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卫生局副局长: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

fish_1120 收藏 67 4363
导读: “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   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认为市民医疗消费的价值观念需更新   “大家对医疗机构有误解,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老百姓老要自己掏钱(看病)所以觉得贵,但出不起不等于贵。”   昨日下午,广州市政协委员、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在分组讨论间隙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全要自己掏钱所以觉得贵”   曾其毅说,中国人为什么觉得看病难,看病贵?因为中国的老百姓看病全要自己掏钱,但出不起不等于贵。在中国,全国一

“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


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认为市民医疗消费的价值观念需更新


“大家对医疗机构有误解,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老百姓老要自己掏钱(看病)所以觉得贵,但出不起不等于贵。”


昨日下午,广州市政协委员、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在分组讨论间隙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全要自己掏钱所以觉得贵”


曾其毅说,中国人为什么觉得看病难,看病贵?因为中国的老百姓看病全要自己掏钱,但出不起不等于贵。在中国,全国一流的专家挂号费只要7元钱,而在香港挂号看一次病要300元,在加拿大要25加币。他在国外的弟弟生病了,也要打电话回国找他,因为国外看医生、甚至照B超都要排几个月队。


“大家对医疗机构有误解,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他说,在加拿大、美国等国家,医疗体制是互济共助式的,国家补贴多、市民都会买保险,雇主也会帮雇员买医疗保险。但在中国全靠老百姓自己承担,所以我国应该建立良好的共济互助体制,良好的医保机制。


他同时认为,老百姓也要更新自己的价值观念。有市民反映,一次感冒到医院看病要一两百元。但“喝一次茶要多少钱?大家对生命、医疗技术不够尊重,所以就觉得看病贵,”修“一个人100多元觉得贵,修一个机器、换一个汽车零部件都要几千元就没人觉得贵,这是价值观的不对。”


大医院不靠补贴就产生赤字


谈到药品暴利问题,曾其毅说,其实,药品收入在大医院的盈利里面只占很少部分。目前,大医院不靠药赚钱,靠国家经费补贴。如果国家不给经费,医院就会产生赤字。


曾其毅还认为,鼓励大学生毕业就去社区医院工作是不对的。大学生毕业的头5年应该到正规医院接受训练,等他们有经验、有技术再去社区医院。他认为,社区诊所可以是私人的也可以是股份制的,建议政府还可以向这些民营医疗机构购买服务,即政府公费医疗可以在民营医疗诊所报销、把它们纳入医保范围的医疗机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