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麦克阿瑟的使命

jingdong12 收藏 16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李凌树没有说话,只是那两只眼睛看着水洋,水洋却已经知道了答案,“走,去喝你的喜酒。”李凌树问:“你怎么会怀疑是我?这件事情是刘虎做的。”水洋摇摇头:“不,做这件事情的人是本地人,而且有相当的实力。皇军的联防体制是非常健全的,刘虎根本就没有能力把孩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村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李凌树没有说话,只是那两只眼睛看着水洋,水洋却已经知道了答案,“走,去喝你的喜酒。”李凌树问:“你怎么会怀疑是我?这件事情是刘虎做的。”水洋摇摇头:“不,做这件事情的人是本地人,而且有相当的实力。皇军的联防体制是非常健全的,刘虎根本就没有能力把孩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村庄。”

李凌树想了片刻:“要我帮你做什么?”水洋点点头:“现在我们兵分两路,我去盘查那个逃回来的孩子,他是这个事件的关键人物。你帮我查一下你的部队。”李凌树的头猛的摇了几下:“不可能,我带的兵我知道,他们都是地道的满洲人,不会做这种祸害乡里的事情。”

李凌树果断的结论让水洋打了一寒,如果不是他们,日本人又没动,那做这件事情的就只有自己家了。“你还是去仔细调查一下。”水洋坚持道,李凌树也不和他再争辩:“好,好,我回头把我出去这几天,部队详细的进出状况查一下。现在你该去见你未来的嫂子了。”

与此同一时刻,何平正在向史迪威汇报机场的修建情况。史迪威听完以后感觉非常满意:“何,照现在的进度,一个月以后应该就能投入使用。”何平笑笑:“是的将军,我们的机场能够容纳一百架作战飞机在这里补给起飞。”

史迪威冲何平展现了一个神秘的笑容:“有一个人我要介绍给你认识一下。”何平心中奇怪,现在的张家口可以说是他何平的,任何人来了他不可能不知道。史迪威明白了何平的想法:“他是悄悄的来的,重庆都不知道。”

这时候,史迪威后面的屋子里面走出一个年纪看上去不大,却一脸老头像的人,他穿着普通的便装,但何平见到他马上意识到,美国人的太平洋战略可能要做修改了!

何平的两只手迎了上去:“很高兴见到你,迈克阿瑟将军!”迈克阿瑟的脸色有些疑惑,史迪威耸耸肩膀:“我早就和你说过,和何将军打交道你会很轻松。”迈克阿瑟马上笑了:“我也很高兴见到您,用你们中国话来说,我对何军长已经久仰大名。”

何平的语气有一些兴奋:“将军这一次来是不是贵国要改变太平洋战略?”迈克阿瑟也是直来直去,马上说道:“是的,我们现在在海岛上和日军血战,伤亡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因此华盛顿让我来看看中国是不是有更好的机会。”

何平知道在四四年前,美国在太平洋虽然取得了战争的主动权,但几乎是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四四年以后加大攻击力度的同时也加大了美军自己的伤亡。

正是这个原因美国才有在中国山东开辟第二战场的想法,可是由于蒋总的不合作而告吹。现在何平的二十万大军囤集张家口,这让美国人看到了又一丝曙光,加上史迪威的大肆渲染和鼓吹,华盛顿终于决定再派一名将军来实地考察一翻,而且这一次,他们避过了重庆。

何平快速的走到地图前面,把指挥棒点向大连的位置:“如果能够和将军合作,我将把这里作为首要攻击点!”迈克阿瑟点点头,他的海军必须有一个停靠的海港,大连是最合适的,这美国作战参谋部已经研究过。

迈克阿瑟摊了一下手:“何,我想你搞错了,我这一次来只是考察,至于决定权可不在我的手里,我现在不能给你任何答复。”何平点点头:“我知道,我也知道我们的一定能合作,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现在只要知道,你们美国人要什么?”

迈克阿瑟看看史迪威,史迪威示意他有话直说。麦克阿瑟这才说道:“我们所有的行动,我要看您在东北的战况决定。如果你进展顺利,那我们将把东北变成对日军的主要战场,太平洋战场就起一个牵制作用。”

何平想了一下:“也就是说,战争的前期是我独立作战,你们只是在日本人败局以定的时刻才来打落水狗是么?”麦克阿瑟倒也直爽:“话虽然难听,但我们就是这个意思,但是您放心,您部队的物资我们会充分的补给,空中支援也不会打折扣。”

何平伸出手去:“但愿我们合作愉快!”

麦克阿瑟有些发呆,好一会才伸出手:“您就没有什么条件?”何平摇摇头。

美国人尽管现在十分的可恨,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抗日战争的中后期,对中国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的君子,最起码要比那个什么老大哥强出许多来。不管他是处于本身的利益也好,还是处于其他的考虑也好,人家毕竟是真的帮我们了。

麦克阿瑟接着问何平:“何,能告诉我你的作战计划么?我想知道你有几成把握。”何平笑了:“一开始当然还是轰炸。”麦克阿瑟表示赞同:“是,这是你一贯的做法,也是最正确的办法。轰炸多长时间?”何平看着地图说道:“从机场修好开始,炸到明年。”

史迪威和麦克阿瑟都愣住了,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史迪威问道:“那样东北的工业就全部被摧毁了,您得到东北还有意义么?”何平的眼睛看着他们,“谁说我要炸工厂?我炸民用设施。”

史迪威马上站了起来:“何,你这样做太不人道了!你炸了民用设施的后果是……”说道这里他忽然停住了,眼角看处发现麦克阿瑟也正在思考。是啊,炸民用设施的后果是什么?美国轰炸南联盟已经有了答案了,那就是当地人的抵抗意识迅速的被摧毁,部队是有枪有弹,可就是没吃的也没水喝。

何平看着史迪威,慢慢说道:“将军,这比让人们经受战火要人道的多。他们或许几天没有饭吃,但不至于饿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东北是日军经营多年的地方,又有满洲国这个傀儡政权在,而且不可否认的是,东北人现在的生活大都安定。如果何平进军东北,很难保会不会遭遇抵抗,尽管他抗着东北军的大旗。所以,何平必须再陆地攻击前,用轰炸的方式摧毁抵抗者的意志,让那些普通的老百姓的内心盼望战争早点结束。

何平又说道:“还要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大量的抛洒传单,告诉东北所有的人,他们现在的噩梦是满洲赙仪和关东军司令部造成的,只要关东军司令部和赙仪投降,噩梦就会结束。”

麦克阿瑟已经有些兴奋:“好,漫天要价,日本人不会答应。我们可以继续轰炸!”史迪威的嘴巴动了几下,眼睛看着何平,何平会意的说道:“放心吧将军,我的传单上会写下只要日本士兵放下武器,我们保证他们的安全!”史迪威放下心来:“这样最好,能让您进军的时候少去很多麻烦。”

何平内心想到,先让小鬼子放下武器,然后关起来,自己的手下那些人要真是虐杀他们怎么办?紧接着一个名词闪过他的大脑,他仿佛看见几个月后的美国报纸上在大版面的报道——东北挺进兵团的中国军队发生“虐囚事件”!

麦克阿瑟这时候主动拉过何平的手:“何,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会非常的愉快!”他已经坚信华盛顿会选择何平。因为他看过何平部队的训练,那几乎就是魔鬼式的,也见识了何平的战略思维,尽管是何平抄袭他们美国人的,但轰炸民用设施这么超前的想法依然让他佩服。

“你觉得怎么样?”史迪威微笑着看着麦克阿瑟,麦克阿瑟做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简直是天才!你从哪里找到的?”

史迪威更是开心了:“用中国话来说,我就是伯乐。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军长,三万多人的军长。中国像他那样的军长有成百个,可是我把他挑出来了。”他的语气有一些得意,麦克阿瑟笑道:“真没想到,你吹牛的本事一点都不比我差,我可听说那时候他的部队早就引起了中国所有势力的注意。”

史迪威牛皮被戳穿也不恼火,而是愤恨的说:“可笑的是国会的那些家伙,他们根本对我的话不相信,如果早按照我的意图,现在我们可能已经在商讨如何登陆日本了。”麦克阿瑟也点点头:“是啊,我们也不用在太平洋牺牲那么多优秀并且年轻的生命。”

史迪威给他倒了一杯酒:“你现在也相信他了?”麦克阿瑟拿过酒杯:“日本人将面对近半年的轰炸,我已经看了何平对士兵的训练,半年以后,疲惫不堪的日本人将面对世界上最优秀的军队拿着最先进的武器向他们开火!”说着笑了一下,和史迪威碰了一下:“还有最优秀的指挥官。”

接着麦克阿瑟有些犹豫,史迪威问他,他慢慢说道:“按照何平的打法,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战场上随时甚至可能出现他们一路猛进的形势,那样等我的舰队来了,可能要请他施舍一个港口给我。”

麦克阿瑟走的时候也没向何平告辞,因为何平这时候正在训练场上训练。他在战士们逐渐适应了训练强度之后,再一次把量加大,为了鼓舞战士们训练,他命令所有的干部以身作则。这样做的效果非常的明显,但副作用也很明显,第四军的一个团长带着队伍整个跑了!

陈明仁对此异常的恼火,蒋总让他来就是和共产党较劲的,人家一个逃兵都没有,自己这里却逃跑不断,他终于违背了何平士兵要走就由他的原则,暗下处决了几个准备逃跑的士兵。

马占山那里的情况却好上许多,因为这些人大多是东北人,他们渴望有人能带他们打回家乡。

士兵的训练的虽然苦,但伙食却很是不错,生活也很丰富。何平把张家口的一家大戏院管制起来,每天都安排文艺演出。这一段时间最流行的就是《精忠报国》,每当那歌曲唱起“狼烟起江山北望,”的时候那些老东北军总是热泪盈眶,马蹄南去人北望,这正是他们十年前真实的写照。

一天的训练下来就算再累,如果能轮到戏院里去听听这歌曲,他们也会去。就算那天轮不到的也自己躺在床上哼几句。何平训练回来的时候,正听见一个营房里面传出这歌曲,想是战士们在合唱。何平笑了,他知道一首好的歌曲,能够起到的鼓舞作用比你领导站在台上讲一个月还要有效。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这句是最让我感动的。”何平身后有人说话,何平回头看见马占山:“马兄,还没休息?”马占山来到何平面前:“这我要向司令请罪了,我只是在训练场上象征性的来了几下,毕竟年纪大了,比不上那些年轻小伙子。”

何平微微一笑:“马兄就算只站在训练场上,士兵们也不会说什么。”马占山看着何平:“司令一向直来直去,我也不打算绕弯子,如果说我一开始答应你只是为了让自己死在东北,现在我却已经相信司令有能力把东北打下来。”何平没有说话,静等着马占山的下文,马占山说:“我现在想知道,司令打下东北以后准备怎么做?”

何平知道还不是和他摊牌的时候,尽管马占山历史上在内战中没投向任何一边,但现在历史已经改变了,他不能不小心:“马兄,你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把日本人从东北赶出去,从中国赶出去,我的部队就是这样。至于以后,大家志同道合就还是兄弟,如是意见不同,也只能盼望日后战场相见能手下留情。”

马占山叹了口气:“何司令,中国已经打了这么多年了,我们这一把年纪都是在炮火里长大的,难道我们的儿子,孙子也要这样么?”说完,转身走了。何平的内心却是一阵欣喜,看样子自己把大部分部队交给他是对了!何平笑了,也回宿舍去睡觉。

李凌树这时候却是睡不着,他本想给小翠赎身,可当他带着金条和水洋来到依红楼的时候,妓院龟公却告诉他小翠正在接客。李凌树恼怒万分,自己明明已经把小翠这几天都包下,她怎么还敢如此?

水洋却看着他说道:“凌树,你这想法,还是再三思一下的好。”李凌树的拳头都攥的发响,他根本就不理水洋,一把拉住那龟公:“她在哪?”龟公知道自己得罪不起这满洲国防军的团长,手颤抖的向二楼的一个房间指了一下。

李凌树愤怒的冲了上去,小翠这时候却正好从门里出来,看着小翠还没系好的衣扣,李凌树的脸变的毫无表情。小翠慢慢走到他面前,小声说道:“对不起。”李凌树看了她一眼,转身拉着水洋要离开。小翠早已经不想在这地方生活,好容易有个人愿意帮自己赎身,哪里肯放过?

她急忙的拉着李凌树:“你听我解释!”李凌树冷冷说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小翠看外面很多人都在看着他们,转身把李凌树拉入自己一个姐妹的房间,里面那女人见他们进来也没说话,拉着被子继续睡自己的觉。

小翠哭泣着说道:“我真的照你说的做了,这几天我真没接客人,只是今天皇军的三井太君来,他非要点我,老板实在没有办法,我才,我才,”李凌树感觉愤怒之极:“他三井怎么了?你可以告诉他,就说你是我看中的女人,他能拿你如何?我看还是你自己贪恋这样的生活,你我就此算了吧,前几天的话,当我没说过!”说完又要离开,小翠却紧紧抱着他的小腿:“不要!我真的不想这样,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我求求你带我走吧!”李凌树一脚踢倒她:“滚!”水洋这次主动拉着他离开。水洋知道,这女人并不适合李凌树。

小翠哭声更大了,床上那女人穿着贴身小袄起来,一把扶起小翠:“这种男人不要算了,不值得哭!”李凌树回头看了一眼,那女人毫不示弱的回视,嘴里说道:“妹子,这样的英雄姐姐见多了,打女人的英雄么。”李凌树看着他:“你说谁?”

那女人双手掐腰:“说别人对得起你么?看什么?不服气三井现在还没走,你去找他呀?”水洋生怕李凌树闹出事情来,用力将他拉扯出妓院。走出妓院大门,李凌树依然愤恨的看着里面。水洋劝解道:“为这样的女人,不值!走,我们找别的地方喝两杯。”

就这时候,两人只听见有人喊道:“有人跳楼了!”还没反应过来,身后传来一重物落地的身音。两人回头一看,发现躺在地上的小翠,李凌树马上将她抱起。

小翠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她看着李凌树,断断续续的说道:“你可以相信我并不是真的喜欢你,但我真的很讨厌这个地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