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四卷 血色记忆 第六十七章再入魔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


第六十七章再入魔窟


“报告长官,我要我们连长报仇!为八十八师遇难的兄弟们报仇。”


“你们连长?”


“对,就是跳进火堆那个军官。”


“嗯,他是条汉子,我们能够顺利突围,还多亏了他。他叫什么名字?”


“报告长官,我们连长叫李生云。”


“哦。”薛晗点点头。


“长官,我枪法好,我熟悉南京地形。请您带上我吧。”


“我就是南京人,南京地形我不比你熟悉?”张剑秋在一边插话。


“那万一你阵亡了呢?还是带上两个保险。”


“你才阵亡呢!你们八十八师在雨花台还不是靠我们中国宪兵救下来的。那么有本事还当俘虏。”张剑秋有些轻蔑地说。


“这位兄弟,对不起。刚才我说错话了,我是不应该说你阵亡。但是你侮辱我可以,侮辱我们八十八师可就不对了。我们八十八师血战上海滩的时候你还没有见过鬼子长啥样吧?”


“你…”张剑秋还想说话。被薛晗用手势阻止了。


“对八十八师我是了解的,是支好部队。张剑秋上士,你对军官应该尊重。”


“长官说的对,我们八十八师是好样的,我要用行动来证明八十八师没有孬种,洗刷被俘虏的耻辱。”方以贵说。


“好,那你就跟我们走吧,不过一切行动一定要听指挥。”


“是,长官。”方以贵兴奋地走到装甲车旁。


张剑秋极不情愿地拉开装甲车的车门。“上去吧,坐后面。”


回头对薛晗说:“头,我不明白,带上他干吗?这次我们的主要任务不是找蔡连长和一票中国宪兵的兄弟吗?跟他们八十八师有啥关系。带上他累累赘赘,碍手碍脚。


“知耻而后勇嘛!我看他不说是光说不练的主,你去给他准备一套便装,准备一把短枪,然后上车。我们马上出发。”


几分钟后,薛晗坐上车长的位置,在暮色中装甲车出发了。这种德国进口装甲车性能极佳,不用有履带而用,六个高强度橡胶车轮,让它的最高时速达80公里。跑起来任何坦克和装甲车也追不上它,特别适合做侦察车使用,而20毫米机关炮在当时也是令人生畏的武器。


车上五个人,分别是车长薛晗,炮手李杰,驾驶员唐忠明,通信员张剑秋。和八十八师的方以贵。张剑秋和李杰闲来无事做在车里聊天。而方以贵则独自一人靠在那里一言不发。


装甲车在土路上颠簸着。薛晗手里拿着一副南京地图,考虑着自己的计划,今天梦中蔡德彪浑身是血让他忧心忡忡。


他思虑着蔡德彪等人现在的情况,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昨天要不是考虑车上人质的安全,他本应该回头来掩护他的。突围中担任断后是非常危险的,本来就属于九死一生。


虽然希望渺茫,但是薛晗还是义无返顾地带领着众人扑向已经成为血火地狱的古都南京。


车行一个小时,大约还有几公里的时候,薛晗命令将车停在一小树林里。大家下车活动活动筋骨。换好便装,准备好短枪。薛晗依然命令把太阳旗从新插上。因为这里离南京已经很近了随时能碰上鬼子。


“要混进城,我们最好搞几套鬼子军装来。”方以贵说。


“方排长说的对,那你说我们怎么弄几套鬼子军装?”张剑秋故意将了他一军。


“我们上公路堵一辆鬼子的军车,现在赶往南京的军车肯定不少。”


薛晗心里暗暗赞同,看来这个方排长确实有两下子,和他想到一起去了。


“那好,我们上公路看看。”薛晗对方以贵说。


“那你们两个跟我来。”方以贵说。我们八十八师曾经在这里驻防过,对这一带熟悉。”


“好。”薛晗点点头。他命令炮手李杰,驾驶员唐忠明看护装甲车,自己带着方以贵和张剑秋向几百米远公路摸来。三个穿便衣的黑影闪出了树林。十几分钟后他们看见了公路。但是他们没有上公路而是顺着公路两旁往前隐蔽搜索。


刚刚走出大概几百米远。就见前面转弯处路旁停着一辆开着灯的似乎抛锚的日本军用汽车。


“真是天助我也!”薛晗暗暗高兴。于是利用夜色的掩护,三人匍匐前进迎了上去。


离近了观察发现这是一辆日本运输队的汽车,看样子好象是运粮食的。车上三个司机和两名押运员。车是抛锚了,司机钻进车底下修车,一名押运员负责给他递工具打下手。另一押运员负责警戒。


负责警戒押运员刚刚转过头,脖子上的就挨了薛晗一刀,接着另一个押运员也被方以贵和张剑秋撂倒。车下面的司机听见动静刚从车底下探出头来,马上被拖出来,带血的钢刀加在他脖子上,“说出你的目的地,和入城口令。否则也会被结果了性命。”薛晗用日语说,司机吓得体如筛糠。毕竟不是战斗容人员,“我们是九师团运输大队,负责给进入南京的部队送药品和补给。”“口令是什么?”“天皇万岁。”薛晗见他答的如此痛快几乎下意识的没有迟疑,便判断这个口令应该基本上是真的。“你既然如此忠于天皇,那就为他效死吧。”薛晗说完一刀把他结果了。在三个人身上搜查出了证件和路条。好在上面的日文薛晗都认识。


然后三个人迅速把尸体拖到路边的水沟里,把衣服扒下来换上。然后把尸体拖到隐蔽处。三人又回到车旁,掀开苫布一看除了里面有大米几十袋居然还有一批抗生素药品。正的薛晗急需的。心里暗暗高兴,没有想到这一次如此顺利。冥冥之中似乎有战友的英魂护佑。


薛晗命令张剑秋联系装甲车。装甲车开来后,薛晗让把药品放在装甲车里,然后自己开车在前,让装甲车随后跟着。一前一后开在公路上大摇大摆的向南京行驶过来。这回他们按着地图和张剑秋的指引向中华门方向开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他们行驶到中华门前几百米的地方,已经是晚上8点种左右。远远的看见中华门前灯光闪烁,原来高大的城门楼已经被炮火削去大半,城墙也被轰的千疮百孔。只有城门洞还比较完整。已经有几辆车排着队等着进城门。薛晗开着车靠上去,排在等候进入城门的队伍后面。


在城门口,有十几名鬼子在那里盘查过往车辆,但是他们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交谈着。


“听说6师团成立了好多慰安所,南京的美人都被他们收入囊中了,呵呵。”


“真是羡慕第一批开进城里的这些家伙,他们可是占了不少便宜,我们却只能给他们看门啊,郁闷。什么时候我们能换防到城里面啊。好好玩玩支纳女人啊。”

哨兵们在聊着天。漫不经心的检查着车上的货物和人员的证件。


薛晗听了恨的牙根直痒,但是还是强压怒火。轮到自己的车了,他一边冲哨兵点着头一面说出入城口令。然后把车停稳。


“我们是九师团运输队的。负责给师团运输给养和药品,路上车出了点毛病,掉队了。后面是掩护车队的装甲车,在上海缴获中国军队的,现在派上用场了。”薛晗一边用流利的日语说着一边递上证件和路条。


口令,证件,路条都对上了。哨兵中一个少尉掀开车箱上的苫布,看了看车上的货物。然后又向后面的装甲车走过去。这个时候大家的心都随着提到了嗓子眼,手里都暗中把武器的握把抓住准备一旦暴露立即开火射击。但是表面上都轻松镇静。


那名日本少尉走到装甲车旁看了看。拍了拍车身,然后冲岗哨点点头。


“放行!”


一般对进城的检查都没有出城严格,因为日本人认为中国军队都已经望风而逃了,跑还来不及,不可能回来送死。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几名胆大包天的中国人敢又杀回来。兵法有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薛晗顺利的进入了已经是满目创痍的南京城。现在这里已经是中国人的地狱。街上依然看见一具具尸体。日军成群结队的出入民宅商铺强奸杀人放火抢劫无恶不作。一座座民房被点燃,将残破的街道照亮。


按照鬼子原来的任务,他们把运输的药品送到九师团的防区去。他们的目的地是应该金陵医院,那里已经被鬼子给改成九师团的伤兵医院。而金陵医院就在金陵大学附近。他们沿着中华路向北行驶。由于路上到处都是尸体,薛晗不得不放慢车速缓缓而行。


前面街角传来日本兵野兽般的嚎叫和淫笑声。和女子的惨叫声,只见五个日本鬼子围着两个中国姑娘。


其中一名鬼子军官手里挥舞着马鞭抽打着她们,嘴里骂着。


“支纳猪,我让你跑。我打死你们,看你们还敢跑?哈哈哈!”


两个姑娘瘫倒在地,无力地以手掩面,痛苦地承受着皮鞭的撕扯。


“我们不跑了!”


“把她们衣服脱光!谁脱得快我就把奖励,要不脱就挨鞭子。”军官晃了晃手里的皮鞭。打着手势。四名士兵淫笑着分成两组扑向两个姑娘……


为抗日点击阅读,为爱国注册收藏,为英雄投票推荐,谢谢大家的支持.祝收藏的朋友新年好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