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为了让受雪灾影响而没有回家的来深建设者们,渡过一个快乐而详和的春节,深圳政府与香港政府联手举办了一系列的旅游优惠活动,从深圳到香港旅游每位游客只收80元,对于这样的良机当然是不容错过的。

刚到达香港时就看见一帮着橙红色大袍的僧人在与一些衣着平常的人交谈,那些衣着平常的人们还挨个触摸那些僧人的脚,然后再触及自己的额头。看得出那是一种尊敬的意思。 僧人很友善的样子,有些还戴着眼镜,很是斯文。不过,每个人额头上都点了一点红色的印记。记得有说法是,印度女子结婚后就会在额头上点个红点,而这对于男性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一时间我无法弄明白,也无法猜测他们来自哪里,又将去向何方。

从小就觉得僧人非常神秘。记得小时候看了电影《少林寺》以后, 僧人们还一度成为我顶礼膜拜的英雄,那时候觉得他们和神仙差不多,总以为僧人不会有烦恼。所以一有忧愁便想着出家做和尚。而成长的波折总是在所难免。那个年代的我们没有什么心理辅导,只有自己琢磨着,学习着,在感伤中、在忧郁中寻找快乐,曲折成长。如今这些人第一次离我这么近,有许多问题想当面了解。

已记不得这行僧人的具体教派了,但是知道这些僧人很多受过良好教育。并且了解到,他们在年满22岁后,便可以向父母提出申请出家。在印度,出家是件很光荣的事情。所以也有很多家庭会同意孩子出家。这一出家,其实就是宣布了他们和家庭的彻底分开。在寺庙中,所有的僧人都是大家庭中的一分子,职务上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大家都很自觉的尊重年长的僧人。有些职务是轮流的。比如厨师就是大家轮流做的。吃的食物自然是素食,如土豆、玉米面、豆类、蔬菜等等, 而且这些都是他们在寺庙旁边自己种出来的。他们还养奶牛,产出的牛奶就供全体人员饮用。 虽然缺少肉类,但是那些素食和着上天赐给的阳光和福祉, 他们个个倒是长得身强体壮。说到身体,自然少不了锻炼,而他们的方式便是练瑜珈。这个起源于印度的古老健身运动因为强调身心合一的宁静,在现代的都市中还颇为流行。原来印象中练习瑜珈的人身材都相对苗条结实, 但是从这些僧人的体型上却看不出来这样的痕迹,也许心宽体胖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些僧人通常每天需要在寺庙修行三个小时,然后每两个人一组外出做家访。除了宣传教义之外,还做些类似心理辅导的工作。 路途稍微遥远些的,他们就自己驾车前往。这些车都由该教的信仰者捐赠,这些捐助还支持他们每年到世界各地游历。冲着这点,对于一个爱周游世界的人来说,就够羡慕他们的了。

细看他们的服装才发现,所谓的 “大袍” ,其实是由上下两块未经裁剪的布一裹而成的。这样的打扮一年四季也没有变化, 即便在寒冷的冬天也不例外。这些人肩上都斜挎一个巴掌大小的和衣服同色的荷包,内放一些小物件, 如纸、笔甚至手机等现代化通讯设备。直到他们告诉我才注意到,他们额头上除了有一代表本教的标志性红点外,还有一个V型的印迹.,原来是他们每天用一种植物的叶子汁,用力涂压的结果。但是有几个年轻的僧人头顶还留着一小撮两寸长的头发,原来这也是他们教派的一个标志。我奇怪为什么年长的不留,他们爽朗地告诉我说,他们也是有的,不过现在都脱落了。

几句话来回就和他们熟了起来,一会儿他们用餐的时候,他们便极其热情地送我一份他们带来的自制的素食。我接受了他们的食物—— 几块加了黑胡椒和咖哩的土豆,以及几块金黄色的微辣的薄煎饼.,味道很香,真的是比飞机上提供的食物要好吃多了! 我自然是要感激和赞扬一番。

最后这行僧人热情地邀请我抽空去探访他们的寺庙,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去。现在 很后悔当时为什么没去拜访一下他们寺庙,以便更深入地了解他们略带神秘的生活。虽说人生兜兜转转,可又真能有多少机会重来呢? 即使有机会再去,也恐怕早已是物是人非了,所以又有什么比珍惜眼前的机会更可贵的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