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日本人也是害怕强暴的〉

冲绳的人和日本人根本不是一个种族的,贞操观念与日本不同当然是自然的。


既然科索沃可以独立,站冲绳95%以上的流球人,当然可以民族自决,宣布独立。


另外,冲绳是1972年美国移交给日本的。中国从来没有对日本人说过:冲绳是日本的领土,是日本的一部分,中国坚决反对两个日本,一日一冲之类的的话。


所以如果国力足够或者国际经济政治形式允许的话,2022年前把冲绳收回来,也是符合法理的。



历史上的琉球国,位于中国大陆东方(台湾岛的东北方)、日本九州岛西南方的大海中,为一群岛。同古代日本一样,关于其国的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中国古史。《隋书》中即有《琉求传》。据1650年成书的该国用汉语自撰的第一部国史《中山世鉴》称:“盖我朝开辟,天神阿摩美久筑之。”“当初,未〔有〕琉球之名。数万年后,隋炀帝令羽骑尉朱宽访求异俗,始至此国地界。万涛间远而望之,蟠旋蜿延,若虬浮水中,故因以名琉虬也。”这就是说,中国隋朝时(581~617),该国始被称为琉虬。查中国典籍,虬是龙的一种。东汉·王逸《楚辞章句》曰:“有角曰龙,无角曰虬。”而唐·李善《文选注》引《说文》则曰:“虬,龙无角者。”以琉球群岛散布在大洋中的状态而言,谓之琉虬,实在非常形象。然而可能因为古代中国都将龙作为华夏帝王的象征,史官写史多有忌讳,所以《隋书》就将它改为同音的“琉求”了吧。此后,《元史》又写作“瑠求”,有的书中又称“留仇”,总之都是谐音。


到明代洪武五年(1372),明太祖朱元璋派使臣杨载携带诏书出使琉球,诏书中称其为琉球。从此乃成为正式名称。可见,连琉球国的国名也是中国取的。据《殊域周咨录》载,该诏书说:“朕为臣民推戴,即位皇帝,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明,建元洪武。是用遣使外夷,播告朕意,使者所至,蛮夷酋长称臣入贡。惟尔琉球,在中国东南,远据海外,未及报知。兹特遣使往谕,尔其知之。”这份诏书除了以华夏自居中央,使用了中国历代皇帝习用的“蛮夷”之类词以外,毫无威胁恐吓的意思,是一种和平外交。因此,琉球国中山王察度首先领诏,并立刻派遣王弟泰期,与杨载一同来中国,奉表称臣。“由是,琉球始通中国,以开人文维新之基。”(见1725年琉球国用汉语自撰的第二部正史《中山世谱》)继中山王后,琉球山南王承察度和山北王怕尼芝,也相继于翌年向中国皇帝称臣入贡。当时琉球“三山分立”,相互征战。明太祖知悉后,又去诏云:“使者自海中归,言琉球三王互争,废弃农业,伤残人命。朕闻之不堪悯怜。”因此要求他们“能体朕意,息兵养民,以绵国祚”。后三王果然罢战息兵。足见此时中国皇帝在琉球享有高度政治权威,当时的琉球实是中国的属国。


据琉球国史及各种史料记载,自洪武十六年(1383)起,历代琉球王都向中国皇帝请求册封,正式确定君臣关系。这种关系延续了整整五个世纪,即使是日本庆长十四年(1609)发生日本萨摩藩(今鹿儿岛县)岛津氏入侵琉球,琉球国在受到萨摩制约的情况下,也始终未变。洪武二十五年(1392),朱元璋“更赐闽人三十六姓”入琉。这批中国移民主要是向琉球传授中国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琉球王国也曾主动请求赐人,如1606年,尚宁王受册封时,便请赐明人归化。如从中国去的蔡氏为蔡襄的后人,林氏为林和靖家族的后人。与此同时,琉球王还经常选派子弟到中国留学。


从明洪武五年(1372)以后,琉球王国一直使用中国的年号,奉行中国正朔。(直至清光绪五年(1879),日本强行“废琉置县”为止)琉球王国的官方文书、外交条约、正史等,都是用汉文写的。连它的国都首里城的宫殿,都不是坐北朝南,而是面向西方,充分表示其归慕中国之意。琉球人也与日本人做生意,但每逢中国册封使到琉,必禁用假名、和歌、宽永通宝(日币),改穿唐服。琉球还配合中国抗倭,《明史》就有记载,如嘉靖三十六年(1557),“先是,倭寇自浙江败还,抵琉球境。世子尚元遣兵邀击,大歼之,获中国被掠者六人,至是送还。”1609年,萨摩“以劲兵三千入其国,掳其王,迁其宗器,大掠而去”(《明史》)。当时琉球王侍从写的《喜安日记》记载:“有如家家日记,代代文书,七珍万宝,尽失无遗!”萨军将琉球王尚宁等百余人俘至鹿儿岛,达三年五个月,逼迫尚宁王屈辱地承认向其“进贡”。同时还强行割占琉球北部五岛。但即便如此,也尚未改变中琉关系。如据《明史》记载,万历十四年(1616),“日本有取鸡笼山之谋(其地名台湾)”,当时忍辱负重的尚宁王在国家残破的情况下,依然不忘“遣使以闻”,通报中国防备日本侵略。清朝入主中原后,中琉册封关系继续保持,贸易和文化交流还更为扩大了。


然而,日本明治维新后,迅速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原来萨摩对琉球的侵略掠夺,还只是日本西南某个岛藩的强盗行为;现在,日本则要进行整个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扩张了。明治初年的“征韩论”中,就提到了要侵占琉球。明治五年(1872),日本借琉球使者到访日本之际,突然强制“册封”琉球国王为藩王,并列入所谓“华族”。这是维新政府强行改变日琉关系的第一步。而这些行径,当时都是暗中进行,对中国隐瞒的。从此,琉球便成为了所谓“日清两属”。而后,日本政府不断施加政治、军事压力,进一步胁迫琉球断绝与中国的宗属关系,但每次均遭拒绝。如1875年8月5日琉球王尚泰答复日方的信中,便说不能“忘却中国累世之厚恩,失却信义”。还提到所谓“两属”之事,“以往对中国隐匿,恳请对中国说明,采取明确处置”,并表示“愿对两国奉公,永久勤勉”。但日本还是不肯罢休。


面对日本政府的百般逼迫,琉球国在不断向日本“请愿”要求保持中琉关系、不变琉球国体政体的同时,还向西方各国公使发出外交求援信。日本恼羞成怒,1879年1月10日日本《朝野新闻》竟称“琉奴蔑视我日本帝国甚哉”!于是,日本决定不顾国际公法,不顾琉球国臣民的意愿,加快吞并琉球。1879年3月,日本向琉球秘密派出军警人员,采取突然行动,在首里城向琉球王代理今归仁王子命令交出政权。4月4日,日本悍然宣布“废琉置县”,即将琉球国改为冲绳县。随即大肆抢掠中琉往来的文书、文物和宝印,以及琉球国的政府档案,企图销毁和隐匿历史见证。并强迫尚泰王等前去日本。


这时,琉球王国仍拼死反抗,发出血泪抗议,并曾秘密派官员赴天津谒见李鸿章,请求中国“尽逐日兵出境”。清政府也据理与日本力争过,但终究未能派兵援助琉球。这当然也是与清朝政府腐败、实力衰落有关的。当时,流球国陈情通事林世功还在北京壮烈自杀,以死抗议日本侵略,以死请求中国出兵。然而“自为一国”的琉球还是生生被日本灭绝了社稷!但反抗运动继续进行,大概到甲午战争结束后才渐息。这里,我们就引一封在琉球被亡整整六年后琉球国臣写给李鸿章的字字血泪的请愿书:


具禀,琉球国陈情陪臣国戚紫巾官向德宏等,为下情迫切,泣恳恩准据情奏请皇猷,迅赐兴师问罪,还复君国,以修贡典事。


窃宏奉主命,来津求援,瞬将十年(按,指1876年12月,向德法·幸地朝常曾奉琉球国王常泰之命,秘密来华,陈奏日本阻止琉球向中国朝贡之事)。国主久羁敌国,臣民火热水深。宏不忠不诚,以致未能仰副主命。乃近住日本之华裔,带来敝国密函,内云“日人又胁迫敝国主再幽日京。且紫巾官金培义等,于客岁九月间由闽回国,才到国后,日人拘禁狱中,至今不放”等情,前来。闻信之下,肝胆崩裂!嗟乎,人谁无君?又谁无家?乃俾敝国惨无天日!惟所以暂延残喘者,仰仗天皇(按,指中国皇帝)之援拯耳!兹幸法事大定(按,指中法战争结束),天朝无事之日,即敝国复苏之时也。若复任日本横行,彼将谓天朝置敝国于度外。数百年国脉,从是而斩,其祸尚忍言哉!伏惟傅相老中堂,入赞机宜,出总军务,天朝柱石,久已上俞下颂,中外仰如神明,必救敝国于水火,登之于衽席。为此沥情再叩相府,呼号泣血,恳求老中堂恩怜惨情,迅赐奏明皇上,严申天讨,将留球日人尽逐出境,庶乎日人狡逞之心从是而戢,敝国主得归宗社,亡而复存。非特敝国君民永戴圣朝无疆之德,且与国共安于光天化日之下,是有国之年仰沐皇上恩施,实出傅相老中堂之赐也。敝国上自国主,下至人民,生生世世,感戴皇恩宪德于无既矣!临禀苦哭,不胜栗悚待命之至!须至禀者。


直到1919年,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徐世昌,在组织人辑集清诗总集《晚晴簃诗汇》(1929年编成)时,仍然将琉球诗人的诗作为“属国”的作品收在最后一卷中。1925年,著名诗人闻一多发表《七子之歌》,将被帝国主义列强强占去的澳门、香港、台湾、威海卫、广州湾、九龙、旅顺大连七地,比作离开了母亲怀抱的七个儿子,哭诉着被强盗欺侮蹂躏的痛苦,在“台湾”一节里他也写到了琉球:“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流球灭国一百二十年后,日本政府别出心裁地把2000年西方七国首脑会议放在冲绳召开。日本还特意新印了面值2000日元的纸币,上面的图影是当年琉球王国的遗迹。真不知那些世界首富国家的首脑,坐在当年琉球国的土地上,会不会回想起历史并不十分久远的那一幕灭人社稷的暴行?会有什么感想?


楼 主



冲绳人的中国情节


冲绳人的中国情结

发言人:凌星


第一眼看到这栏标题,相信大多数看官都会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冲绳?那不是日本的领土吗

?那不是驻日美军基地吗?冲绳人的中国情结是怎麽回事?有无搞错?(然而,这正是我们的悲情

之所在)


不错,现在是,可是你们知道其实冲绳原本并不叫做冲绳而是叫做琉球的吗?冲绳不过是日

本人百余年前替它取的名字罢了. 一个民族,最悲惨的事莫过于其民族的语言被忘记,其民

族的文化被流失,其民族的历史再也没人提起,其民族的精神从世上消失。而琉球民族,还

有比以上所说的更悲惨的事:作为其血统和文化的根源、被琉球民族视如母亲的中华民族,

在琉球民族最悲惨的的时候,竟然不作一声,任由其被残暴如恶狼的日本凌辱,忍受着一个

民族最悲惨的经历----被同化和奴化......


大家知道闻一多写的《七子之歌》吗?


七子之歌(之叁)台湾 ( 此诗作于1925年 )

闻一多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雄。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城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每当读到这首诗,总能令我的心如刀绞般的疼痛,每当问起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关於琉球的一切

,他们的回答总是一脸的茫然,每当日本政坛上演一幕幕精心策划好的舞台剧,狂言一番,辞职

,再狂言一番,再辞职,这一切虽然拙劣,然而,它却是非常成功的,日本人的意识被成功的诱导

,日本人的"民智"被成功的开启,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慢慢被打开....从"南京大屠杀是21世纪最

大的谎言"到如今的"台湾论",日本人似乎在考验中国人的忍耐限度,似乎在测量中国人的底线

在哪里,然而,日本人好像自始自终也未能明白过来,等到寒光闪闪的中华之剑离鞘瞬间穿透一

切邪恶生灵心脏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今天,我在此借贵版宝地转贴一篇来自;>;的文

章,虽然我知道这里的版Corazonia和大多数网友都是"鸽派",或许不赞同这篇文章,更或许会

对这篇中国版的"琉球论"感到不耻,然而,我并未准备就此说服谁,我只是觉得应该把我所知的

,把我所看到的也拿出来和大家分享,让大家了解尊重那段历史,从新认识那个对於我们来说曾

经熟悉而今陌生的琉球群岛!


(以下为转贴)


中国典籍中有许多关于琉球的记载。因为这样,中国人也许对“冲绳”感觉生疏,如果说冲

绳就是古代的“琉球”,很多人便会有似曾相识的感情。台湾居民至今还称冲绳为“琉球”

,正好说明,这地区在历史、文化、思想、感情等方面,彼此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历史文化迥异


现在的日本冲绳县,是由冲绳、宫古、八重山叁个群岛为中心,总共140多个大小岛屿组

成的。目前只有40个岛屿有人居住,总人口约120万。原本的“琉球王国”,或地理概念的“

琉球弧”、“琉球文化圈”地区,远比现在的冲绳范围还大。而且“琉球孤”的岛屿,从南

到北散布于1000公里海面,覆盖的面积甚至比日本的本州还大。而从冲绳最西端的岛屿与那

国岛,晴天可以望得见台湾。最南端的岛屿波照间岛,它的纬度比台北还南。


冲绳不仅土地远离日本本土,历史、文化、风土也与日本本土迥然有异。最大原因,琉

球原本是一个独立存在的国家,由于地理位置使然,使它跟隔海的两个强邻,即泱泱的文化

大国中国、推行武家政治的封建国家日本,不得不经常打交道。


深受中国影响


琉球历代国王就通过与中国“朝贡”与“册封”的关系,与当时的中国建立起紧密的外

交与贸易关系,也从频繁的贸易往来过程中,受到中国文化,特别是福州人的风俗习惯强烈

影响。而日本早期给琉球的主要影响,一是海盗“倭寇”的骚扰,二是强邻“萨摩”的武力

支配。由于有这些历史背景,使琉球人至今还跟日本本土人,显得气质不同,甚至有些格格

不入。


旅游冲绳的最深刻印象是,到处可见古琉球的传统、中国文化的痕迹,包括中国饮食文

化,令人自然产生思古之幽情。


琉球未统一之前,也有过叁国分立的时代,即以冲绳岛为中心,从北到南,划分为北山

、中山、南山叁个国家。叁山的“世主”,都曾主动向中国明朝皇帝“进贡”,而明朝也来

者不拒,分别给他们“册封”承认。


“琉球王国”的开始


公元1429年,中山王尚巴志统一琉球,定都首里城,是为“琉球王国”的开始。不过,

首里城的创建则始於1930年代。今天重建的那霸市首里城公园,就是当年琉球王朝宫殿的所

在。


中山王擦度王1930年代创建首里城,经过后来的第二代尚氏王朝的经营,它成为一个颇

具规模的,仿效中国的宫殿建筑群。当然,它不能跟中国的宫殿规模相比,却有中国宫殿模

型、精巧复制品的实感。


首里城在二次大战时,受到严重破坏。1992年开始复修。修复后的首里城,依然金碧辉

煌,正殿的穹形设计是典型的唐式大门,配以金黄屋顶,朱红支柱,金龙雕梁,朱狮画栋,

非常耀目。


资料记载,琉球被日本吞并之前,正殿二楼曾挂有九面中国皇帝赐给琉球王的御笔匾额

,几经战火,现在已经不知去向。现在大殿悬挂的“中山世土”匾额,为康熙22年(1683年)

册封尚真王时所赐,也是一件复制品。御椅也不知去向,现在摆设的也是复制品,还是现代

台湾师傅的杰作。除了接待萨摩人的南风殿,全是中国风格的建筑,尤其连接正殿的北殿,

专门建来招待远来的册封使,更不用说全是中国宫殿的翻版了。


冲绳国宝“守礼门”


冲绳的“国宝”,象征冲绳的建筑,是一座悬挂“守礼之邦”匾额的牌坊,称“守礼门

”。它就耸立在首里城公园的大门外,也就是宫殿的入口处。我们游首里城公园当天,牌坊

刚好在翻修,因而与那着名的“守礼之邦”四个大字无缘一睹其真面目。事后,导游比嘉小

姐要我们猜:何处是日本名声最大,看后却又感觉大失所望的着名旅游景点?揭开谜底,原

来就是指那霸的守礼门。


守礼门的原型是中国的牌坊,挂上“守礼之邦”汉字匾额,确实很能代表琉球。唯一的

美中不足,是它染上日本缩龙成寸的习气,显得气派不足。难怪,有人说“百闻不如一见”

,还劳导游小姐出哑谜来安慰我们,不须为失之交臂而顿足。其实,很多东西有时真的是,

未见面反而能保留心中的美好形象。


从首里城的规模,特别是它浓厚的中国色彩,谁都可以想象得出,当时琉球王国与明清

中国的关系,确实是非比寻常的。根据历史记载,琉球王国通过与明清的往来,获得大量商

品赏赐,有部分就转售给日本萨摩商人,后来还引发日本对琉球的觊觎。同时,琉球又将日

本的铜和其他商品,充作琉球商品“进贡”中国,以换取中国更多高度发达的商品。历代琉

球国王都向中国朝贡,尤其新王即位,必定要求中国派遣使臣到来为新王举行“册封”仪式

。描绘中国册封使,其壮观的队伍,严肃场面的卷轴《中国册封使行列图》,如今还收藏在

那霸的冲绳县立博物馆。


琉球一度是海上贸易王国


琉球王国虽然换了几个王朝,它向中国“进贡”,而中国则给它“册封”,这种关系前

后维持了500年,直到琉球完全被日本吞并为止。


琉球就通过这种关系,不仅从中国获得大量的物资供应,还发展成为当时锁国中国的海

上对外贸易“总代理”。琉球的船只,不仅往来那霸与福州之间,还北上日本、朝鲜,又南

下安南(越南)、吕宋(菲律宾)、暹罗(泰国)、亚齐、爪哇(印尼)、马六甲等,遍布整个南洋

群岛。琉球从这样的“转口贸易”中富裕起来。


明治维新与琉球处分


日本明治维新,推行中央集权的天皇制,实行废藩置县,琉球王国也从琉球藩,再降级

为冲绳县,从此正式为日本所吞并。


日本为了切断琉球与中国,维系超过500年的关系,便利用发生在明治4年(1871),台风

将宫古岛船只吹到台湾,54人被台湾土人杀害的事件,出兵台湾。日本强逼中国清朝政府,

公开承认冲绳属于日本、琉球人为日本属民。昏庸的满清当然不是日本的对手,而且,日本

早有野心勃勃的南进计划,琉球从此也就正式沦为日本的属土,改称“冲绳县”。日本现代

史,称这段史实为“琉球处分”。


琉球一直要独立出日本



前些年因琉球美军基地的叁个美军士兵,合谋强暴轮奸一位年仅十二岁的琉球未成年女

童,引发了琉球群岛空前的反美浪潮,成千上的琉球人走上街头,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游行示

威,在高喊“美军滚出去!”的同时,另一种潜藏已久的反日情绪也高涨起来。历史的真实

记录无法篡改,在琉球人内心深处,被日本武力从中国掠夺、吞并的惨痛记忆犹新,已振荡

了多次的“琉球独立”运动又成为热点,在街头巷尾热烈讨论。


书店里抢购着一本叫《冲绳(琉球)独立日》的历史书,鼓动人们争取独立出日本,它用

历史向人们诉说“我们不是日本人--琉球国的历史”(1).琉球调频广播电台“沟通”也利

用琉球人在九月八日对“美军基地存废”进行公投之机,对民众进行“琉球是否独立”的民

意调查。而公投的结果:人们一致投票决定不接受美军基地,更不接受日本政府“代做的决

定”(2).这使日本高层曾一度如热锅蚂蚁,最后又是给于琉球巨额财政拨款,又是像对外国

元首一样郑重接见冲绳县知事(县长)、并一再道欠,连哄带骗才蒙混过关。


其间,日本媒介始终守口如瓶,不让“琉球独立”问题在大媒体爆光。而此时(九六年九

月)正是中日钓鱼台之争一片火热之际,海内外华人从日本的新闻报道中一定大惑不解,为什

么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此时忙碌的不是钓鱼台事务,而是看起来并不紧急的琉球公投问题?

其实这背后的琉球主权问题比钓鱼台严重得多!



琉球自古以来就附属中国



最早在史书上关于琉球的记载可追溯到千年前的隋朝,那时中原与琉球的商贸发展、人

民往来已十分活跃.朝廷曾派出大臣朱宽劝说琉球王进贡臣服隋帝(3)。另一记载是十四世纪

,明太祖年间中国的又一鼎盛时期,琉球王正式向朝廷进贡,接受中国保护和册封,派出大

量学生学习吸收中原的文明文化,和朝鲜、越南、缅甸、西藏一样成为中国的附属国,即西

方“tributary”的概念,它不同于近代西方“colony”殖民地,但类似于中古欧洲农业文明

和“奥匈帝国”时期的“进贡国”或中世纪罗马教皇统治下的“states withinstates”的概

念(国中之国)”,所以,西方在文化上是不难理解这一现象的,西方原则上视之为一个国家

。这样一直过了两百多年,到了一六零二年,日本的“萨摩藩侯”就象当时的日本海盗“倭

寇”偷袭中国沿海一样,武力胁迫琉球归为“藩属”,在遭到反抗后,于一六零九年派岛津

家久,率兵攻入琉球,俘虏琉球王,派兵监督琉球内政四十五年。一六五四年琉球王终于摆

脱了萨摩藩的控制,感念中国的厚道皇恩,主动遣使臣到中国请求册封。当时的大清康熙皇

帝封琉球王为尚质王,定二年进贡一次。此后又是二百多年,尚质王朝贡不绝,采用中国年

号,沿用汉唐文化,称中国为父国,他们之间的关系类似于西方“父子国(Affiliated、aff

iliation)”。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近代,欧洲列强开始远征亚洲。



台湾事件:日本借口掠夺琉球十九世纪七十年代(1868),日本“明治维新”运动已经开始,

雷厉风行的改革在经济开放、教育普及和社会西化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但随之而伴生的爆发

心理和军阀执政的结果,导致这个国家产生了对外野蛮武力扩张的狼子野心。就在这时,发

生琉球渔民在?湾遇难的“台湾事件”,给了日本一个借口。一八七一年琉球居民六十六人航

海遇风飘到台湾,被台湾原住民杀害五十四人,余十二人被中国的台湾政府保护,送回琉球

,被杀五十四人台湾当局则不过问。这时候日本则以“保护国民”为借口向中国交涉,遭到

中国的严词拒绝,大清总理衙门大臣毛旭熙说“二岛具我属土,属土之士相杀,裁决固在于

我,何预贵国事,而繁为过问?”日本则从毛的“杀人者结属生番,故旦置之化外,未便穷

洽”中,断章取义诡辩硬说中国承认琉球和台湾不属于中国,进一步无中生有地编造:琉球

从一六零二年起已是日本岛津藩(萨摩藩)的“藩属国”。日本以此为借口于一八七叁年,兵

临琉球,废除国王,另立傀儡。第二年又派陆军中将西乡从道率兵叁千登陆台湾,大肆攻掠

,并披荒屯田,备赖下来不走了。日本军阀山县有棚还提出一个野心勃勃的“外徵之策”,

企图夺取整个台湾。大清闻讯,派沈保桢统兵万人,紧急赴台,并决心死战。日本见大事不

妙才肯“和谈”,威逼敲诈腐败愚蠢的大清签下丧权辱国的《北京专约》,清廷竟然承认日

本此举为“保民益举”,还赔偿日本白银五十万两(4).中日关系的近代史上,丧权辱国的屈

辱事件,自此一发而不可收。



中国从未承认琉球属于日本



一八七五年,日本得寸进尺,大军开入琉球,禁止琉球进贡中国和受大清册封,废除中

国年号,改为明治年号。虽然大清软弱无能至此,但在琉球主权问题上始终坚持为中国所有

,没有让步。直到明治十二年(一八七九年)天皇政府推行“废藩设县”,在琉球强行搞了个

所谓的“琉球处分”,把琉球一分为二:北为日本领土,改为“冲绳县”,南为大清领土,

并企图硬逼中国承认。当时琉球中山王派使臣到北京朝廷哭诉,恳求大清保护属国,而清廷

在日本武力威慑下一味地厌战求和,在提出毫无作用的“严重抗议”后,乃提出另一妥协方

案,即叁分琉球:挨近日本方向的庵美大岛为日本领土,冲绳群岛按“琉球处分”以前的状

态仍归琉球中山王的领国,南部的先岛群岛为中国的领土。而在此时,沙皇俄国在伊犁边界

又欺负大清无能,掠夺蚕食。朝廷迫于内外交困,于一八八零年九月再次向日本让步,按日

本的二分法草签分界条约(5)。


按此条约现在日本控制的包括宫古、石横、八重山群岛在内的先岛群岛,准备归还中国

。但此条约在北京遇到朝廷重臣的大力抨击,指责这是“卖国契”,主战派甚至主张立即派

出重兵,不惜与日决战到底。最后中堂李鸿章上奏折说:“日人多所要求,允之则大受其损

,拒之则多树一敌,唯有以延宕一法,最为相宜”,大清随搁置此案。后来虽经日本再叁催

促也没结果----清庭不签此约,那就意味着中国不仅拥有南琉球的主权,而且仍然坚持琉球

北部的主权----此后,日本干脆装聋作哑,继续窃居中国领土至今。琉球传统文化与中国情



自从日本窃取琉球后,为扑灭琉球人的国家意识和独立风潮,不择手段,使用了各种软

硬兼施的方法,强行“日本化”。那时琉球人的汉化很深,虽然经过日本七十年的“皇民化

改造”,但千年积累下来的中华文化根深蒂固,基本未变。他们使用与日本完全不同的汉语

方言,风俗民情、社会人文依然属于儒家文化,口音属闽南语和台湾语系,更有自己独特的

历史,采用的是中国的农历年号,节日喜庆也与儒家文化大同小异。一九七二年美国将琉球

再度“转让”日本后,日本为消除中华文化,强制推行“国民义务教育”、穿日本服装、吃

日本食品。每一个孩子必须进入只能讲日语、学日本文化的学校,接受至少十年的“免费教

育”。而为消灭汉语方言,从小学起便在每个班级都制作叁张“方言卡”,谁讲方言谁就会

领到卡,持卡者直到发现其他讲方言的人,才能传给下一个,直到这位持卡人发现另一个。

而每到放学以后,持卡的这叁个学生则必须留下来打扫教室。因此,许多拿到卡的小学生,

不惜和同学打架,逼同学用方言脱口说出“好痛”或“混蛋”,以转移卡片逃避扫除(9)。这

样使琉球“日本化”到现在,依然没有使他们忘记历史,忘记祖先。至今琉球人最爱引以为证

据的是:日本人总是在客厅摆一把武士刀作为装饰,而琉球人则是摆类似中国琵琶的叁弦琴

,以此来对比日本的凶残好武,琉球人的爱好和平。



琉球人说:我们不是日本人



九六年底,琉球美军在基地事件再次雪上加霜,首先从美国传出,美军前不久,在琉球

使用了放射性核子枪弹头,练习射击,给琉球造成核污染。事情的严重性并不在于核污染本

身,而是当美军告诉日本政府时,日本心怀鬼态,拖了半年之久都不告知日本人民,更不告

知琉球人,直到事情终于从美国暴发出来,再也按不住了,日本才急忙把这一旧闻公布出去

,这使琉球人对日本更加不信任。


九七年叁月,就在美国国防部长科恩访问日本时,驻琉球美军又传出强暴、虐待琉球妇

女丑闻:一个美军将一名琉球妇女从头顶上扔出去,落在床上摔坏了好几根骨头。这件事无

疑又一次在琉球的排美抗日的烈焰上,火上加油。日本政府使出两面手法,首先推出一个“

振兴琉球法案”,准备投入大量资金,要在琉球推行所谓的“一国两制”,给予琉球更大的

自主权,自治权。另一方面于九七年四月,日本国会强行制定“美军驻琉球法案”,不顾琉

球人强烈的抗议,企图把美军强驻琉球变成正式法律,强制那些不愿将土地租给美军的数千

户琉球人,租出他们的土地。结果引发琉球更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他们不仅在琉球本地抗议

,四月十七日,更有琉球居民团体代表一百人,穿着不同与日本的琉球民族服装,拿着象征

着琉球民族的传统乐器鼓和叁弦琴,在审议驻军法案的日本国会前,声嘶力竭地抗议。但日

本议会还是无视琉球人的反抗,强行通过了此法。


这样,琉球哗然,要求独立的呼声再度高涨起来,现在,在琉球书店里,醒目的琉球历

史书中印着:“琉球曾是中国的附属国,我们不是日本人”。在今天保钓运动中,钓鱼台主

权与琉球主权必须相提并论。中国从来没有承认过琉球归属日本,现在更不能放弃。并且,

挨近台湾约有五十海里的先岛群岛,就连日本自己也承认是中国领土,理当首先归还中国,

至于北部琉球问题,则可在“主权为中国所有”的前提下,视中、日和琉球人民自主谈判决

定其归属或独立。保钓、保琉球运动只有以攻代守、积极主动,才能有更多筹码与日本就钓

鱼台和琉球问题谈判、交易、妥协,才能不愧对祖先、耻后人。



注释:一、琉球新书《冲绳独立日》。二、台湾《新闻镜周刊》一九九七年,第四一五期丁

文治回忆文章。叁、香港《南北极》杂志九六年“保钓专题”。叁、上海人民出版社《中国

近代史丛书之甲午战争》。四、日本《关于钓鱼台列岛和归属问题》井上清。五、同注四。

六、台湾《联合报》民国八十五年十月七日万象版。七、台湾《经济日报》一九六七年,九

月二十日。八、二、台湾《新闻镜周刊》一九九七年,第四一五期丁文治回忆文章。九、台

湾《联合报》民国八十五年十月七日万象版。十、同注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