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深山访友记

--------深山访友记



大学毕业后,同学们被分配得七零八落的,全国各地的都有,毫不夸张地说基本上全国每个省至少都有好几个同学,师兄师姐更实数不过来了,很多还是非常要好的那种。国庆放假大家都闲得无聊,都想着出去转转。本省的好些个都好久没见面了,正好在下面的师兄打电话过来惯例的节日问候,并询问假期有什么安排。说实话这位师兄分配的地方实在是太偏僻了,交通不便少有朋友来往,念在他一直以来老是“哀求”我们去看看的份上,也顺便下去看望那些分到边境深山里的师兄们。


我们一行四人早上九点半出发,省道出去按照原定计划到中途休息的地方已经是中午了。一个小城镇,天气还有些热,大家都比较累,大家差不多都没吃早饭快饿晕过去了,毫无疑义一致通过就在这里打尖解决了。让我们非常郁闷的是走了N家都是火锅,和老板商量说可不可以把吃火锅的菜炒一下,人家很诚实说他们根本没有炒菜的锅。。。。。。都快崩溃了,继续找,走遍了一条街看到远远的写着两个字“炒菜”,一众人马如狼似虎杀将过去,进去一看:屋子里满满当当全是食客,都是从省城下来自驾车旅游的。估计老板也没有见过这个场面,好容易上来一个菜就解决一个,菜才上了两个,一大桶饭早已见底。酒足饭饱之后自然小有点睡意,不能立即就走,疲劳驾驶不安全嘛。正巧这个地段还是镇中心,一个很大的湖,湖的旁边还种有几排大柳树,绿草茵茵,碧波荡漾。挺好,不如过去草地上歇歇,再次一致同意通过该项动议。坐在湖边的阴凉处,假山和喷泉,喷上来的水雾带来一丝丝凉意,朵朵白云与远处座座青山缠缠绵绵,不由得心旷神怡。当然未能免俗,稍事休息,留影纪念是必不可少的。


按计划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应该到达目的地,休息完毕,我们开车继续上路。走到高速路入口,我们问了一下我们目的地的距离,他们告诉我们有五十公里左右,我们放宽了心,慢悠悠的上路了,因为不是一路高速,还要走其他低等级的路。下高速的时候我们特意又问了一下,那人告诉我们说好像有六十公里。一路无语继续往前大概又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找了个看起来比较面善的问路,顺口又问了一下距离,那人却说大概还有一百公里!他的回答让我们都彻底崩溃了,三人成虎,我们都怀疑自己走错路了。我们猜想他们没有去过可能也不太清楚。好容易在路边看到了那个千呼万唤的路牌,还好总算是在下午五点前到了。小城很小,和师兄联系了一下,三分钟就找到了他说的广场附近的标志性建筑了。坐在小城的广场上,先坐下喝杯冰椰子汁,休息一下,吹吹风,活动活动坐了大半天车都有些发麻的胳膊腿,然后去预订的宾馆洗了个澡。


晚饭在小城最好的饭店,一个城边环境极为雅致的鱼庄。是一片建在水上的竹楼,回廊下挂了许多红灯笼。从在回廊上向对面的山上望去,半山腰上有一大群类似猪的动物,黑色毛皮,还挖了一个个的洞。我们都猜想应该是野猪,一问朋友说那是熊,我们都很诧异熊有这么乖吗?都安安分分躺在那里晒太阳打瞌睡。朋友道:“熊胆都被人抽干了,哪还有力气,不信吃过饭你们上去和它们较量较量,对了,这里的熊胆酒很有名,今天就给你们尝尝”。边疆人民的热情真不是说的,我们这边酒过三巡早已面红耳赤了,朋友单位的大小几个头悉数过来,亲自给我们逐一敬酒,排列组合一圈下来。咳,总之是没有一个还能流畅地说句完整话的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上山了,他们的单位刚从山上搬下来不到三个月,现在上面只有一个留守人员,噢对了,还有一条据说非常凶猛的纯种狼狗。全是S型盘山公路,车子要螺旋着走,路最宽的地方也仅仅只能并排走两辆车。还全部是那种鹅卵石铺的弹石路,加上山上的水气重,路面非常湿滑。路旁一侧就是万丈深渊了,看得胆战心惊的。山里的雾气像云团一样在脚下飘来飘去,犹如慢慢流动的布匹,感觉随手都能抓住它一样。十多公里全是这种山路,朋友介绍说:“每个新分到这里的人都是被抬上来的,因为太远太偏僻了,怕大家心里难受。所以都是先在下面灌醉了抬上来,心里好受些也不会害怕了……”。这个地方在我们系统里是出了名的,单位在的山顶地方非常小,足球不能玩,一脚就飞到悬崖下去了,开玩笑说还要背着干粮去找才能找回来。唯一的娱乐就是搬个凳子看山看云,看崖壁上的树和地上的蚂蚁,连打麻将都凑不齐人。师兄接着给我们讲解:“每次我们的运输车下山,我们跟着下去采购的人,就好像土匪下山不要钱似的,连方便面都成箱的搬。还有个以前的师兄在这里待了两年,那时候一个月工资1000大洋不到,两年存了两万。曾经有个老同志的钱就一直放在褥子底下,走的时候拿出来,因为山里雾气重湿气大,钱都潮的长霉了,哈哈!”


说说笑笑,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山顶,我们把车停在门口的场地上,也仅仅只是将近三个车位那么大的地方。前面是一个只容一个人进出的门,左边是一排横着的房子,二楼办公,一楼是宿舍,楼前面是十多米的水泥地,右边就是万丈悬崖了。当崖而立,凉风习来神清气爽,心情舒畅了不少,感觉因为长久的都市生活变得压抑的心胸也开阔了不少,不由得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当然我们都知道这里的朋友肯定不会这么想的,就算是天上的美景也会厌烦,就是琼浆玉液也会乏味,何况是在这个交通设施、生活条件都极为艰苦的环境。还好,他们已经搬到了小城里。


从停车的地方有个台阶上到后面的山上,是已经是废弃的值班室,师兄带我们去参观。一路往上,我们是翻山越岭啊,跋山涉水啊,走了大半个小时,朋友说才一小半的路程。抬眼往上看去满眼的阶梯,窄窄的阶梯上满是青苔和腐烂的树叶,很容易滑倒,而滑出去就是……。听朋友介绍有的时候晚上有情况还要上来巡视,天哪,太恐怖了!山路越往上越陡峭,还有几人合围才能抱得过来的苍天大树,树叉上居然又长出了很多的藤蔓类的植物。整个一天然的大氧吧,不过走在这里令人感觉毛骨悚然的,还好人多。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有天下雨,一个师兄去给值班人员送饭,走到路上越下越大,青苔太多,一不小心滑了一跤,幸好抓住旁边的小树。都快到地方了,饭洒了,还好还有一个馒头,那个大雨下了一夜,风刮了一夜,被风刮断的一个树杈砸在值班室房顶上破开了个洞,值班室本来就很小,两个人裹一条被子坐到天亮,还好都没有生病。值班的师兄第二天下来,吃了一盆面条,具体多大的盆我们倒没有仔细去研究。”


师兄现在很知足,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现在可以在小城里横着走了,单位觉得大家辛苦,所以奖金很高,和以前在山上相比,已经很知足了”。我也祝福那些依然在那工作的那些师兄、朋友,希望他们的生活一如他们的心情。有机会我还会再去看望他们,还有他们曾经奋斗过的地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