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二章 燕台一望客心惊 第三十二章 燕台一望客心惊4

renliangkelly 收藏 20 1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年前的某一天,任江信步走过部队的营地。空地上各班排正在接受指导员关于共产主义和无产阶级基础教育。任江驻足看了半晌,实在没太多兴趣,便漫步离开。他似乎成了部队里最闲的人。他自己自己这样想,却疏忽了还有一个人同样空闲——广濑亚纪。按道理来说,她这个时候应该教女兵学习常规药物的使用。但因为部队处于改编的特殊时期,又临近中国传统的新年,女兵大部分都去忙活其他事,无暇跟她学习。亚纪本来就是被任江掳来的,根本就不想答应教敌人医学常识。无奈之下才从了任江的安排,如此一来,她更省得清闲。江涛曾为此拉着徐非文来找任江,想要让投奔边区的医生抽时间来教女兵,而不是一个日本女人。可因为前线战况趋紧,本身医务人员就不够,所以这个计划也耽搁下来。

边区本身确实有留学日本的人员,也有几名日本共产党员。可人家忙得狠,根本没工夫来教导亚纪转变思想,更没人有闲工夫陪她聊天解闷。亚纪人生地不熟,尽管现在没人看管她,也没把她锁起来。相对自由活动的她,总觉得周围陌生的事物虽然有吸引力,可还是生活在异国牢笼之中。

这天,她倚在一棵老槐树下默默地眺望着一片远山。她在思考东方山峦背后,那片遥不及的家园。正巧这棵老槐树躯干够大,任江静静地走来,不知不觉地也靠在树上。想到以前自己茫然无所知而荒废的那段时光,想到自己已过二十五却毫无建树。在二十一世纪的往事和在这里仅仅一年中发生的诸多事件纷扰心头。

“哎!——”这一声叹息,包藏了万般惆怅。

亚纪听到居然身后传来一声男子的叹息,不由自主地转身看去。又是那个讨厌鬼,居然不知甚么时候躲在自己身后鬼鬼祟祟。虽然上次对他的印象有些改观,但想到是这个家伙将自己绑架到此,恨自然多过了好感。

“男子汉大丈夫,有甚么事情值得唉声叹气地。”亚纪回过头去,低声回一句。

任江也这才发现居然自己和一个女子同倚于一棵树下。而这名女子恰恰就是广濑亚纪,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亚纪闷了两个月。两个月中,除了吃饭和睡觉外。就是对着眼前的实物发呆。没人陪她谈天,没人逗她说笑。这便如同一个人被困于一处大洋之中的荒岛,周围的生物都不能同自己对话,久而久之,心中的寂寞感油然而生,语言能力也慢慢下降。此时此刻的亚纪渴望有人和她对话的悸动甚至超过了对任江的憎恨。

“你是不会懂的。因为你是一个女人。一个日本女人。”任江低沉地说。

“为甚么,女人就不会懂。为甚么日本女人更不会懂。”亚纪追问道。其实她更想让任江多说些话。

任江收起游移不定的眼神,将它缓缓转到了这个日本女人的脸上。“因为我不愿意说。而且日本女人缺少中国女人特有的……”他沉默了会儿,才补充说道:“细腻。”

“胡说!你们中国男人才差劲呢。谁说日本女人缺少中国女性的细腻。你不肯说出来,难道别人会知道你想的吗?”亚纪装作嗔状。

任江仿佛自嘲地摇晃着脑袋,抬头仰望浩瀚天海道:“我不该属于这里。”

亚纪不解地注视着他,希望听到进一步的解释。

“我或许不该来到这里。”

“那你应该出现在哪里?”亚纪眨巴着眼睛,这次她确实是想知道才这么问的。

亚纪莫名其妙的一句问话,豁然解开了任江一年来的心结。自己为甚么会到这个时代,会到战场上来。或许天意冥冥之中,抉择了自己走向这条必然的道路。不是自己选择了这里,而是这里选择了自己。人生最难弄清楚的就是事物发展的必然性,不由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确实。天意安排我应该到这里,我最该来的地方。那么也许,也许你到这里也是天意造化。”说完,任江便凝视不动。

亚纪从一开始撩拨任江说话,到渐渐进入话题。她开始玩味任江的每句话。不仔细时,或许以为这个玩世不恭的家伙只是无味的调侃。但细细回味,方体会蕴藏着哲理。

“也许,只是也许。你说的对。但是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不是我希望的。”亚纪若有所思。

“哼,如果每个人都能心想事成,美梦成真。那么就不会有那么人整天去膜拜神佛了。”任江冷笑道。单纯的姑娘怀有梦想不是坏事,只是她处在这个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年代,才让人觉得可笑。

亚纪突然不明白任江这话的意思,问道:“为甚么不去膜拜神佛了?”

“哈,再简单不过。如果每个人都心想事成,那就没有祈祷神佛帮自己完成心愿的必要了。”任江笑道。

亚纪狠狠摇了两下脑袋,道:“不对,完全不对。每个人如愿以尝是因为祈祷神佛的结果。”

“没有人知道神佛到底存不存在,如果每个人心想事成都被认作是神佛的庇佑。那么我反问一句,南京城里30万的中国人,难道都是神佛的弃儿吗?难道死去的人里连一个人都没应该受到神佛眷顾?人总喜欢把自己控制不了事情用神怪来解释。可惜关键时刻只有自己能帮自己度过难关。”

“你是无神论者,所以将信仰看的如此悲观。我不清楚战争的对错。我们换个话题好吗?”亚纪恐怕任江因为战争观念的不同而不继续说下去,连忙说道。

任江沉默了片刻,才轻声说道:“你从来没说过你的故事。我很有兴趣听听。”

亚纪梨花般娇嫩的脸蛋突然泛起了红晕。她又想到了奶奶的故事。她突然发现自己最近总是身不由己地记起奶奶的故事。而每次想起都是因为见到眼前这个中国男人引起的。也许是他和奶奶故事的男主角差距过于悬殊造成的吧。“我生在鹿儿岛,和爷爷还有奶奶住在一起。那是天和海一样蓝得让人心醉的地方。后来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我们一家搬到了熊本。我父亲继承了父业,做了一名外科医生,在熊本的医院工作。妈妈是护士长。我……”

没等亚纪说完,任江就接道:“然后你也顺理成章,女承父业成为了医生。”

“是的,我在东京大学医学院毕业后,依旧回到了熊本工作。可是却应征来到了中国。”任江突然想问她为甚么选择加入军队。亚纪却先一步回答了他的问题。“父母工作忙,所以我从小都是奶奶带大的。从我懂事起,奶奶就给我日复一日地重复她年轻时的那段传奇经历……”亚纪不清楚自己为甚么,居然可以在这个中国男人面前把自己心里埋藏最深的秘密都抖了出来。她完完整整的将奶奶的故事转述给了任江听。待到说完后,心里七上八下,惴惴不安。各类心事纷至沓来。

任江等了半天,才投来惊鸿一瞥,然后捧腹大笑。最后笑到脸抽筋,样子古怪之极。

亚纪满脸关切,问道:“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

任江见她俏丽的面容上居然一副殷切的表情,他破涕为笑道:“我是笑的肚子疼而已。不是生病。”

亚纪嗔怒道:“我早该知道,世间男子都是这般不解风情。是我对奶奶的故事抱有太多幻想了。”

任江为了转移她的心情,突然问道:“你见过不少死人吧。你害怕战争吗?”

亚纪一怔,转身沉思许久。“上解剖课时,对着死人,和那些内脏。尽管恶心,但心情却异常平静。可是到了战场上,依然见到死人,依然见到内脏。可是却让我心情压抑,恐惧,甚至有死的绝望。我们难道不能谈些轻松的东西吗?”她突然转问。

“可以,当然可以。你觉得中国这黄土高原的风光如何?”

“你是说这沟壑纵横的高原?很美,真的很美。以前只见过大海有这么宽广。到了中国后,见到许多别有千秋的景致。可是我寻找的并不是风景。这里的风景让人心旷神怡,有让人高歌的冲动。可是干燥,风沙太大。如果让我选择,我不会将这里当作好的居住地。”亚纪淡淡地说。

“是啊,华夏文明的诞生地就是这里。现在是没有以前那么好,可到底也是我们的故乡,我们的土地。要是有人妄图抢占这里,我们会狠狠地将他们驱逐出去。如果他们妄图毁灭我们的民族,我们也会让他们付出同样的代价。”任江说着说着,又扯到了中日关系上去。

“你有空能教我中文吗?”亚纪灿烂地一笑,堪比海棠吐蕊。

任江见到任江见到不可方物的女神倾城之笑,不由咽了一下口水。忙鞠躬回答:“不胜荣幸,荣幸直至。”

亚纪的唇单薄而又性感,下唇中间稍稍隆起,粉红,恬淡。任人看到,无不倾倒于其感召力之下。

趁着无聊,任江也想从亚纪那里学习一些日语。大部分口语还没掌握呢。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