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长春虐恋人群:“女王”月入过万

品茗人生 收藏 4 638
导读:[B]“施虐女王”月入过万 受虐者都是城市精英[/B] 一个戴着眼镜,相貌端庄的女人出现在记者面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无论如何都不能把眼前的她和SM游戏中施虐的女王联系在一起,她还有一个妩媚的网名:“红狐女王”,她是所有愿意被虐待者眼中的女王。那些在被虐待中寻找精神宣泄的人大多要花费数百元,才能得到一次她的“调教”,这其中包括捆绑、鞭笞甚至被关进所谓的“狗笼”,这种游戏被称为SM,中文名称为虐恋。 “红狐”就是这个游戏中的女王,作为施虐者,她们被统称为S,受虐一方则被叫作M。 在这个北方省会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施虐女王”月入过万 受虐者都是城市精英

一个戴着眼镜,相貌端庄的女人出现在记者面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无论如何都不能把眼前的她和SM游戏中施虐的女王联系在一起,她还有一个妩媚的网名:“红狐女王”,她是所有愿意被虐待者眼中的女王。那些在被虐待中寻找精神宣泄的人大多要花费数百元,才能得到一次她的“调教”,这其中包括捆绑、鞭笞甚至被关进所谓的“狗笼”,这种游戏被称为SM,中文名称为虐恋。

“红狐”就是这个游戏中的女王,作为施虐者,她们被统称为S,受虐一方则被叫作M。

在这个北方省会城市中,大约有数百人在玩这样一种大多数人看来是“变态”的游戏,并且都是城市精英。本报记者通过多方联系后走进了这个有虐恋嗜好的群落,在他们的生活中,普通人的生活与“做奴或者王”的生活是两个平行的世界,互不干扰。

走近(施虐者)

辞企业高管做“红狐女王”

十多种丝袜和各式高跟鞋散落在地板上,皮鞭、铁链、绳索还有一些小的情趣用品则被挂在了墙上

“其实每个S都能在做主人的时候感觉到快乐,这个也是我一直放不下SM的原因。”“红狐女王”自己在网络上报出的年龄为33岁,但对于自己的家人和自己过往的经历,她却一直不愿多提,“这些重要吗,你只要知道我能带给你快乐,能感受到女王的威严就可以了。”“红狐”只是简单的告诉记者,自己以前是一个企业的高管,有着不错的地位和薪水,后来辞职不干,一直在自己做生意。

“大约是在两年前吧,我和朋友在一起时听说了SM,才知道男女之间除了性爱之外,还有这样一种东西能够让人获得快感,我很快就发现我能在这个游戏中找到快乐,并且我很乐意扮演S的角色。”她也给自己取了个性感的网名——“红狐女王”。

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奴”,她专门租了房子,并且把一个房间改成了“调教室”,因为记者是以“奴”的身份找的她,她把记者领到了调教室,暗红的灯光弥漫在屋内,一个被用来做“调教”的狗笼占去了屋内最大的空间,十多种丝袜和各式的高跟鞋散落在地板上。皮鞭、铁链、绳索还有一些小的情趣用品则被挂在了墙上。

“你喜欢做什么项目?丝袜、捆绑,还是别的。”“红狐女王”把虐待行为称为项目,她开门见山地问记者,并且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女王施虐时所穿的“女王服装”:鲜红的短衫、黑色的皮裙还有就是让网络上所有“奴隶”们迷恋的无色丝袜。

最低收费300 月收入过万

“我不是雷锋,我也要谋生,但我还有别的生意,做这个生意主要是因为我也享受这个过程”

记者:我不是特别懂,这些项目都收费吗?

“红狐女王”:对啊,不都是在网上说好了吗?丝袜项目是400,捆绑是500。

记者:很贵啊!

“红狐女王”:对,这个游戏就是贵族游戏,不是工薪能玩得起的。

此时的“红狐女王”更像是一个精明的女商人,她自己也不否认这一点。

“我考察这个项目也有很长时间了,才决心做这个的,我知道这个东西能赚钱,找很多资料进行了充分论证,觉得这个东西可以做,并且相当值得,收入来源也很广泛。做市场的时候也预热了一段时间,最开始的时候情况不太好,现在就好多了,几乎每天都有来做项目的人,男的多女的少,最低收费也要300元。”“红狐女王”并不隐讳自己的收入,如此算下来,“红狐女王”每个月的收入最低也超过了万元,这在工资收入并不高的长春来说,这个生意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这个生意最主要的就是要别人信任你,有些下贱的东西,常人做不到的,你必须让你的M充分信任你后,他才能做出很下贱的动作,才能达到愉悦。”可能是觉得记者问得过多,“红狐”有些不满:“我不是雷锋,我也要谋生,但我还有别的生意,做这个生意主要是因为我也享受这个过程。”“红狐女王”说,自己一脚踏进这个行业,原因很多,诱惑也很多,将来没有兴趣了就不做这些东西了。

见到记者迟迟不做项目,“红狐女王”有意无意地提醒了一句:“做项目要先收费,你平躺下来,我先给你做丝袜项目吧。”说完,“红狐女王”把脚放在了记者脸上。

“我只是对这个项目好奇,并不想真正去玩这样的游戏,我们先别做了,就聊聊天吧。”记者以不习惯为由,拒绝了“红狐女王”。

揭秘(受虐者)

一旦陷进去,很难自拔

称对他绝对信任的S有着纯真的情感

在“红狐女王”最新公布的博客中,不单有很多SM照片,还有一段M给她的留言,其中一段话这样写到:人的一生中有无数的第一次,但对于我们这个圈子,对于世人不解、排斥、嘲笑甚至唾弃的这种爱好……我突破了!这样的第一次,对于我的人生、我的SM生涯有着何等重要的意义呀!你更要知道,我的这个第一次是你给的!你第一次让我真正放下了自己,第一次帮助我剥去了虚伪的自尊,第一次让我在你面前做了一回真实的自我,第一次使我释放了沉积多年的欲望之火,第一次……而我内心深处所保留的,只是对红主你无尽的感激、感谢、尊重、留恋与思念……这,也是一个M对于他绝对信任的S的纯真的情感!

自嘲是“花钱找抽型”

把阳光下的生活和受虐的生活看做两个平行的世界

如果说“红狐女王”能够在做S中得到快乐并能赚到钱的话,她的M则自嘲是“花钱找抽型”,他们把阳光下的生活和这种受虐的生活看做是两个平行的世界,生活与生活之间并没有交集。

这些在现实生活里大多做到经理一级的成功人士平日里多是对下属颐指气使,而在“红狐”或者其他女王的调教室内,他们却甘愿为奴,为“主人”去做一些下贱的动作,甚至被鞭打。王辉(化名)就是M中的一员,他是某科技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固定资产在千万元以上。

“就是为了发泄,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王辉喜欢的项目是捆绑,在记者以M的身份出现时,他也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焦虑:“这个跟性爱不一样,一旦陷进去,很难自拔,每个人都虚伪的活着,等你放下自尊时,你才能感受到那种人性的释放。”

王辉道出了大部分M的心声:“撕掉虚伪,下贱的活着才能体味那种快乐。”

说说

“女王”称并不涉及色情

“虐恋”是由“虐”和“恋”结合起来的,是精神上的

“红狐女王”说自己建了一个群,专门和M联系,记者试图加入时发现这个群已经加满,“红狐女王”表示,这里的大部分人是长春人,在长春市,大约有十多位和她一样做收费女王的S。

“我们并不见面,但都有联系,因为如果有的M提出要做双S的时候,我们也需要互相帮助,完成项目。”“红狐女王”介绍说,在长春,SM的圈子并不大,真正能玩这个项目的也就几百人。

“还有一部分人是为了性来这里的,你找小姐是寻求肉体的东西,你找我,是精神上的。”“红狐女王”说,自己做的东西并不涉及色情。

“如果愿意做那些性的东西,就是色情,但这是不能做的,如果是性爱的话,也就背离了SM本身。”“红狐”进一步解释道,SM是有浓厚感情色彩的,试想在不了解的情形下一个M会贸然把自己交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吗?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虐恋”是由“虐”和“恋”结合起来的。参与者应该是自愿的,应该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只有心灵的沟通才能获得灵与肉的共同的快乐和愉悦。不然我们获得的只能是虐待而不是虐恋。

专家解析

这不健康 应找心理医生治疗

如今,网络的开放性使原本低调的性虐活动开始处于半透明状态,“红狐女王”甚至参加了一个虐待论坛上的优秀女王的评选,“在论坛上可以找到很多M。”一个名为“蓝调女骑士”的长春S说,她的很多M是在这种论坛上挖掘的,在那上面,大家可以彼此交流,同城的自然就走到了一起。

“但最近,这些网站,还有我的博客总是被关闭,可能管理方还是认为我们的一些做法,违背了大众的道德尺度吧。”“蓝调女骑士”说。

国内一网站负责人表示,他们关掉SM网站的主要原因是这类网站内容涉及了色情等非法内容,同时这种网站无法审批。虽然浏览的人不构成犯罪,但应该是违反社会常理的行为。

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田云表示,这是一种多元文化的展示,这种SM行为在发达国家和城市更为普遍,大多是白领阶层缓解压力的一种游戏。它不再仅仅是一些人的个人行为,而逐渐成为一种越来越引人注目的社会现象,城市人群的精神压力过大,少数人选择了这种方式进行解压,但从心理学角度看,这些人的心理大多是不健康的,他们应该找心理医生进行治疗,改掉这种不良的癖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红狐女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