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二 五十

唐戈 收藏 1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老爷坡,位于老爷岭西南余脉上,斜坡陡立,苍松崔巍,背倚老爷岭一望无尽的莽莽群峰,俯瞰原始森林的无边无际。

关瘸子的山寨就设在老爷坡的半山腰上。

在老爷坡向阳的一面,胡子们挖了几个大地窨子,住人贮物,然后又在山坡下用砍伐的巨木修起寨墙,寨墙上修有一排排的射击孔。

关瘸子正坐在地窨子的土炕上和几名心腹弟兄推牌九。关瘸子最大的嗜好就是耍钱赌博,少年时因为欠人赌债,被打断了一条腿。关瘸子在腿好后之后,杀了打断自己腿的债主,然后逃进张光财岭,当了胡子。拉起了络子,关瘸子还是积习不改,有事没事,都要和自己手下的弟兄赌几把。

关瘸子捏着手里的牌,听着进来的手下说有人拜山,连头也没抬,大咧咧地问:“谁来拜山?”小崽子说:“来人自称‘过山龙’。”

关瘸子愣怔了一下,扔下手里的牌,跳到地上,来来回回踱着步子。关瘸子以前听道上的朋友说过,过山龙性如烈火,心狠手辣,杀人如麻,曾经血洗过日本人为开拓团设立的一个村落,全村上下,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吃奶的娃子,无论男女老幼,全被过山龙的大砍刀砍断了脖子。过山龙在张广财岭上的威名,就是由此次血洗开拓团村落而奠定的。

过山龙的名头太响了,不能不让关瘸子费些心思。

关瘸子皱着眉,寻思:“过山龙?拜山?他娘的,老子在南,他在北,素日也没个交情,拜个鸟山?早听说过山龙是个硬茬子,从来不买东洋人的帐,该杀就杀,该抢就抢,东洋人恨他恨得牙痒痒。他到老子这里来,能他娘的有啥事?是不是要让老子和他去砸大屯?妈拉个巴子的,现今出了岭,就是东洋人的天下,没的送了性命。老子可不干。脑袋只有一颗,老子还想留下来吃喝嫖赌呢。”又想:“不过既然来了,就没有不见的理儿,否则显得老子没有江湖义气。”

关瘸子问报信的手下:“过山龙领来了多少人?”关瘸子的手下说:“估摸有五六十人。破衣烂衫的,好像一群要饭花子。”听说过山龙手下的弟兄与自己的人不相上下,关瘸子略微放了些心,又问:“都操着啥家伙?”关瘸子的手下回答:“家伙大多是好的,都是六七成新的三八大盖,还有两挺歪把子。”

关瘸子微微点头,觉得名下不虚,过山龙委实不可小觑。关瘸子摆摆手,发号施令:“告诉山寨里的弟兄,都加几分小心,把好各自的卡子。”然后说:“打开寨门,请过山龙进寨。”

关瘸子走出寨门,远远地望见一条大汉,浓眉大眼,落腮髭须,身上的衫褂敞着,露出健壮的胸肌和黑戗戗的胸毛。

关瘸子眯着眼睛,瞧着对面的大汉。对面的大汉双眼扫来,眼光如刀样锐利,不语不言间,竟然有种鹰隼扑攫猎物的威猛气势。关瘸子心中一寒。几十年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刀头舐血,让关瘸子变得谨小慎微。关瘸子暗想:“他娘的,此人似乎来意不善,倒要小心在意了。”

关瘸子虽然心里百般戒备,却还是若无其事地双手抱拳,大笑着问:“对面的朋友可就是响当当的过山龙大当家的?”汪兆龙双手抱拳,晃了晃,大咧咧地说:“在下就是过山龙。”

关瘸子笑哈哈地说:“啊哈,老哥老早就听说大当家的威名,当真是如雷贯耳,只恨不能相见。想不到今个儿大当家的来到老哥的小寨,当真……让老哥欢喜至极。大当家的,请上山,咱哥俩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汪兆龙笑着说:“好,没想到大当家的这样豪爽好客,恭敬不如从命,过山龙就讨杯水酒喝。”关瘸子大笑着说:“啊哈,求之不得呀。”

关瘸子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汪兆龙也不客气,昂首阔步,目中无人般走进关瘸子的山寨。

陈大晃率领骑兵营在前,进了山寨,陈大晃挥了几下手,几名战士分立左右,站在关瘸子把守寨门的几名手下身旁。

关瘸子指着站在寨门左右的几名骑兵营战士,眉头微皱,佯装不解地问:“大当家的,这是啥意思?弟兄们不上山吃些水酒,不是要让旁人耻笑老哥小气吗?”汪兆龙仰面大笑,伸手攀在关瘸子的肩头,说:“大当家的,咱们喝酒去,不管这些小崽子。”

关瘸子哈哈笑着,话藏机锋:“大当家的,俗话说进啥屋,脱啥鞋,强龙不压地头蛇。”汪兆龙满不在乎地说:“却不见吃草的马儿反被鹞鹰啄瞎了眼。”关瘸子冷笑着说:“哪有生番的留客住?”汪兆龙说:“俺是进庙烧香,求个吉祥。”

关瘸子梗起脖颈,说:“可是进了俺的坎子,却信不过俺的弟兄。你们操弄着歪把子,俺关老爷也不是没有压寨的家伙。”过山龙斜睨着关瘸子,冷笑着说:“哦,关老爷的压寨家伙,莫不是一位如花似玉的压寨夫人?”

关瘸子瞪着眼睛,盯着汪兆龙,脑袋里急速转着念头:“妈拉个巴子的,过山龙话里有话,啥意思?”

听鼓听声,听话听音,关瘸子的手下察觉出汪兆龙等人来意不善,关瘸子的心腹弟兄已经操枪在手。站在高处的关瘸子手下,望见关瘸子的心腹弟兄操起枪,也都端枪在手,大呼小叫:“肏你娘的,都他娘的放老实点,惹急了老子,喂你两颗枪子!”

陈大晃拔出腰间的盒子炮,指着关瘸子,厉声大吼:“都他娘的别乍呼了。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他!”

大板牙笑着说:“关大当家的,咱们初到贵宝地,咱们大当家的好心好意,前来拜山,咋就弄成了这个样子?大家都是在道上混,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关瘸子扫了眼身周,只见汪兆龙率领的人虽然被自己手下的弟兄围在其中,可也有七八杆枪的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知道动起手来,汪兆龙固然讨不到好去,然而自己也难以全身而退。

关瘸子最是信奉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道理,可是在自己弟兄们面前,作派还是要摆足的。关瘸子绷着脸,语意不善,森然问:“过山龙,你要找关瘸子的晦气?”王兆龙微微冷笑,说:“哈哈,过山龙连东洋人都不怕,杀起东洋鬼子来眼睛都不眨巴一下。关大当家的,过山龙这条命是捡回来的,死,就当是伸腿睡觉,满不在乎。”关瘸子冷冷哼了一声,说:“兄弟,干咱们这个营生的,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谁个怕过死?”

汪兆龙仰面大笑,笑得慷慨激昂,回肠荡气。

关瘸子撇着嘴,眯起眼睛,冷冷地瞧着汪兆龙。关瘸子有几十号人撑腰,自然不肯在汪兆龙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怯意。

汪兆龙笑罢,说:“关大当家的过虑了,过山龙没想过要找大当家的晦气。”关瘸子指着寨门左右的几名骑兵营战士,问:“这是啥意思?”汪兆龙板起面孔,沉声说:“是关大当家的有本事,先把过山龙手下的弟兄帮了。过山龙的手下都是些扒子,熊蛋货,没办法,俺只有亲自拜见关大当家的,挂注入伙,当个小喽罗,为大当家的牵马坠镫。”

关瘸子眨巴了几下眼睛,心里寻思:“妈拉个巴子的,老子啥时候惹着过山龙的手下了?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只占便宜不吃亏。这兵慌马乱的世道,他娘的谁能保谁活命到明年?老子抢过老山青的马,抢过抗联的枪,却没招惹你过山龙啊?不对,抗联……”

想到汪兆龙进寨门时说过压寨家伙的话,关瘸子忽然有了些觉悟,于是试探着问:“大当家的,听说现今张广财岭以北抗联闹得凶,大当家的远离山寨,远征宁安,就不怕山寨被抗联的人当成了藏身的窝?如若因此招来东洋人,那可就是犯不着的事了。”汪兆龙又是仰面大笑,说:“关大当家的,咱说话不用兜圈子,你既然猜到了过山龙的来意,俺就明告诉你,俺投了抗联。谁敢打抗联的主意,就是破坏抗日,就是抗联的敌人,抗联就饶不了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