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军也彪悍,我们该如何看待白马山之战?

卿云至上 收藏 3 2954
导读:看到帖子的大标题,很多朋友恐怕要笑了,的确,在国人眼中韩国军队就是典型的豆腐军,在战争的初期,韩国军队的表现确实让人不敢恭维。不但被朝鲜人民军打的没有还手之力,中国参战之后,更是“往往对志愿军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作战中一触即溃、望风而逃的情况屡屡出现,志愿军在作战中也常常有意选择韩国军队的阵地作为突破口,深入对方战线,威胁美军的侧翼以迫使其后撤。战争前期,大量韩国军队溃散,很多士兵丢弃武器混入民间,有的还当了逃兵,这使得精确统计韩军的损失变得极为困难。韩国军队易于溃散也是联合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到帖子的大标题,很多朋友恐怕要笑了,的确,在国人眼中韩国军队就是典型的豆腐军,在战争的初期,韩国军队的表现确实让人不敢恭维。不但被朝鲜人民军打的没有还手之力,中国参战之后,更是“往往对志愿军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作战中一触即溃、望风而逃的情况屡屡出现,志愿军在作战中也常常有意选择韩国军队的阵地作为突破口,深入对方战线,威胁美军的侧翼以迫使其后撤。战争前期,大量韩国军队溃散,很多士兵丢弃武器混入民间,有的还当了逃兵,这使得精确统计韩军的损失变得极为困难。韩国军队易于溃散也是联合国军方面损失高达120万的重要原因。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韩国军队由1946年1月创建的警察发展而成,其骨干力量为原日伪军成员,也有出自伪满洲国的军官。战争爆发前其总兵力为9.8万人,27辆装甲车,89门火炮,32架飞机。大部分军官连坦克都没有见过,炮兵也很弱,一个韩国师的火力据估计只有人民军的10%。由于没有经受现代战争锻炼的专业军事人员,韩国军队极度缺乏训练,因为语言障碍,少量美国顾问很难与韩国军人沟通,美国军语在朝文中几乎找不到相对应的词汇。由于“面子”原因,韩国军官常感到很难接受军衔比自已低的美国顾问的建议。战争爆发时这些缺乏训练的军队还多半分散在各地剿匪、维持治安。刚刚建立的韩国军队不仅装备低劣,士气也十分低落。曾多次发生士兵哗变,投奔人民军的事件(如"丽水叛乱")。正因如此,李奇微将那时的韩国军队称为“一支我们甚至不敢称之为军队的相当可怜的部队”。


而他的对手是什么人呢?志愿军的情况不必赘述了吧,说说朝鲜人民军,这支军队名义上是在金日成的抗日游击队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实际上主要是中国和苏联的朝鲜族人回国组成的。人民军的10个师中有几个师是由原解放军部队改编或由解放军中的朝鲜族战士组成,其他各师也有相当数量的原解放军战士。在后来的战争中,我们不时可以看到解放军大胆穿插迂回的战法和英勇顽强的作风。从苏联回国的人员在人民军中也有相当比例。装甲部队更是如此,有的人已是苏联的第2代朝鲜族人了,甚至不会说朝语。他们的回国使人民军的现代化程度大大提高了。到朝鲜战争爆发前,朝鲜人民军共有10个步兵师又两个独立团,一个装甲旅又一个独立装甲团,一些其他技术兵部队,此外还有5个战斗力很强的警备旅,共13.5万人,150辆T34坦克,600门火炮,196架飞机。


知道这些,韩国军队一开始的表现就在人意料之中了。但是在战争过程中,韩国军队进行了认真的训练和整顿,素质得到显著提高,一些精锐部队的战斗力还相当可观,其中就包括后来被称为“白马师”的第九师。


第九师的称号来源于1952年10月的白马山之战。


白马山位于铁原西北大约10多公里处的一座长约3公里的山脉,最高峰394.8米。形状像一匹马静静地伏在平原上。越过此山铁原无险可守,汉城也非常危险,据说在白马山上架起大炮能打到汉城。


正因为如此,联合国军在这块不起眼儿的山头上花大力气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坑道和钢筋混凝土地堡群,埋设了地雷,设置了障碍,拉起了一道道铁丝网。这个阵地是1951年秋季攻势后联合国军从四十二军手中夺去的,那时四十二军曾采用敌前潜伏的方式发起反击,谁知刚冲上山头,就被对方的猛烈炮火所覆盖,几个小山头4个小时内竟落了13000发炮弹。四十二军第一二六师伤亡423人,仅歼敌30余人。后来四十二军曾组织过多次反击,虽杀伤了大量敌人,但都没有能够巩固阵地。所以韩军自诩白马山是“钢铁阵地”。


1952年10月,志愿军司令部和兵团司令部给三十八军下达命令:为配合支援部队换防前的作战,及粉碎敌人可能发起的局部进攻,与提高部队的作战经验,决定三十八军向394.8、281.2两高地据守之敌进行战术性反击,并在反击争夺中杀伤敌人5000人以上,而后争取占领并巩固之。


经侦察,对手仍是韩军第九师,不过师长由朴柄权少将换成了金钟五少将。而白马山的守军是该师第三十团第一、第三营两个营(394.8高地)和法国营一个加强连(281.2高地)。中国王牌军的官兵们想,一帮前伪满警察痞子,能成什么气候!


这一次战斗是新任军长江拥辉的当头炮,规模又比较大,所以三十八军上上下下都十分重视,准备也很充分。参战部队第一一四师提前6周进行了战前练兵,演练苏式新装备及通讯联络,步炮协同等战斗组织与战术动作。还以一个多月时间储备了大量物资。加强了炮兵和坦克,参战的各种口径的火炮达182门,坦克17辆,还有59门高炮和122挺高射机枪担任对空作战。除了没飞机,什么都齐了。说实话,江拥辉还没有用这么阔气的的家当打过仗咧。


突击394.8高地的第三四0团和突击281.2高地的第三三九团的官兵们都憋足了劲儿,这回打诸兵种协同作战,一定要打出个样儿来。炮兵诸元调整好了,坦克也进入出发阵地了。就等着志司的统一进攻号令了。但麻烦也来了!


10月2日,第三四0团第七连文化教员谷中蛟投敌了。


谷中蛟是突击部队的干部,知道点儿情况,还打不打?江拥辉军长有些踌躇。不打,太可惜。打,要么趁敌人尚处于真伪未辨之时或来不及调整部署之际,提前反击,打他个措手不及;要么就等他个十天半月或个把月不打,等敌人松懈麻庳下来再打。正思量间,志司的作战命令也来了,要求:第二阶段反击作战统一于6日开始。于是三十八军请示志司,志司让第三十八军自己考虑决定。请示兵团,王近山说你拿那么大一把牛刀杀只鸡干吗还哆嗦? 打硬仗恶仗出身的江拥辉一横心,一股子豪气也冲上脑袋。“妈那个×,跑个把汉奸算个毬,打!”


《韩国战争史》记载:当时韩九师正举行全师运动会,毫无准备,一得到情报,师长金钟五当即命令运动会停止,转入战斗准备状态。金钟五还调韩九师第三十团第三营开进955高地,支援第一营加固阵地,在10月4日4时20分,彻夜完成掩体150个,设置障碍等应急设施,并以山头为单位,配属一个连的兵力,仓促编成环形防御,加固掩盖壕工事,将交通沟深挖至一人多深;将营、连、排、之间的电话线全部埋入地下,阵前铁丝网由3层增至7层,设置了大量防步兵地雷、防坦克地雷、照明雷和凝固汽油弹雷。同时,第八集团军预备队美第三师前调至铁原以南几公里集结,随时准备增援韩军第九师。师属炮兵群及支援炮兵群完成了对白马山北侧前哨阵地前方弹幕射击和对第一一四师进攻部队集结地火力突袭的计划和准备。除师属第三十炮兵营和第九重迫击炮连外,韩九师还得到了其他部队9个炮兵营和两个坦克连44辆坦克的支援。美远东空军第五航空队也从10月3日起,出动大批战斗轰炸机向中国军队后方炮兵阵地实施集中轰炸。后来,韩军第五十一团亦配属韩九师,投入战斗。这一来,第一一四师所有精心准备的作用全被抵消。


10月5日夜,突击部队6个连又4个排进入敌前潜伏,根据谷中蛟的情报,韩九师前沿部队从4日起神经就比较紧张。6日白天韩军密切注视中国军队动向,不断地以值班机枪和冷炮向潜伏区盲目射击。潜伏区内开始出现伤亡,但战士们仍然纹丝不动。配属第一一四师的坦克和炮兵为掩护突击分队,不断地以冷炮袭扰韩军,阻止韩军下山搜索。韩军更担心了,又出动飞机搜索,扔汽油弹。仍然没瞅出什么动静儿来。但突击分队指挥员、第三四0团第二营营长柳万发被敌人打来炮弹震死了。班长王汝民被敌人机枪击中后,为了不暴露目标,仍然静静地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终于熬到了黄昏。6日17时30分,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配属第三十八军的炮群发出轰鸣,白马山高地顿时成了一片火海。特别是苏制“喀秋莎”火箭炮,带着“嗖嗖”声掠空飞过,声儿不算响,却到处腾起一片片的白色光焰,场景煞是壮观。


火力突袭足足进行了27分钟。火力突袭刚一结束,突击部队从潜伏区一跃而起。第三四0团4个连又两个排,分5个突击方向394.8高地发起攻击;第三三九团第三连两个排、第七连一个排向281.2之敌发起攻击。可进展却异常缓慢。


明摆着,韩军已经有充分准备,虽然中国军队的炮火空前猛烈,但效果却打了折扣。《韩国战争史》称:中国军队的火力突袭虽破坏了阵地前5~6道铁丝网和雷场,但在敌炮击时只有2~3人受伤,有线通信未受影响。而韩军第九师配属和支援炮群预有准备的炮火层层拦阻射击,给第一一四师进攻部队以重大杀伤,照明地雷此起彼伏炸响,把进攻道路照得通明瓦亮就象白天。攻击部队在进攻途中遭敌层层火力拦截,连续攻占几个高地后,攻势即渐呈疲软状。


第三四二团第二营于7日投入战斗,仍没有拿下主峰,与韩军第三十团增援部队形成对峙。黄昏后,第三四二团其它两个营陆续投入战斗。血战至半夜,才将主峰拿下来。


韩军第三十团兵员损伤过半,被迫撤出休整。师长金钟五在节骨眼上将韩九师主力第二十八团投入战斗。这是个4000余人的加强团,在强大炮火支援下打起来底气很足,不顾重大伤亡,与第三四二团你来我往在主峰上来回拉锯。8日,主峰再次易手。


江拥辉也急了眼,投入第三十八军的头号主力团第一一二师第三三四团,于8日零时再向主峰奋力一扑。第三三四团的任务是“依托主峰反击敌人与炸毁394.8高地通驿谷川之铁桥”。然而主峰倾力一扑很快得手,然而转入防御时,扼守主峰的指挥员却未能组织部队扩张战果,及时炸断驿谷川铁桥,使金钟五不断调集部队沿铁桥增援上来。只两天功夫,第三三四团两个营就伤亡了一大半。而韩九师援兵还在源源不断地扑上来。 之后双方不断投入新的部队,阵地反复易手,仗打成了拼消耗的添油战。


韩国总统李承晚对此战很重视,他一面直接督令韩九师在寺后洞设置收容线收容从白马山溃散下来的败兵,紧急编成反冲击梯队,另一面则从后方的编练师调集大量新兵,给韩九师随打随补,溃败下来的韩军团营经过战场整补,增派军官,很快又恢复了战斗力,再次投入战斗。象第三十团、第二十八团都是这样整补后反复多次投入战斗。


394.8高地打得不顺手,281.2高地也出了问题。


6日晚,第三四0团这边发起反击不久,第一一三师参谋长范天恩就兴高采烈的打电话给江拥辉,报告说第三三九团已占领了主峰。可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儿,范天恩又来了一个电话,说攻击部队把次峰当主峰了,281.2高地还没有拿下来。江拥辉看出281.2高地次峰的部队态势极为不利,遂命令他们撤出战斗。这一撤,又加重了对固守394.8高地主峰的第三四二团部队的压力,韩军的所有支援炮火毫无顾忌地泼到了394.8高地上。


战至14日,经过连续9天201个小时的争夺,虽然白马山大部分高地仍在第三十八军手中,但始终不能在394.8高地站稳脚跟。江拥辉这个时候冷静地掂量了一下形势:虽然三十八军已占领了白马山地区大部分高地,但韩军第九师预有准备,已经夺得先机,且对方集中了强大的炮火,对三十八军已占各点反复覆盖射击,后面还有美步兵第三师部队随时准备增援,若继续与之争夺,付出的代价太大,阵地也很难巩固。既然两个目标已经完成了一个,不如断然撤出战斗,以保持主动。请示兵团王近山代司令员同意后,江拥辉决定:攻击部队于15日3时前全部撤出阵地。


此役韩军第九师陆续投入4个步兵团的兵力,第三十八军也相继投入13个步兵营又两个连。据志愿军战史称:韩九师、法国营先后伤亡9860人,三十八军伤亡6700余人。而韩国称:“此次战役造成中国伤亡15800人,自伤不到3600人”。根据中国军队参战人数,伤亡15800人似不可能,看来韩国人善于夸张也是有传统的。无独有偶,中国一些网友认为韩国损失2.5万人以上,如果真是这样,白马山之战将是超越上甘岭的伟大战役(白马山战斗时间更短、志愿军损失更小,但战果与上甘岭相仿),如此伟大的战役中国一直莫讳如深实在不可思议。(坚持这种看法的朋友请明确指出自己的资料来源,否则我宁可相信中国官方的战史)。也有人认为除掉宣传上的水分,实际上两边伤亡相仿。但平心而论,这一仗即使韩国的伤亡要大一些,但人家确实赢了。


在很长时间里,中国对白马山之战提的很少,国人知之不多。直至今日仍有很多人认为中国没输,上网搜索一下,什么“戳穿韩国在白马山战役大胜中国军队的谎言!”“韩国人仍在意淫”等等题目的帖子并不难找。


其中观点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拨去与观点联系不大的枝节,他们最重要的理由就是:韩国的伤亡比中国大,而“我军的传统向来都是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最高追求,不以牺牲一城,一地为得失。”因此中国军队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


看了这些观点确实让人不知说什么好,朝鲜战争中伤亡问题一直是后人评论的焦点之一。中国军队的伤亡大于美军,官方的观点是我们的伤亡虽大,但最终取得了胜利。伤亡大=失败,这一直是“爱国者”们重点批驳的幼稚观点之一(北海真人也认为幼稚),但是等到讨论中国军队不占上风的战例,如此幼稚观点又成了一些人拼死捍卫的“真相”。在古今中外的战争史上,付出比对手更大的伤亡却取得胜利的例子不可胜数。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库尔斯克都是苏军损失大于德军,那么德军赢了?台儿庄战役,中国军队损失大于日军,日军赢了吗?长津湖战役,中国军队损失大约是美军的8—10倍,那是志愿军失败了吗?如果说白马山是韩国的一个“谎言”要予以戳破,那么,北海真人上面提到5个战役的“谎言”也要一一戳破。


至于“我军的传统向来都是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最高追求”,毛主席语录背得不错,可惜没有把握精神实质,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的目的是什么?还是为了争城夺地,20世纪40年代内战共 产党是怎么取胜的,不光是因为解放军消灭了800万国军,更重要的是,在摧毁了对方的军事力量后,共 产党夺取了国民政府在大陆的所有控制区(国统区),这个过程大陆称之为“解放”,如果不解放国统区,那么再消灭800万敌人也不能取胜。具体到白马山之战,当时谈判成胶着状态,退守对谈判是很不利的,只有坚守才能真正打击敌人的士气,在谈判桌上争取主动。在这种情况下,存土必争是有意义的,而几乎与白马山同时的上甘岭战役志愿军就是这么作的。


那么战役胜利以什么为标准?看是否实现战役目的,白马山之战,三十八军的目的有二:1、杀伤敌人5000人以上,2、占领并巩固白马山阵地。最终目的是否达到可谓一目了然。进一步分析,如果志愿军发动攻击的目的是攻占山头,最后守住山头的是韩国人,志愿军的战役目的没达到;如果志愿军的目的是消灭守军,其结局顶多是“杀人一万,自损七千”(是消耗战而不是歼灭战),不是桩好买卖;如果志愿军的目的是牵制敌方,扰乱敌方的进攻计划,那上甘岭战役的爆发说明,志愿军的设想没有实现。历史上对于这次战斗的失利,江拥辉军长向志愿军总部承担了责任,并在三十八军团以上干部会议上认真地总结了经验教训。


白马山之战后,韩方极为重视,不但将参战的第九师命名为“白马”部队,在以后数十年时间里也进行高调宣传。韩方为何如此重视?应该说此战的军事意义实在很有限,作为谈判期间不可胜数的山地攻防战之一(当然是规模较大的一次),军事意义远不能与运动战期间的战役相比,而且也没有什么战争艺术可言(添油而已,只要己方还有人力物资可以无限期地添下去)。但是这此战斗的政治意义和心理意义重大,韩国的宣传也就可以理解了。在当时可以提高韩国的民心士气、在谈判中增添筹码,就长期而言,可以作为韩国“战胜”强大的中国的进攻(咱就不用“侵略”这个词了)的象征,是一个刚刚获得独立的民族心理上的需要。如果白马山之战与韩国对阵的不是志愿军而是人民军,那么也许韩国不会这么激动。


韩国的行为之所以让国人不爽,一方面是中国自认为面对韩国有优越感,白马山之战的战果如果是发生在中国军队与抗战时的日军或者朝鲜战场上的美军之间,那么即使中国军队的战役目的没达到也会大力宣传,因此韩国宣传白马山就像国军之宣传台儿庄昆仑关、志愿军宣传上甘岭一样。更重要的是当前国人中仍然普遍存在着弱国心态,用二十年前一部风行一时的作品的话说“这是一个在心理上再也输不起的民族”,对很多人来说探讨军史简直就像观看体育比赛一样,所以一有人提到中国的失利,就有人激动地要跳起来进行否认。其实大可不必,如果你觉得中国是有如聂卫平、马晓春一样的高手,一两盘棋的失败并不能改变他在世界上的地位,如果你心里认为中国是个臭棋篓子,那么偶尔赢上几盘你再大力宣扬也不能为国家增光。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