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盖情感 第四章 第十二节

shxfq90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9/[/size][/URL] “猜一猜!”他对她说,“我们将到哪里去?”   “不知道!”她回答。那怕是将她带到天涯海角她也没有怨言。   “我们以前常去的地方,你忘了吗?”   常去的地方,就在努力思索的时候,接着道:“知道吗,文瑛!有时我常常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可以说,在两年的时间里,几乎每个星都要来一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79.html


“猜一猜!”他对她说,“我们将到哪里去?”

“不知道!”她回答。那怕是将她带到天涯海角她也没有怨言。

“我们以前常去的地方,你忘了吗?”

常去的地方,就在努力思索的时候,接着道:“知道吗,文瑛!有时我常常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可以说,在两年的时间里,几乎每个星都要来一次,有时是早上,有时是傍晚,但更多的时间是黄昏,在这里看看彩霞”,用手指了指对面的山麓,“到这里来听一听排山倒海的风啸声。”

“章寒!两年来……。”

“是的!”他打断她的话,伸头揍近,含蓄又显得相当真诚。

“独自一人?”她问。

在眼里闪过一星点的狡狯,面容且被内心里的痛苦折磨的浮露出一片苦涩的笑容,他点点头。文瑛这时候垂下头,心里贸然地升起一片对他无限怪责的浮云。回想起那段销声匿迹的时间,寻遍他有可能会去的地方,忐忑不安地到处奔波,天天等待电话铃响,最后失望,询问他的邻居,没有人知道,好端端地迁走,更不知道举家迁往何处。很长的时间里,几乎变成一个无法适应生活的人。

他俩常去的地方是市区公园,汽车在公园门口停住。与文瑛下车朝里面走。来到曾经常呆的那个山岗上,那里有一条长凳,现在已换上新的。那时候,他俩在它的上面坐着,谈着功课,谈着人生,谈着双方的爱恋,谈着预想的未来。

“文瑛!你瞧!”他说,手指着山崖上的一棵小树,“两年多来,它没长什么。”

“它这么艰难地生长,脆弱的枝干饱受日晒雨淋冷酷的风刮,这正是注定成为苍松的磨难。”她离开他后退一步,双眼紧紧地盯着,一种深压在内心里的怨恨冒了出来,伸手扇了他一巴掌,“告诉我,章寒!是什么原因使你销声匿迹?”

扇在脸上的巴掌他已有准备,好像对此承受心爽,但是问话令他感到无限惊诧,他小声地朝她问道:“难道你一直不知道?”

“是的!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消失,音信全无,你对我太残忍了。”

是的!的确太残忍。可是同样对他来说也是残忍。因为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如果文瑛在父亲的压力下屈服,那将连最后仅有的一点幻想也会破灭。不是没有信心,这一切都不是,而是两个不同的阶级。这是与她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于是把当初去见她父亲,把如何谈论的话语全说出来。文瑛听着,早已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设身置处于他的角度上去想,的确也只能用这种方法。可是在这方面上暴露对自己不信任的观点,想到这一点,使她很负气地对他说:

“你就不认为,我父亲的做法,在这种做法中,还包含了其他更积极的意思呢?”

“我承认,这是一种设想,可是你了解你的父亲,还有什么样的假设呢?”

“去认为是一种很难明白,但又是较为含蓄的用意呢?”文瑛痛心地刹住话,难过地低着头,因为她了解父亲。

“很长的时间里,我也这般设想过,”脸阴沉地凝固起来,“但是,如果我接受安排,就必须遵守他的要求。”

“于是你就辞职。”

“我没有选择。”

“告诉我,我的父亲向你提出了何种要求?”

“我与你很明显是两个社会层次不同的人。”

从这番情况看来,理解他的行为,不由自禁地为他所遭受到的侮辱,暗地里伤心又悲痛。愤愤地埋怨,埋怨谁呢?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情人,任何一方都容不得埋怨,这种滋味真不好受。像乱麻一般缤纷交错解不开,需要一个突破口,用它来调节导致产生出来的责怪。

“没理由让你销声匿迹,你知道吗?几年来,令我不知所措,过着猜度不安的生活。”

他接受温柔的责备。“听我说,”深沉地刷了一眼将目光移开,“你不止一次地鼓舞我去见你的父亲,向他阐明我俩的关系,当时你一定认为我害羞对吧!如果你这么地猜想那就错了,对于真诚相爱的人来说,任何事物在他的面前都会显得极不重要,而我这番做的原因在于,每当我的狂热消退后,意识令我不得不分析与预料,并且对各方面都充分地估计,我去见你的父亲,其结果没有脱离预料的范围。”说完后,脸部的表情竞奇怪地舒展开来。

相反文瑛闻听之后陷入沉思,双眸湿润,音声中带有一点咽呜,“是这种原因。”她问道:“你害怕见到我,害怕我会迫于父亲的压力,做出预料的结果,于是自个儿伤心地躲藏起来。”

“对不起,文瑛!是这么一回事!世上有许多诸如此类的典故,的确害怕得到结果,如此做的目的,无非是给自己在心灰意冷的时候,有一点形式上的鼓舞,有一点激昂,有一种坚强期待的寄予存在。”

“于是你决定从旧居举家迁走也是出于这个目的。”

“我只能这样做,没有别的办法。”

文瑛没有回答,暂时躲开他。来到汽车旁,拿开车门钻进去,走来的章寒也钻入汽车。

“我想回去。”她说。

“好的!”他发动汽车。

她紧紧地盯着。两年来,就靠着一股意念坚持,在心田里升起一种来势凶猛的酸楚,它激荡着整个心肺。缄默降临俩人之间,他全心全意去驾车,当汽车濒临下坡路时,让内燃机熄了火,银行家的别墅就在下面,轿车刚好滑行到达,车子在别墅前的花园口停住。

“到了!”他告知道。

文瑛没有作答。他迟疑了一番之后才下了车。绕过车头为她打开车门,车门的拿开之声把她从恍惚中惊醒过来,可是整个心身都被假设的思绪折磨着。她假设般地处在他当时的位置上,想象着那份初衷,不由地落下泪。下了车,走到他的身边,投入他的怀抱,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迫使他底下头来,亲吻着,手抚摸着他的头,而她的头紧紧地贴在宽厚结实的胸膛上不停地蠕动,并且咽咽出声,最后那抚摸的手变成了秀拳敲打着。章寒同样热血沸腾起来,把她抱紧,恨不得与她融为一体,可是在瞬间里,世上的一切,清晰地出现在眼前,热血飞快地降温下来,捧起她的脸,定睛来看,起伏不已的胸脯也平静了。

“到家了。”柔和地把她推开到手臂刚能接触到的距离上,“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我等着你的电话。”坚信地眨着含泪的双眼,油然而起的难舍之感,将整个心房紧紧地罩住。

“我知道。”他说,手反而被她抓住。“你不应该这么久才来。”

文瑛很想把盘踞脑海中的所有埋怨心绪都驱走,做到好像任何事都未曾发生。想将心态调节好,然而事与愿违,再一次被无边无际的愤郁引起浑身颤栗,它很快就贯穿到了落寞的渴望之中,刚才颀长的拥抱与温馨给了她快感,即温暖,亢奋又冲动,可是落寞空虚又是那么轮廓分明。

“你还爱过别人吗?”她忍不住地问。

“爱过别人!”惊诧地重复她的话,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有!”

“一直爱着我?”

“对!一直爱着你。”

说出此话后,有一种顶胸的急躁,带着灼热之火的眼睛去注视,开始文瑛有一点机械,还有一点拘束,但马上奔放地斜滑过身来,两人狂热地接吻在一起,文瑛闭上眼睛,任脑海里的思绪伸展,对他所做的一切都原宥,怨恨父亲的气愤讯速升起。

“两年的时间里,你在干什么呢?”她睁开眼问他,恨不得知道分开之后的一切。

“什么事情都干。”他轻巧地回答。看到此话使她产生惊讶的神态,一副揣测话里所包含的范围内容时,立即解释道:“还不是为了糊口,你知道工作很难找,尤其一份好的工作就更是难找。”

有意用一种想获得关怀的语调对她说,尽管这一切是早料想到的,但总得来说,怎么也无法取代心中的仇恨意图,虽然不恨文瑛,可是恨她的父亲,怎么也忘记不了银行家的轻蔑。现在只是计划的第一步,整个脑海里在衡量着整体计划的细节部分。

“家中的情况如何?”她问。

“一般化,你知道,生活总是不随人意。”

这一点没有说错,觉得章寒有一种暗藏于心中的忧虑,好像有什么话滑到嘴边的时候马上又吞了回去,这时候果断地将手抽出来,深玄不已的表情十分凝重。

“对不起,文瑛!现在你已到家了,我该回去了。”

“喔!哦!等等!”文瑛不想让他就这样走掉,想邀请他到家中一坐。二年的时间未见,有许多的话要讲,有许多的话要问。他目前住在哪里?

“我会与你联系的。”章寒对她说。

钻进车中发动开走。文瑛站在别墅前,良久地望着开走的汽车,心中升起一阵盖过见到他产生出来的一股喜悦心情之外的,另一种茫然不知所措的心绪。因为她想问一下,为什么现在出现在她的面前。也就在整个心绪投入到对该种问题的思忖当中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