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平台三策

lwm1212 收藏 0 34
导读:争取台湾统一可用三种方式, 第一种被动回应式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台毒搞切香肠式台独动作,我们就搞相对等的统一动作。 第二种民战逼迫式 以人民为依托步步为营循序而进不管你搞不搞,我按计划一步步该搞什么搞 什么。 第三种全面快捷式 快速解决掉,给世界一个机会,大家全力以赴一齐搞,一次搞干净。 与三种方式相对应, 本人据此特荐平独三策 自辉扁当政以来,台方频频出牌,步步紧逼,贯穿于20年中,两人的台独策略如出一辙,台独们把整个独立过程象切香肠一刀一刀切下来,张拉快慢

争取台湾统一可用三种方式,



第一种被动回应式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台毒搞切香肠式台独动作,我们就搞相对等的统一动作。


第二种民战逼迫式 以人民为依托步步为营循序而进不管你搞不搞,我按计划一步步该搞什么搞 什么。


第三种全面快捷式 快速解决掉,给世界一个机会,大家全力以赴一齐搞,一次搞干净。


与三种方式相对应, 本人据此特荐平独三策



自辉扁当政以来,台方频频出牌,步步紧逼,贯穿于20年中,两人的台独策略如出一辙,台独们把整个独立过程象切香肠一刀一刀切下来,张拉快慢有至,台毒已近乎得手。国进两党当政竟似有同一灵魂附体,从时间安排到操纵手法竟惊人的连贯一致。表面上看来蓝绿政治混乱,一红一白争执不下,每每却总是独派得手,绞闹的场面竟成了渐进台独的护身符.遮住了台独们身后的真正黑手。然而再笨的人时间一长也该有所醒悟了:从阿辉被力挺上台后逐步走向台独开始,台湾的政客总是在非常妙到好处的时候说一些话,做一些事.而每一次事件风波,闹来闹去又总会向台独目标更进一步。就连近来阿扁的贪腐弊案,最后也给搞成了台独宪法出生的必然借口。真的荒唐至极,真是岂有此理!


不难看出,独独们身后却有高人运筹策划,贯穿几十年如一张棉密的网环环扣扣向着自然的和平独立目标逼进。而反观大陆这边的策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又总被环环相戏,进退两难,好比一个穷人贪心拿了人家的钱又被人家揩了老婆的油,急不得恼不得,好不尴尬,等钱慢慢地多了,忽然发现老婆早睡到别人的床上,再悔也晚了。为破其局,君子忧忧,在此特荐破局三策,与有识之士共研.起抛砖引玉之能也算略进匹夫报国之志。


第一策 回应渐进法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主动出击,渐进统一


辉扁以来,独独们屡试不爽地无非是渐进式台独手法,每隔一段时间,必会宣布一些新的台独政策,一些事情,看似台湾日常施政的小问题,可拿到相关国家统一的层面,却是能悍动台湾宪政及民意基础的根本大事.放下废统、更名、台独党章还是催生新宪不谈,单就一个教科书问题,即使台湾在短期内,不进行所谓的改国号,台独入宪,照此书施教下去,再过十年,可能再也不会有人再提什么中华民国了,也许那会儿的湾湾们会傻问,统独是什么,根本没有这个问题!试问,我们若再坐看湾湾蓝绿争议的闹剧中,慢慢分层次地去‘中国化’,等到台湾已是独立的自由国家这一概念扎根民间后,我们还怎么去和台湾人民谈什么统一的问题,那岂不成了一个笑话?


是以,本人认为,大陆方面不能再任由湾湾在所谓的内部争议中蜕变下去,而是应该主动出击,与台独动作相对应的采取推动全面统一的工作。国家应为此制订一个详密可行的规划方案,再把这个方案分解成若干个阶段,以分阶段推进的方式,一步步渐次设定统一的阶段目标。在此期间,独独们每宣布一项有关台独的政策,大陆就相应地宣布一项强制性统一的政策。湾湾每搞一项去中国化的运动,我们就要掀起‘一个中国化’的运动。敌不动,我不动,大家安心搞经济。敌一动,我必动,反正是你单方面去中国化挑起事端的,也就别怪我单方面‘一个中国化’大家礼尚往来。即使有些政策现在条件还不太成熟,搞出来在国际并不好操作,也要去搞,先把这个箍给它套上,刀把握在自己手里,做到随时松紧主动在我。关于这次去中国化的教科书事件,已是明显具有台独具体化的特征,本人觉得大陆方面在近期会有所回应,在此本人推荐一套抑独方案,可主动出击以渐进推动统一。


一、制订并公布国家有关台湾海峡的若干年发展规划(大陆不缺这类人才)。要让大陆人民、国际社会和湾湾具体感知到两岸统一事项的具体存在。进而形成一个全民的奋斗目标——祖国的完全统一。以此来对应毒毒的去中国化。渐进统一实行的每一步对毒毒来说都是很温柔的无关痛痒的,火候要做到既不能让人发火又能达到自己的前进一步目的。时间久了小事一件件积累下来,就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就象文火蒸螃蟹!我们每宣布对台政策,要同时搞好在国际的宣传,要让大家知道我们是被逼才做的,而且这是一个国家政府在对地方行使管辖权,是天经地义的事。当然我们要给地方一个时限,这个时限的把握上要有策略——不是一定在某个时间,而是在一个大概时间之前,相关具体的工作随时都会进行。关键是要给毒毒明确的警告:现在我们大陆是以经济建设为主,还没心打你,你却甘愿为西方主子效力破坏大陆建设,其心当诛啊!本着同是一个民族我们先是规劝为主,一旦两边干起来到时毁的是谁要想清楚,如果还不醒悟,就是在逼我们出手,闹的越凶时间就越提前,最好还是老实点。


二、 针对台度即将推出的分裂宪章,第一步我们应该策划个“台湾海峡地区行政规划”,现在大陆正在规划的“海西工程”正有用武之地。我们在台湾海峡西岸划出一片经济特区,中央可以立法将该特区与东岸的宝岛一起组成一个“超大型世界级台海特别行政区”,其中西岸面积上在人口上要都眼大于东岸,以有利于特区的政治框架。特区可实施类似香港的自由经济政策,打造一个巨型世界最自由经济区,特区政府可以代表海峡两岸与国际财团跨国公司等签署协议,联合开发。中央政府给予特区优惠政策,吸引国际资本入驻。至于特区的政治架构,自然是既有“中国特色”,具体问题政府自有考量,咱不敢乱讲。总之应该是:既不让国民失望也能让所谓国际社会闭嘴的那种。


三、特区规划完成后,可将台海设立为无害通行区,国际贸易的船只可自由往来。海峡内只能有特区警察部队维护治安,所有地方非法武装要全部缴械,拒不缴械的,武警战士为维护区内安全可动用一切手段强制执行。如果区内出现外籍武装,一律全面绞杀,特区武警有权先斩后奏,规模较大装备先进的,可申请小型核试爆,反正自己家里核试谁也管不了。


四、 台独每推行一项去中国化政策,我们就提出一项特区特区立法,立法出来既可以马上实施,也可以先跟那放着,等机会再强制执行,谁难受谁知道。


以上方式是在台湾和统希望的现阶段使用,如果形式进一步恶化,或台湾问题长拖不解,那本人建议采用第二策


第二策 民战逼迫法


人民战争 无往不胜 按部就班 层层逼进


台湾人口2300万,真正死心塌地的台毒大约有600万左右。这不是个大数,还没有一个省的民工多。从岛内历次政治运动来看,这批民众辨别是非的出发点非常有问题——只要是他们认可的人,做什么都无所谓,他们不认可的做的再好也白搭。这段时间大陆为台湾经济贡献可谓不小,这帮子人大陆钱该赚的赚,我就没听到他们说过一句肯定的话,反而闹起台毒来更变本加厉了,成心给大陆找麻烦。一群典型的白吃加白痴:白吃是平日对他千般好,也交不了他的心;白痴就是是非不明对错不分,不管有利无利有德无德,反正就是一个混闹。这样的人,只能有一个待遇——关一个塌实地天天赶苦力完事,要不怎到现在还念着小日本的好呢,就是贱!


如果台独们不听劝告,死心为西方主子卖命,针对这种人我建议用平独第二策:人民战争逼迫统一:


一、在海峡特区规划出台同时,即成立特区委员会。委员会组建完成后,为了方便日后特区经济建设、治安防恐、及施政管理,由国家推动大陆民间与台岛有识之士共同组建八大公司:


1特区建设开发公司、2特区技术开发公司、3渔业开发总公司、4农业开发总公司、5道桥工程总公司、6抢险救灾总队、7保安公司、8社区管理总公司。


以上公司人员各百万左右,职员在工作之外,全部加入特区民兵组织。平时工作训练各半,一有紧急事态,即刻全面动员进行作战。公司前期可先在西区办公,一旦准备成熟,就可直接开赴东岸台岛。这些公司开进台湾后,既要负责各种“灾”后建设及财产收编管理工作,又要做好区域治安与防护。公司人员要深入民众,每人负责特定台毒人员的“劝教”与监督,充分发挥我党我军优良的统战功能,要保证被看护人员的“绝对安静”,起到绝对保障当地社会治安稳定的作用。如果这个办法试行成功,可一举解决国际上在占领区内防恐的难题,为我们美国大哥下次再“民主”哪个国家时提供借鉴样板。


二、 深入发挥毛老人家“人民战争”理论在新时期的运用。公司员工要在各省市以自由自愿的方针从优录取,各省市要象当年抗美援朝一样支持,要选拔各地有头脑却无一技之长,家庭困难有心短期内改变自己现状的社会无业人员,最好是有暴力倾向又懂得大是大非的年轻人,哪怕是犯过错误的兄弟,也要给他一次机会,把他们的光辉热量释放到宝岛上去,对独独们进行一带一的“帮助”。挑选人员时,要详细介绍员工的工作职能,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将成为中华民族的英雄。这样选聘既保证了驻岛人员素质,解决了内地就业压力,还为一些兄弟提供了发展空间,一举多得嘛。公司人员的待遇问题,一定要优厚,薪资水平与宝岛相同。当然要提前讲清楚钱不是马上就给的,要到了那边才能发,只能劳兄弟去取了。如果兄弟在那边待美了,就长住那,发张特区身份证,享受特区福利待遇。


三、 考虑到以上人员数量较大,这么多人要为宝岛建设出力,后勤生活会很麻烦 ,我们建议把兄弟们全部安排到独独们的家里居住(要提前搞好名单)。这既方便大家沟通交流,也可解决让人头疼的后勤保障问题,挺好。至于那些失踪了的独独们的财产,大额的充公,小数就分给兄弟们也算是个奖励。知识产权工矿企土地文物,一律归国家所有,就算是拿到台湾的大陆资产的利息。


四、上述公司建立后,国家就要配给各种装备,通过立法授予特区西岸人民自由通行台岛的授权。得到授权后特区委员会可以要求台湾地方组织前来注册报到,并安排其做好公司入住台岛的前期接待准备工作,如拒不执行将坚决取缔。因为上述公司均为民间企业,而且属于特区籍贯,台岛的地方组织无权阻止公司在特区内的正常活动,公司可不经任何申报,随时进驻东岸特区。一旦时机成熟,条件到位,国家就可征调十万渔船云集海峡,各公司十万大船一齐东进台岛,完成永载史册的海峡特区大开发的壮举,岂不美哉!


五、 在整个方案的前期,国家规划出特区范围和行政权限后就不做太多介入,特区内问题先由委员会和各大公司处理,中央只进行审批和指导。如果东地方组织强行阻止特区公民的自由流通,先由特区政府强制执行,因为是地方政府在实行职权,所以即使特区东西两岸发生武装冲突,也是区内人民之间的矛盾,不存在中央以大欺小的问题,即使发生屠杀,国际社会也无法抱怨中央政府。只有在地方非法武装势力强大或外国武装干预的情况下,才可由中央直接出动军队进行剿灭。


上述方案稳步实施层层推进,让东岸人民感受到实实在在的统一压力,争取岛内人民自己早日解决掉问题,全面做好建设大军的接待工作。整个方案真正把问题交给两岸人民自己处理,既可带动民间经济发展,又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还不用政府太多花费,也算是两全齐美了吧。准备工作完成后,独独们可能还不死心,甚至勾结国际流氓企图单方面以武力改变当时两岸的现状,破坏特区建设,阻止西岸人民的和平渡海行动,那么

就可以使用我们更喜欢的第三策。

在第三策里,我们将以全新的观念,用前所未有的人道主义精神,全面解决特区的历史遗留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