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操纵股票散户周建明

葡京 收藏 4 191
导读:   周建明2005年所能动用的资金达几千万元,2年牛市下来,现在的资金更不能同日而语。2006年6月26日,周建明21分钟内连续挂出61笔股票买单,并随后在26分钟内全部撤单,拉高股价后卖出,同样手段操纵其他10多只股票价格,获利176万元。   [b]追查周建明 [/b]   编者按   在“带头大哥”、“散户刘芳”之后,又一个“神秘人物”周建明出现在公众面前。   “周建明案”是中国证监会新出台的《市场操纵认定办法》(2007年9月出台)后第一个被查处的虚假申报操纵股票案。


周建明2005年所能动用的资金达几千万元,2年牛市下来,现在的资金更不能同日而语。2006年6月26日,周建明21分钟内连续挂出61笔股票买单,并随后在26分钟内全部撤单,拉高股价后卖出,同样手段操纵其他10多只股票价格,获利176万元。


追查周建明


编者按


在“带头大哥”、“散户刘芳”之后,又一个“神秘人物”周建明出现在公众面前。


“周建明案”是中国证监会新出台的《市场操纵认定办法》(2007年9月出台)后第一个被查处的虚假申报操纵股票案。证监会目前已经查收周建明非法所得共计176万元,并罚款176万元。


在公布处罚时,证监会并未披露周建明的详细个人信息。


那么,周建明到底是谁?其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谜团?周建明与“涨停板敢死队”有怎样的渊源?本报记者通过一个多月的深入调查,试图为读者揭开其中迷雾。


一线调查


周建明的人生“探戈”


2008年1月下旬的宁波,寒冷。


家住宁波市海曙区柳汀新村86号楼的李大妈很早就起了床,她提着一个暗褐色的菜篮子蹒跚着脚步穿过小区前的几条街道,走入一个有些破旧的菜市场。


“十多年前,周建明也经常在这个菜市场上出现,他喜欢一些具有宁波口味的卤菜,邻居们叫他阿明。”李大妈说,在她的记忆中,那时的周建明高高的个子,有些消瘦,穿着一个大号的裤衩肆无忌惮的在街道间穿行,很普通的一个人。


这个真实存在的散户——周建明,正是从这里一步步发展成一个神秘的“超级操盘手”。


谁是周建明?


宁波市柳汀新村36幢86号,周建明昔日的住所,如今已经转租给了一对陈姓夫妇。


“我们是2001年从周建明父母手中买得的此处住所。”这对夫妇声称。


但记者从附近某中介公司却了解到,此处住房目前仍是处于租赁状态,而陈姓夫妇则和周建明家人关系密切。


这对陈姓夫妇对外来寻找周建明的寻访者异常敏感,对周建明的去向谨慎异常,“只知道,他一直在炒股,挣了很多钱,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陈姓夫妇闪烁其辞。


记者通过相关渠道,得到了周建明的手机号码,打过去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记者多次给他发消息也未见回复。


记者在柳汀新村的街道居委会了解到,周建明出生于1965年3月4日;其妻子名为朱向英,出生于1972年;其女儿今年12岁。


据记者了解,周建明最新的居住地址为宁波的中央花园,该小区于1999年建成,三分之一住户为外籍人士,余下的住户以证券、金融公司老总居多,是名副其实的富人小区。


此后搬到该小区居住的为周建明的父母,而周建明夫妇则从2005年之后基本就在上海工作和生活,仅在周末或者会开着他的那辆价值百万的宝马从上海回宁波。在2002年之前,周建明曾经在宁波海曙区工商局注册了一家公司,名为宁波市海曙铭盛商贸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万元,其中,法人代表周建明出资25万,一名叫喻文跃的人出资25万元,公司的业务主要为家用电器、服装、鞋帽、百货批发等。


记者随后赶到位于中山北路181号22楼该公司总部,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据相邻的一家金融投资公司人士表示,这家公司在注册后不久就从22楼搬到了16楼,再之后就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


据记者了解,周建明的妻子曾在宁波某物流公司做部门主管,后来辞职随同周建明在2005年一起前往上海。


而此后,周建明夫妇的名字开始在多家上市公司出现。据了解,在宁波上市公司维科精华(600152)截至2006年12月31日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朱向英这个名字赫然在列,持股118.83万股,位列第二;名单中周建明也持股75.09万股,位列第6。在2007年3月31日,上述2人均从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退出。


而周建明这个名字还在S天一科(000908)、宁波华翔(002048)、S宣工(000923)等股票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过,其中,持有股数最多的股票为宁波华翔,达到210余万股,持股时间也最长,接近一年;朱向英这个名字则在鹏博士(600804)、大亚科技(000910)、亨通光电(600487)等股票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过,持有股数最多的为S*ST美雅(000529),达到近678万股。


根据以上信息,周建明在2005年所能动用的资金就达几千万元,当然,2年牛市下来,现在的资金和当初更不能同日而语,由此可见周建明曾经是一个真实存在的超级散户。


成名于宁波敢死队


在2002年,兴办贸易公司失败之后的周建明开始把所有资金投入到炒股中。从那时起他就经常出入位于宁波解放南路的银河证券交易所内,自此结交了众多高手,在股海如鱼得水。


所谓的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就发源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起初仅是一两个操盘高手,后来形成所谓团队,在2001年以后的熊市中迅速崛起,以少量的资金,在局部市场中营造井喷行情。但他们属于民间游资,起初金额也不是很大,没有任何背景。


记者在寒风中赶到这家因出了著名的“宁波涨停板敢死队”而闻名于外的交易所,正值国内A股市场大跌,全面飘绿,交易所里人头攒动。然而人群中很少有抱怨声,人们大多表情淡定。这一切给外人的印象是,不足百平方米的交易所厅堂内似乎高手云集。


记者在交易所内辗转多时,与一位老股民搭上了话。尽管他不愿透露姓名,但似乎对周建明了解颇深。


“他颧骨很高,双目炯炯有神,脑袋瓜非常聪明,但胆子太大,经常为了暴利不择手段,我曾劝过他说这样会出事,但他从来不听,他是一个很有主见也很固执的人。”这位老股民如是评价周建明。


据记者了解,出道之初的周建明就以出手“狠、准”出名,尽管那时他还未成为敢死队的主力队员,但锋芒已露,后来进了敢死队的核心成员圈。由于周建明敢于暗算庄家,在弱市中拉涨停,颇有悲壮的色彩,周建明所在的敢死队一时成为众多股民的偶像。在当时,更多的人开始加入敢死队,敢死队的名声逐渐声名远扬。那时,市场上曾出现“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的说法。


2002年的6月21日,以周建明为核心的敢死队员满仓吃进当时的中海发展(600026),在此后的6个交易日之内,中海发展涨幅达到60%,以领头羊的角色一度引发了当年的“6·21”行情,至今被众多股民传为奇迹。而经过此一役,周建明和敢死队也声明远扬。


据知情者说,周建明在宁波的时候,喜欢用“助涨”的手段拉涨停。即当一些股票走势尚好,但主力还没有发力的情况下,周便用手中很少的资金拉高股价封住涨停板,由此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更多的时候, 采用释放烟幕弹等虚假申报操纵行为,其手段是,当股民所看到盘面上的“卖2、卖3”等价位上出现了大量的卖单,引发心理恐慌,担心别人大批量抛单从而造成股价狂跌时,在惊慌之下也抛出手中的股票,但股民们一出手,那些卖单又消失得不见踪影,此时股民们方知道上当。


此外,周建明也会操纵手中所持的股票,利用所谓内幕消息,进行连续买卖,造成股票交易活跃的假象,引诱股民们上当,而他自己在价格最高点时早已全身而退,获得巨额利润,把股民们甩在跌势中。


“以上的种种手法简单实用,一击必中。”一位老股民说。


后来导致周建明离开宁波、出走上海,则是因为随着敢死队在媒体的频频曝光,他们的活动日益受到限制,一些主管部门也介入调查。另一方面,随着敢死队的声名鹊起,一些庄家们也开始联合起来围剿敢死队,一度上演过你死我活的大战。


而在与庄家们的战役中,面对悬殊的资金对比,敢死队开始节节败退,“那时候,敢死队也经常被庄家暗害,频频被套出局。”一位老股民说。


在那一段时间内,敢死队的工作曾经一度转入“地下”,而更多的成员开始另谋发展,在此时,周建明也入了上海一些人的“法眼”,被邀请到上海发展。


在上述知情者看来,2005年对于周建明而言是一个人生的分水岭。如果说此前仅是一个所谓的敢死队员做些“小儿科”的动作,那么,转战上海之后,周建明则是开始了另一段风云莫测的人生“探戈”。


去向之谜


2005年岁末,周建明来到上海。


对于周建明当初进入上海的缘由,外界曾经“小道消息满天飞”。有人说,是他聚集了宁波一些亲朋好友的资金进入上海炒股,最多不超过10亿元;也有人说,是某个大型的机构邀请他前去操盘,他手里有近百亿元的现金流。而在周建明每次匆忙出席的几次当地朋友的聚会上,他也对自己的去向只字不提,逢人询问时他只是说“在上海发展”,此外,缄口不再提。


“在上海的两年间,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直到我们看到证监会的处罚通知才知道他出事。”一位与周建明相识的朋友如是说,这位朋友形容周建明在上海的两年就像凭空消失一般。


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隐于上海的周建明几乎没有人见过,在圈子内也鲜有人听闻其名。


在上海的2年间,周建明一直恪守猎手本色——蛰伏着,只是在合适的机会出手去截取猎物。


证监会的处罚书显示,2006年1月至11月期间,周建明利用在短时间内频繁申报和撤销申报手段操纵“大同煤业(601001)”等15只股票价格。其中,2006年6月26日,周建明在该日上午的21分钟内连续挂出61笔“大同煤业”股票买单,共计40090000股,申报价格从第一笔的10.22元提高到第61笔的10.59元,并随后在26分钟内全部撤单,在撤单后,以10.36元卖出大同煤业股票433万股。周建明以同样手段,在2006年7月10日到2006年11月13日,操纵其他10多只股票价格。


而上述手段正是当年周在敢死队时的惯用手法之一。


“周建明唯一的漏洞就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个账户,并非法获利,这是大忌。”一位业内人士说。因为更多的庄家都是去农村以低价去收购一些身份证,来开设“影子账户”,庄家操作数万个这种“影子账户”,每个账户的申报量不到1万股,而此带来的后果是,即便被发现了,也几乎因难度太大而无法调查。


而一位知情人士则向记者透露,隐于上海的周建明应该为某些机构操盘或者双方之间有些协议,他们共同去寻找猎物,然后出手,整个过程隐秘而迅速,甚至不留痕迹。


及至处罚通知出来后,不少人怀疑,周建明仅是一个代号,是一个傀儡。这就如同当年曾在半年内获利10亿元的“刘芳”、一年获利3亿元的“唐亮”等史上最牛散户一样,只是一个被庄家利用来设立的影子账户,以此来掩盖庄家的真实身份。


但记者了解到,处罚的通知按照证监会行政处罚的相关程序,必须把处罚意见送达本人手里,才能正式公布,否则就不能执行。


对此,记者致电证监会相关部门询问周建明案件的最新进展,但并没有得到答复,证监会工作人员答复:“一切以公告为准。”


据知情者透露,这份处罚书的确早已送到神秘人物周建明手中。


但是受到处罚之后的周建明并未退市,依然以一种隐秘的方式在股市中存在。上海圈内人士猜测道。


而此间一个更为隐秘的事情是,当年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带头大哥徐强也在2005年悄然来到上海,而与周建明之间仍然有密切的联系。


据说,如今的徐强资产已近40亿元规模,在股海中地位举足轻重。因此,上述知情者推测,周建明可能也一直为徐强工作,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决非表面那样简单。只是这两人的行踪十分飘忽不定,难以琢磨。


据熟识周建明的人说,他比较迷信,崇尚数字9字,因为它的寓意为“长久”,因此他的车牌号末尾为999,妻子的车牌号末尾也是999,手机号码的尾数也为999。周建明似乎希望他的财富和生活可以隐秘而长久的存在,只是他始终未料到如今的结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