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江南烈血 20节 请神之难

不笑生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URL]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立即有两个士兵上去,军靴立即着到他的身上,嘴里还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立即有两个士兵上去,军靴立即着到他的身上,嘴里还直骂。“奶奶的,哪里来的野小子,见了我们神州军还这么猖獗。”

当先抱着头,蹲在地下的朱聿键道:“天华,你可是不识好歹么,如若坏了朕了事,朕定不饶你。”

此刻,在朱聿键心里,慢说一个陈天华,十个纵有经天纬地之能的陈天华又如何?你有神州军吗?你能把几十万满清大军打得满地乱跑吗?心中更怕陈天华的乱叫乱嚷使神州军误会自己所来居心,那就万分不值了。

私心之中,如果岳效飞要他牺牲陈天华,可以肯定的是,他会毫不犹豫点头。

“你们干什么的,这么晚来我们这里!滚,以后离我们远点!”

领兵的小班长,显然没有打算放他们进去。刚刚才撤底脱离了大明,现在神州城谁得也不是,就是我们百姓自己的。

“才刚过了没几天舒心日子,就又来了,真他妈烦人!”

被几只军靴在身上给了几下重得,陈天华只好委委曲曲的蹲在地下。他不明白,过去在神州城的时候,这些士兵都是多么谦和守礼啊,怎么到了外边是这么一付副尊容。武器一收缴接着又被他们喝令滚蛋。

朱聿键同样蹲在地下用手抱着头道:“几位,几位不要误会,我确实是有要紧事要见这儿的负责人。”

小班长再斜了一眼陈天华,眼中恨意未消“神州城城主夫人和一些高层亲自劝导,居然还不回头,妈的还有脸回来。刚才早知道是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子,就该把你直接毙了。”

朱聿键似是察觉了士兵们的想法,他警告似的瞪了一眼陈天华道:“几位大哥……。”

“谁是你大哥,不要乱攀亲戚,我不认识你!”

“是,是,几位我们的确是有极重要的事情要找这儿的负责人,如果你们烦他,他不进去,我现在就让他滚蛋,你们让我进去行不!”

看着朱聿皱起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领头的班长一挥手发布命令。

“你们组押着他进去,有任何不轨行为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制止”

“是”一个三人战斗小组押着朱聿键朝老城主府里走去,这个班长向跟着朱聿键来的其他人下命令,尤其指着陈天华。

“你们剩下的人都滚蛋,最主要是你,我们不欢迎你在这儿出现!”

绣月正在打点行装,她就要去台湾了。这儿的事也办得七七八八,身旁是放寒假在家的小倩。正忙碌间,门口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夫人,朱聿键刚从福州那边过来,说有要事相商,不知您见不见?”

宇文绣月停下手中的动作道:“请他到会客厅中坐一下,我马上就过去。”

门外的城主近卫应了一声“是”转身离去。

“真讨厌,谁这么晚!”小倩手中的东西扔下。

绣月轻轻一笑,这几天确实把小倩累住了,没想到这神州城已经搬走了,这里的事却还是不少。

“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一同出去看看吧!”

宇文绣月带着小倩来到会客中,这儿的吊灯已经再度大放光芒,照得屋中通亮。来的人蹲在一边,一旁是几位荷枪实弹的神州军士兵看押着。宇文绣月仔细一看,却不是那个化名白三爷的朱聿键又是哪个。

她朝几位神州军的士兵道:“几位辛苦了,你们可以回到各自岗位了,他在这儿没有危险。”

“是”几位神州军士兵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他们才一走,没等绣月让座,朱聿键已经站起身来,一屁股坐在一会客室的椅子上。

嘴里喘着气道:“唉!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命中专门克我呢,每次要见你们都会被押起来……哎,小倩你个臭丫头,一向不见长高了好多呢!正经的,还不快去给我倒杯饮料去。”

小倩如何不识得他是谁,不就是当时成天来神州城蹭吃蹭喝的那个白三么!不但熟透了而且在他的面前也算是放肆惯了。心里气他半夜三更来打扰人,小鼻一翅发出冷哼。

“哼,你们福州城那么好,却跑到我们这儿来做些什么!”

对于朱聿键的那股子赖劲,宇文绣月也不觉得奇怪。这个皇上说来也真怪,每次只要一进神州城就不对,那话里就有了味,为这陈嫔和绣月也不止笑话了他一次。当下绣月也不多想,只是向他福了一福。

朱聿键坐在那儿拱了拱手道:“绣月,有一件事我很奇怪,怎么神州军的士兵都像不认识天华一样,见了他好像就有一股子无名火冒起来。”

说起陈天华来,绣月心中一沉,一直以来她都当陈天华是她的小兄弟,而且岳效飞对于陈天华的赏识和器重之情唯只有他岳效飞的几位夫人最清楚。

岳效飞时常说:“天华参与了神州城成长的全过程,将来交给他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国家也是能治理好的!”

“三爷,说起来天华去了你那的事在神州城的反应挺大的,大多数人都不太理解,而且他还称我家夫君是邪恶之人,这样的事自然上了报纸头条,所以……”

朱聿键晃晃脑袋,心中感叹这一点自己不如岳效飞,虽然没人敢当面骂自己,可背后骂自己的有多少人啊!骂自己还是小事,可背后有多少出卖自己的人啊!

“不说他。绣月,今个我真是有正经事来谈呢,先给你看个东西!”

“三爷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啊,有事招呼一声就是,何必……”

“切,说的容易,我来了都进不了门,别说别人了!”朱聿键说着,将手中的诏书剃给刚刚倩儿手中接过饮料的绣月手中。

绣月不看还没事,这一看硬是吓了一大跳,她扬扬手中的诏书。

“您……您这……”

“喝~!看不上是吧,小绣月这你也看不上,莫不是……”

绣月被朱聿键说得脸一红道:“三爷,瞧您说哪儿的话啊!您这么看得起他,我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只是您知道我们夫君不在家里,您的这个……我可是不敢接呢!谁知道我夫君愿不愿意啊!”

“他又没看,你又怎么知道他不愿意,再者说了他不在又怎么样,谁不知道他小子怕老婆啊,只要你们姐妹几个愿意,他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