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挑战俄安全底线

一段时间以来,针对美国执意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这个问题,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现出非常激烈的情绪,普京曾经斥责美国的举动是“独裁的和帝国主义”的做法,并且说,这将引发一场新的军备竞赛。我们关注到,国际社会也有评论认为,导弹防御系统是一个新冷战的信号。虽然普京火气起源于反导这个具体的问题,但是他显然不是就事论事,而是把火力对准他说的国际秩序“单极化”和国际政治的“单边主义”倾向,那么这个争端是否会导致一场新的冷战?

普京在今年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上,对美国指责发言,宣称是“对美鸣枪示警”,很多美国媒体从慕尼黑会议后推测,俄罗斯是不是正在发动新的冷战?我们说,新的冷战不可能发动,也不可能进行,是因为冷战的条件全部都过去了。冷战期间当时那种美苏的对峙是全面的,双方分属不同的政治派系,双方各自有军事集团,同时有自己的经济集团,这样一场全面对抗,才有可能形成一场冷战。现在的形势很明显,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集团依旧,俄罗斯没有,俄罗斯既便是独联体共同防卫,也是非常松散的,连联盟都称不上,非常松散的权宜之计结合。

首先,俄罗斯它没有这样一个军事集团,第二俄罗斯也没有形成过去苏联那种政治集团,第三从俄罗斯今天经济来说,它加入了西方世界的经济体系,就比如说普京总统现在参加G8会议(所谓G8,指八国集团),原来是G7,西方七个工业首脑国家的聚会,现在加进普京,实际上西方各国对俄罗斯的社会制度,包括对它经济体制还是有一种普遍认可的,否则俄罗斯也不可能成为G8成员,俄罗斯采取也不是对抗的政策,整个也是一个融入的政策。但今天问题症结在哪里?俄罗斯没有采取任何进攻性的行动,俄罗斯力图想和以前苏联被称为“社会帝国主义”那种咄咄逼人进攻态势一刀两断,现在问题是什么?逼俄罗斯太甚,压迫俄罗斯太甚,普京做的到现在为止,都是在一种西方高压之下有限的反弹,比如说北约东扩步步紧逼。当初柏林墙倒塌的时候,苏联作为同意两德统一的基础条件,包括德国方面、北约方面,都信誓旦旦承诺,绝不进行北约东扩,就北约的边境终止于德国。今天,北约的边境推进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波罗的海三国,推进到波兰,完全抵近俄罗斯的边境。再加上俄罗斯已经反复申明,自己的战略武器不对任何方向产生威胁,而且普京坚守《反弹道导弹武器条约》,美国率先退出这个条约,普京还没有过多说什么话,长期以来,俄罗斯导弹技术方面的投入资金都很有限,技术更新速度很慢。突然之间,美国把反导弹系统建立在阿拉斯加,防御俄罗斯从东面进行的攻击,现在要把这种反导系统建立在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就在东欧建立所谓反弹道导弹的安全屏障,这对俄罗斯(战略空间)挤压是太厉害了。我觉得,普京是在此重压之下一些有限的反击活动,离过去大规模美苏全面对立的冷战相距甚远。意思是说,普京他现在所有的举动,也是被迫进行的

采取的是进攻态势。他实际上是被迫进攻,就是我们说的防守反击。

俄罗斯提出让美国在阿塞拜疆建反导系统的雷达,也是给美国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这也同时显示了俄罗斯与普京外交的灵活性,这与普京本人的个性有关系么?

金一南:这个问题是我们大量评论国际时事、国际政治中被忽略的一个问题。就是人的主观能动性的问题。当然这里的“人”主要指的是国家领导人,就是国际政治中有一个经典的结论,所谓国家意志,就是代表国家行使权力的那些领导人的意志。这句话是不是100%的正确,有很大商榷余地。但是,它毕竟从一个层面揭示了国家意志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份额,就是国家领导人的意志。这个角度上,如果我们分析一下普京,这个人很有意思。做这样一个设想,历史推演50年,半个世纪以后的俄罗斯比今天不知强大多少倍。但是,半个世纪之后他们再回想起来,普京这个人物毫无疑问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就像他前面几位,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普京当然是以不同的角色载入史册。比如说戈尔巴乔夫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包括叶利钦这种悲剧性的人物,整个苏联在他们手上解体。那么,叶利钦接过来的俄罗斯并没有带来一个富强的俄罗斯。普京就完全不一样,普京在未来得俄罗斯历史上,他将成为一个全新的形象,他是俄罗斯由衰亡转到复兴起点的标志性人物,可以说他是一个主要推动者。

普京上台的时候,他面对的是一个烂摊子,普京当时自己说,俄罗斯正处在几百年来最困难的一个历史时期,大概就是近二百到三百年来真正面临着沦为世界二流国家或者三流国家的危险,这是当时普京自己的话说。

一个人的主观能动性能达到什么样的地步。请看看俄罗斯的普京,现在俄罗斯有这样一个说法,叫做“普京之迷”。俄罗斯很多媒体把普京吹着神乎其神,天花乱坠,当然有阿谀奉承之嫌,但是,如果公平审视,普京确实是一个值得重视的人物,国际政治有这么一句话,你如果要真正了解一个人,有一个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权杖塞到他的手里” 。赋予他权力,后边还有一句话,“人的本质在行使权力中尽显。”举个例子,你看有些人平常兢兢业业、小心谨慎,为人很不错,一旦到达领导岗位,贪污、腐化,无所不用其极,当然我们说一方面不注意学习,不注重思想改造,另一方面,当权力拿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的个性、本质全部都暴露出来了。比如说,前苏联的领导人赫鲁晓夫,赫鲁晓夫当初跟随斯大林的时候,作为政治局的一个普通委员,谁都不知道赫鲁晓夫有什么脾气,赫鲁晓夫也不说话,也不吭气,平常也没有什么主见,都是唯唯诺诺。等到赫鲁晓夫当上苏共中央总书记的时候,我们可以看赫鲁晓夫性格展现到什么地步,在1960年、1961年,联合国开会的时候,赫鲁晓夫为了抗议丹麦代表对苏联的指责,赫鲁晓夫脱下皮鞋敲桌子,在联合国场合,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一个党的领导人竟然脱下皮鞋在桌子上敲以示抗议,在国际政治中引起大哗,说如此粗鲁、如此不懂得礼貌、如此不顾任何的外交礼仪,那么这是赫鲁晓夫的本质。赫鲁晓夫最后怎么解释他自己这个行为?赫鲁晓夫自己讲一句话,他说,我是一个矿工的儿子,我永远不会做资产阶级的政客,我必须用这种方式表达我自己的愤怒。你看,这个人当权力到达他手里,他掌握权力以后,他的本质尽显,那么普京也是一样。


当普京成为俄罗斯总统之前,别人只知道他是来自克格勃的一名安全官员,叶利钦的办公厅主任,负责俄罗斯安全事宜,这么一个人物。普京之所以能达到俄罗斯的总统位置,全部是叶利钦的扶持,而绝不仅仅民主投票啊,基层选举啊,他完全不是。索普恰克向叶利钦推荐,叶利钦相信这个人可用,用的时候觉得他可以,恪尽职守、办事有效率,而且平常不吭不哈,叶利钦越来越欣赏他。最后以至于叶利钦在台上的时候,叶利钦任上的总理走马灯的一样换,但是叶利钦在选择接班人的问题上,表现出一种反常的能力,非常反常,他选择普京。当时争议很多,都不明白叶利钦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根本不知道特色在哪里的人,但是叶利钦的选择对俄罗斯来说,无疑是非常正确的。


我们现在可以看看,普京上台以来的行动,对俄罗斯国家利益的维护,对俄罗斯振兴所起的作用,确实起到很大的作用,有两个时间表,一个是在俄罗斯流传甚广的是普京的一日作息时间,很多俄罗斯青年非常着迷,说看我们总统多么潇洒,每天上班时间9点,9点之后还要先浏览公务啊、看新闻,真正工作时间10点开始,有网民问普京本人,说你工作到下午什么时候?普京回答我工作到下午4点,4点钟以后锻炼身体,他喜欢柔道、游泳等等一系列的锻炼,这是使很多现代青年着迷的普京的工作时间表,当了总统非常潇洒,每天用很短的时间处理大量的公务,效率非常高,完成俄罗斯国家机器正常的运转。


但是,以为这么轻轻松松当好一个大国的总统,包括俄罗斯的时髦青年,他们应该看一看另外统计,就是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的统计,从2000年5月8号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到2002年9月1号普京当总统两年多的时间里,乘飞机和乘直升机总共飞行的76万公里,俄罗斯的《共青团真理报》把它算出来,准确的说,平均每17个半小时就有一个小时在天上飞。


记者:就是每天都要移动的办公。


有这么一个统计,普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什么样的极致?在苏联和俄罗斯所有领导人当中,普京是为了工作动用飞机最多的一个。到处视察,到处观看,出席在加拿大举行的八国会晤,去飞行15小时,回飞行15小时,空中整个飞行30小时,参加G8的会议总共待了46个小时,当时在加拿大开会,正好与俄罗斯时间黑白颠倒,就是12个小时时差,整个是反的,但是在大国谈判的紧要关头,恰恰是俄罗斯的深夜,普京无所谓,精神矍铄,深夜回到俄罗斯之后,第二天早上他还照样起来,到俄罗斯一个州叫“斯塔夫罗波尔”去考察那个地方水灾的情况。陪同普京报道加拿大之行参加G8会议记者组的记者都受不了,换了另外一个记者组跟随普京进行报道。


为什么没有掀起过“戈尔巴乔夫热”?没有掀起过“叶利钦热”?而现在掀起“普京热”?你从这两点就看出,普京的人格感动俄罗斯,普京对外强硬是在这个基础之上的。以前他为什么比较软?一是俄罗斯国力不行,跟今天不一样,今天国际上油价、石油、天然气涨价给俄罗斯经济复苏创造非常好的客观物质条件,俄罗斯充分利用石油、天然气价格的上涨,完成俄罗斯经济复苏。


另外一方面,普京非常注意重振俄罗斯的民风,重振俄罗斯的士气。普京决定今天俄罗斯的国歌依然采用苏联国歌歌曲,词可以改,曲不变,苏联红军的旗帜今天依然作为俄罗斯的军旗,在营造俄罗斯的国魂和营造俄罗斯军魂上面,普京做了很多事情,这也是他今天地位巩固非常重要的两个方面。


当然我们说俄罗斯国力的提升、俄罗斯凝聚力的增强,同时外界对俄罗斯(战略空间)的挤压日甚,那么俄罗斯做适当的反弹。普京今天不是站在一个虚无缥渺的没有实力地位上与西方叫板的,他是站在一个可以说是相对坚强有力的地位上与西方叫板,国内是很稳固的。所以对普京今天的愤怒,我觉得普京今天对于北约东扩的愤怒,对于美国在他家门口设置导弹防御系统的愤怒,并没有超过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当自己国家安全面临威胁的时候,他所应该做出这样一个适当的反应。他只是做了一个国家领导人当自己国家安全面临威胁的时候,应有的反应!


大家注意,普京爱好是柔道,柔道有一点什么?就是“棉内存针,寓刚于柔”,其中一点,当阿富汗战争发生的时候,普京讲过一句话,“如果你不准备开枪,就不要把枪掏出来”。我们现在不是说普京现在就准备开枪的,他现在也不是准备开枪的问题,他现在依然是顶多按照北约的报道“普京鸣枪示警”,在慕尼黑会议上发言也好,针对美国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也好,普京今天只能称为鸣枪示警,比如说“俄罗斯要考虑战略导弹对欧洲目标的瞄准”,当然普京讲话比较客气,没有讲对美国的标准,要重新调整对欧洲目标的调整,有可能重新瞄准欧洲的目标,这就是鸣枪示警。这是普京的,我们可以看他身段柔软这两方面,他的退让度能够超出人的预料,但突然之间在一些关键点上,你看俄罗斯又防卫的非常严密,绝不让对手前进一步。


记者:从普京的个人经历,我们也能看到国家领导人他的意志对国家安全的影响。


实际上这个意志它不是空泛的东西,它包含着这个领导者对自己国家安全、对自己国家发展一种战略审视。比如说吧普京讲过,单极化世界是不能接受,这就是领导者对自己国家安全利益一种追求,而且不允许自己周边被别人完全所封堵,一定要打开这个发展的突破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