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位妇女被骗到南非卖淫 40个日夜如同噩梦(图)

关于本案


2003年2月,

沈阳人于松(自称是南非海外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以到南非工作月收入600-1000美元为诱饵,在吉林省延边地区诱骗14名妇女和一名男子到南非打工,在南非的40多个日夜,他们遭受打手们的毒打和谩骂,接受残酷的“集训”,妇女被逼卖淫。逃出魔窟后,他们与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取得联系,于2003年4月10日下午2点50分返回北京。


今年2月23日,延边州中法开庭审理了于松、林涛、赵强、刘彦等人组织、协助组织妇女赴南非卖淫及强奸案,沈阳籍主犯于松被判有期徒刑16年,林涛被判死刑。


撒下诱饵优越条件吸引务工人员


2002年9月中旬,吉林延边地区部分媒体播出、刊登了一条颇具诱惑力的出国信息:汪清县外事服务中心(挂靠汪清县政协)受南非海外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委托,招收赴南非华资企业的工作人员——酒店服务员、勤杂工40名,其中:男15名,年龄25岁以下;女25名,年龄35岁以下。去南非的劳务人员每人必须交4.65万元的手续费,月工资为600-1000美元。


这条信息将不少下岗职工和家庭妇女吸引到汪清县外事服务中心咨询。当时,身为延吉市对外友好协会秘书长、外事服务中心法人代表的刘彦向他们介绍了优厚的待遇和良好的工作环境。


为获得劳务人员的信任,2002年11月5日,自称南非海外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于松来到汪清,详细介绍了到南非工作的优越条件,最后有20人决定去南非。


心存疑虑汪清领导陪劳工到南非


汪清县前政协主席张建文等领导对此心存怀疑。为安全起见,2003年年初,汪清县有关领导派李柱镔、刘彦赴沈阳将20本护照送到了于松手上,同时对于松的家庭情况进行了调查,得知其爱人在沈阳建工学院任教,孩子也在当地上学。


回汪清后,两人将于松的情况向张建文做了汇报,张建文的心踏实了一点儿,但没料到,李柱镔、刘彦早已被于松收买,成为犯罪团伙的主要成员。


同年1月20日,李柱镔从于松手中拿到已签证的护照并通知劳务人员付款。六名劳务人员看到护照后,发现护照是旅游签证,便提出如果是旅游签证就坚决不去南非,另有两人也因故不去南非了,最后只剩下12人。此前,于松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到南非只要不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他会和大家签订正式的用工合同。在这个前提下,每人将四万元(由于不是劳务签证,双方经协商确定为四万元)出国费用交了上去,并与汪清县外事服务中心签订了《协议书》。


为慎重起见,当时钱没有直接交到于松手中。2003年2月19日,于松带着从龙井市招募的两名妇女先行抵达南非,2月28日,在张建文全程陪同下,李柱镔带领11名妇女和一名男青年乘飞机飞往南非,同机飞往南非的还有一名从和龙市招募的妇女。


身陷魔窟14名妇女被逼卖淫


南非风景秀丽,气候宜人。但对于这些中国劳务人员来说,在南非的40多个日夜却如同一场噩梦。


到达南非后,她们居住在于松在南非租的一个别墅里,这是于松专门用来组织卖淫的场所。于松将在南非打工的赵强找来,专门负责采购、收款等事宜。于松将这些人带到别墅后,由林涛(同案犯)收走了这些人的护照及返程机票。3月10日,张建文回国后,于松便开始实施他的罪恶计划。


据被害人讲,到南非的第一天,就有一名妇女遭到姜振林(所谓南非海外事业有限公司经理)不堪入耳的谩骂。她们到达南非后,由一天三餐逐渐减为一天两顿饭,有时甚至不给饭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于松指使林涛对这些妇女进行色情按摩培训,林涛让赵强、刘彦扮作被按摩者,由其进行讲解,让招去的妇女在他们身上练习。于松等人强行给她们立“规矩”,逼迫她们卖淫。从3月19日到4月5日,先后有十名妇女被迫卖淫18次。这期间,于松和赵强各强奸一名妇女,林涛强奸三名妇女。


在南非的日子,这些受害人受了委屈不能哭,平时不能交头接耳,不能大声说话,就连给家人打电话也要受到打手的严密监视。在电话中,她们只能说:“我们在这里挺好的,你们就放心吧。”不许提自己在外面受苦,而且一个月只能打一次电话,每次打电话要交70元钱话费。在她们身边,每天最少有三个男打手和三个女看守,她们的活动空间被限制在二楼和二楼的阳台。就在这样的“严格管理”下,如果打手们认为她们“有不轨行为”,还是非打即骂。打手们威胁她们:“在南非死个人很容易,300兰特(南非货币)就可以买到一枝枪,打死你们,随便挖个坑一埋,根本就没人知道,因为你们持的是旅游签证!”虎口逃生祖国同胞伸出援助之手受尽虐待的她们,开始寻找逃跑的机会。4月3日,她们得到确切消息,于松和姜振林将于6日到约翰内斯堡一赌城去。果然,6日一早,于、姜两人便去了赌城,家里只有一名“司机”即赵强和三个女的,经过商量,她们准备一个一个突破。一个人去叫“司机”,说灯坏了,让他到二楼去修,众人围攻上去,用事先准备好的被单搓成绳子将他捆起来再堵住嘴。大家又冲到楼下,将三个女的捆起来,打开电动大门。为防止于松等人回来发现后开车追,她们用水果刀将停在门口的汽车车胎捅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到了街上,她们一下子就蒙了,不会英语,也不知道怎么拦车。用中国的方式拦车,根本就没人理她们,无奈之下,她们急中生智,手拉着手用身体挡住了一辆大巴。开车的黑人司机根本就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意思,从比比画画的手势中猜出,她们正处危险之中,黑人司机最终答应载她们一程,但没走多远,司机就说不认识路了,情急之下,她们把身上的钱全都塞到黑人司机兜里,只要能把她们送到安全的地方。


司机几经问路,最后来到当地玫瑰坡警察分局。在警察局,她们遇到了一名美籍华人和三名北京人。几个人对同胞伸出了援助之手,为她们买来食物,并立即联系中国驻南非领事馆。领事馆的领事闻讯赶来并通知了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同时报了警。警方赶到劳务人员居住的地点,当场抓获了两男两女。在大使馆的努力下,汪清县政协及时寄去了机票钱,2003年4月10日,她们回到了祖国。


罪行累累恶人受到应有惩罚


原来,于松在南非期间,发现色情服务赚钱极快,于是产生了组织中国妇女赴南非卖淫的念头。他找到刘彦帮助招募出国人员,刘彦又先后找到文贤国和李柱镔,将两人介绍给于松,刘彦帮助文、李两人草拟招工广告和出国劳务合同,帮助出国人员办护照、买机票等。刘彦伙同文、李在收取劳务人员出国费2.5万元的基础上,每人又加收两万元出国费。于松又找到林涛,让林涛任总经理,具体实施强迫妇女卖淫计划。


2月23日,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被告人于松犯组织他人卖淫罪、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两万元。以被告人林涛犯组织他人卖淫罪、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一万元。


以被告人赵强犯协助组织他人卖淫罪、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3000元。以被告人刘彦犯协助组织他人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2000元。


相关链接:四名嫌犯被抓经过


于松作案后,一直潜逃在南非。后来,公安机关经调取于松出入境资料,发现于松在2003年6月10日从广东省入境。7月8日,于松在广州市一俱乐部应聘时被抓获。


林涛伙同于松在南非强迫妇女卖淫后,一直畏罪潜逃在南非。于松被捕后提供了林涛在南非一家公司打工的线索。2003年8月15日公安机关赴南非抓捕,在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和南非警方的配合下,于8月25日将其抓获。


2003年6月26日,侦查员到沈阳市公安局外管处调取赵强护照及出入境记录,发现赵强于6月26日从北京入境,最终在其家中将其抓获。案发后,刘彦一直在逃。2003年7月25日,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在长春市同志街将欲驾车外出的刘彦抓获。


林涛早已身背命案


1993年,林涛曾在庄河市第三高级中学有色金属加工厂从事粗铅生产。由于生产中造成环境污染,铅厂周围聚集数十名群众阻止铅厂生产。林涛指使郎吉斌、孙书田(均已判刑)各持一枝枪,其他人拿镐上前驱赶、殴打群众,致使一人死亡,多人受伤。案发后,林涛于1995年1月1日投案自首。1996年8月,乘在大连市劳改队灰绿岩监狱治疗之机逃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告人在判决书上签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