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大国梦

明治维新后,日本迈向亚洲大国的历程,至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后,其亚洲大国的地位完全确立,并开启了向外扩张、迈向世界大国的征程。


二战结束以后,日本依附于美国,大国梦彻底破灭,直至80年代中期日本经济的扩张而恢复,典型标志就是日本说“不”。然而,1987年的“广场协议”美国强迫日元大幅升值,断了日本的梦。其后,日本经济经历了“失去的十年”,至东南亚金融危机达到顶峰。在经济模式魅力不再的情形下,从经济大国走向军事大国、政治大国,成为梦寐以求的国家诉求。必须指出的是,这有其正当的一面,其表现形式是日本的正常化。


是名副其实的海洋大国


近年来,日本迎来了发展成为世界大国的大好机遇:一是美国战略受挫于伊拉克,二是朝鲜核问题的刺激。两者的结合,就是美国的战略需要。美国欢迎日本的兴起,尤其希望将亚洲安全责任减负给日本,并扶持日本对冲中国崛起,推动了日本“入常”和探讨行使集体自卫权。朝核问题还刺激了日本的“拥核论”思潮。


为了确保日本专属经济水域(EEZ)的权益,4月20日,日本参议院全体会议上,184名议员中以180名赞同、四人反对的结果,高票通过了《海洋基本法》。《海洋基本法》列举了海洋资源开发、推进专属经济水域开发、确保海洋安全和推进海洋调查共12项基本政策,并把“综合海洋政策本部”置于内阁,由首相担任部长。政府首脑担任统辖海洋政策组织,在全球是相当罕见的。对此,日本前防卫长官石破茂说,“这是日本从岛国向海洋国家蜕变的过程”。


《朝日新闻》评论说:“在中日就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出现对立、围绕海洋的‘国家权益’纠纷不断的形势下,该法的成立意味着日本要建立基于战略角度应对‘有事’的体制。”因为联合国海洋法规定,在人工岛及勘探设施等专属经济水域内的构筑物半径500米之内,被定为“安全水域”。对作为岛国的日本来说,专属经济水域不仅具有天然气等资源开发的价值,而且还具有渔业和海上物流等领海安全方面的重要意义。


这说明,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日本的大国之痒通过海洋基本法得以完全昭示。对中国人来说,“小日本”已是过时的概念——日本只有37万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相比中国不可谓不小;但是,海洋时代,日本是大国。如果以海洋主权计算,日本认为自己的国土面积是450万平方公里,位居世界第六,是地地道道的大国。


在4月27日太平洋论坛“中美日三边关系研讨会”上,日本海洋政策研究财团的小谷哲男对笔者讲,据某项基金会研究报告,日本的海洋面积更是排名世界第四。如果确立中国也是海洋大国,则中日关系面临着两强遭遇的史无前例局面。


日本通过海洋立法、制订新的海洋战略迈向世界大国的历程,客观上得到或借助了日美同盟深化、拓展以及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建立的认可。


美中支撑日本大国梦?


只要日美同盟存在,日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国,因为日本的外交、防务政策需与美国协调,受制于美国的战略需要。对日本而言,最现实的选择,是重新修订日美同盟,在日美同盟框架内逐步迈向世界大国的门槛。


事实上,日本的大国之路,华盛顿是条捷径。2000年10月美国公布的《阿米蒂奇报告》,即为强化美日安全关系,使日本成为“远东的英国”。报告的核心思想成为布什政府对日政策以及对亚洲政策的蓝图。为此,美国极力推动日本的正常化进程,敦促日本配合美国的海外军事行为,加速修宪、建立防卫省以便向外派兵,因此受到日本的欢迎。


为此,美国默许甚至鼓励日本“摆脱战后体制”。其实,美国自己也在摆脱战后体制,以至于有“民主同盟”取代联合国的构想。4月27日举行的日美首脑会谈中,布什总统对安倍首相说“日美同盟是全球性的同盟,它根植于自由与民主的共同价值观”。其结果,美国认可了日本要摆脱战后体制的束缚,向一个“普通的民主国家”的方向前进。


而日本的大国之路,经历近年“政冷经热”的徘徊,最终得到了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鼓励。因为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定位中日关系为超越双边和历史,具有现实的地区性、全球性意义。这等于中国变相承认了日本的大国影响和地位。与此同时,中国刚刚超越美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战略挑战,是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然而,中美日良性互动关系的建立,面临着三国身份的纠葛。


理想的局面是,中国承认日本的大国地位,日本支持中国的和平崛起,两国与美国同时建立经济、安全战略互惠关系;中日两强探索到一条互利共赢的合作道路,推动亚洲的振兴。中国对日战略,可以借鉴美国对华接触政策,接触日本、引导日本成为国际体系的利益攸关方。


在社会老龄化和人口不断衰减、经济活力渐失的情形下,日本向海洋和技术、资源要权力,借助美国的霸权减负战略机遇期,探索新的大国之路,能否成功,我们以平和之心态拭目以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