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破狼 第一章 一把菜刀去抗日 004 名将风度

宋五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size][/URL] "对呀,我那个牙呢?"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红军的问话,爷爷也没给我讲他那个牙是怎么掉的呀,我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 这时,团长也走了过来,"报告司令员,这小子叫宋一牙,小时候让白狗子用枪托打掉了一只牙,就没在长出来,后来非要跟着队伍走,他爹让我给起个名字,我看他一只牙,就给他起了宋一牙这个名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


"对呀,我那个牙呢?"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红军的问话,爷爷也没给我讲他那个牙是怎么掉的呀,我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

这时,团长也走了过来,"报告司令员,这小子叫宋一牙,小时候让白狗子用枪托打掉了一只牙,就没在长出来,后来非要跟着队伍走,他爹让我给起个名字,我看他一只牙,就给他起了宋一牙这个名字,指望着他能对白狗子以牙还牙呢!唉!"

司令员又笑了,"一牙,不错,这名字不错,就叫一牙,对付白狗子就要以牙还牙!"

"可谁知道这小子现在怂了,想当逃兵了,留着也是个祸害,毙了算了!"这时,我都有点恨这个管我爷爷的爹叫兄弟的团长了,干吗总想着毙我呀?

司令员扭过头,略带责备地道,"小张呀,你都是团长了,怎么还是火爆脾气?"

说着,走到我身后,解开了我的绑绳,不仅团长和三班长一愣,就连小李子和其他几个红军也都愣住了。

司令员拉起我的手,"来,小鬼,过来,回答我几个问题。"说着,拉起我走到掩体一角的几个小土台子上坐下来,又向三班长和押我来的两个战士摆摆手道,"你们回去吧,告诉你们指导员,人已经押到团部了,我留下了。"

看形势也知道这个人比团长官大,三班长高声喊"是"后,和那两个战士退出了掩体。

那司令员看了看我,道,"你说说,怎么叫个分散突围?"

我看着眼前这个被称为司令员的红军,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莫非是他?

我没有回答司令员的问题,却愣愣的问道,"你是傅将军吗?"

"我姓傅,可不是将军,革命队伍里不兴叫将军,你可以叫我同志,也可以叫我司令员,还可以叫我老傅头,但是不能叫将军,只有白狗子才叫将军呢。来,小鬼,说说你的想法。"他眼镜后的眼睛中充满着期待,充满着焦虑,也充满着睿智和刚毅,慈善和鼓励。

"那就好了,司令员你想啊,现在新四军被顾祝同和上官云相包围在这块山区中,兵力十数倍于我,硬打硬冲,集中突围,只能造成更大的伤亡,不如化整为零,寻隙突围,保存有生力量!"

"化整为零,寻隙突围……化整为零,寻隙突围……保存有生力量……"司令员不禁沉吟起来,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定定地盯着我,"你怎么知道我军现已改编成新四军?你又怎么知道包围我军的是顾祝同和上官云相的军队?"

"我,我……"靠,说多了,可能说到了还没有公开的军事机密了,可我哪知道当时哪个该说哪个不该说呀,一顺嘴话就遛哒出来了。

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司令员已经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团长,团长的脸也变了颜色,连忙道,"牙子是我从老家带出来的,光屁股时我就看着他,应该没问题!牙子,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还好,这时小李子也来替我解围了,"报告首长,那个顾什么的和上官什么的,是我告诉他的。"

我也灵机一动地答道,"新四军是白天被押到团部时听团长他们几位首长说的。"

团长和其他几个红军相互怀疑的望了几眼,显然,他们的确忘了白天是否曾说过新四军的事,我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司令员又看了看我,想了一会,站起身,道,"李参谋,记。"

一个瘦瘦的红军忙从挎包里掏了笔和本子,司令员接着道,"第一,是保密问题,还要强调。第二,是尽快将改编情况和目的传达到每一个战士,政工干部要做好解释工作,帮战士们转过这个弯子,强调两点,一我们不是投降,我们还是党领导的工农武装,二我们要北上抗日,打日本小鬼子!第三,是要注意发扬军事民主。第四,今天老蒋这笔帐要记上,将来一定要以牙还牙!"说到这,他扭过头看着我的牙,不禁又笑了。

掩体里一片肃穆,司令员嘴角的笑容也是一闪而过,"还有,尽快将各团的伤亡情况统计上来,明天上午通知纵队排长以上干部到这里开会,传达战斗命令。通知各团,敌不动我不动,部队原地修整,抓紧时间休息。完了。"

掩体中的所有人似乎都在思索着司令员刚才命令中的每一句话,只有我已经迅速地理解了他的意思,不禁暗暗称赞,不愧为一代将星,审时度势、勇敢果断。

也许是司令员已经从我的眼神中看到了赞同的目光,"好了,抓紧时间落实吧。来,小鬼,我还想和你聊聊,你刚才的想法很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的?"

一听司令员问我是怎么想的,我可不想乱说话了,再一不小心说错了话,万一真的被枪毙了,岂不是……,便支吾着,"我,我……我,我只是瞎说的,我哪会想呀。"

"司令员,他可真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他那点能水,我还不知道?大字都不识一个,自己名字现在能写下来了?听到枪声,不尿裤子就已经不错了!"看来团长也怕我说错话,连忙替我打圆场。

"真的吗?"司令员眼神中流露出失望的神色,看到那失望的神情,我真想把我知道的事,把我从革命史书上看来的那些事都告诉他。

"那算了吧!"眼镜后的眼神中突然充满了疲惫,我也下定了决心,低下头轻声道,"首长,对不起,我真的是瞎说的。"

"李参谋,对了,还有小李子,是你吧?"小李子听到司令员叫他,已经兴奋地应到"是!"挺起胸膛立正站在司令员面前了。

"你们替我送一牙回去吧,对了,告诉他们连指导员,他不是逃兵,还是个好同志,还有,告诉你们指导员,有空时,多教一牙认点字。好了,你们去吧!"说完,司令员坐在小土台上,闭上了眼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