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二十八章 荆州留守 第二节

gazelle 收藏 3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翌日,左将军府。 刘备仍是在书房召见姚远,不过这次却是单独召见。 礼毕,刘备道:“前者季玉遣使邀我入蜀以拒张鲁,我意既为同宗,且又互为唇齿,有难焉能不赴?今已答应季玉走上一遭。德兴意下如何?”刘璋字季玉。 姚远笑道:“恐怕主公之意不止于赴汉中之难吧?” 见刘备笑而不答,姚远继续说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翌日,左将军府。

刘备仍是在书房召见姚远,不过这次却是单独召见。

礼毕,刘备道:“前者季玉遣使邀我入蜀以拒张鲁,我意既为同宗,且又互为唇齿,有难焉能不赴?今已答应季玉走上一遭。德兴意下如何?”刘璋字季玉。

姚远笑道:“恐怕主公之意不止于赴汉中之难吧?”

见刘备笑而不答,姚远继续说道:“益州乃天府之国,得之为资,进可并吞天下,退可保境安民。今振威将军遣使致我,乃天意也,天予弗取,必受其咎,主公不可不察;然取蜀之计,愚以为可缓不可急,主公亦不可不慎。”

刘备听得入了神,示意姚远坐下,继续说下去。

姚远谢座,敛容正衣而言道:“益州户口百万,人物鼎盛,过于荆州。去岁曹操南征刘琮,只任武力,不知存恤,致使生灵涂炭,荆州之民,几失其半,人物惮尽、城廓毁坏,期年不可复,且又民怨载道,是以曹操不能久据荆州。此为前鉴也。今主公入蜀,是为得国,非为灭国,当以民心为重,倘得民心,非但益州得全,亦能使天下之人知我为仁义之师,以收天下民心,其利大矣。”

刘备点头称是。又问道:“然德兴以为,孤若入蜀,荆州由谁留守为宜?”

姚远想也不想就答道:“诸葛军师。”

刘备笑道:“何以见得?”

姚远道:“主公若入蜀,粮草军资,一以赖之。”

刘备大笑。

姚远趁刘备高兴,忙道:“主公召远等来府,想是要带铁山军入蜀吧?”

刘备道:“正是此意。”

姚远躬身道:“宜都新定,两面临敌,且新城申耽之破虏军堪称精锐,远请主公留下些许兵马御敌。”

刘备笑道:“德兴不说孤岂不知?孤此次只带铁山军一半人马入蜀,其余人马留与你御敌可否?”

姚远离席再拜曰:“谢主公体恤下情!”

虽然留下一半铁山军实属意外之得,但另外一个问题又出来了,刘备此次召他们三人回来,摆明了是想让陈震和魏延随同入蜀,那么,剩下的铁山军又由谁来率领呢?

他想了想,决定打破砂锅纹(问)到底:“主公能否将孝起、文长二人留下一人?毕竟,他二人久领铁山军,熟悉军务。”

刘备呵呵笑道:“德兴,你这是要得寸进尺了。此次入蜀,武将除汉升外,孤要依仗文长等人,文官除士元外,只有孝起诸君。孤亦知你甚缺将才,然文郁随你多年,尚不能独挡一面么?况且,孤闻听你又收一员猛将,名叫奚里,可有此事?”

姚远一惊,心想刘备怎么连这点小事也知道?看来他对自己的下属也是提防很严啊,这时候说出奚里来,用意也许是敲打敲打自己,让自己不要以为天高皇帝远,可以任意而为。

想到这里,忙笑道:“主公明察秋毫,远实不敢隐瞒。奚里乃一猎户耳,如何能担大任?收下他也是看他武艺尚有可观,以为主公效力军前。至于文郁,倒是成熟老练了许多,主公若带走陈、魏二君,也只有他可担此任了。”

刘备点点头,示意姚远可以出去了。

姚远躬身退出门外,背着引导官抹了一把汗,虽是初冬时节,天气寒冷,他在刘备面前还是出了一身的汗,不禁想,古人云:“伴君如伴虎”,今天确实体会到这种心情了,刘备虽为一代明君,其威严却也如此骇人。


建安十六年冬十月,刘备率士卒两万余人入蜀,以庞统为军师、陈震为参军,黄忠、魏延为部将,随军。留诸葛亮统荆州政事,关羽镇宜城、张飞守南郡,驻江陵,姚远率铁山军五千余众屯秭归,以薜丰为宜都郡都尉。政事一统于亮,军事由诸葛、关、张、姚三人协商而行。这实际上是将政事和军事一分为二,政事由诸葛亮全权负责自无疑问,军事成立了类似委员会的四人小组,也是充分照顾到了关羽的情绪。这样一来,实际上关、张、姚三人成了各自独立的局面,谁也不统辖对方,无形之中,抬高了姚远的地位。姚远知道,极有可能是自己关于入蜀后“可缓不可急”那段话打动了刘备。


政事已毕,结果基本上还算满意,但家事却又让姚远犯开了难。

承蒙刘备开恩,让姚远在公安住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但姚远发现,不知容儿用了什么办法,或是小妹用了什么办法,或者两人都用了什么办法,反正现在她们好得像一个人一样,已经以姐妹相称。容儿获得自由身后,盖家还陪送了一部分家产和丫环奴仆等等,俨然出嫁闺女一般。但姚远却不知该怎么办,倒不是小妹不允许他纳妾,而是他从心里不能接受古人这种“三妻四妾”的风俗。

他看到盖顺家住的那个院子还没有把院墙拆掉,就让容儿带着丫环们住了进去,仍然像两家人一样,各自立户,平常自己绝不迈进容儿的院子。

小妹见了,笑他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要是心里没鬼,怕什么?见了人家容儿正眼也不瞧一瞧,其实心里面像猫抓一样吧?假正经。”

弄得姚远哭笑不得,反驳她道:“你要真这样,我可就下手了,你可别后悔。”

小妹笑道:“行啊,不过要在明处,偷偷摸摸的本小姐可不愿意。”

姚远大笑:“不羞,都嫁人了,还整天本小姐、本小姐的,应该叫本老婆才对。”

小妹追着打他:“什么老婆不老婆的,多难听?像老婆子一样。”

原来汉时妻子不称老婆,对外称拙内、贱内、拙荆什么的,对内则尊称夫人。老婆一词,只是在两人独处时姚远对小妹的戏称。

小妹追累了,停下来喘息道:“你这狠心的,敢情人家暗地里喜欢的那个负心人就是你,几年前就认识了,是吗?有过什么勾当吗?从实招来。”

姚远道:“别瞎说,我不会做这种事。”

小妹在榻上坐定,稳稳心神,正色道:“夫君,听为妻一句话,你就收了容儿吧,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姚远自结婚以来还从没见小妹这么严肃过,闻言不由一怔,心想,去年的时候见到容儿还防范甚严,今年怎么就变了?像小妹这样开朗的女子,竟也受古训浸淫如此之深?他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一般:“不行,哪能对得起你?再说了,我从来就不赞成纳妾。”

小妹叹了口气,抚摸着自己的腰身道:“自去年完婚以来,妾身就一直想要个孩子,以为姚家传宗接代,至今仍未有丝毫结果,我是怕……”

姚远忙道:“不许胡说,你我完婚刚及一载,我又多在宜都,哪能这么快?孩子先不急着要,你还小呢,早要孩子对身体不好。”

姚远知道,小妹虽刚十六岁,但在古代已经不算小,有很多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已经有孩子了,但他又不能把自己了解的关于优生优育的那点知识告诉她,就是告诉了,她也不会相信,只能先糊弄着。而且,姚远心里面觉得,小妹身体没问题,不就是晚几年要孩子吗,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小妹虽顽,也深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道理,在古代,正妻不能生养,若再不许夫君纳妾以延续后代,那是最大的不贤,是符合“三出”规定的,要被休掉。

一时间,夫妻两人忽然默默无言起来,各想各的心思。这种情况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正在这时,忽听窗外有人道:“姐姐在家么?”

姚远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容儿,赶紧站了起来,想躲出去。原来小妹和容儿两人因脾气投合,早就结拜了姐妹,容儿虽年长一岁,却非坚持叫小妹姐姐,小妹心里知道是什么缘故,也没有推辞。

小妹见姚远要走,忙叫住了他,转身冲门外道:“容儿妹妹啊,我在呢,快进来吧。”

两人一打面,姚远立刻又不由自主地红了脸,一年不见,容儿出落得越发娇艳,言谈举止也越发出挑。她盯着姚远看了一会儿,才道了个万福道:“见过姐夫大人。”

听了这不伦不类的称呼,小妹禁不住笑出了声来:“什么姐夫不姐夫的,直接叫夫君不就行了。”小妹说话一向直来直去,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了出来。这一下把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姚远的汗都要流了下来。

容儿倒挺大方,红着脸说:“容儿出身卑贱,哪有姐姐这般福气。”话是对小妹说的,眼睛却是看着姚远。她一直认为,姚远之所以不接纳自己,只是因为自己出身歌伎,有辱令名。

姚远虽然处理军政之事杀伐果断,但在儿女之情上却是无计可施,站在那儿,想出去却被容儿挡住了门,想坐下却又怕小妹的嘻笑,急得汗流满面。

忽听一个丫环在门外道:“老爷,盖先生正候在堂中,说有要事禀报。”

这一下可算解了姚远的围,忙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