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盖情感 第四章 第十一节

shxfq9011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79.html


她缓缓地摇晃着头,经此一提,像引发一个炸雷。文瑛相当清楚,佳丽并不是有意识去提及,不论如何,没能帮弟弟一把是一个过错,要不然文志绝对不会落到这种地步,感到懊悔,很想申辩,不是不想去帮弟弟,只是害怕家中极有权威的父亲,在他得知后,会用权威来对待她的做法。

“姐!我的意思是想请你,”试着说,“用你能力所及的办法去关照文志一下。”

“我会的。”她轻声回答。

“文志目前太需要人帮助了。”

“这么说,你见到了文志?”

“是的!”她说,“我昨天去俱乐部见到了他,还买了他的钟点。”

有一丝游离的神色飞快掠过脸颊,相继浮露出的羞惭极为短暂。恰到好处地收起此话引起内心顾虑与难过的意识。那是为弟弟从事的工作,为之很难理解的,不愉快的心绪。

“我来台北没有别的事,为业务只是一种借口与说法而已。”黎佳丽继续说。

不需要过多的猜测,结论很明显,文瑛问道:“来的目的只是为了见一见文志!”

“这才是真正来的原因。”她忧郁地说,“我发现文志已无任何的退步,仅靠内心一股意念在支撑,希望从今之后应当去关怀他,也许他可能不会接受。”

“我会的!”

“文瑛姐!这次我的到来别告诉你的家里人,答应我好吗?”

“我答应!”

苦涩地笑了笑,还想说一些什么,竟被大厅扬声器里发出来的播音声打断,播音员告知旅客们,前往纽约的旅客可以登机了。她站了起来,“现在我的走了。”

没有说什么,知道想走的意思是坚定的。看着对方走向验票的走廊。茫然若失地走出候机大厅,来到停车场的轿车边,昂头仰望深邃的蔚蓝天空,看到有一架客机正从视线里飞过,发出的机械噪声,震耳欲隆。钻进汽车里,没有马上发动,伏在方向盘上整理头脑里乱糟糟的思绪。黎佳丽突然回来,目的何在?知道她见到了文志,离去留下难题。事情完全出人的意料,且又是十分简单。

实际上本来简单的事务经人们从各种环境,及意识形态上过多考虑之后,就变得异乎寻常起来。更多的顾虑投入进去,自然变得不简单。导致第二天整个脑海里如同一桶糨糊。

她站在办公室,巨大檀木办公桌的一旁,整个大脑里一直回想与黎佳丽相逢,引起涌心酸楚的愁郁情绪之中,佳丽说的话细仔地想来,的确自己有一定的责任。害怕父亲的强权做法。另一个存在本身虚荣原因,暗恨太软弱,告诫今后要有主见。

今天的工作内容似乎比起往日来要多出一倍。看了一眼工作日程表,一心想把面临的工作做完,可是脑海里不由自主地陷入到沉思之中,那是一种深埋在内心深处很久的思念情绪,并且相当快地被它左右,她努力克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父亲给她打来了电话。

“早上好父亲!”她说,清早离开家,只对管家交待过有事情,并没有说明什么原因。

“昨晚的宴会你缺席了,文瑛!出了什么事?”平常不论大小宴会总是出席,昨晚是一个很重要的宴会竟缺席,突然的变化让他感到不可理解。当询问管家,由电话里告知的内容是,她很早就回到家里,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去过。

“我有一点不舒服。”她不想让父亲就这个问题深问下去。

“那么现在状况如何?”

“没有了昨天的症状。”很想告知他,黎佳丽回来过,最后还是忍住,因为一再嘱咐她别告知其他的人知道这一点。

“哦!是这样!”那头沉思了一下,才传来宽慰的语调。“可能是工作太累啦。”

“我真抱歉,父亲!”

“我有一个重要的约会,”文俊义对女儿道,“我马上要离开,下午有一个临时会议恐怕要缺席,我的秘书会对你做详细的说明。”

“好的!”

通完电话,工作内容将脑海全部占住。希望出纳部主任能拿出一个方案。几分钟前与此人通过电话。与罗斯达就那份申请报告中的内容仅仅只商讨了一个看法。当初接到询问的电话后,将报告中列出的内容认真地看了一遍。只是让她拿出一个明确的观点来,仍然不能,简直一头雾水。需要更确切的资料。于是拿起电话拨动一个号码。

银行的主要经济学家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到打来的电话,“从调查资料上面直观地看,这是一个投资方向,”对提及问题发表笼统的观点。“有关该方面的决定将是政策性的。”

“单纯地说一下报告的看法。”

“理论上是可行的,”经济学家道,“这里面有很大的操控性,文小姐!”上了年级的经济学家行动有一点不太方便,可是脑子照常管用。对她直呼小姐!反而觉得他是使用正式场所的叫法,平常总是直呼她为丫头。

那份申请报告内容来自于名叫安耐泰跨国公司的贷款申请,一笔数目为二亿五千万元的贷款。银行调查报告内容涉及有关跨国公司集团,包括所有子公司的资产和预计利润的总结情况材料,要求跨国公司会计主任宋厚义先生提供更为详细的资料汇集而成,并经过评估部门审察。由于大家习惯性的原因,总是把来自于各部门评估确定的文件称之为调查报告。

“您认为实际情况与他们自行提供的资料,有什么地方显示出不准确的问题吗?”

“政治政策总是对经济造成不稳定性的直接原因。”同众多学者一样,对目前的状况都感到十分沮丧。实际上没有谁不把问题落在这个方面上。

政策造成的原因,一旦谈到这个上面去,没有人不表达出很不满的情绪,只是不得为而为之,其做法就是耐住性子。由于公投议案的提出,造成两岸局势紧张。同时这一届政府的众多做法,经济上最敏感地显露出整个问题。目前股票普遍下跌,投资者对岛内的投资逐渐减弱信心。不少人必然会选择海外市场,更有趣的现象是大多数选择大陆内地,投资内地的各公司都赚取了丰厚的利润。

“从证券市场上来看,”学者翻看笔记本,“目前许多公司的股价都在下跌,就连我们银行的价位也下跌了,不过还属可控范围之内。”

“我想您在归纳所有的信息资料后,己有了一个大概了吧!”

“我………。”不知怎么去回答,说实在的,的确由资料上分析以后,形成了一种认定。感到她太会发问。电话那一头的丫头是看着长大,一直就觉得她选择经济专业不对头,如果选择新闻,那将会有更大的建树。事实表明她在这个领域里同样做得很成功,很适应这份工作。“是的!”随后紧接着说,“我认为其中太有玄机了。”

从话语中一听就知道,努力地保护好判断。远见、大胆的预测曾经一度给他带来过重大的伤害。“也就是说,现在您………。”

“是的。”他回答道,曾经科学的预测,的确使他蒙受羞辱。从理论上来讲,那套经济学理念是正确的,竟然正确为何又不坚持呢?“我认为……,”他阐明简要地说出看法来,“安耐泰跨国公司实际上是一个虚无的大架子。”

文瑛努力压制惊诧,“早晨的金融时报意思是另一种。”

“表明其中存在一个问题。”

经济学家对桌上的金融时报瞟了一眼,通电话之前,他一直认真地琢磨里面的内容,上面出现的数据太离谱,如果让他再一次表达看法,他会大胆地说,这份时报存在人为性的操作,今天由它反应及披露出来的数据已不再是客观、真实、符合理论。

“我有一点不明白。”

不单是她不能明白,就连他本人在刚一接触到资料的时候,也被资料中提及到的数据弄得糊涂起来。好在理论的拓普使他看出了置疑点,经过种种的假设与推理,最后才得到一种可能的认可。

“与跨国公司的交易是危险的。”他表达出一种认定。

“我会充分地考虑这个建议,希望你在下午的临时会议上,把该项建议表达出来。”

“我会的!”

随后朝不同的部门打去几个电话,吩咐一些事项。想利用工作时间来考虑一下非工作的事项。发生在昨天里的一件事情自然而然地搅乱心境,黎佳丽悄然地回来与文志的见面,以及与她谈及到的问题,让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内疚。可是脑海里的重要思绪还是投入到失踪两年之久的恋人身上,他的突然出现,有理由相信,这里面一定存在一种目前尚不可知的暗在因果关系。哦!章寒!

在昨天,一名秘书禀报。“董事长!刚才有一位先生来找过您。”

“是在预约的名单里的人吗?”文瑛问道。近段时间来,为了接待各阶层的人士,浪费了许多的宝贵时间,于是吩咐在门外办公的女秘书,一天最多只会客十人次,并且要先排队预约。

“他不在预约的名单里。”

“你应当知道怎么去办理。”不满意今天女秘书的工作职能。

“但是那位先生说您一定会见他的。”秘书有一点委屈。

“是何贵姓的人士?”

“是章先生!说他叫章寒!”招待处的办事员第一个印象是:刚才那位来访的人是董事的朋友,她面对上司的那幅急欲想见的表情,很自然地作出这个肯定。恭敬地回答,“他只呆了二分钟的时间。”

“留下了什么话没有?”文瑛绝望地问。

“那位先生留了让我转给您的话。”

“啊!这太好了。”

“章先生让您到地下停车场的西廊去,他在那里等着您。”

地下车库!一个好地方。内心称赞不已,马上朝那里奔去。

在地下停车库里,章寒扔掉吸了半截的烟,打算再重新来一支,只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同时,曾三番五次地拿开过车门,想离去。不认为今天是一个很好的时机。然而不知是一股什么样力量决定下来。在停车库等着文瑛的到来。他靠在车身上,一时对决定设想了许多的估计,自然而然地思忖着这一别二载之久的相见,想用一种试探性的方式来相见,借此证明她的爱还剩下多少。他一点也不怀疑,两年多的时间,它在人的观念以及思想上是有极大的作用力,时间能起到忘却、调整、与抚平内心创伤的功效。打算用一个戏弄式的方式来与她见面,仍装成毫无建树又一名不文的样子来见面,尽管这样地决定,只是对任何能够兑现的方式不感兴趣。侨扮用什么样的方式与她见面,在不知不觉之中,昔日里的记忆又一次清晰地涌现出来。

“先生!我认为一定是您的经历促使您过多的观点形成,并且最后变成了决定。您如此地解剖爱情的方式是错误的,当然这是与您的财富有关。财富使您产生防范的戒备,但是我仍然笃信,超越物质的神圣爱情是存在的,很显明的根据是:社会上大多数的人……,可是永恒的爱情例子总在这一类人群中产生。”

……“您所指出:物质是爱情的基础观点,自然从现代人向往的趋势里能看出这一点来,于是,我按照您提及的方式进行了思考,只是结果依然消除不了对您的气愤,您一定会偿受到这种误判结果的恶果,原因是您轻易地损伤了我的心……。”

就因为这个原因,成了章寒奋斗的目标,与银行家会晤之后,彻底改变了做人的准则。他意识到一个人,假如仅靠自身的拼搏,循规蹈矩地坚持原则,一切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的,于是他放弃了良知的观点,内心里仅存获取权势与财富之心。

在前来银行之前,这种积怨促使他更想打跨银行的计划决定。而与此同时,又一次地告诫,与银行家女儿的见面,不论出现何样的结果,都不能动摇这项计划。

一阵喀喀的脚步声由进口处传来,清脆地回荡在静寂的车库中,循声望去,文瑛出现在进口处,探身进入车内,用手按响喇叭,然后双手交叠于胸前,悠闲地等着她的到来。

“章寒!”文瑛大声地叫唤。

他应了一声,欣赏她奔来的模样。脑海里立即将记忆中的她,与现实里的她对比起来,发现她比以前更加风采动人。展开双臂将跑近身边的文瑛搂抱住,完全没有分开两年时间,多少有一点拘谨的存在。亲吻着她,开始时她有一点抗拒,后来放弃了观点立场,两人狂热地亲吻起来。

直到分开等到呼吸匀和之后。文瑛刚想张嘴,竟被他的手制止住。他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汽车边,为她拿开车门,让她上车,赶忙跑到车的另一边,同样钻进汽车,将汽车起动,开出了停车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