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关系紧张 大陆新娘遭罪

pab1o1i 收藏 15 1389
导读:台海关系紧张 大陆新娘遭罪 HK ASIATIMES 撰文 萧霭君 2008/02/18, 周一 台北---2006年,台湾人Tom Chiu参加了一个前往中国大陆的相亲旅行团,被安排在桂林一间残旧的酒店里与35位女士见面10分钟。由于打光棍多年,这位37岁的台北停车场管理员已不知道如何挑选,只好让母亲与阿姨从旁协助。 Tom Chiu说:“我眼花缭乱,当晚都没睡好觉。”不过,他仍在第二天找到了自己的终生伴侣-Angela Tao。他说:“她那时留给我的印象很好。”

台海关系紧张 大陆新娘遭罪

HK ASIATIMES 撰文 萧霭君

2008/02/18, 周一


台北---2006年,台湾人Tom Chiu参加了一个前往中国大陆的相亲旅行团,被安排在桂林一间残旧的酒店里与35位女士见面10分钟。由于打光棍多年,这位37岁的台北停车场管理员已不知道如何挑选,只好让母亲与阿姨从旁协助。


Tom Chiu说:“我眼花缭乱,当晚都没睡好觉。”不过,他仍在第二天找到了自己的终生伴侣-Angela Tao。他说:“她那时留给我的印象很好。”随后,Angela Tao便随他到台湾,11月还生了第一个孩子。


很多象Tom Chiu一样急于结婚的男人,都愿意花上30万新台币(9,375美元)去相亲。在婚介所的推波助澜之下,台湾目前还出现了自国民党上世纪四十年代溃逃以来的最大移民潮。


自从限制大陆居民来访的禁令1987年取消后,迁入台湾的大陆配偶便持续增加,目前预计达25万人。其中大部分为女性,很少有男性。越来越多的台湾男性前去大陆旅游、经商或相亲,则更推动了这一趋势的发展。男女比例本已严重失衡,再加上不少女性选择单身,大陆新娘更炙手可热。虽然一些台湾男性会去东南亚国家相亲,但大多数人出于文化与语言方面的考虑,更倾向于娶大陆女子。


大陆新娘的到来,给台湾带来不少挑战。别忘了,大陆称人口为2,300万的台湾岛为一个不可分割的省份,但一些台湾人却一心向往着独立。海峡两岸时不时出现紧张气氛;大陆方面据说还部署了瞄准台湾的千枚导弹,以显示其在台北正式宣布独立时以武力解决台海问题的决心。


分析人士指出,部分台湾政客和社会阶层对大陆人士不断涌入感到不满。他们担心,尽管在3月的总统选举中不可能发挥任何作用,但由于均认同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之说法,这些大陆配偶以后或会改变本地人对北京的态度,并积极推动台湾实行亲北京的政策。


为此,台湾已把每年向赴台大陆配偶签发的临时居留证缩减为12,000张,远远少于它2006年批准的23,000起两岸婚姻。奇怪的是,台湾对其他国籍的新娘并无配额限制。


2006年,台湾还对婚介所进行了严厉整顿,并取缔了盈利性的相亲服务。婚介所,也从之前的900多家骤减为300家。鉴于2007年批准的两岸婚姻只有14,000起,这一招似乎成功遏制了两岸婚姻的增长势头。


为严格控制获取居民身份的大陆配偶数目,台湾每年仅签发6,000张永久居留证,还规定他们住满8年后才可申请居民身份证。而其他外籍新娘不但不受此配额限制,且只需3年便可领取居民身份证。


截止11月底,59,906位外籍新娘(大多数来自越南、印尼、菲律宾与泰国)已拥有了居民身份证,却只有44,493位大陆新娘能如此幸运,尽管大陆新娘的人数几乎是前者的两倍。


没有居民身份证,大陆新娘不但不能投票,就连开设银行账户、做生意、申请住房贷款、领取护照,甚至汇款等事均无法进行。


工作限制,也令大陆新娘觉得受到歧视。东南亚新娘抵台四个月后便可找工作,而大陆新娘只有在满足了低收入标准或居住满六年等苛刻条件后才能工作。


台湾中华救助总会(CARES)理事长葛雨琴(Ko Yu-Chin)表示:“我们一直要求政府放宽限制。我们质问道,为何不能象对待其他国家百姓一样对待大陆配偶呢?她们跟我们同源同族,为何不允许她们工作呢?政府官员们推辞说我们的失业率太高,这根本不是原因。若真是如此,为何不一并禁止外籍新娘呢?”中华救助总会是向大陆配偶伸出援手的少数非政府机构之一。


分析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两岸关系紧张才是大陆配偶遭受冷遇的主要原因。


台湾政治大学社会学教授Liu Yia-Ling说:“政客们更希望台湾男性都去迎娶东南亚女性,因为这样不会带来任何政治性威胁。”


台湾政界称,之所以将大陆配偶区别对待,完全是出于对两岸关系的考虑。他们还表示,很多两岸婚姻完全是出于方便。例如,在注意到两岸婚姻数目急剧上升后,台湾推出了要求大陆配偶在赴台前接受面试的新规定;随后,两岸婚姻数目从最高的30,000起下降到了目前的14,000起。


台湾陆委会副主委刘德勋(Liu Te-shun)说:“我们发现两岸婚姻很不牢固。一位大陆新娘告诉我,见面20分钟后便同目前的丈夫结婚了。她们想以此改变家里的境况,这也是她们希望来台湾的原因。”


两岸婚姻的离婚率非常高。2006年,14,000对两岸新人在台湾注册,也有7,057对夫妻申请离婚。过去几年里,台湾当局还发现了5,000~6,000起假结婚的案件。


看到有机会前往台湾,却不知道工作限制的事情,很多女性匆匆作出了嫁给台湾男人的决定,尽管她们对未来丈夫毫无了解,也不顾忌二人年龄相差很大(有的甚至更象保姆,而不是夫妻)。


来自厦门的Qin Qin,便陷入了这样一场痛苦的婚姻。抵台不久后,她就发现丈夫欠了一屁股的债。她说:“刚来的时候,我没工作也没钱,可他却不给我一点零用钱。后来我工作了,帮他还清了10万新台币的债务。我考虑过离婚,但那样我会两手空空回到大陆。台湾给了我很多梦寐以求的东西;它的社会体制、法律、医疗保险、文化,也都比大陆好很多。”


另一些大陆新娘的遭遇,则更为悲惨。中华救助总会曾帮助了不少被丈夫抛弃的妇女与儿童;一些遭受家庭暴力的大陆新娘,被迫与喜欢拳打脚踢或在外沾花惹草的丈夫共处一室,因为若此时离婚,她们不但不会获得居住权,而且将不得不离开台湾,除非能获得孩子的监护权。对没有任何收入的她们而言,这无异于是一种奢望。因为不能出去工作,她们完全依靠丈夫。


随着大陆新娘数目的不断增加,她们的力量也日益变得强大起来。有人开始参加小规模街头示威,有人则开办了声讨不公政策的网站。近几年,一度羞于参加公共活动的大陆新娘们已开始走上街头,要求修改相关法规。2003年,当将大陆新娘领取居民身份证的期限从8年延长至11年的法案被提出时,就遭到了100多名大陆新娘的抗议,令该法案最终被撤销。近来也频频发生小规模抗议活动,要求得到平等权利。


一位妻子在研讨会上痛诉说:“为了生计,我们情愿去刷马桶。当局为何宁愿雇大量外来劳工,也不允许我们出去工作呢?”她所说的“大量外来劳工”,是指在台湾超过30万的东南亚女佣和其他外籍劳工。


2005年,台湾当局终于打破多年沉默,宣布将每年投入3亿美元,向大陆及外籍配偶提供医疗保障、职业技能培训、当地语言课程及家庭咨询等服务。


葛雨琴说:“我们认为,政府在此问题上的态度出现了转变。他们开始投入资金,帮助这些配偶。”


不过,包括一些本土媒体在内的批评者认为,台湾当局在大陆配偶问题上仍戴着“有色眼镜”。内务部去年曾组织学者进行了一项研究,并得出了“由于离婚率高,政府应减少赴台大陆新娘人数”的结论。这一研究旋即遭到批评人士的“炮轰”:他们说,东南亚人士与本地人的婚姻也有很高的离婚率。


台湾著名的英文报纸《中国邮报》在社论中如此评价这项研究:“真正的原因是当局不希望大陆新娘涌入台湾。台湾需要规范移民问题,但减少配额的规定应适用于所有外籍新娘。”


尽管台湾实施了配额限制,对大陆新娘“另眼相待”,又整顿婚介所,也丝毫未能阻止两岸通婚的增长势头,除非大陆居民的生活水平赶上了台湾。


葛雨琴说:“谁也阻挡不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说着相同的语言,又有着一样的文化,出现两岸婚姻是很自然的事情。”


大陆新娘会不会影响两岸关系还是个未知数,但她们多与大陆亲戚保持着密切关系。新年期间,很多夫妻在两岸之间频繁往来,或是探亲或是经商。即便不支持两岸统一,大部分人迫切希望两岸关系能得以改善,令他们不再遭受诸多如旅游、商业往来等方面的限制。


出生在两岸婚姻中的子女,对中国有着更深刻的认识。相比之下,本土人很少带子女去大陆。至少,有些婚姻是成功的。Tom Chiu和太太Angela Tao均表示:“我们将向孩子灌输大陆与台湾的概念。毕竟,我们的根在中国。”


(译者:章彊)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