然关系。这也就是说,当某个实力体的硬实力增长达到某种临界点的时候,则其亲和力下降的趋势除了牺牲硬实力之外已无法进行决定性逆转。苏联解体的这个战略意外到来,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超级大国就是这样一个临界点。美国的软实力已经到了无法操作(这里只是一个形容,表示操作的意义已经不大)的地步。为什么世界诸强普遍要求多极化。就是因为美国的过分强大。而多极化到来的必然结果就是美国实力地位的下降。从美国的角度上,这是对美国的伤害。同样是实力体运行的必然法则,避免自身实力地位下降是实力体的必然追求。欧洲、俄罗斯、印度、中国都是世界多极化的倡导者,也就是打压美国实力地位的合谋者。区别只是这些合谋者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有实力体选择正面对抗,诸如俄罗斯,有实力体选择侧面牵制,诸如欧洲和印度。因此,美国的总体战略选择了避免复杂却没有太多收益的软实力操作,最大限度扩张硬实力。这也就是我们看到的美国在世纪之交进行的一轮战略扩张。这种战略扩张至少延续到了2007年,至于之后这种扩张是否还在继续,还要看事态的发展。


软实力是一个国家实力组成不可缺少的部分,只不过这句话是从一个长期的宏观角度来看的。软硬实力的短期脱节是可以接受的。美国的目标是保全并加强自身的实力地位。放弃软实力的微操在符合目的的基础上同样能够成为一种手段。美国在短短十年间完成了一次极大的战略扩张。东欧方向推进到乌克兰,同时染指了高加索地区和中亚地区,在中东地区也成功推进到了伊拉克。至少可以认为,从硬实力的角度上来看,美国加强了自身的实力地位。简而言之,美国打了一个时间差。利用硬实力的巨大优势几乎扩张到了极限。而在这个阶段,由于美国足够硬实力的配合,以中国为例的类似实力体空有软实力的增长却无法发挥作用。这里做一个假设,美国不对软实力进行一次舍弃,奉行均衡的软硬实力搭配策略进行其战略扩张,那么显然,至少伊拉克这个准支轴国家到现在也不会拿下。而随着倡导多极化的实力体硬实力的增强,从硬实力的角度上来继续扩张的难度也要大上不少。也许,根本就达不到当前的这种效果。

根据笔者的判断,美国当前所表现出来的疲软,正是这一轮战略扩张到达极限的表现。其中最明显的征兆就是次贷危机。次贷危机可以认为是美国为这一轮战略扩张在金融货币层面上所付出的代价。在扩张所必须的巨大消耗面前,美国也不得不通过包括次贷在内的手段维持国内经济的繁荣。美国的军事霸权依赖金融货币霸权,而金融货币霸权又需要军事霸权的支撑。软硬实力的长期脱节对于实力体来说也不是可接受的。放弃了软实力操作的美国表现出了极大的攻击性。其代价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在伊拉克问题上,主要国家在政治姿态上的一致。为了尽可能地利用软实力无操作期,美国国家机器的超负荷运转,从而带来的次贷危机。当然,如果美国愿意付出更大的内部代价,则扩张还可以继续。

衡量美国是进入了决定性的衰退还是相对性疲软,一个最主要的标准就是美国这一轮扩张是否成功。很遗憾,答案是成功的。

正如笔者在前面提到的,美国的战略线大幅度前推。并且整个战略线暂时没有表现出崩溃的迹象。美国也正在稳固其战略线前推的成果。这些手段非常明显,包括北约扩大、稳定格鲁吉亚局局势、伊拉克反恐、加强在中亚地区的存在。在世界岛的三个主要战略要点中,美国基本控制了两个,同时在第三个也立足了。这样的扩张不叫成功,笔者就很难找出一个成功的范例了。只要美国将当前战略线稳定下来,局势将对美国极其有利。需要注意的是,当美国停止了这一轮的战略扩张,则其软实力将逐渐恢复。譬如现在欧洲、俄罗斯、中国在伊朗问题上与美国之间表现得不是那么针锋相对了,法国和德国与美国的裂痕快速弥合等,都体现美国的软实力在战略扩张期有结束的趋势之后开始恢复。


与这一轮战略扩张的成功比起来,包括次贷危机在内的代价都显得微不足道。美国再一次证明了他的强大,并且加强了对石油的控制,也就确保了美元霸权的存在。次贷危机没有演化成美国的大崩溃,反而昭示了世界不得不又一次扛下美国货币霸权的盘剥。美国的硬实力已经强大了到成为其他国家硬实力生存的基础。

也就是说,美国当前处于吃下了东西还在消化,没有吸收能量的阶段。这种状态,能称为衰退吗?美国当前的疲软,不过是在硬实力扩张到一个极限之后的必然反应。暂时的胃痛并不能改变美国会继续壮大的这一事实。在消化之后,美国的实力地位必然超越扩张之前。也就是说,美国仍然处于战略扩张期,即繁荣阶段的上升期。

以上,完全可以说明,美国的衰退,只是人们的一个错误幻觉。美国,已经通过这一轮战略扩张占据了一个优势的实力地位。占据优势的实力地位就意味着美国的选择更多,也更从容。譬如,美国可以选择追求一超独霸,也可以选择和另一个实力体共享实力地位并在两者中占据优势位置。英国当年在欧洲体系内面对德国选择了前者,在世界体系内面对美国选择了后者。

需要说明的是,美国当前的疲软只是一个美国衰退的幻象,但美国的衰退却是可以预期的。随着美国对这一轮战略扩张成果的享受,美国独一无二的实力地位的继续增长对于其他实力体实力地位的威胁必然上升。其他实力体就会在限制美国实力地位的问题上更为一致和坚决。

由于当前美国处于上升期,我国在相对温和的外交策略的战略操作是切实可行的。有所作为也表明了我国捍卫自身实力地位的决心,避免美国肆无忌惮地打压我国实力地位增长的内外环境。从当前欧洲和印度等实力体的反应来看,他们对于美国实力地位的影响认识不足,还没有走上坚决限制美国实力地位扩张的道路。中俄两国自身实力也不足以单独限制美国实力地位的扩张,我国没有必要为其他实力体吸引火力。我国不能够犯一个惯性错误,认为美国当前状态追求一超独霸就会一直如此。由于占据了战略制高点,美国当然可以更为从容地根据自身和外界环境的变化调整战略目标。他有了选择是否合作和与谁合作的权利,从而具备了有效延长自身繁荣期的各项先决条件。

在这一轮战略扩张消化之后,美国将达到其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实力地位。从实力曲线来看,美国未来想继续攀高难度很大。是选择维持这个波峰还是尽量让波谷更高,下降的曲线更平缓,这就关系到美国对自身的判断。继续维持并扩大当前实力地位换言之就是以增加掠夺为主要手段,为波谷积蓄资源,以图再次冲击波峰。保守地与其他大国进行合作,则是以减少消耗为主要手段,内部巩固,目的同样是为了再次冲击波峰。而美国决策机构对于未来可增加的掠夺和可减少的消耗之间关系的判断,就几乎决定了美国国家战略未来的取舍。

换个角度来看,当前中美两国当前的发展态势都不错。此时两国之间进行针锋相对的较量就等于实力的同归于尽。反倒是相对实力地位停滞的欧洲在这方面的诉求应当更为强烈。也就是说,欧洲在时间轴正方向的弱势地位和趋势决定了他的必然妥协。实力地位现状和趋势双强势美国显然没有意愿接受弱势欧洲的妥协。那么欧洲可能的选择只有俄罗斯、中国和印度。强势的中国不需要向任何方面妥协,我们的实力地位在无斗争条件下是上升态势。美国实力地位的继续加强威胁到其他实力体的实力地位,他们的反击会带来美国实力地位的趋势走弱。实力地位趋势走弱的美国要么选择做掉威胁到自己的强势实力体确保自身的实力地位,要么选择与趋势强势实力体的合作来改变自身实力地位的不良趋势,部分保全自身的实力地位。做掉威胁到自己的强势实力体又面临着拔高相对弱势实力体的弊端,可能出现更多的新的双强势挑战者。


因此,现状强势趋势弱势的美国最有可能向现状弱势趋势强势的中国妥协,从而在增强趋势的同时依靠强势现状占据优势地位。由于中美两国的利益重合层面与美欧相比少得多,美国妥协的代价也将小得多。和现状强势的欧洲的妥协显然没有这种效果。俄罗斯和印度与中国相比的趋势弱势和随之而来的现状(未来之现状)弱势决定了美国与之合作无助于自身趋势的趋强。毕竟,选择了俄罗斯或者印度的美国面对的趋势最为强势的中国,仍然避免不了实力的同归于尽。中国由于现状的弱势也最有可能接受这种妥协。其他实力体在失去强势趋势的同时确保了自身的实力地位,也容易达成妥协。特别是欧洲,若能走向快速一体化,将有望获得强势趋势,成为超一流中的一员。

上面一段文字的最终结论是,中国只要保持自己的强势趋势即发展势头,则美国必然在同归于尽和合作共存之间进行选择。实力体避免同归于尽的法则决定了美国最大可能是选择合作共存。由此可见,谁都可以急,唯独我国在操作上最用不着急,也急不得。

美国,是我国进入世界级行列的所不得不克服的障碍。看透了美国当前衰退假象之后,我们要做的是就是能够忍得住,不要站在削弱美国实力地位的最前列,以避免与美国之间发生战略误判,导致美国错误认识我国的战略意图。斗而不破,拆开来看就是斗和不破。一方面,让美国认识到继续针对我国方向的战略扩张所带来的利益不足而消耗过大,另一方面,要让美国看到与我国进行战略合作的前景广阔。如此,则我国可以间接绕过国家崛起道路上的最大障碍。实际上,则是从智慧层面上攻克了我国进入世界级行列的最大障碍。这是一次对于一个民族从意志到心态最终归结为智慧的漫长考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