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马.萨万托:冬季战争中的芬兰头号王牌

霹雳系列 收藏 1 389
导读:[B] 从步兵到飞行员[/B] 1912 年 8 月 22 日,乔马.卡雷维.萨万托出生在芬兰西南部的工业重镇特库。当时芬兰还是俄罗斯帝国的一个大公国。一战结束后,芬兰脱离俄罗斯成为独立的共和国。伴随着年轻的芬兰共和国的成长,逐渐长大的萨万托开始对航空和一战中的空战王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阅读了他所能找到的一切关于那些王牌飞行员,诸如里希特霍芬、居内梅等的著作和文章。年轻的萨万托还一度参加了国民警卫队志愿执勤队,在那里接受了射击等等一系列军事训练。初步的军事经历不仅增强了他的爱国热情,还为他以后

从步兵到飞行员



1912 年 8 月 22 日,乔马.卡雷维.萨万托出生在芬兰西南部的工业重镇特库。当时芬兰还是俄罗斯帝国的一个大公国。一战结束后,芬兰脱离俄罗斯成为独立的共和国。伴随着年轻的芬兰共和国的成长,逐渐长大的萨万托开始对航空和一战中的空战王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阅读了他所能找到的一切关于那些王牌飞行员,诸如里希特霍芬、居内梅等的著作和文章。年轻的萨万托还一度参加了国民警卫队志愿执勤队,在那里接受了射击等等一系列军事训练。初步的军事经历不仅增强了他的爱国热情,还为他以后的军旅生涯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1933 年 5 月,萨万托进入大学学习。不过同年 6 月,他就加入芬兰陆军,在步兵团服义务兵役。步兵的基本训练是十分艰苦的。头戴钢盔、汗流满面地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急行军是家常便饭。这并不是萨万托所希望的生活,因此当空军教官在步兵团中挑选飞行学员时,他毫不犹豫地递交了申请。天遂人愿,萨万托很顺利地通过了身体检查和各项考试,开始了他的预备飞行军官课程。对萨万托来说,这一回可算是“来对了地方”。1934 年萨万托以预备军官的身份结束了他的课程。这年秋季,他进入空军军官学校空战分部,接受作为作战参谋军官的进一步训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乔马.萨万托


1937 年 5 月,萨万托完成了训练,被授予少尉军衔。起初他被分配到空军第一基地,飞老式的布里斯托尔“斗牛犬”战斗机。次年,萨万托调配到第 4 飞行团,改装“布伦海姆”MK I 性型轰炸机,他的职责是作为观察员,负责导航和投弹。但这并不是萨万托真正的志向所在。


可以说萨万托是幸运的。1939 年 5 月 16 日,他被晋升为中尉后,如愿以偿地转到了第 24 战斗机中队。该中队装备的是芬兰按许可证生产的福克 D21 型战斗机。这种装 850 马力“水星”发动机和 4 挺勃郎宁机枪的飞机是当时芬兰空军最好的战斗机。而对萨万托来说,坐进福克的座舱正可谓如鱼得水。他很快就在训练中表现出超凡的射击技能,对飞行拖靶的射击命中率曾达到惊人的 9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萨万托在福克 D21 的座舱中



尽管在天空中表现非凡,但在地面上的萨万托则是一个内向、沉静的人。这在性格普遍较为外向的战斗机飞行员中可算是个例外。除了飞行,萨万托在音乐方面也表现出一定的天赋。闲暇时萨万托喜欢吹奏萨克斯管,吉他也弹得不错。中队指挥官对这位中尉的评价是:细致周到,反应敏捷,忠于职守,具备良好的军人素质。很快,萨万托中尉就被任命为一个四机编队的指挥官。



战争的考验


1939 年夏,随着芬兰与苏联关于边界地区领土问题的谈判陷入僵局,战争的阴云逐渐笼罩芬兰。萨万托和战友们开始进入高度戒备状态。训练之余,飞行员们都不离开机场。芬兰人很清楚,他们最好的福克 D21 战斗机在当时已经落后了。带固定起落架的福克 D21 飞行速度不够快,对拦截敌方快速轰炸机的任务往往力不从心,而且其机动性与潜在的对手相比也有所不敌。不过福克也有自身的优势:空中射击时十分稳定;俯冲性能良好,可以利用俯冲来摆脱对手;在进行近乎垂直的俯冲时,飞行员可以操纵副翼实施滚转,从另一个方向改出俯冲,令对手措手不及。此外,福克 D21 易于维护,这对于在野战机场的部署十分有利。实际上芬兰冬季的野战机场有时就是冰封的湖面,飞机很难得到及时的维护。而当时芬兰的战斗机中队是个较大的单位,实战中往往被分为多个战术分队(一般辖 8 至 12 架飞机),部署在不同的基地内,因此维护简便实在是个颇具实战价值的优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芬兰空军的福克 D21 战斗机,可以把起落架机轮换成滑橇以便在雪地起降



第 24 战斗机中队的指挥官马格努森上尉是一名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老兵。他把在实战中得到的经验和学习到的先进空战战术认真地传授给他的部下。在当时的芬兰军队中,从基层指挥官到曼纳海姆元帅,都意识到一旦芬兰被卷入战争,就必然要面对在人员和物质上都占据巨大优势的对手。然而芬兰的军人们也都下定了决心:他们将竭尽全力保卫自己的国家,决不屈服于外国的压力和威胁。


1939 年 9 月,德国入侵波兰,英法不得不对德宣战。很快苏联就提出就一些“实质性问题”和芬兰展开谈判。警觉的芬兰政府于 10 月 10 日开始进行预备役人员的动员。1939 年 11 月 30 日,苏军开始进攻芬兰,“冬季战争”爆发了。


此时的芬兰空军共拥有 115 架堪用的飞机,其中一线战斗机就是 24 中队装备的 36 架福克 D21。而苏联空军在作战飞机方面拥有至少 20 倍的数量优势。24 中队的任务主要是拦截敌方轰炸机,阻止敌人对己方重要交通线和军事目标的攻击。


就在战争爆发的当天,萨万托和战友们接到了这样一道命令:写下你们的亲属的姓名和地址,以便于我们把你的尸体送回家!而飞行员们对这道命令的反应是纷纷刮干净了胡子,因为这样“能让自己的尸体好看些”!


“冬季战争”中芬兰空军的第一次胜利由鲁卡南中尉于 12 月 1 日取得,战果是一架 SB-2 快速轰炸机。在这一天,萨万托没有升空。他在地面上目睹了苏军 SB-2 轰炸机对自己所在基地的攻击,也看到了指挥官马格努森如何将一架敌机击落坠地。12 月 1 日全天,24 中队共击落 10 架敌机,自身仅损失了一架福克 D21。在接下来的近 3 周内,由于恶劣的天气状况,中队的战机一直没有升空作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击落的 SB-2



直到 12 月 19 日,萨万托终于接受了第一次战斗的洗礼。当天 15 时 30 分左右,萨万托的飞行编队拦截了 2 架 SB-2 并击落了其中一架。萨万托第一次在空中看到燃烧着的 SB-2 笔直地坠向大地。看着完全被大火吞噬的敌机,萨万托开始明白什么是空战。而在这一天,24 中队共击落了 11 架轰炸机和 2 架战斗机。


12 月 23 日早晨,萨万托的编队飞至萨马附近的前线,在一段重要地段上空进行巡逻。整个巡逻过程显得枯燥无味,除了击落一架 R-5 侦察机外,再无别的收获。但是当编队返回基地加油时,尚在空中准备着陆的萨万托突然接到地面通报,在安特瑞以南发现 9 架 SB。此时在空中只有萨万托孤零零的单机,而且燃油也不多了。但萨万托仍决定去搜索隐藏于冻雾中的敌机。他相信凭借着芬兰福克的雪橇式起落架,他可以在任何空地上实施紧急着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冬季战争中苏军 R-5 侦察机


在能见度不良的情况下进行目视搜索无疑是极其困难的,不过萨万托还是发现了在他前方的敌机编队。萨万托首先向处于编队左翼的敌机开火,后者立即丢弃炸弹试图逃跑,萨万托咬住敌机不放,但同时也没有忘记留心自己的身后。果然,一架 SB 已经绕到萨万托后方,其观察员正用机鼻的双联机枪向他射击。萨万托迅速拉起飞机并做了个筋斗摆脱了不利位置。当他的飞机改平时,那架 SB 正处于他的前上方。萨万托拉起机头,将敌机纳入瞄准镜后向其发动机处猛烈开火,轰炸机立即起火并笔直下坠。其机组人员没有跳伞,显然试图挽救飞机,但他们没有成功,最终与飞机玉石俱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冬季战争时的 SB-2



萨万托已经取得了他的第一个战果,但他没有时间去品味胜利:前面还有 8 架 SB-2,而且飞得和他一样快。萨万托再次咬住一架位于敌机群尾后的 SB。这架 SB 的发动机处正冒出黑烟——之前它已经被一架芬兰战斗机击中过。萨万托小心地从后下方接近自己的猎物。他首先开火解决了敌机炮手,然后大胆逼近,向敌机发动机猛烈射击。射击距离是如此之近,以至于萨万托都能看到自己射出的子弹在目标机翼上打出的孔洞,而敌机高速旋转的螺旋桨所产生的气流甚至把福克战斗机掀了个跟头!萨万托急速向一侧推杆避开尾流,稳定住自己的飞机后继续向敌机射击。在密集的弹雨下,那架 SB 的油箱显然是被击中了,大量的燃料瞬间喷溅而出,连福克飞机的瞄准装置都被油雾迷蒙而无法使用。但由于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只有大约20米,因此萨万托依旧弹无虚发。轰炸机注定在劫难逃,它的飞行员竭力试图拉起飞机以避开子弹,但被打坏的发动机已经提供不了动力了。拖着浓烟的 SB 急速下坠,最终在地面上化作一团烈焰。


已取得两次胜利的萨万托此时突然意识到他自己的燃料已所剩无几。他迅速掉头返航。当他的飞机着陆时,发动机刚好停车。


12 月 25 日晨,值班飞行员无意间看到天空中有多条正由南向北延伸的凝迹,高度大约在 6,000 米。萨万托的飞行编队当即起飞迎敌。但当接近到敌机尾后只有 500 米的距离时,萨万托的飞机突然停车了!萨万托只能一边驾机滑翔返回基地,一边看着头顶上的兄弟们如何干净利落地击落 3 架 SB-2。羡慕之余,萨万托意外地发现在自己的下方又出现了 6 架 SB-2!尽管已经失去动力,但萨万托觉得还有足够的高度,因此毅然驾驶着自己的“滑翔”战斗机对敌机编队发起俯冲攻击!遭此意外打击的轰炸机都纷纷丢弃炸弹,四散奔逃。


没有取得战果的萨万托心有不甘,直到进入着陆航线时还在不停地启动发动机。结果弄的座舱内黑烟迷漫。虽然如此,他还是安全着陆了。而事后检查发现,由于过度使用,其“水星”发动机的一个汽缸活塞已经开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萨万托的座机


到 1939 年 12 月 31 日,根据芬兰方面的统计,福克战斗机中队已经取得了 100 次空中胜利(实际战果没有这么高,但考虑到双方的实力对比,芬兰飞行员的战绩已殊为不易),这对芬兰军民的士气是极大的鼓舞。中队指挥官,现在已是少校的马格努森破例在晚上 11 时(以往到晚 8 时 15 分基地就要实施灯火管制)召集手下的飞行员,对他们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并为每个人配发了一些白兰地,以庆祝即将来到的新年。


一月六日之战


1940 年的新年来临时,芬兰情报部门为空军送来了一份独特的新年礼物:他们截获了苏联气象侦察机拍发的电报,发现对方正在侦察尤第附近地区的天气状况,这表明敌机将对这一地区进行轰炸。马格努森少校立即从第 4 小队抽调了 4 架福克,由萨万托率领进驻尤第。


1940 年 1 月 6 日清晨(8:30 左右),芬兰南部出现了十分有利于敌方实施空袭的天气状况:300 至 400 米的空中有大量的碎云,这对于导航来说还不成问题,但却能为轰炸机提供了足够的掩护,有利于它们躲过对空观察和拦截。9:30,对空观察哨报告发现敌机。尤第的福克机群分作两个双机编队迅速升空拦截。但对战斗机飞行员来说,在这样的能见度下,能否发现敌机就只能靠运气了。经过长时间的搜索,福克机群没能发现一架敌机的踪影。运气欠佳的他们只能返回基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福克战机起飞迎敌


但几乎与此同时(10 时 10 分左右),一架完成了定期维修,正从拉平兰塔转场飞往尤第的福克 D.21(FR-92 号)在接近基地时,却意外地从无线电中听到了地面呼叫:“敌机 8 架,哈米那以北,高度 3,000!”。飞行员很快就发现了 8 架崭新的 DB-3 型轰炸机。FR-92 号立即发起攻击并击落了一架 DB。然而剩余的 7 架 DB 并没有返航,而是加速继续北飞。DB-3 凭借自身的高速和云层的掩护,很快摆脱了 FR-92 号福克,从尤第附近上空飞过,于 10 时 55 分左右轰炸了北面位于铁路线附近的小城库皮欧。


而在尤第,虽然第一次拦截未果,但萨万托和战友们仍保持着高度戒备。在得到 FR-92 号的报告后,萨万托命令地勤让战机保持暖车状态,随时准备升空,“迎接”返航的敌机。


11 时 50 分,警报传来:7 架敌机沿北面的铁路线向南飞来。飞行员们迅速进入座舱,启动发动机,打开无线电台。很快,地面指挥命令萨万托和他的僚机起飞。但在起飞不久后,僚机飞行员报告发动机出现故障,不得不返航。萨万托单机则继续爬升,径直向北迎击敌机。同时,地面上的双机在得知萨万托的情形后也立即起飞支援。


在空中,萨万托发现天气状况正在转好,尤第上空的云层已经消散。很快,萨万托就发现了敌机,一共 7 架闪着银光的 DB-3。它们分作两个分队,左翼的 3 架呈楔状队形,右翼的 4 架则排成一字队形,轰炸机之间的间距不超过机身的长度。敌机的高度高于萨万托,因此他继续爬升,同时右转向南飞行。有一段时间,萨万托几乎处于敌机机鼻火炮的射程之内,不过由于阳光的干扰而很幸运地未被对方察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描绘萨万托击落 DB-3 的空战场景


当萨万托爬升到轰炸机所在的 3,000 米高度时,他正处于敌机后方约 500 米。萨万托开足马力逼近敌机群。虽然左边第 3 架敌机离他最近,但萨万托决定首先攻击最左边的敌机,以避免落入敌机群尾炮的交叉火网中。


当萨万托逼近到距轰炸机编队约 300 米时,他的福克飞机突然发生了不祥的颤动——敌机炮手已经发现了他并向他开火,福克飞机很可能已经中弹。萨万托毫不理会,继续向敌机逼近。一直到极近的距离上,他才瞄准猎物的机身,狠狠地扣动扳机。成串的曳光弹准确地钻进了敌机机身。接着萨万托稍稍转移瞄准点,对准轰炸机尾炮手开火,很快干掉了对方。下一个瞄准点是敌机的发动机,萨万托瞄准右侧发动机打出了一个长点射,发动机立即燃起大火。这架 DB 已经无可挽救了。萨万托紧接着对左侧第二架轰炸机如法炮制。2 架 DB-3 相继脱离编队坠向地面。


此时,其余的 DB 都在用尾炮拼命向福克射击。萨万托毫不畏惧地向敌机群右翼编队继续攻击。他以精确的射击将最近的那架轰炸机的发动机打着火,使其脱离编队,然后继续在极近的距离上向下一个目标开火。每次在打出两三个长点射后,猎物就起火燃烧并开始下坠。


愈战愈勇的萨万托决心将整个编队的轰炸机都干掉,但 6 号敌机的生命力却异乎寻常的顽强。萨万托打光了机翼机枪的弹药,终于结果了敌机尾炮手并使敌机起火。他进一步逼近目标,瞄准敌机的一个发动机扣动了扳机,但没有子弹喷泻而出!萨万托再做尝试,但机枪依旧没有动静:弹药已经打光了。他只能看着那架 DB 拖着黑烟挣扎着向南飞去(在萨万托之后起飞的福克双机编队对这架 DB 实施了追击。两架福克在较远的距离上对敌机进行了长时间的射击,终于使其左发动机起火,飞机向大海坠去。但由于低空的浓雾,使得这一战果无法确认)。


返航时,萨万托检查了自己的福克。飞机没有大碍,只是无线电台无法工作,此外机翼上添了不少弹孔,看起来有点象瑞士奶酪。降落时他发现控制襟翼的液压泵也坏了,不过他还是成功地完成了着陆。


萨万托的飞机刚停稳,地勤人员就欢呼着围上来。他们把萨万托抱出座舱,并把他不停地抛向空中。这次飞行持续了 25 分钟,而和敌人交战的时间只有 5 分钟。就在这 5 分钟里,萨万托一口气击落了苏联空军 6 架新型的 DB-3 型轰炸机,有 2 名苏联空勤人员被俘。萨万托的座机 FR-97 号福克 D.21 则中弹 23 发,有些子弹甚至就打在座舱附近。


这是一次令双方都感到惊讶的战斗。芬兰的无线电监听人员注意到,苏联方面的电台一直到当天深夜仍在不停地呼叫那些已经成为残骸的轰炸机。即使时间已经大大超过那些飞机的最大留空时限,他们似乎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的同伴已经无法返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芬兰士兵在检视被击落的苏机残骸


而在芬兰和西方,萨万托的胜利被视作创造了一项世界记录,引起了公众广泛的关注。许多西方报纸都竞相刊登萨万托手持标有数字“5”的苏联飞机残片的照片。倒是萨万托本人对这一切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他始终认为,只要有机会,他的任何一位战友都能取得这样的战绩。其实,仔细回顾整个战斗过程就不难发现,萨万托大胆泼辣的近距离精确射击是取得如此骄人战绩的最关键因素。而苏军没有出动战斗机进行护航这一事实,也为萨万托的成功创造了便利条件。也有观点认为苏军飞行员过于呆板,缺乏主动灵活性,才招致如此惨重的损失。不过后来试飞过被缴获的 DB-3 轰炸机的芬兰飞行员却另有一番感受。DB-3 是一种非常稳定的飞行平台,作为轰炸机这当然很好——只是它太稳定了,以致于飞行员很难做出有效的机动动作来规避敌机的攻击。无论如何,1 月 6 日这一天的事实清楚地表明,在没有护航的情况下,轰炸机编队深入敌方空域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萨万托手持苏机残片的照片



艰苦的战斗


截止到 1940 年 1 月 7 日,苏联空军在对芬兰的作战行动中已经损失了至少 50 架轰炸机。因此,苏军决定从 1 月中旬开始为执行任务的轰炸机提供强有力的护航。针对这一状况,芬兰方面也改变了战术。芬兰战斗机开始从高空发起攻击,利用俯冲冲过护航战斗机,在对敌轰炸机进行短促射击后,继续俯冲以脱离接触。到这年的 2 月,芬兰接收到的格罗斯特“斗士”、菲亚特 G50 等新型战斗机开始投入作战。但福克战斗机部队的负担并未因此减轻,飞行员每天仍要飞行约 6 个小时,因为在另一方,苏联空军也在不断增添兵力。芬兰飞行员要面对的,是苏联空军 30:1 的压倒性数量优势。为了有效地运用手中极其有限的兵力,马格努森少校命令各飞行小队分散到各个秘密基地——实际上就是星罗棋布在芬兰各地的封冻的湖泊。这些湖泊看起来完全不象一个战斗机基地,但伪装良好的福克 D.21 就隐蔽在湖附近的森林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芬兰的格罗斯特“斗士”双翼战斗机


萨万托的战斗也在继续。1 月 17 日,在接到拉平兰塔遭到轰炸的警报后,萨万托独自驾机起飞并爬升到高空巡弋,准备截击返航的敌机。不久他就发现了 9 架在 2,500 米高度飞行的 SB-2。福克迅猛地向敌机群俯冲下去,转瞬间就抓住了一个目标并把它打成了火炬。当他准备攻击另一个目标时,其他轰炸机纷纷减速,以便于其炮手向福克战斗机开火。而护航的伊-16 战斗机也开始向萨万托逼近。萨万托不得不放弃一架已经开始冒烟的 SB,继续向下俯冲。敌战斗机逐渐被抛在了身后,但它们仍向着福克不停地开火。萨万托在俯冲过程中还得注意躲避敌机射出的子弹,直到与敌机完全脱离接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菲亚特 G50


从 1939 年 12 月 2 日到 1940 年 1 月 29 日,近 2 个月的时间内,24 中队没有任何伤亡。但到了 1 月 30 日这一切就结束了。这一天,萨万托的朋友沃雷拉中尉因恶劣的天气而坠机身亡。对萨万托个人而言,这是他在这场战争中最痛苦的经历。1 月 30 日下午,交战区域突起大雾,双方的空中行动都停止了。但沃雷拉中尉依旧按照原计划驾驶 FR-78 号福克 D.21 飞往后方基地,准备对飞机进行彻底检修。沃雷拉的飞行并未得到许可,但中尉相信自己能赶在天气变得更为恶劣之前飞抵目的地。当萨万托得知情况后,立即向沃雷拉呼叫,试图警告他天气状况正在迅速恶化。但此时已经太晚了,沃雷拉没有任何回应。当天夜间,沃雷拉的尸体及坠毁的福克在森林中被发现……。对芬兰战斗机飞行员来说,他们不仅要与敌人搏斗,还必须和天气等多种不利因素斗争,而后者有时甚至比俄国人更危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萨万托的座机在零下30度的野战机场发动,为了增温,发动机被棉被包住



2 天后,又一名飞行员在同约 30 架伊-16 的格斗中被击落身亡。在第一小队的指挥官卡尔森上尉负伤后,萨万托接过了小队的指挥权。他挑选了一名丹麦志愿飞行员:康特.恩哈特.弗雷斯中尉,来做他的副手。弗雷斯中尉在过去的战斗中已经被证明是一位十分顽强的战斗机飞行员。


2 月 3 日晚,对空观察哨报告发现约 30 架没有护航的轰炸机正在逼近。福克战斗机立即起飞迎敌。飞行员在空中发现了 3 个 9 机编队的 DB-3 型轰炸机。这些轰炸机也发现了福克战斗机并马上掉头向南飞去。萨万托追上去击落了其中一架,并击伤了另一架。但在整个战斗过程中芬兰飞行员只击落了 2 架敌机。主要原因是严寒的天气使得许多福克装备的勃朗宁机枪出现了故障。而在同一天,丹麦志愿飞行员弗雷特兹.拉斯缪森中尉在伊马特拉上空的战斗中被击落阵亡。


残酷的战争还在继续,而萨万托的战果也在攀升。2 月 15 日,萨万托在 7,000 米高空拦截了 3 架 DB-3 型轰炸机,其中一架被击落,另 2 架凭借在高空优于福克的飞行速度而逃生。16 日,萨万托再接再厉,击伤 3 架轰炸机;17 日又是 2 架!然而,与此同时,芬兰战斗机部队却正面临着弹药匮乏的窘境。他们缺乏曳光弹、穿甲弹和燃烧弹等在作战中十分有效的弹种。许多飞行员不得不使用平头实心弹在作战,而这种子弹在对付有着装甲防护的苏联轰炸机时往往力不从心。


2 月 18 日,萨万托率领 5 架福克拦截了 12 架无护航的苏军轰炸机。这 12 架敌机由 9 架 SB-2 和 3 架 DB-3 混编而成。萨万托独自一人攻击处于敌机编队尾后的 3 架 DB,而前面的 9 架 SB 则交给了其他飞行员。萨万托首先结果了 2 架 DB 上的尾炮手,第三架见势不妙迅速俯冲逃跑了。于是萨万托向靠得最近的那架 DB 的左侧发动机射击,将它打得停车后,又向右侧发动机开火。最后一阵齐射,这架失去动力的 DB 很快掉了下去。剩下的那架 DB 为了避免重蹈同伴的覆辙,拼命进行蛇形机动。萨万托紧紧咬住不放。但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的机枪卡壳了!那架幸运的 DB 最终得以逃脱。而回到基地后,一向沉静的萨万托也忍不住训斥了他的军械兵。


第二天,萨万托率领一个四机编队起飞拦截 6 架无护航的 SB-2。萨万托首先对敌机编队翼侧的一架 SB 发起攻击,但立刻有 2 架 SB 转过来从两侧对萨万托猛烈开火。手疾眼快的萨万托立刻瞄准一架 SB 的尾炮手开火并击毙了他。但另一架 SB 趁势逼近,射出的子弹已经击中了福克。危急之中,萨万托断然关闭节流阀,试图令敌机冲前。突然失去动力的福克几乎失速。与此同时,敌机炮塔出现在萨万托的瞄准镜里,萨万托条件反射似地扣动了扳机。但也就在此时,他的座舱被不知从何处突然喷溅而出的油雾所迷蒙。萨万托从瞄准镜里看到的最后情形就是被击毙的敌机炮手。由于担心发动机已经严重受损,萨万托不得不退出战斗。他的战友结果了那架已经受伤的 SB。在这次战斗中,萨万托的战绩是共同击落一架,击伤 2 架。但他的队友,弗里杰斯中尉也在这次战斗中被击落阵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击落的 SB 轰炸机



2 月 21 日,萨万托再次和其他两名战友共同击落了 1 架 DB-3,这也是他在“冬季战争”中的最后战果。在 2 月份,萨万托还曾经和前来袭击的 I-16 战斗机交过手,但弹药的问题使他没能取得战果。有两次他甚至陷入绝境,但都凭借福克 D.21 的俯冲性能转危为安。


2 月 29 日,萨万托在地面上目睹了芬兰空军最黑暗的一天。这一天,苏联空军的 6 架 I-153 和 18 架 I-16 袭击了芬军基地,并在空战中击落了 26 中队的 6 架“斗士”。芬军之所以遭此大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观察哨误把携带副油箱的苏军战斗机当作了挂着炸弹的“轰炸机”,致使起飞拦截的芬兰飞行员过于掉以轻心,最终为敌所乘。


在战争的最后几天里,从 3 月 4 日到 11 日,24 中队受命执行对地攻击任务,以迟滞红军部队的挺进。在这段时间里,萨万托向敌军步兵倾泻了上万发机枪子弹。令人惊讶的是,苏军地面部队似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隐蔽自己,显然他们没有接受过相应的训练,以至于在遭到攻击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当然苏军并没有甘心被动挨打,他们设置了防空武器,并出动战斗机掩护地面部队。萨万托曾经与 3 架 I-153 遭遇,不过对方笨拙的战术和糟糕的射击技术最终使萨万托逃过一劫。


1940 年 3 月 13 日,“冬季战争”结束。在付出了 23,000 人的生命和 13%的国土后,芬兰捍卫了自己的独立。战争结束时,芬兰空军尚拥有 25 架堪用的福克 D.21。战争中,芬兰空军共击落敌机 207 架,自身损失 68 架,54 名空勤人员阵亡,75 人负伤。24 中队在战争中取得了 119 次空战胜利,代价则是 7 名飞行员阵亡,损失福克 D.21 战斗机 12 架。而萨万托在这场战争中以 12 5/6 架的最终确认战绩在芬兰空军中名列榜首,成为冬季战争中的芬兰头号王牌。

续战及战后岁月


1941 年 6 月 22 日,德国入侵苏联。芬兰与苏联之间的“续战”也随之展开。萨万托和战友们再度与苏联空军在空中对垒。此时 24 中队已换装美制“水牛”战斗机。6 月 25 日,萨万托在空战中击落一架 SB-2,29 日又击落一架 Pe-2。


1941 年 8 月 4 日,萨万托被晋升为上尉。同年 10 月 19 日,他被调配到空军司令部。次年 5 月,萨万托开始担任试飞员。1942 年 7 月 17 日,萨万托被派往德国,对芬兰空军即将获得的德国装备进行测试评估。1943 年 1 月 16 日,萨万托重新回到老部队——24 中队。离开战场许久的他并没有失去往日的战斗勇气和飞行技艺。4 月 21 日,萨万托击落了苏军一架雅克-1 战斗机。5 月 9 日,他又击落了一架雅克-7,这使他总的确认战果达到 16 又 5/6 架。


1943 年 7 月 9 日,萨万托进入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他被任命为第 35 补充中队的指挥官, 并担任这一职务直到战争结束。


乔马.萨万托于 1960 年 6 月 8 日以空军中校军衔从芬兰空军中退役。退休后的萨万托依旧保持着谦逊、沉静的品质。作为一个儿子和三个女儿的父亲,萨万托从不向他人夸耀自己王牌飞行员的传奇经历。他不愿意让过去的荣誉打扰现在的平静生活,而更愿意沉浸在射击、游泳、英国文学等个人爱好中。1963 年 10 月 16 日,萨万托辞世。他身后留有著作《卡累利阿上空的战斗机飞行员》,该书详尽地描述了他在冬季战争中的经历。在冬季战争 50 周年时,此书再版。今天,人们可以通过这本书,了解这位芬兰王牌飞行员以及他的战斗历程。


附表:“冬季战争”部分参战飞机性能数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