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学校西方比中国成功

人们在看待西方入侵前的中国与日本时,往往认为这两个东亚近邻是相似的——不仅有共同的文化背景,而且国情也差别不大,其实这完全是受了她们外壳的迷惑,这两个国家在本质上有极大差别。

首先,日本过去的一切主要是从中国学习过去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日本既能善于向中国学习,肯定也能善于向西欧学习,他们有这方面的经验,也不存在这方面的心理障碍。公元645年的大化改新与公元1868年的明治维新,实质上没有区别。

其次,日本是个狭小的海洋国家,它历来视大海为天然樊篱,他们不怕蒙古的铁甲骑兵,但非常怕西方的铁甲军舰。日本人对西方的恐惧在这方面大大超过中国,因为中国有辽阔的腹地可供回旋,但他们没有;因此,当美国人的舰队出现在日本海面上,并扬言要动武时,这一消息很快即传遍了日本国;而中英鸦片冲突的隆隆炮声,却没有在整个中国社会引起震动,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可能都不知道发生了这回事,即便知道了,大概也只是摇摇头叹口气,那毕竟是在遥远的海边发生的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因此,日本对西方人侵的反应既一致又迅速,而中国的反应既缓慢又复杂。当广州、上海地区的人们已经会说半生不熟的洋话的时候,生活在古老传统中的河南、陕西人可能连洋人是什么模样都没见过。中国近代的俊杰人物多出于东南沿海各省,就是这个原因。而中国是高度崇尚统一的,少数沿海的先进思想,新势力总是被内陆的旧思想和旧势力所吞没,所统一。


再者,日本社会结构的性质与中国社会根本不同。日本人在大化改新时期从中国引进的王朝郡县制,到十二世纪时就被破坏瓦解,退回到了封建状态。天皇虽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实际与中国皇帝不同,他没有真正的实权。西方人侵前夕,日本社会由德川幕府控制,它挟天皇以令各地方的封建主,勉强维持国内的秩序。各封建主有点类似于中国东周时期的各封国,它们拥有自己的土地及私人武装力量——武士。中央的权力不是那么强,比中国容易推翻。




日本的社会结构上还有一点和中国不同而和西欧类似,那就是他们的政教是分离的。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天皇是最高宗教领袖,最受日本人尊敬。幕府将军是最高政府领袖,最受日本人畏惧。两者的不同和矛盾有助日本人不对其中之一产生绝对的服从。

明治维新之后天皇掌握了一些政治权力,产生了对天皇的绝对崇拜,埋下了隐患,使日本在二战吃了不小的恶果。

而中国的天子是最高政治领袖兼最高宗教领袖(即儒教的最高首领),所以是政教合一的。



除了社会结构和心理,我觉得还有思想文化方面的原因。


中国有一个不利之处就是独尊儒术,实际上是独尊儒家中的朱熹

一个人的学说,而反对儒家中其他的如心学,实学等,从明代开始

把朱熹的观点和科举考试结合起来,成为所有重要事情的标准答案更是束缚了思想。标准答案已经有了,大家都不用再思考了,也没有进步的必要。

而日本的幕府虽然也倾向儒学,但却没有能力把思考固定在朱熹一个人的身上,朱熹的理学,王阳明的心学和复古的汉学都有不少人学习。儒学之外还有佛教和神道教,甚至荷兰的兰学都有不小的影响。所以,当时日本人的思想远比中国的大多数人和统治精英的思想要灵活和宽泛的多。


另外一点就是日本的知识分子阶层没有中国那么高的地位。大部分知识分子还不是处于社会的顶端。在幕府时期知识分子的数量和影响都在增长,但武士阶层和大名的影响由于传统的惯性仍然巨大。所以日本的知识分子都希望维新和变革,希望继续吸收新的知识和思想,因为他们对新知识最敏感,可以强化他们在日本社会的领导地位。


而中国的知识分子是既得利益阶层,是官员和统治阶级,他们当然希望保持现状,阻止变革和新思维的传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