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二章名将归来 第一节转道回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张顺呼吸停止了,水面上只有红色的血,他的眼睛也闭上了,尸体悬浮在水中一点点的向上升,他奇怪的是闭着眼睛为什么能看到以前的场景,太阳落山的方向有条黑色的河,河对岸有一群熟悉的人,是他的老父亲张忠,骑在高头大马上,老头银髯漂白望着河对岸的儿子,张顺还看到远处有一支队伍,他们穿着破烂的衣服拿着缴获的武器,在寒风中向自己走来,他看到了长城,看到自己负伤晕倒之后张学义开轿车来接他们受伤的几人去医院。

军舰上的国民党海军官兵都扒在护杆上伸着脖子看看,看看水里到底是什么怪物,怎么一两个人就搞的陆军一个师这么被动,空军出动了好几个中队,为的到底是什么,就是这个浑身是枪眼儿的人,海军舰艇用无线电呼叫陆军和空军,“潜入防区的匪徒已经被我舰击毙,完毕。”

空中的飞行员低低的从江面上飞过:“收到。”飞机对着战舰友好的摇晃几下翅膀就远远的飞向南岸,不甘心的陆军部队好几千人站在长江边上,尸体早就被水冲到下游去,他们伸着脖子什么也看不到,海军怕陆军不明白,又是打旗语又是用灯语告诉他们敌人已经死了,步兵们站在江边很久都没散去。

地下党在武汉郊区的发报员把情报员送来的电报迅速拍发出去,北岸的解放军指挥部已经知道张顺阵亡,他回不来了,他阵亡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向所有认识他的人。


遥远的美国阿伯丁试验场,张学义正在一辆M26坦克里,他在炮塔里操作着主炮,高速穿甲弹装进炮膛里,他使用M3型90毫米坦克炮瞄准三里外的一台虎王坦克,瞄准镜内出现的虎王坦克没有发动机没有行走装置,就是一台美军从德国废弃的军工厂里找到的未完成作品,他瞄准虎王的前装甲开了一炮,被帽穿甲弹飞出去一公里多准确的命中虎王的前装甲,虎王冒起黑烟,张学义对车长位置上坐着的技术军官说:“一点八公里,击穿虎王车身前装甲,M3火炮在两公里内可以击穿虎王前装甲,下一个测试是打它的炮塔前装甲,我们要向前开一公里。”

“OK,向正前方继续前进。”美军军官嚼着口香糖,手中的笔往本上记录着数据,驾驶员熟练的开着M26坦克往前走,在规定距离内坦克停下,张学义依旧命令装弹手装同型穿甲弹。

M3坦克炮再次开火,虎王坦克摇晃着冒起黑烟,技术军官记录着测试时候的详细信息,战胜德国之后的美国暂时没有骄傲自大起来,常规武器方面他们正利用技术和资金优势全面提高自己。

测试区里还有黑豹坦克,用美军的M26依次测试主炮的摧毁能力,不光测试德国过时停产的战车,试验区内还有从德国运来的IS-2坦克,德军缴获了极少的苏军新坦克最后也也有几台落入美军之手,张学义移民到美国后他在美军中的朋友基本没几个退役的,军官都被留了下来,他交的朋友没少给他帮忙,一直想把他推荐给陆军部,不过最后陆军部测试中心还是给他留了个职位,收入不高但是能满足他爱玩的欲望,现在他开着美国坦克在各个距离上打德国苏联坦克,测试完之后还把许多M26坦克的半成品放在打靶区内,用缴获的可以使用的黑豹、虎式、虎王坦克挨个打,检测美军重型坦克的防御能力,被测试的除了缴获的坦克还有斐迪南坦克歼击车、猎虎重型自行反坦克炮、猎豹坦克歼击车、追猎者坦克歼击车,有这些缴获的车和数量不多的炮弹去研究那种坦克性能好。

张学义每天早上开车上班,中午有时候回家吃饭有时候留下来跟一群美国大兵和军官混在一起,他活在太平的地方可一刻也没忘了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好兄弟,二战结束后他就混在美军中当个测试员,有时候其他测试项目他也去看看,去看战斗机用各型炸弹去摧毁坦克,德国缴获的T34坦克在靶场被美军战斗机摧毁很多台,最后给各种被测试的坦克排出名次来,摧毁能力、抗摧毁能力、机动能力都有详细测试结果,美国不但对自己的武器有底,还对过去的对手以及未来的对手装备心中有数,一辆ISU-152给很多美军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是动物屠杀者SU-152的后续型,这个自行炮的火力不比M26,火力更是对M26有效,M26的炮塔前只有102毫米后的装甲。能跟M26打成平手的或许只有IS-2坦克,IS-3强于M26。

张学义整天混在开阔的试验场,几乎每天离不开各种钢铁怪兽,他逐渐喜欢上这样的生活,晚上开车回家好好喝上几杯白兰地和威士忌舒服的睡一觉,这种生活是他以前做梦都想过的。


给美国人打了几年工张学义似乎习惯了有硝烟没有伤亡的生活,随着时间进入一九四九年,他从广播里听到了越来越多的好消息,故友傅作义起义,解放大军渡过长江天险攻克南京,接着就是上海等大城市纷纷被解放的消息,美国国内的新闻一点也不客观,故意妖魔化中国,张学义越来越感觉美国人没意思,美国也没什么意思,他辞了试验场的工作呆在家里。

共和国成立前夕,一位香港人来到张学义的家里。美国式的乡村建筑没有什么院墙,张学义坐在躺椅上看报纸,茶几上放着咖啡,穿着西装的香港华人走到他的篱笆院内,十分客气的对张学义说:“请问您张学义将军么?”

张学义看看来到面前的中年人,他的口音很明显,说的是粤语,跟老婆宋小兰的口音差不多,他能听懂这个人说什么,显然来的人认识他似乎要找他有什么事,“你好,请坐下说吧。”

“我在香港的几个朋友拜托我给你带过来点消息。”

“请讲。”

“您的兄弟,钱瑞、张顺已经先后牺牲,战死沙场,北平的朋友很想让你回国,你的许多朋友都在北平等你,他们很盼望你回来。”

张学义站了起来,“似乎美国人不会放我回中国大陆了。”

“这个没关系,从美国加拿大很方便,这里离加拿大不远,从加拿大去香港办的手续十分简单,如果你愿意去我可以帮你顺利的回到香港,到了那你就好回北平。”香港人说完看着他。

张学义回头看看别墅,现在家里也是一大群人,二儿子已经上了大学,其他儿子女儿有的上高中有的上小学,秀芝和小兰最近几年生的几个孩子有的才刚回走路,虽然说家里有存款足够自己的一群老婆和孩子生活,但是少了自己她们能好好的过么?他真舍不得自己的家人,不过他想兄弟已经为国捐躯,自己躲在这里算人么?必须回大陆去,给死去的兄弟报仇,这才能实现自己的当初的誓言,自己报不成仇宁可被仇人打死,他丝毫没犹豫,“请等我一下,我去那套换洗的衣服。”

回到房间里张学义把自己最小的几个孩子都抱了抱,然后跟还不会说话的孩子说上几句话,挺着大肚子的秀芝问:“外边来了谁呀,和你很熟么,我怎么没见过。”

“你好好歇着,别操心这么多,这是我一个以前的朋友,他想借我的车出去兜风。”看完孩子的张学义又去小兰的房间跟她打了个招呼,他没说自己要去那,就是说有点事要出去几天,说完了他躲回自己的书房,迅速写了封信藏在抽屉里,然后拿上手提行李箱装上几本喜欢的书,拿了套内衣他就走出家门,张学义知道自己这一走能不能回来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更是难以预测,。他微笑着回身看着门站的几个儿女,向他们招招手他就钻进轿车里,香港人也坐上轿车,礼貌的向张学义的家人告别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成立美国便限制中国人回大陆,张学义在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已经从加拿大坐船往香港走,漫长的航行中他每天坐在舱里看书,他不想写什么关于自己的日记回忆录之类的东西,他感觉自己的那些事没必要写,比自己打的好的人有的是,比自己光荣伟大的英雄烈士数不胜数。

又慢又旧的客船消磨着张学义的时间,经过近一个月的航行船终于停靠在香港,这就是中国,这就快到家了,张学义在香港朋友的带领下离开客船,俩人在一个大饭店住下,回到房间香港人就说:“现在蒋匪军已经退向台湾,但是在大陆的敌特和土匪十分猖獗,在香港的国民党特务也很多,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的人会随时保护你,直到你抵达北平,不过现在香港没什么船可以去天津,需要办理许多手续才能坐船去苏联控制下的大连港,从那在回北平,制空权目前还在蒋军手里,很多起义商船和军舰都被他们炸过。”

人已经到了家门口却暂时走不了,张学义只好继续耐心的等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