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让我想起了被“误扇”耳光的往事!

掉入粪坑 收藏 2 268
导读:今天看到“眼镜米”的前妻,让我想起自己在八年前在大街上的一段令我气愤的一段经历。 时间:九年前 地点:大街上 主要人物:我和我八岁的儿子,我的好友“眼镜米(姓米)和他老婆,以一个叫比尔的人为首的几个黄头发青年。 事件起因:“眼镜米”和他老婆性格不和,经常吵架打架,他老婆多次提出离婚但是“眼镜米”坚决不同意,而且他老婆每提出要离婚就会遭到“眼镜米”的毒打。这次他老婆公然在大街上和“眼镜米”大打出手,声称坚决要和“眼镜米”离婚,“眼镜米”当然恼羞成怒了,公然在街上动手打他老婆。这事正好被我撞见。

今天看到“眼镜米”的前妻,让我想起自己在八年前在大街上的一段令我气愤的一段经历。


时间:九年前

地点:大街上

主要人物:我和我八岁的儿子,我的好友“眼镜米(姓米)和他老婆,以一个叫比尔的人为首的几个黄头发青年。

事件起因:“眼镜米”和他老婆性格不和,经常吵架打架,他老婆多次提出离婚但是“眼镜米”坚决不同意,而且他老婆每提出要离婚就会遭到“眼镜米”的毒打。这次他老婆公然在大街上和“眼镜米”大打出手,声称坚决要和“眼镜米”离婚,“眼镜米”当然恼羞成怒了,公然在街上动手打他老婆。这事正好被我撞见。


周围人的反应:

几个上学的孩子:吓得退到一边,大气不敢出--孩子就是孩子。

一个大妈:觉得不平,说“小伙子打人不好吧!”--“眼镜米”说老子自家事情,你他妈少管闲事!

我:我一贯的原则是不干涉别人的事情。也最烦爱管闲事的人。但是,看着儿子对我期待的眼神,我还是呼吁了:“希望你们双方都保持克制,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我对我标准的外交辞令感到满意。

这时,有几个染着黄头发的小伙子挤了过来,大声喝止“眼镜米”,为首的一个甚至开始殴打“眼镜米”!

说实话,我平生最他妈看不惯这些染头发的小青年--别看他们显得很阔绰,但是流里流气,一看就不是好人!自以为时尚,还互相叫英文名!为首的那个英文名好像叫“比尔”!真搞笑,真以为你们是洋大人呢?什么事都管?!于是我忍不住了,冲了上去,拉住那个叫比尔的黄毛。“哎,小伙子,有什么大不了的,非得要打架来解决?!他们的事情我们相信他们会解决,你们干预不好吧?再说了,你们好几个打人家“眼镜米”一个,这也未免太欺负人了吧?!”


街上的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我想,是对我非凡的勇气感到惊讶!

正在我不停地拉那几个黄毛,阻止他们和”眼镜米“殴斗时,那个黄毛比尔竟转过身回手狠狠地给了我一个耳光!清脆的声音一下子凝固了大街上的空气。大家都看着我!

他们也停了手,”眼镜米“显然被打的半死,趴在地上不敢动。

我捂住我的左脸,气愤地质问那个叫比尔的:你怎么打我?!”

黄毛比尔:哦,对不起,我失手打错了!”

我:“哦?打错了啊?“我释然了,”我说嘛,你怎么敢打我呢。哼!”我轻蔑的眼神环顾周围。同时,我暗暗耸了儿子一下,儿子马上会意,冲着“黄毛比尔”大喊:“你敢打我爸爸,看我不收拾你。”说着就往上冲,我连忙抓住儿子,大声喝止他:“素质!注意素质!”

我摸着被扇红的左脸,气愤地嘟囔着:“你打错了也不说声对不起啊,什么素质!真是!”

黄毛比尔:“行,给你点补偿吧,5快钱,就算给你买金疮药了。”

我接着他扔过来的5个硬币,悻悻地说:“肯定是打错了,要不能补偿我么。”说实话,其实我倒不是在意这几个钱,不过这是个态度问题!

儿子眼巴巴地看着我,说:“爸爸,是不是什么时候我们家有钱了,就没人敢打我们了!”

我欣慰地看着儿子,坚毅地点了点头:“孩子,只要你听爸爸的话,钱是会有的。到了那时候,谁也不敢欺负我们!记住,这次纯属是误扇,误扇!明白么?”

儿子悲愤地点点头,恨恨地盯着几个黄毛。


一会到了站。我和儿子下了车。黄毛扭着“眼镜米”去了派出所。“眼镜米”已经狼狈不堪,我想了一下,做人还是要有同情心!于是走上前,对“眼镜米”说:“兄弟,没事的,一切会好起来的!”眼镜米诧异地看着我。

我又趁着儿子没注意,低声对黄毛比尔说:“对不起啊哥们儿,给你们添麻烦了”。黄毛账单竟然翻我一眼,没理我。“他妈的!什么素质!”我心里想。“以后我还是那样,只要他们喜欢的,我就反对!他们反对的我就支持!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这件事过去好久,有一天儿子突然问我:”我觉得眼镜米该打,他是坏人!“儿子的话吓了我一跳。我连忙训斥到:”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好人坏人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坏人。眼镜李抢钱也是生活所迫,一定是有理由的。儿子接着又说:“那天,你如果不去拉扯黄毛比尔,他也不会打你。”我有点恼怒了:混蛋话,我怎么可能不管!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大人必须做的!“


后记:

眼镜米:被黄毛们送到派出所之后被判刑,2006年死在狱中。我坚持认为是谋杀!!

“眼镜米”的老婆:在他老公被判刑后,一直在警察的保护下独立生活,今天终于和眼镜米正式离婚。

黄毛们:继续在大街上乱管一些鸡毛蒜皮的闲事,本来一些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们一插手,全乱了,甚至伤了很多无辜的群众!

我:继续和黄毛做斗争--他们支持的我就反对,他们反对的我就支持!人,不能没有原则!

儿子:在我严厉的管教中,接受了我的观点。坚信,当年的我,是被”误扇“。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