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


晨阳下,万物复苏,生机勃发,铁衣不觉精神大振,亦信心满怀,天下之大任又有何妨。不远处,立着东将与晨星使者及暗部的杀手,铁衣看了看众人,虽心中疑惑女娃未何未到,但到底羞于启齿相问,便道,“暗部的人暂时先留在这里,等情况明了了再回去不迟,东将、晨星使者,我们走吧!”

东将一顿脚,已化作一道蓝色光芒冲天而去,紧跟着晨星使者化作一道弱紫色光芒跟随其后,而铁衣亦运动神思,只见铁衣立身处出现五色光环,人却已不见。暗部杀见此情形,不禁匝舌兴叹,暗叫侥幸活命,心中更是发誓对铁衣效忠百倍。

东将一路而去,回头观望,只有晨星使者紧跟其后,却不见铁衣,忙稍停顿了一下,等晨星使者跟上,问道,“铁主为何还不见踪影!”

晨星使者亦向后望去,也没有发现铁衣的身形,便道,“也许功力不熟,故稍迟些吧,不如我们到临界处等铁主吧!”

“也好。”东将应道,便向临界飞去。

转瞬间,临界已经目力可及,到底东将功力稍高一筹,看到一团五色光环正在结界处徘徊,惊道,“那不是铁主?”

晨星使者此时亦已看到那团五色光环,疑道,“难道铁主已炼成瞬移?”

东将不再说话,瞬息间已到临界,顿住身形,躬身道,“铁主,让您久候了!”

铁衣回过头来看到他二人,不好意思地一笑,道,“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不能穿越而去?”

东将道,“此处为高辛主上设置的临界,用以分隔俗世。”

“临界?”

“是,在临界内时间相对较慢,而临界外,时间正如滔滔江水,一日千里,逝者如斯。”

“不,不,东将,你再跟我说清楚一些。我可以不可以这么理解,我在这里已然度过百日,那么你说的这个临界外呢?是多少时日?”

“应该已是十年!”

“啊?这么说,已经十年过去了?”铁衣一听顿时大吃一惊,初时的一些想法此时都已因为时间的流逝或已成为过去,口中不禁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很简单,俗世无事,海底之底之人便在此间度过,一则延长寿命,二则有益提升功力,而且海底之底也是轮流值星的。”

“那我为何在这里却没有见到其他人?”

“俗世多变幻!不知又有什么变故已然发生。”经铁衣提醒,东将也发现这个异常,但世事变幻,有时即使是大罗神仙,也难预测。

铁衣闻言愣了片刻,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们出去吧!”

此时东将摧动咒语,手一拉铁衣向前一穿,铁衣顿感忽忽海风自耳畔吹过,再回头望时,自己已经身处大海之上,背后却是漫天浓雾,难见五指,心中不禁道,“原来令人胆战心惊的百慕大浓雾却是海底之底赖以延年的一个临界。”

苍茫大海,一片寂静,铁衣运目力向四周望去,不见只帆片影,心中暗道,“原来人类还未揭开百慕大三角的谜团。”

三人在东将指引下,在一片海域上空停住,向铁衣道,“铁主的瞬移在这时如何穿透海底之底的穹壁,小将不知,请铁衣随我来。”说着,拉起铁衣,一拧身,向海面疾冲而去。

海水依然蔚蓝清澈,不时见到大群的不同鱼类在身边游过,但铁衣三人速度太快,惊得鱼群四处飞散。

突然间,铁衣感到身体与坚硬的海底接触了一下,瞬息间这种接触感又消失了,三人已然落于海底之底的地面上。

看着曾经令自己再无生路的海底之底,铁衣不禁感叹,在这里,还有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等着人们去挖掘。

东将松开铁衣的手,道,“铁主,我们已经到了海底之底,相信叛将很快就会知道我们的到来,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躲上一躲。”

铁衣摇了摇头,道,“我们还是直接去主宫吧!反正要碰头,迟碰莫如早碰!”

东将、晨星使者暗暗佩服铁衣的胆气,当下在前引路,一行三人施施然向主宫方向走去。一边走,东将一边将如何通过临界和海底之底的咒语传给铁衣,铁衣用心记住,心道,“以后免不了要常出常入的。”

刚走出一箭地,只见三道光影在身前落下,“哈哈哈,东将,你还是回来了!”

领先一人正是西将,其后便是南将与北将,因铁衣在东将与晨星使者身后,西将并未将铁衣放在眼里。

东将一躬身,道,“各位兄弟可好,转眼十年已过,不知海底之底是否平安?”

“哈哈哈,这个好象不是老兄你操心的了!”西将答道。

在临界,东将早已将西将、南将、北将的音容笑貌向铁衣描绘,铁衣很容易就分辨清楚眼前三人的身份。

“好了,西将,我们何必一见面就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呢,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噢,请来援兵了吗?是哪个星球的入侵者?”

东将并不再理睬西将的冷嘲热讽,与晨星使者一闪身,铁衣见机亦向前跨了一大步,三人并排站齐。

“这位是铁主,主上的承继人!”

“什么,主上的承继人?”西将、南将、北将三人顿时愣在当场。

铁衣此时说话了,“我叫铁衣,原属中国海军,蒙高辛浪前辈教诲,不才正欲整顿海底之底。”

“你,你,你是主上的承继人?有什么证据?”西将已经感到铁衣身上发出的震慑之威,但还是嘴硬。

“西将,到现在你还不相信吗?”东将在旁说道。

“西将前辈,前番之事我相信你也有不得已之苦衷,莫如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以往我可以不究!”铁衣不想起事端,能和平解决对大家都有好处。

西将无语,南将与北将却面露迟疑之色。

铁衣见西将不语,知其心中固定不服,又道,“如何处之,还请西将前辈三思。”话中软中带硬。

西将下定决心,道,“铁主,我可否先行称呼您为铁主?”

“但叫无妨。”

“铁主,我以一战定输赢,输,则由铁主处置我叛乱之罪,赢,算了,我哪里能赢,但我必将一试。”西将位居海底之底第三高手,与东将也就是伯仲之间,加之高辛浪很久示现真身,心中骄傲是必然的,能说出如此话语,足见其已胆怯。想了想,又对南将与北将道,“两位兄弟大可置身事外,此事因为我一时糊涂,误听匪类所言,今日你们也看到了他们的态度,唉,悔不当初啊!”

铁衣已然听出西将话中有话,刚想问个究竟,西将石破天惊的一招已经攻出,只见一道黑色电光近似于无形一般,直刺铁衣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