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三集 交锋 第三集 交锋 六、友军相助

秋林先生 收藏 47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URL] 十四、侠心相助 顺着山路再往前一点,就到了长杰的陵墓了。圆圆的水泥墓顶,周围还围着一圈白色的石栏。 占彪面对着长杰的墓碑深深鞠了三个躬,把带来的酒洒在墓前,然后闭上眼睛无语地站了一会儿。 军人的泪是不轻弹的,占彪在长杰的墓前没有落泪,尽管心情是那样的激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彪从林间望着山下,指了一下说:“还是有漏网之鱼的,松山他们从这里逃走的。”

郅县长说:“彪爷爷,是不是很有可能全歼日军啊?如果新四军在前面围攻上来的话。”

占彪摇摇头说:“那时说实话还没有全歼日军的贪心,敢打是敢打,但毕竟当时日军是比我们人多,整建制的全歼他们是不易的。不过,当时新四军是从前面绕过来帮助我们。他们不放心我们自己打,怕我们吃亏。共产党人的心胸让人钦佩。”

占东东也观察了地形后说:“不过这场战斗有可能全歼日军的,如果松山没有接应部队,他是死定了的。”

*****************************************************************

看着自己的一个步兵中队快冲上山头,吉野突然意识到对方沉默的重机枪是在蓄势待发,忙想把部队撤下来,但此时又是俱晚矣,占彪已经耐心等到所有的冲锋者没有时间跑回山脚的距离喊“干”了。刹那间六挺重机枪,八挺轻机枪对着一个中队二百多名鬼子喷出长长的交叉火焰。对于不便奔跑的250名士兵来讲,这简直是恶梦,醒不过来的恶梦。对于占彪来说,应该算是小菜一碟。因为他听说过,重机枪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曾有过一挺重机枪打死几千人的事情,并且他们在去年也体验过杀死上百名日军的战斗。

也就是四、五分钟的射击,山坡上没有多少站着的人了,占彪下令重机枪火力和掷弹筒火力开始延伸,留在山坡上还在抵抗的日军残部留给了轻机枪和步枪。山脚下日军重机枪中队、炮兵小队的残余日兵和伤兵重被重机枪弹雨罩住,不时有成片的日兵扑通倒地。又令松山一惊的是山上出现了掷弹筒群,不是刚才的两具而是十几具了。一群群榴弹准确地落在山脚乱成一团的黄色人群里。包括狂怒的吉野大队长的腿肚子也被打了一个大洞倒了下去。

松山的特种部队气得嗷嗷直叫,这仗打得太窝囊了,前所未有的窝囊。有几个军官脱光了上衣提着96轻机枪要拼死一战。松山指着轻机枪大喝道:“他们的剑比我们的长你们看不到吗?再挺下去我们的伤亡会更大,快撤!”见势不妙的松山无奈下了撤退的命令。

谭营长率着新四军和游击队下山脚后并没走多远,山上沸腾的枪声激励着同样刚猛烈性的这批抗日军人。谭营长也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对占彪坚持单打独斗他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如果依着性子来他有可能拂袖而去。但毕竟他是个共产党人,有着全局全民族观念,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该有个人情绪。想到此他喝令部队停了下来,然后和桂书记、单队长商量说:“从兵力上看,抗日游击班敌众我寡,虽然占彪这小子玩个人英雄主义,但都是打鬼子我们不能坐视不管。这样吧,我们还回去,布置在山脚外围,如果占彪们遇险我们就杀回去接应他们,起码我们可以把日军的20辆卡车炸了和山上呼应一下。”

新四军和游击队转了一圈又回去了,目标是山脚外围日军的运兵车。当谭营长们刚运动到卡车附近就发现一群日军特种兵从山脚冲了出来,与上次冲出来的一幕如出一辙,还是50多人掩护着几名军官跑了出来。这次出逃的队伍更狼狈,背着抬着的不是重机枪和步兵炮,而是受伤的军官,身后的重机枪弹雨和掷榴弹驱赶着他们。谭营长和单队长奇怪着,不会吧?难道战斗这么快就随着几阵子枪声结束了?那可是一个重机枪中队、一个步兵中队和两个炮兵小队啊。

谭营长反应是机敏的,刚才就是同样的情况这伙日军硬冲过来令我11名子弟兵阵亡,他一挥手命令:“开火冲上去,不要让他们跑到卡车那里,为孙排长们报仇!”

这次不是与特种分队迎面相遇而是侧面并行,但新四军和游击队150多号战士勇猛地一个冲锋就把松山的特种分队和吉野的大队部拦住了。松山的特种部队在山脚憋了一肚气这回看到又是新四军,不等松山命令便攻打过来,他们以为这伙新四军还是如刚才一样不堪一击,随便就能打回去呢。

但现在的新四军与刚才的不同了,是兵强马壮的新四军了,是被胜利激励着的新四军了。子弹充足的百多条枪一个齐射就把松山的特种分队压住了。日军虽说都卧倒在地停住了逃跑的脚步,但好赖逃到占彪的射程之外了。

守卫卡车的日兵见状忙冲了过来接应,谭营长没想到看守卡车的日军足有一个小队的兵力,忙命单队长带着游击队和一个排迎了过去。转眼山下又枪声阵阵形成了战场。

山上的占彪原来看到松山一群人逃出射程外奔向卡车,便放弃了追击停止了射击。看到谭营长把他们拦住了大喜,忙打电话命山脚洞口的二民、拴子和潘石头三挺机枪先出击配合,然后自己也率队下山。

二民三人得令后提出轻机枪冲出洞口,正兜在松山残部屁股后面,三挺96式架起一阵乱枪扫去。毕竟是今天刚接触实战,三人的枪法只能是乱扫一气。

松山一听背后有轻机枪紧跟着扫了过来,心里一惊占彪怎么这么快是从山上跳下来的吗?这样岂不是腹背受敌。此时他平时的斯文全无,再不沉稳,狗急跳墙般指挥特种部队向新四军拼命地冲击。这一失态,平时专业的动作也变了形,引来一发不知是二民还是拴子打的子弹击在肩头,松山大叫一声跪倒。还好接应的日军小队长也是训练有素灵机一动开着两辆架着机枪的卡车硬冲了过来,浑身是血的松山急忙率队登车。

正在谭营长痛惜松山就这样跑了的时候,自己的两个连在左右两侧出现了,谭营长也是一阵大喜,令三个连从三面围追了上去,枪声更加激烈。松山一见哪敢恋战马上命令卡车突围回撤,新四军一个营用两条腿拼命追击着日军的卡车队,有一辆车已被打瘫在路边。这时靠山镇里那个徒步而来的日军中队迎了过来,多亏吉野安排了这个中队守在这里,不然被追打的滋味太难受了。

日军这个中队火力一展开新四军就收住了脚步。日军那时一个中队的战斗力不次于国军一个营的战斗力,而且经常追得国军一个团、一个旅甚至一个师屁滚尿流。对于装备很差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日军火力更是占上风的。虽然新四军被阻住了,但这时受伤的松山和吉野疼得满头冷汗,身心都是倍受占彪摧残已没有心情反击了,就令那个中队全体上车一溜烟跑回县城治伤去了。

新四军三个连和游击队顺势进驻靠山镇休息。又是袁伯出头组织百姓烧水做饭慰劳抗日部队。谭营长在袁伯家坐定后第一件事就是让副营长和各连重新分配武器,把占彪支援的弹药全营均分。这次等于“拣”来了一个日军中队的武器,18挺歪把子机枪每连分了6挺,加上原来每个连的3挺,各连都达到了每班一挺。没有枪的战士和游击队员都分到了新枪,达到了人手一枪,子弹每人40发。全营官兵兴奋不已。

谭营长不时沉思着,对桂书记和单队长说:“这个占彪真是个人物啊,他的八个师弟也个个是条汉子,可惜这次没了一个。”

桂书记想了一下说:“这可能是占班长不让我们参战的原因,他想自己报这个仇。”

单队长接道:“刚才的场合占彪让我们撤下来是正确的,占彪这场仗和鬼子玩的是重武器,我们都是轻武器,如果都窝在山顶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只能是挨打增加伤亡。这小子年岁不大是有股子劲儿。我们还得谢谢他这次给了我们这么多武器,解决了大问题啊。”

谭营长站起来向山上一指:“哼,这小子刚才这仗缴获的更多,一个重机枪中队是12挺鸡脖子啊,还有一个中队的歪把子和步枪,对了,还有四门步兵炮!还有呢,还有这些用重武器的鬼子人手一把自卫手枪,恐怕能缴获200多把手抢,真他妈的让人眼馋。没太明白,他刚才怎么打的呢!”

谭营长转过身发着狠说:“我们一定要争取把他和他的武器拉到共产党这边来。打鬼子太需要这样的铮铮铁汉了。国军要都是他这样的好汉,南京和武汉哪能打这么惨。”

桂书记说:“看他的脾气挺倔犟的,好在我们已经派进去两个党员了,慢慢做工作吧。”

这时通信员急匆匆小跑进来:“报告营长,占班长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