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台湾: 分数定义价值 台大是寂寞地方

pab1o1i 收藏 26 627
导读:老外看台湾: 分数定义价值 台大是寂寞地方 2008/01/08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2_18_14353_6914353.jpg[/img] 吴忠彦(Gareth W. Durrant) 国籍:澳洲 年龄:廿二岁 在台:四年 现职:台湾大学国际企业系三年级学生 照片/记者郑超文摄影 【本报记者梁玉芳】 十七岁就到宜兰当交换学生的澳洲男生Gaz,现在是台湾大学国企系三年级的学生,但他曾说“台大是个寂寞的地方”,“

老外看台湾: 分数定义价值 台大是寂寞地方

2008/01/0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吴忠彦(Gareth W. Durrant)

国籍:澳洲

年龄:廿二岁

在台:四年

现职:台湾大学国际企业系三年级学生

照片/记者郑超文摄影


【本报记者梁玉芳】


十七岁就到宜兰当交换学生的澳洲男生Gaz,现在是台湾大学国企系三年级的学生,但他曾说“台大是个寂寞的地方”,“语言不再是障碍,文化却开始隔阂”,虽然他早视台湾是第二个家。从宜兰到台北,他觉得“文化晕眩”,有些台湾菁英学生对分数的计较、功利导向,让他难掩失望。


台湾人麻吉但不爱拥抱


问:台湾哪些地方吸引你?

答:我十七岁来台湾当交换学生,在宜兰念高中,接待家庭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在乡下看到很真实的台湾人。人民的活力和创意惊人,好像任何人都可能做小生意,摆摊、开早餐店,靠自己过日子。澳洲的社会福利很好,很少人像台湾人这么拚生活。


朋友之间非常照顾对方,出去旅行,台湾人总是买着要买礼物给谁谁谁,什么事都想到家人、朋友;我们就比较个人主义。


想到离开台湾,我会觉得害怕。我十七岁到廿四岁都在这里,从小孩子变成大人,我很多想法都被台湾人影响。台湾人不喜欢拥抱,但现在阿嬷看到我都知道一定要抱我一下,我才觉得有爱的感觉。


还有,台湾人很容易拥抱不同的外来的东西,融合出新味道。比如说,我住的顶楼加盖,原本是个和室很宽敞,加上台式的神明桌、中式的窗户,还有西式的房间摆设,还满舒适的。


创意纸摺小纸盒


这好像是台湾人常用不要的DM纸摺出小纸盒可以放杂物,没用的废物就变有用了。台湾生活中充满这类的创意。不好看,但是有意思。像加拿大,好山好水,可是好无聊;台湾,有点脏、有点乱,但很好玩。


问:外国人在台湾生活有什么困难吗?

答:我会中文,生活过得很充实,在bbs上有各式资讯,参加同志大游行、看烟火。有外国人住了十一年,一句台语都不会,对异文化都不好奇,这很奇怪啊。


台湾人交谈很爱夹杂英文字,最近很流行“prefer(偏好)”,大家会说“我prefer什么什么”;或是讲一个人很亲切,就说“他很nice”,好像不用nice就不能表达他的体贴。为什么说power就比较有力?祝生日快乐就非用英文不可?被fired会比“被炒鱿鱼”更容易接受吗?我很好奇,这些字都是怎么流行起来的?


假菁英只爱分数排骨饭


问:你的部落格里写了不少对台大人的观察?

答:我对台大人的感觉很复杂。有些人真的很强,功课好、打扮又有型,会玩乐器又会写东西,交的报告认真到不行,超级优秀;有些就是“假菁英”,这是我自己发明的词,我是指不关心别人、不关心世界,生活的意义只有分数和“排骨饭好好吃”!


成绩是唯一显示个人成功的方式,周末被没收,没时间想课外的事,很多人不开心,但他们宁愿乖乖的,不说话!


比如有些人很爱问我“你考几分?”我说六十分,“那你怎么办?你爸妈会怎样?”我很惊讶他们对分数那么在乎。我用中文考试,考及格了,我就很开心了;我恨微积分,但它让我学会一些新的中文字汇,就够啦。分数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品质。


好学生乖乖为爸妈读书


我已经可以理解“台大人”是一路念好学校上来的,生活里很少有别的东西。有些人就是分数好,所以来念台大国贸、企管或电机,他们会说,啊,好想念文学或电影,可是爸妈不同意。我就会说,你该为自己决定啊,大学要念四年耶,一辈子更长,是为爸妈而活吗?


我高中到台湾念书,后来回澳洲再到北京,又决定回台湾念大学,我爸妈都让我自己决定。他们很开心我一个人在外面成长,我爸爸会边喝红酒边用skype和我聊天,知道我的近况、未来的方向等等。我在台湾,语言上已经没有障碍,但文化上却有了隔阂,可能是我太爱碎碎念,或者是到了中文说的“见山不是山”的阶段,过一阵子大概会好一点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