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与警察的第一次约会

军人永不放弃 收藏 2 299
导读:我与他的第一次约会,至今提起都成为朋友们的笑资。一个地冻天寒的下午,他约我在离家不远的十字路口见面,我们各自如约准时到达指定地点。但由于此前我们只是在单位门口见过一面,而且是在夜幕降临时分,谁也没看清对方长啥样。于是,第一次正式约会,我俩擦肩而过。他迎着西北风站了一个下午,满心失落的到朋友家倾诉,认为这事要“黄”,而我也对他心存怨恨,心想着这样的人怎么能靠得住。 “万事开头难,搞对象也不例外,兴许人家有什么事,哥们,你可得坚持住”。朋友们开导他。是的,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移动电话,约好的事,要么死

我与他的第一次约会,至今提起都成为朋友们的笑资。一个地冻天寒的下午,他约我在离家不远的十字路口见面,我们各自如约准时到达指定地点。但由于此前我们只是在单位门口见过一面,而且是在夜幕降临时分,谁也没看清对方长啥样。于是,第一次正式约会,我俩擦肩而过。他迎着西北风站了一个下午,满心失落的到朋友家倾诉,认为这事要“黄”,而我也对他心存怨恨,心想着这样的人怎么能靠得住。


“万事开头难,搞对象也不例外,兴许人家有什么事,哥们,你可得坚持住”。朋友们开导他。是的,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移动电话,约好的事,要么死等,要么一走了之,第一次约会,作为女同志,我肯定选择后者。这件事已经成为“经典之作”,收藏在我们的恋爱记事本里。


我与丈夫恋爱四年,“电话”功不可没。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买一部款式别致、具有“爱情与永恒”象征意义的电话,象供奉“观音菩萨”一样供在家中,他经常对我说:“如果没有电话,就没有咱俩的今天。”那时,我与丈夫工作在一座办公楼内。1996年,“110报警服务台”成立,他成为一名巡警队员,他所在的中队驻扎在我们楼下。他们没有休息日,24小时坚守在工作岗位,随时听候老百姓的调谴。“110”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吸引了不少老百姓的眼球,打架斗殴的、丢钥匙赌下水道的、夫妻吵架孩子出走的、老人走失掉进粪坑的,自杀的、殉情的,有事没事打着玩的,让巡警队员们焦头烂额、哭笑不得。每天,我数不清“110”的警报多少次在我耳边响起。我深切的感到他们太累了。10几个人的中队,每人每个月只能轮一天休息。小伙子们谈恋爱,着实成了问题。兄弟们都夸他有眼光,近水楼台先得月。四年里,丈夫的电话好似“GPS卫星定位”,无论我身在何处,只要一落脚,总能第一个接到他的电话。虽然我们近在咫尺,但真正的相聚却遥不可及。我们不能把单位当作约会的地点,所以只能选择通信工具作为我们表达爱的方式。我们是在声音的传播中相识、相恋、我们的感情、我们的心、我们的人生目标也是在声音的传播中升温、贴近、并轨。渐渐地,我淡忘了年青人谈恋爱时应该有的热火潮天,轰轰烈烈,取而代之的是生活上的体贴入微。每天早上,我给他送去早点,下班回家,做好可口的饭菜给他送到单位,天凉了,我会嘱咐他加件衣服,生病了我会守候在他的床前。而他也竭尽全力把对我的关爱通过电话来淋漓尽致的表达。我深深地知道,他因为不能陪我而心存歉意,但是我们从事着相同的职业,我每天都在目睹着他的辛劳,我舍不得责怪他,我把对他所有的依恋都寄托在电话上,一声问候、一句平安,足够了。一切的一切都因为有爱而被宽容、被化解、被释怀。


1998年,是他背着病重的奶奶住进医院,奶奶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嫌我俩属相不合,经常给他冷眼。他从没放在心上,像侍候自己的亲人一样,守在她的床前。为了分担我的劳累,他第一次向领导递上了假条。晚上陪床,他总是安顿我睡觉,独自坐在奶奶身边,时刻观察着她的病情,直到天明。奶奶去世的那个晚上,他一直握着我的双手,陪我跪在她的棂前,那样自然,那样甘心情愿,让我孤寂而受伤的灵魂暂时有了温暖的港湾。我的家庭环境,普通的近乎贫寒,直系与旁系亲属加起来有三分之二属于弱势群体,我是家族史上最出色的一员,七大姑八大姨的生活琐事让我应接不暇,为此,我们从没红过脸、拌过嘴,他只是默默陪我承受,与我分担。应该说,是他的正直与真诚一次次让我感动,让我如胶似膝地陪伴在他的身边。


回首往夕,能够让我记起的浪漫时光廖若晨星。2001年,我们结婚了,那一刻,我感觉时间停滞了,空气凝固了,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们两人,尽情接受爱的洗礼与沐浴。云南蜜月之旅,至今让我意忧未尽,激情、甜蜜、轻松、放纵,在九天的时间里尽情上演,精彩不断。可是,当我还未尝尽新婚的幸福与快乐时,他接到命令,参加全省巡特警比武全封闭集训,时间四个月。我是那样无奈而无助地接受着现实,身为警察的妻子平生第一次经历了这突如其来的分别。一阵心酸过后,我开始有点庆幸自己是一名警察,能够平和地去接受其他妻子难以接受的事实。我开始为自己设计这四个月的生活,除了白天工作,我报名参加了业余电脑培训班,每天下班顾不上吃饭就去上课,很忙碌,很充实。我想,作为警察的妻子,应该学会装点丈夫不在身边的日子,不要让自己成为怨妇,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生命价值。同时,作为警察的妻子,更要学会尝试用自己的肩膀去撑起一片天空,代替丈夫履行他应尽的责任。


丈夫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体弱多病。那年,他的母亲住院了。我主动承担起照顾婆婆的任务。我给公公打电话说:“爸,您上班累,白天就别往医院跑了。要是不放心,晚上再过来。”我给他打去电话:“妈每天只是输液治疗,你安心工作,有情况我会及时通知你。”婆婆住院40天,我一日三餐全部陪婆婆在医院吃,对她悉心照料,同屋的病友一直以为我是闺女,当得知我是儿媳时,个个赞不绝口,婆婆也高兴的眉开眼笑。婆婆出院那天,他一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读懂了作为一个儿子不能床前尽孝的无奈,也读懂了一个丈夫对妻子刻骨的疼爱。因为有爱,对事业的爱,对家庭的爱,他无悔,我无怨,无需语言,真爱永存。


我们的女儿已经四岁多了,每每看到孩子天真活泼的模样,我俩是发自心底的乐。然而,从她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到蹒跚学步,我和丈夫付出了太多的经历和心血。生命的孕育更是让我饱尝了艰辛与苦涩。也许这是每一位警察妻子相同的感受。我的妊娠反应异常猛烈,第一个月饭吃不下,水喝不下,卧床不起。紧接着发烧、流鼻血,呕吐不止。尤其是早上,经常吐的翻江倒海、肝肠错位。我多想让丈夫时刻陪着我,对他的依恋胜过任何时候。我一个人在家时,总会莫名的恐惧。可是,当时正值两会安全保卫,他在执行保卫任务。谁会相信,他的工作地点与我家只有一墙之隔,他却没时间上楼看我一眼。他说:“单位人手少,离不开,再说同事有好几个人的媳妇也怀孕了,我总往家跑,别人怎么办?”我委屈,我无奈,谁让我选择警察作自己的丈夫,我只能承受,我必须承受。妊娠反应伴随我九个月,他在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也许老天都觉得不公,我临产的那天晚上,他恰好在家。从进医院到宝宝降生,我经历了18个小时的疼痛。他也整整在楼道里站了18个小时。当他站在我床前的一刻,我的泪水向开了闸的洪水,所有的委屈、心酸、埋怨全在这一刻喧泄。他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老婆,辛苦了,我会补偿你。”简短的几个字,我的心底顿时淌过阵阵暖流,所有的伤痛全部抛之脑后。一句话足够了,18个小时的等待足够了,是啊,他何常不想守在我的身边,何尝不想让我享受他的疼爱,可是,警察的责任时刻在他的心头,人民群众的安危时刻在他的心头,既是警察,又是警嫂的我,理解他,更应该忠贞不渝的支持他。孩子一天天长大,我知道他比我更爱孩子,对孩子更有耐心,在那些难得的休息日里,他恨不得一下子把欠孩子的全补回来,当看着他们爷俩疯玩嬉闹后疲惫地鼾睡在床上,嘴角还挂着微笑时,我总是感到由衷的幸福和欣慰。


丈夫10年工作在巡警岗位上,与公安队伍的排头兵刑警比起来,缺少神勇与威风,与交警、治安警比起来,显得辛苦和清贫。但是,丈夫深爱警察这份职业,在巡警枯燥乏味、周而复始的业务流程中,品尝着职业带给自己的满足与快乐。他爱岗敬业,很少因为个人琐事耽误工作,特别是担任大队领导以来,更是遵章守纪,尽心尽力地做好本职工作。在数以万计的处警任务中,他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挨骂、受伤、受到围观群众的指责与非议倒是经常事。但他没牢骚没怨言,“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是他一贯的人生信条。常言道:“夫唱妇随。”10年来,我也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打拼,2005年我调任公安局团委副书记,实现了自己人生的一次飞越。人们说:“三十而立。”我不知道,我们夫妻二人是否真的“立了”起来,但我们携手并肩一路走来,相濡以沫,福难同当,精心经营着生活,齐心奋斗着事业,我们是满足的、幸福的、快乐的。


有一首歌唱得好:“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与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的哪也去不了,我还依然是你手心里的宝……”变老或许并不浪漫,但与自己相爱的人相伴一生,相守一世,确是浪漫而温馨的.相信,我与丈夫定会在共同的追求与向往中,创造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巅峰.在某个风清月高的夜晚,我们相倚在花园的长亭下,向人们讲述着精彩的人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