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破狼 第一章 一把菜刀去抗日 003 想当逃兵?

宋五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size][/URL] 看大个子死盯着我,我只好据实回答,“报告领导,我掉山崖下边了,刚醒过来,就让炮弹崩了一下,多亏团部的小李子救了我,有些事醒了就记不得了。” “怪不得。”大个子摸了摸我的头,“没挂花吧?领导?领导是什么玩意儿?记住了,我是你班长,炊事班长李得胜!好了,全连等着野菜粥呢,快来搭把手!” 真是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


看大个子死盯着我,我只好据实回答,“报告领导,我掉山崖下边了,刚醒过来,就让炮弹崩了一下,多亏团部的小李子救了我,有些事醒了就记不得了。”

“怪不得。”大个子摸了摸我的头,“没挂花吧?领导?领导是什么玩意儿?记住了,我是你班长,炊事班长李得胜!好了,全连等着野菜粥呢,快来搭把手!”

真是好同志呀,没有过多的询问我,否则弄不好我又要露馅了,多纯朴的同志啊。

大个子李得胜领着我到了炊事班,一边干活,一边把其他几个炊事员介绍给我,他还真相信我让炮弹崩得忘了所有的事。

其实炊事班只有连我和大个子李得胜在内共四个人,一个湖南兵,叫娃子,不知道姓什么,李得胜只告诉我他叫娃子,还有一个是河南兵,叫李先敬,听说还识字呢!

夕阳西下,三连的晚饭也做好了,其实说是晚饭,这恐怕是我见过的最简陋的晚饭,每人一塘瓷缸子野菜粥,外加自己干粮袋里的炒面。我看每个人只捏了一小捏放进塘瓷缸子里,才知道原来电影里演的也不全是虚构的故事。

吃饭时气氛很沉闷,只听得一片“唏溜唏溜”的喝粥声,但即使是这样,沉闷的气氛还是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三连长,团长命令你们连马上开上去!”

小李子一路奔跑过来,一边跑一边传达着团长的命令。一个中等身材的汉子“唬”的站起身,一仰脖,把塘瓷缸子里的野菜粥吞了下去,“集合!”

七八十人在草丛中站起身来,迅速排好队伍,有的一边排队,一边把自己塘瓷缸子里的粥喝光,有的干脆把粥倒在锅里,把塘瓷缸子挂在腰间。我也急忙拿起扁担,李得胜一把拉住我,“你去干什么?”

“打白狗子!”这时,我发现,我已经完全融合到当时的气氛中。

“坐下,还轮不到你!”

这时,连长已经大着嗓门开始讲话了,其实说讲话也不应该,因为他只讲了一句,“同志们,该我们上了,有没有信心?”

战士们象憋足了劲似的一齐喊道,“有!”

“出发!”连长下完命令就领先跑了出去,紧跟着那些战士们也跑走了,瞬间,营地只剩下我们四个炊事员,和旁边躺着的十几个重伤员。

枪声一直向爆豆子一下响着,营地上所有人都担心地看着队伍开去的方向,月亮升起老高的时候,队伍才回来,和去时生龙活虎的气势不一样的是,回来时大多数的人都垂头丧气的,而且,我也没有看到连长,李得胜急忙跑上前,拉住一个战士就问,“连长呢?”

那战士扭过了头,我清楚地看见他脸上挂着的泪水在月光下闪过的亮光。

李得胜又拉住一个战士问相同的话,但没有人回答他,突然,他奔到一付担架前,而抬担架的两个战士也停下了脚步,李得胜仔细地看着担架上的人,突然跑到一个头缠绷带的红军眼前,大声喊道,“指导员,给我一条枪,他妈的狗日的白狗子,老子和白狗子们拼了!”

指导员并没有给他枪,一屁股坐在地上,其他的战士们了坐在地上,李得胜也坐在了地上,看动作是正在抹眼泪。

我大约看了看人数,也就是三四十人的样子吧,毫无疑问,三连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红军战士们,已经牺牲了超过一半人,而生还的这一半人,至少有三分之一还负了伤。

“不能这么打了?”我脑子里闪出了这次事变的结局,分散突围,傅将军才得以率2000人的队伍冲出去,如果不分散突围,只有全军覆灭。

我几步走到指导员面前,大声道,“指导员,不能这么打了,得分散突围!”

指导员一愣,而此时的李得胜却一下子跳了起来,当胸对我就是一拳,猝不及防,我后退几步,坐在地上,“牙子,你小子说什么呢?突围?还分散?突个鸟围?都他妈的突围了?谁给连长报仇?牙子,你他妈的是想当逃兵呀!”

顿时,数十道愤怒的目光射向我!

指导员站起身,在他的眼中,我没有看到赞许的目光,同样,也读到发自心底的愤怒,“三班长!”

一个胳膊上绑着绷带的战士跳起身应道,“有!”

“给我捆起来,押团部!报告团长,就说我说的,这小子想当逃兵,杀一儆百!”

三班长一听指导员捆人的命令,高声应道, “是!”

立时,我被摁倒在地,不由分说,就被五花大绑起来。

押到团部,也就是那个简陋的掩体,三班长喊了报告,便押着我进去了,小李子正给团长和其他几位红军举着灯,那些人正看着地图,小李子一抬头,望见是我,不由得惊道,“宋一牙,怎么又是你?”

听到小李子喊出了我的名字,团长也抬起头,“牙子,怎么回事?”

“团长,我……”还没等我说出话,押我来的三班长已经一脚将我踹倒在地上,“团长,这小子想当逃兵!”

我发现团长的眼中同样冒出的是怒火,“牙子,你真给你爹丢脸!老根兄弟,大哥对不起你了!”说着一挥手,“拉出去,毙了!”

“什么,这就要毙了?我刚重生回来,还没替爷爷立下半个功劳,就要被毙了?不对,我要是被毙了,也就是爷爷被毙了,爷爷被毙了,哪来的爸爸,又哪来的我?”考虑至此,我不顾一切地大声喊道,“团长,我只是建议指导员分散突围,我没有想当逃兵!”

而此时,三班长和其他两个战士不由分说已将我向掩体外拉去,我一边挣扎,一边叫喊,“团长,分散突围才能保住我们这支队伍。”

突然一个声音在掩体中响起来,虽然声音不是很大,却透着威严。

“带他回来!”就是这么短短的四个字,令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而我也停止了喊叫,这四个字是一个披着棉袄戴眼镜的红军说的。

“司令员,带他回来?”团长问道。

那个被团长称为司令员员的眼镜红军没有回答团长的话,而是走到我的眼前,仔细地看了看我,不由得一笑,问道,“小鬼,你那个牙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