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

军人永不放弃 收藏 0 169
导读: 故事梗概 白雨是一个弃婴。 他被医院烧锅炉的老白头捡回拉扯着成长。在一次偶然的玩耍中,他发现在医院旁边的学校教室里,关着一位被红卫兵揪斗折磨得几乎奄奄一息的老人。老人看见白雨,求救般地要水喝,出于小孩子的善良本性,白雨跑回去灌了一大瓶水给老人送去,并隔着破玻璃将救命的水喂给老人。不久,老白头在锅炉爆炸的意外事故中丧生。无人领养的白雨流落到火车站成为小盲流。一天深夜,白雨在火车站地道桥下睡的正酣,被一个便衣警察领走,把白雨带到一座他从未见过的大房子,迎接他的正是他救过的那个被剃了

故事梗概


白雨是一个弃婴。


他被医院烧锅炉的老白头捡回拉扯着成长。在一次偶然的玩耍中,他发现在医院旁边的学校教室里,关着一位被红卫兵揪斗折磨得几乎奄奄一息的老人。老人看见白雨,求救般地要水喝,出于小孩子的善良本性,白雨跑回去灌了一大瓶水给老人送去,并隔着破玻璃将救命的水喂给老人。不久,老白头在锅炉爆炸的意外事故中丧生。无人领养的白雨流落到火车站成为小盲流。一天深夜,白雨在火车站地道桥下睡的正酣,被一个便衣警察领走,把白雨带到一座他从未见过的大房子,迎接他的正是他救过的那个被剃了阴阳头的老人……白雨从此开始了新生活。


老人有一个跟白雨同龄的儿子叫单飞,两个人亲兄弟一般共同度过童年和少年时光,后来又一同考上沈阳刑警学院,毕业后又一同分到刑警队,成为绝好的一对破案搭挡。


白雨在火车站伴成盲流子通过贴靠和潜水作业,摸到了有人贩卖假币的线索,他们将小打小闹贩卖假币的狗全全发展为线人,然后,单飞和白雨化装成买假币的大买主,通过狗全全,打进贩卖假币黑窝点。狗全全以前只跟倒腾假币的老二老三熟,当过五关斩六将地一路闯过层层“考验”,终于见到真正的老大时,狗全全方知那老大原是他儿时的好友,后来曾遭他陷害的仇人大鱼。大鱼和狗全全,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小时候,大鱼家的街对面有一家孩子们一心向往的小面馆,大鱼常常蹲在自家的门口,眯着一双小眼垂涎欲滴地看着小饭馆里出来进去晃动的身影。狗全全就是在那时从另一矿区一路踢着黑煤球和碎石子走进大鱼的视野里的,狗全全把鼻子贴在小饭馆的玻璃上,看着那一碗又一碗的刀削面里冒着的香气袭人的热雾,也是馋涎欲滴的样子。小老板不允许像小叫华子一样的小孩子在他的门前晃,挥舞着拳头就将狗全全轰跑了,大鱼看见了狗全全狼狈不堪的样子,大鱼说你饿了,我家有东西吃。两个人都发誓长大了要包下那个小饭馆日后请对方天天都可吃到刀削面。开那间小面馆成为大鱼和狗全全儿时的一个梦想。


如果在他们的命运中不曾出现徐山大,他们或许一直会友好下去……


徐山大是矿山搞运输起家的大老板,他每天西服革履油头粉面地走过这条小街,他似早就看穿了这些生活在矮棚里的孩子们的未来命运,由于矿山的子弟多,学校少,许多孩子到了14、15岁就将失学,他们将成为他生意场上廉价的工仔。狗全全最早失学也是最早认识徐山大的,徐山大经常请他去白吃白喝。他觉得应该有福同享,就把大鱼他们全拉进来了。后来大鱼在姐姐、姐夫的帮助下如愿以偿接了那个小饭馆。挣了钱后,他又帮助姐姐、姐夫搞起了运输,这触恕了徐山大。他利用狗全全也想开那家饭馆的野心,挑拨狗全全和大鱼之间的关系,使这一对昔日好友成为势不两立的仇人,进而发展到街头械斗。大鱼被公安机关从重从快收进了监狱,而狗全全却黄花鱼一般贴边溜掉了……


在监狱,大鱼发誓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狗全全和徐山大复仇。可是当他终于捱到了出狱,徐山大和狗全全都转移到省城发展去了……他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最关键的就是得有钱,有了钱就有了一切,而什么最来钱呢?他想到了早他几年出狱的一个狱友是靠制贩假币发家的,没有比制假币更来钱的了,他决定铤而走险……可是他没想到跟他交易的竟是狗全全。他杀了狗全全的心事都有,但共同的利益使他们暂弃前仇,大鱼最终还是决定交易成这笔买卖。而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被警方弄了个人赃俱获。通过审讯大鱼,捣毁了山东的制造假币的窝点,破获了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宗假币案。而表彰会上,一群与破案无关的人反而无功受禄。这极大地挫伤了单飞的积极性,他跟白雨在他们常去的“天上人间”酒巴情绪低落地喝闷酒,单飞决定放弃刑警生涯去从政,在官场上混个出人头地,正好干部处长马上退休,他通过父亲的关系公安局长冯叔如愿以偿当上了干部处长。而他万没想到他人生的凶险从此开始。先是干部处副处长南浩江莫明自杀。在末查明真相的时候,主管干部处的公安局副局长郑英杰急急地给南浩江定性为因家族精神病遗传史而自杀。单飞毕竟是搞刑侦的出身,他总觉得南浩江的自杀背后隐着什么。正当他悄悄调查南浩江的死因时,组织以窃听领导电话为由而将他隔离审查。审查的结果是即不能证明单飞窃听,也无法证明单飞没窃听。事情不了了之,而单飞被平级调动到看守所当指导员。单飞觉得屈辱,决定辞职离开公安远离省城去海南下海经商……




大鱼跑了。


在追捕大鱼的过程中,白雨为救电视台女播音员刘今迎着大鱼的猎枪扑上去,枪弹打了白雨的生殖器,白雨落下终生残废。当刘今得知这一结果,她欲挣脱旧生活,用自己的余生侍候白雨一辈子。她洗心革面地把自己从电视台调到电台,从幕前转到幕后,还为受伤的白雨特意办了“情感的星空”节目,以此想帮白雨度过寂寞难耐的疗伤日子。可是旧生活里的一切像影子一样甩不脱……


早年,刘今在情窦初开的少女时代暗恋继父旭光,她常去继父的画室看继父画画,后来还经常给继父当人体模特,终于有一天,她跟继父逾越了人伦道德那条界线……在一个雨天,他们的事终被母亲撞上,母亲无法面对女儿和旭光在床上的那一幕,她转身冲进雨雾中,不幸和一辆迎面而来的汽车相撞……


刘今无法面对因自己而造成母亲死亡这样惨烈的事实,当时任派出所所长的郑英杰在调查询问时,她便把自己和继父的事和盘托出,这成为日后郑英杰要挟她的一个把柄……而在她和郑英杰每次见面前后,都会有一个陌生人打来恐吓电话,似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这使得她的生活一团糟乱。



大鱼躲过警方的封锁,逃到了东北他的一个狱友马老三家,在马老三家他和马老三花钱买来的媳妇唐璇儿发生了爱情,后来被马老三查觉,他无法在那儿安身住下去,被迫带上唐璇儿和她的儿子栓儿偷偷潜回姐姐家。在姐姐家大鱼通过姐姐了解了南浩江自杀的内幕。原来大鱼借给姐姐的大10万元假币,姐姐借给了南浩江的妻子,南浩江又拿这笔钱送给了一个重要的人,而大鱼的假币案一发,自然是拨出的萝卜带出泥。南浩江怎么能够想到他送人家的那钱会是假币呢,他真是无颜面对呵。不自杀才算怪呢。大鱼的姐姐是南浩江媳妇的亲妹妹,小时过继给了大鱼家。大鱼姐说警方来过好多次了,久住下去肯定不行。大鱼说他就是落一下脚,他已打算好了,要最后干一宗大的,弄一笔钱带着唐璇儿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然后隐姓埋名……



白雨康复出院就遇上了转运站发生杀人案。在调查杀人案的过程中,白雨和搭档沈力了解到,案发时,电视台曾有摄像记者跟踪采访。白雨他们来到电视台调查案发当天,是谁到现场拍片去的。可新闻部主任史大卫一口咬定没派任何人去,这更加重了白雨对这件事的疑虑。他们对史大卫进行了秘密监听,却意外地发现有人打电话敲诈史大卫,有人也很关心那盘录相带。敲诈人似对史大卫的个人隐私了如指掌,他要求用那盘杀人录相带作为交换条件。而接头那天,敲诈者极其聪明而又智慧地甩脱了所有跟踪的人,这令白雨不得不对敲诈者另眼相看。与此同时,接替单飞当了干部处长的张生在一次嫖宿嫖娼中被人暗中检举揭发,后被开除清理出公安队伍。



马老三从东北一路追赶杀过来,大鱼的姐姐和孩子被马老三炸死在家中,大鱼先于这场爆炸逃往省城……


白雨带人赴东北牡丹江带捉拿马老三……


当马老三归案的时候,大鱼又持枪抢劫了徐山大的转运站,他自知这一次难逃法网,便冒死赶回他们租住的房子把抢来的钱全部交给在那儿等待他的唐璇儿,然后便像泥鳅一般不见了。正值严打,大鱼成为通缉令上的一号人物。而大鱼到底逃往哪里了呢?白雨在马老三临刑前,追问马老三在狱中时,大鱼还跟谁关系密切。马老三跟警方有抵触情绪,宁死不肯告诉白雨,但在执刑的最后一刻,求生的本难使得马老三不管不顾地大喊有重要情况报告。按刑场规定,执刑时,倘若犯人有重要情况报告,须暂缓执行死刑。马老三被拖回到刑车里,眼见了那些人赴死的过程,同时也是面见了自已死亡的过程。就在他报告大鱼还有一个最要好的狱友李金财时,警方也已了解到李金财恰在这一天出狱。


李金财早年和姨表妹结婚,婚后生有两个儿子,第一个儿子是个傻孩子,长到8岁还和2岁的孩子智力差不多,且经常丢失。所以在第二个儿子出生时,他怕这孩子仍是傻子,便背着妻子把小儿子给扔了,并对妻子谎说是死了。在傻孩再次丢失时,李金财在已经找到的同时,心生了让傻孩子永远消失的险恶用心,他把傻孩子悄悄带往方庄桥,趁没人,趁孩子不备,将傻儿子推到了河里。当年在刑警队当刑警的郑英杰通过细致的调查走访和心理战术,将李金财送上法庭,送进监狱。留下傻子娘终日活在失却儿子的痛楚回忆中……


李金财一出狱,满心寻思着如何去寻被他一出生就丢弃的儿子。而哪知当天夜里大鱼却潜进了他的家。他在矛盾和痛苦中苦苦地进行着思想斗争:如果他不报案,警方最后会以包庇罪再度把他投进监狱;而他若去报案,大鱼不会放过他,大鱼在让他出去买吃的东西时,有言在先:他如果向警方报案,他的妻子便成为他手中的人质。李金财在公安局门口徘徊再三,最后还是选择了报案,把妻子的生死难题交给了警方。


白雨要求自己做大鱼的人质想将傻子娘救离危险。通过智慧加感化,最终说服大鱼服法,即避免了一场枪战,也使得傻子娘安全脱险。这一惊一吓倒使傻子娘重新回到现实记忆和生活中。


唐璇儿为了救赎大鱼,将大鱼抢来的钱一分不少地交给警方。警方意外地发现其中的十万元是假币。而且正是大鱼借给姐姐,姐姐又借给南浩江妻子的那十万假币。这使得本就扑朔迷离的案子更加悬念迭生。


狗全全去海南说是投奔单飞,而单飞心知他是无处可逃而到他这儿避难来了。原来狗全全参与了转运站那起杀人案。单飞说他将回省城处理一些事情,并劝狗全全在适当时候回省城去投案自首。狗全全不知单飞怎么知道一切……


单飞回到省城,跟白雨久别重逢,没想刚进天上人间酒巴,张生就跟苍蝇一样尾随而去,并真真假假道出当年窃听一事的许多内幕。白雨根本不信张生的一派胡言,把他赶了出去……白雨跟单飞的这场重逢全被大鱼的抢劫给搅和了。再次和单飞见面已是捉大鱼之后,两人再次来到天上人间,两个人就人生结局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对白,而说者有意听者却无心……


这城市的暗处似有一双眼睛,他在你不知不觉中盯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郑英杰胁迫刘今在山间别墅里发生的一切被暗处的眼睛所摄去……


南浩江的女儿南可在那个暴雨的夜晚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她急急赶回家却看到了她无法面对的一幕……


她在极度绝望的时候想到了兄长一般的白雨,她是无目的地去找白雨的。而那时白雨正沉浸在那10万假币到底怎么到的徐山大的保险柜里的悬疑中。他根本没注意南可情绪的反常,他去水房洗脸的功夫,没想南可无意中看见了他挂在墙上的那把手枪,南可只想着她找到了摆脱尘世纷扰的最好方式,她全然没想她这样做会给白雨带来什么。她几乎就是在白雨和沈力同时进屋的那个瞬间开枪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白雨为此遭到隔离审查。


刘今为救白雨找到郑英杰为白雨求情。其实,那时组织上已澄清了事实,结论是南可确系自杀。而郑英杰却作了顺水人情,并以刘今必须要保证生下他们的孩子为条件……


白雨重新恢复了工作。郑英杰交办了一件很私密的案子,省医院的女院长被一神秘人物敲诈,让白雨秘密跟踪,但不允许监听和录音,这令白雨很费解。


通过跟踪,白雨发现此敲诈者似跟敲诈史大卫那宗案子,无论是敲诈方式、敲诈手段、还是丢梢的机智以及交接时的独特,都有许多共同的东西可以捕捉。这令他有了某种警觉和联想……


警方按照通常的方法还是没能抓住敲诈者反而激恕了对方,这城市就像被暗处的一只手操纵着:白雨接到了转运站杀人案那盘录相带;刘今接到了她被郑英杰胁迫到山间别墅里的那盘录相带;公安局长接到了徐山大和郑英杰多次秘密通话的录音带……


就在警方欲对郑英杰采取措施的时候,郑英杰家被人纵火,郑妻在大火中丧生。而郑英杰失踪了。经查纵火者竟是刘今的继父……当警方赶到刘今继父家中时,刘今的继父躺在布满刘今裸体画的藏室里已自杀身亡。而刘今不知去向……白雨在错综复杂的案件的缝隙里似嗅到某种接近案底的味道。


徐山大提了百万元巨款准备出逃避一避时,又接到了那个神秘人打来的电话,警方从监听中方知案中有案,而敲诈者要求徐山大把一百万送到这个城市最热闹的地方……最热闹的地方就是车站广场。全市警察包围了车站广场,而敲诈者还是在警察的眼皮子低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了一百万。就在敲诈者即将转身离去的瞬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


单飞回首看见了举枪对住他的白雨。白雨眼中噙满了泪水,他说我真想放你走,我真不愿我们在这样的境地里相见。可是如果我放走了你,你从此就会亡命天涯,我今生或许就永远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宁愿你跟我归案,你就是住一辈子监狱,我就到监狱看你一辈子……


单飞眼中也满是泪水,他说,我当过警察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不会放我走的。正因为我当过警察,所以我也不会选择进监狱……


单飞也掏出了手枪,白雨说就像我不忍心朝你开枪一样,你对我也下不了手。白雨一步一步迎着单飞的枪膛走过去,枪响了,单飞倒在了白雨的怀里。他在最后的迷离中用尽气力安慰白雨说:我终于可以告诉你死是什么了!死,就是天黑了……




警方在山间别墅发现了两具尸体。郑英杰身中21刀,尸陈床上。


刘今系割腕自杀。她是坐在藤椅里任血一滴一滴地流尽的。


“狗全全”从海南回省城投案自守了。经审讯,警方才知“狗全全”的投案自守是单飞安排的。


单飞信守诺言,他是在死前就已将“天上人间”酒巴买到了白雨名下。白雨在那间属于他一个人的“天上人间”默守了一夜。第二天,他将那个留有太多青春回忆和伤逝别离情结的酒巴变卖了。把变卖所得的钱全部捐给了省城新建的一家精神病疗治中心。南可的母亲被允可以终身在那个疗治中心疗治。


白雨常常去看傻子娘。他总觉得傻子娘像他生命里的一个亲人。


傻子娘也把白雨视作最亲的亲人。她把白雨看她的日子当成她空寂岁月中心中最盛大的节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