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抗战第一枪

三月春风 收藏 0 104
导读:“榆关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继九·一八事变之后,为实现其野心勃勃的“大陆政策”,进而侵占我华北地区的前奏,也是我国军队在长城线上抗击日寇入侵打响的第一枪,是中华民族反抗日本侵略的英勇悲壮的一战。 山海关地处华北与东北的交通要冲,南临渤海,北依燕山,长城阻塞,雄关紧扼隘口。这一战略要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者把山海关看成是控制满蒙的支点,是“稳定”满洲,进而长驱直入中 国内地的新起点。 自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之后,山海关、秦皇岛等地就允许帝国主义屯兵驻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榆关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继九·一八事变之后,为实现其野心勃勃的“大陆政策”,进而侵占我华北地区的前奏,也是我国军队在长城线上抗击日寇入侵打响的第一枪,是中华民族反抗日本侵略的英勇悲壮的一战。


山海关地处华北与东北的交通要冲,南临渤海,北依燕山,长城阻塞,雄关紧扼隘口。这一战略要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者把山海关看成是控制满蒙的支点,是“稳定”满洲,进而长驱直入中 国内地的新起点。


自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之后,山海关、秦皇岛等地就允许帝国主义屯兵驻扎。所谓“榆关天险”,在不平等条约束缚下,早已门户洞开,尤其日军营盘(地名四炮台)南距山海关城不过2公里,南门外火车站驻有日本守备队,东门外不远就是日本关东军驻地。南门、东门都在日军监视下,我方只能出入北门和西门。关城东北1公里的威远城至吴家岭一 线, 都掌握在日本关东军手中。这一线地势高于山海关附近长城,居高临下,足可以控制全城。


榆关事变的爆发,是日本军国主义对中 国进一步有计划、有步骤入侵的预定行动。1932年11、12月间,日本关东军就积极向奉山路调动,由皇姑屯至山海关的各车站分驻重兵,并派第八师团开抵锦州。同时,旅顺日本津田第二舰队,又派驱逐舰10余艘分驻山海关、秦皇岛的海域。到12月底,日本进攻山海关的陆海空军已集结完毕,只待可乘之机了。


中 国方面,驻守山海关者为东北军第九旅,旅长何柱国兼临(榆)永(永平即卢龙)警备司令,辖区包括临榆、抚宁、昌黎、卢龙、迁安5县和都山设治局(今青龙)区域。辖区内除何柱国之第九旅外,还有独立步兵第二十旅、骑兵第三旅和炮兵第七旅的1个营,工兵第七营也归何指挥。这些军队,分布在西起滦河,北至长城各口,南到沿海的防区。


正当敌我双方积极部署,剑拔弩张,战争大有一触即发之际,日本突然发动了炮击山海关的事件,遂成为榆关事变的序幕。


1932年12月8日,锦州日本第八师团1列铁甲年,以追击义勇军为名,开到山海关站东端长城缺口,突然向城内发炮38发。炮声隆隆全城惊骇。9日早晨6点,日机两架在城内低空盘旋,铁甲车仍停在车站示威。日本母舰1艘、驱逐舰2艘开抵秦皇岛。晚7时许,日军3000名进入那道台坟阵地,向我军开枪射击。10日晨,日军仍在东罗城外的威远城线构筑工事。


炮击事件发生后,日方反诬中 国军队开枪射击,又说城内藏匿义勇军。恶人先告状,日本致电日内瓦国际联盟,竟提出3项无理要求:“(1)事出误会,由中 国军事当局用书面向日军道歉;(2)满洲国警察有驻扎榆关之权;(3)驻榆关之日本守备队行动,当地中 国军队予以保护。”


对日本侵略者这种惯用的卑劣伎俩,国民党政府却是“和战之策未定,防事固未及筹,援兵亦屡求不应”。上海《申报》指出:日军于“12月8日在榆关挑衅,向城内发38炮,不过小试其锋,试测我当局之态度如何,以定进攻热河之步骤与方略,结果以事出误会4字和平解决。现日逆两军向辽西积极增兵,并增筑直通热河之汽车公路数条,及一切军事侵略之准备,企图一举而下榆关”。事实正是如此,时隔半月,日本侵略者就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山海关的事件。


日军炮击山海关。国民党政府竟以“事出误会”处之。暂告平息之后,山海关驻军将领何柱国赶往北平汇报。张学良主持召开军事秘密会议,并以海陆空军副总司令名义, 做了军事部署:商震的第三十二军开往滦河(后转冷口),第二十 九军宋哲元部开赴喜峰口,王以哲军开赴古北口,万福麟军推进到界岭口以北地区。何柱国(已任第五十七军军长)部则把主力布置在北戴河至界岭口之线;第九旅之第六二七团驻山海关城西5公里的红瓦店、七星寨一带;六二五团驻城西五里台、孟家店、角山寺一带;驻山海关城和北翼城的守军只有六二六团1个团的兵力,分别部署在西南水门、南门、东南角楼、天下第一关以北至东罗城北门、北翼城和西关等阵地。


日本侵略军从绥中调来步兵3000多名,野炮、重炮40余门,飞机8架,铁甲车3列,坦克20多辆,兵舰两艘。步兵炮兵分布在石河桥东、山海关南门外及城东二里店、威远城一带,铁甲车停在东水关长城缺口及车站、石河大桥一带。


日军进攻山海关的部署已经完成,终于在1933年1月1日发动了侵榆战争。


1月1日下午2时,驻榆日宪兵守备队队长落合,通知在榆日侨,在5小时内全部撤入南海日本兵营“避难”。晚9点30分,由绥中开到日本兵车1列。日军下车后分布在车站附近,并随意放枪。10点40分,车站附近忽有爆炸声数响,继而又从南海日本兵营向城内发射重炮弹5发。11点50分,日军向车站及南关一带展开,鸣枪示威,并指挥伪满便衣队,企图进占山海关城,当即被中 国哨兵发现,将其击退。这是我军还击的开始。夜12时许,日军向我守军提出4项条件:(1)南关归日军警戒;(2)南关中 国驻军撤退城内;(3)撤退南关警察及保安队;(4)撤退城上之中 国军队。


日方的无理要求遭到我驻军拒绝后,又将南关外中 国警察缴械。经交涉陷入僵局,我驻榆旅部知大战之不可避免,除急电北平,请何柱国速返防地外,守军六二六团团长石世安,受命积极作应战布置。


榆战爆发后,由张学良主持的北平军分会,向榆关前线及滦东驻军提出作战方针:“滦东驻军,以掩护华北集中之目的,对滦东地区,务努力保持,以迟滞敌之西侵。”


临永警备司令何柱国闻变后,星夜驰返榆关前线,到达秦皇岛时,前方炮火已甚猛烈。何下令坚决抵抗,并向全军发布《告士兵书》:“愿与我忠勇将士,共洒此最后一滴血,于渤海湾头,长城窟里,为人类张正义,为民族争生存,为国家雪奇耻,为军人树人格,上以慰我炎黄祖宗在天之灵,下以救我东北民众沦亡之惨。”并提出战斗口号:“以最后一滴血,为民族争生存;以最后一滴血,为国家争独立;以最后一滴血,为军人争人格!”慷慨激昂的动员令,激励着全军将士的抗敌决心。


2日凌晨5点,日本关东军第八师团的3列铁甲车,载步炮兵2000余名,开到山海关车站。上午9时,日军守备队长儿玉,率部下70余人,在南关民房上架设机枪与平射炮,向我城上守军射击。儿玉率兵架木梯登城,当一个士兵爬上半腰时,被我守军一枪打死。儿玉手持战刀督战,驱赶着士兵一个接一个地继续向上爬,他也跟随着爬上来。我守军极力阻击敌人的进攻,向爬城日军投出手榴弹,几个日本兵一齐滚了下来,儿玉当场被炸死。日军眼看爬城无效,于是枪炮齐发,开始了全面攻城战。


上午10点多,敌军3000多名。从石河桥到南关、城东二里店、威远城、吴家岭一线展开,包围了山海关城的西、南、东三面,向我方阵地猛攻。敌炮30余门,向城内集中轰击。


同时,有敌机8架,沿城投弹轰炸,坦克20余辆向我阵地攻击。我军将士奋勇还击。11时许,日军炮空联合,集中火力掩护步兵向南门冲击,企图攀城。我官兵沉着应战,坚守阵地,激战达4小时之久。敌人攻城,终不得逞。入夜,停泊在南海的4艘敌舰,用探照灯四射侦察,彻夜不停。日军向关城继续增加兵力,布成陆海空联合总攻的阵势。


1月3日上午8时,日机6架在山海关城投弹10余枚。9时许,日机1架从山海关飞到秦皇岛、南大寺、北戴河、留守营、昌黎一带,侦察我军动态。


10时,日军突用海陆重炮及空中投弹,向南门进攻。11时许,日军第八旅团向山海关城展开,同时,停泊在南海的4艘舰船的陆战队登陆,以大炮掩护进攻,并有飞机十数架低飞轰炸。我方当即猛烈还击,一时硝烟弥漫。南门和东南城角及西南水门一带战斗更为激烈,南门城楼及商民住宅多被毁坏。正午,南门及东南城角被敌人攀登占领。我军预备队向南门增援反攻,第十一连自东门(即第一关城门)向东南角逆袭,遂将敌军击退。


到了午后2时,日军增加强大兵力,再次总攻东南城角,将城墙轰成巨大豁口,敌兵跟踪突进,我军屡堵屡仆,拼争非常激烈。接着,敌军沿城进攻,坦克车从南门冲入。我守军用机枪猛烈阻击,近则以手榴弹投杀。在南门城楼上敌寇用机枪扫射,我士兵伤亡十分严重,六二六团一营三连连长关景泉战死。坚守东南城角及奎星楼(即现靖边楼)附近的二连连长刘虞宸壮烈牺牲,一营四连连长王宏元相继殉国。当敌军战车从南门冲进时,我一营营长安德馨率领两个班奋勇反击。他慷慨激昂地向士兵们发出悲壮的誓言:“我安某一日在山海关,日本人一日决不能过去。日本人要过去,只有在我们的尸体上过去!”士兵们深受感动,无不奋勇当先和敌人浴血奋战,肉搏在大街小巷直至弹尽援绝。终因敌众我寡,安营长在退到西关清真寺前也壮烈牺牲了。此时,城东二里店、馒头山方面的敌军已迫近城下,东北城角和北、西门也相继失守。午后3时,团长石世安忍痛下令由西水门撤退,退守西关。此时四面城墙,均已被日军占领,当我军撤退时,又遭敌军猛烈射击,第五连连长谢振藩战死,残余部队撤至石河西岸防线。


日寇进攻山海关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据1月5日东京陆军省公布:“截至4月7日下午7时止,榆关日军计阵亡军官4名,下士官以次15名,负伤军官3名,下士官以次99名,总计死伤120名。”这是一个远违事实的宣传数字。据实际调查,日军伤亡总计在四五百名以上。攀城进攻时被我守军打死的儿玉中尉及士兵19名,是1月6日上午8时,在该地急造之火葬场举行火化的。


我方坚守城池的六二六团,阵亡官兵400余人,负伤300余人,驻军眷属遭杀害者亦有10多人。


劫后的山海关城,真是惨不忍睹。1月7日临榆电称:“榆关之役,敌炮火剧烈,并放燃烧弹,以致城内外商号毁于炮火者500户以上,伤亡达3000余人。”东南城角及南门大街内县公署一带,所受炮火最烈。榆关失陷后,城内外大火,燃烧3昼夜,到处残墙焦土,死尸狼藉。日军入城后,大肆搜捕,凡着中山装者杀,着军服者杀,写反日标语者杀,就是便服内穿灰色裤者也杀。日军借口清扫战场,挨户搜查,流氓浪人,从而助虐,滥杀素日仇怨者。青年学生尤遭日军仇视,死于非命者不可胜数,青年妇女备受蹂躏,居民财物劫掠一空。北宁铁路3名警察不肯投降,日军强在其背上插上“欢迎大日本”旗帜,游街绕全城,然后押往南关枪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