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十六章 沉沦 第二十节

wanglong6410 收藏 28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林小如提心吊胆地等到晚上9点25分,院子里终于有了她希望的响动,二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在陈嬷嬷的带领下抬着一副担架上了楼,直接抬进了林小如的房间。林小如知道担架上躺着的就是龙行健,但此时她却躲在屋角不敢走过来。 那两个大汉小心翼翼地将龙行健从担架上抱下来,放到准备好的床上。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林小如提心吊胆地等到晚上9点25分,院子里终于有了她希望的响动,二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在陈嬷嬷的带领下抬着一副担架上了楼,直接抬进了林小如的房间。林小如知道担架上躺着的就是龙行健,但此时她却躲在屋角不敢走过来。

那两个大汉小心翼翼地将龙行健从担架上抱下来,放到准备好的床上。林小如此时才看清出那具毫无知觉的躯体上破烂的衣衫几乎被血浸泡了,呈现一种刺目的暗红色。有几处裸露的地方,皮肤都被烧坏了。她跑过来,眼前的人完全失去了本来的面目。脸上的血被匆匆擦过,但没有擦干净,显出一种可怕的浮肿。一只眼睛肿得厉害,另一只看起来完好的眼睛紧紧闭着。林小如“哇”地哭出了声,这就是她日夜思念的龙行健,这就是那个沉着稳重给了她无限安全感的龙行健?这才短短的几天啊,怎么被打成这个样子?

一个抬龙行健进来的男子低声喝道,“不准哭!”林小如不管,扑到龙行健身上,“哥,哥,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呵斥她的男子拎住林小如像拎小鸡般将她拎起来,“龙司令身上全是伤,你这是在折磨他。”林小如止住了哭声,丢掉了恐惧,上前查看龙行健的伤势。另一个看上去相对和蔼的人拉住林小如,“你是他妹妹?”林小如哭着点头。“现在不能动,等医生来。”陈嬷进来,“二位军爷,你们的人叫你们去呢。”

二人点点头,其中一个上前对龙行健说,“龙司令,你一定要挺过来,我们过些日子来接你。”他走到门口又折回来,“司令,如果你死了,我段鹏一定宰20个保安总局的狗东西给你报仇。”二个大汉走了。

没等林小如有所动作,陈嬷嬷领着一个医生进来,后面紧跟着崔小姐。医生摘下口罩说,嬷嬷,你得给我当助手,我一个人不行。陈嬷嬷点点头,但她近前一看,吓得连忙说,“不行,不行,我胆小,下不了手,不行------”陈嬷嬷一面摆手,一面逃走了。

“我来,”林小如对医生说。医生看看女孩,“你学过护理?”林小如摇头,“他是我哥,我不怕。”“好,你听我指挥。先找把剪刀来。”林小如不知道剪刀在哪里,门口站立的崔小姐回身到自己房间里取了剪刀来。

随后的五个小时里,林小如流着泪,咬着牙,帮助医生把龙行健全身处理了一遍。他身上的烂肉被剪掉了,涂上药,用纱布包扎起来。他被打断的左腿和右臂都被打上了夹板。在处理伤腿时,需要将错开的骨头对接,医生要求林小如用力拉住龙行健的脚,林小如不知是没力气还是心疼龙行健,始终用不上力,在一旁看着的小姐见状,上前帮林小如使劲拉,林小如听见龙行健哼了一声,“医生,他活着,他还活着!”医生擦着汗,“当然活着,要不我们忙乎什么。”

快天亮时,医生走了,他给龙行健注射了吗啡,一是止痛,二是让他睡一觉。“二位姑娘,你们也休息吧。明天晚上我来换药。”

林小如俯身在龙行健头边,现在的龙行健完全是一个白色的纱布包裹了。“哥,我是小如,是你从三水村救出来的林小如,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她看见龙行健一直闭着的眼睁开了,嘴角似乎有一丝微笑。林小如“哇哇”地哭了,“他们怎么这么狠心,将你打成这样!他们是些什么人啊,怎么能下得去手啊!”崔小姐上来将林小如拉开,“别哭,让人听见就麻烦了。”

林小如被拽到小姐的卧室,经过这一番经历,两人的关系好像发生了变化。

“你叫林小如?”小姐问道。

“是,我叫林小如。”

“你长得真漂亮。”小姐赞叹道。

林小如擦干泪,“你也很漂亮。”她倒不完全是恭维,面前的崔小姐有一种沉静的美。

崔小姐微笑了,“他是你哥哥?为什么他姓龙,你却姓林?”

“他不是我亲哥哥。我哥哥死了。”林小如简单将龙行健到三水村接她出来的事讲了一遍。

“嗯,是个守信义的好男儿。”小姐说这番话时显得很成熟。

“你说,他们不会找到这里吧?”林小如忽然想起了什么。

“敢到崔府搜查?”小姐脸上带着一种骄傲,“吃了豹子胆了?喂,你不要担心这个了,你说,他能活下来吗?”

“能,一定能。”林小如坚定地说。


自6月6日起,帝都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搜捕。来自太阳堡皇帝亲自签发的命令,帝都所有机关和民居毫无例外地经历了一次彻底的搜查。连太阳堡的皇族住宅区都未能例外,帝都那些有权有势的家族不敢表示任何不满和抵触。大搜查是由保安总局牵头负责的,帝都警察厅、禁卫军都参加了。但军情局被排除之外。龙行健案件让皇帝感到了一种来自身边的威胁。想想吧,一伙身份不明的人竟然拿着军情局完整的真实的手续,利用一个时间差,提前提走了皇帝关注的要犯,然后神秘地失踪了。帝都还有什么安全可言?对手还有什么做不到的事?

蒙吉亲自指挥了这场搜捕。到6月10号,历史5天的大搜捕终于结束了。这场大搜捕的成果很可观,一共搜出未登记的秘密电台12部。一个兰斯人在帝都的情报网被破获,抓获兰斯间谍7人。无数隐藏的轩辕台分子被抓获,起获了大批武器和爆破器材、特工用品。另外,帝都的地下黑势力也遭到毁灭性打击,无数的帮会被取缔,头目、骨干以违反治安法被逮捕。帝都经过这场整肃,市面萧条,人们道路以目,完全笼罩在一片恐怖气氛下。

但搜捕的主要目的没有达到。龙行健失踪了,一个垂死的人,没有人的帮助怎么能躲开如此滴水不漏的大搜捕?蒙吉的判断是龙行健跟着救他的那伙人当夜——在帝都警卫力量没有全力发动之前就逃出了帝都。警察总监韩春山、太阳堡新任禁卫长官郭悫都同意蒙吉的判断。既然帝都三大强力部门的领导人意见一致,就将这个结果上报皇帝了。在附带对帝都戒严期间出入检查中,发现了负责帝都出入管理的近卫军哨所的许多枉法证据,这也旁证了蒙吉的判断。

侥幸在轩辕恪一案中逃出生天的近卫军司令西风烈被撤职。近卫军也迎来了新一轮的整肃。

最后,轮到了崔群的军情局。崔群在事态扩大后便上书轩辕寂引咎辞职。但轩辕寂将辞职信留中了,没有批准,也没有留任所应当的抚慰。崔群在不安中等待着,终于,来自太阳堡的一个暗示让他重新以身体为由递上了辞职报告,皇帝这回毫不留情地批准了。皇帝的做法耐人寻味,崔群被保留了军政部长职务,在家调养身体,部务由皇帝简选的一名叫洪钧的常务副部长负责。洪钧曾任太阳堡侍卫官,来军政部任职之前是近卫军副司令,只是一个金星中将。而崔群兼任的军情局局长也被解除,皇帝将这个职务从军政部里拿出来单设了。这意味着军情局直接掌握在皇帝手中,和保安总局的地位完全一样了。新任军情局代局长的也出身太阳堡,就是那位欧延年上校。当然,一个上校出任帝国两大情报部门之一的军情局首脑未免太有骇物议,皇帝提升欧延年为金星中将。帝都官场平静地看待新一轮人事任免,在经历了轩辕恪事件后,皇帝本来就很强的疑心病更严重了,任免大臣已经和资历没有任何关系了。

6月下旬里的一个阴雨天,晚上,蒙吉意外地来到崔群的府邸。蒙吉是独自一人来的,摆明了是私人拜访。蒙吉的风格依旧,随身只带一个司机。

崔群在他的书房接待了蒙吉。蒙吉注意到,“致休”中的崔群气色很不好。

“老兄,气色不对啊,该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吧?”蒙吉关心地问。

“没什么毛病。可能一下子不适应无所事事的日子吧。”崔群意态萧索。

“未必不是好事啊,”蒙吉意味深长地说,“相比死去多年的高自诚与萧正心,我们幸运多啦。前段时间我去看王庸,瘦得都认不出了,病骨支离啊。原来,我们几个中间,王庸的体质最好。每次运动会,他都能拿几块金牌,长跑、中跑在学院里罕逢敌手啊。”

“他是心病,”崔群叹了口气,“一纸协定,将王庸彻底击垮了。”

“他已答应重新出山,任命不日就下达了。”蒙吉说。

“我已是个闲散之人,我们就莫谈国事吧。你刚才说起学院的往事,这段时间我也在想,也许那几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蒙吉,你说,如果我们不碰到他,会有什么结局?”

“嗯,你和现在差不了太多!至于我嘛,可能能干上个少将?”

“错。应该是你和现在差不多。我嘛,首先就坐不上崔家的家主之位。当年选举我担任家主,也是看中和陛下的关系。但是在是成也崔家,败也崔家。一些事,经过了就想开了。”

“你也不要太过消沉------”蒙吉想说皇帝向他最近问起崔群的情况,但这并不表明皇帝有启用崔群的意思。

两人的谈话陷入了僵局,话题打不开了。蒙吉起身告辞,崔群挽留他吃晚饭,蒙吉说太太今天专门给他炖了鸡,他必须赶回去。

崔群微笑着,“向陆华问好,有空请她过来,我家夫人常提起陆医生。”

蒙吉停下了脚步,“静儿好吗?我很喜欢这个孩子。陆华也是。我们曾希望认她做个干女儿,一直开不了口。”

崔群收起了笑容。大搜捕时,崔府并没有证明崔小姐的自信,同样遭到了毫不客气的彻底的搜查。在搜查人员要闯入静儿小姐内宅时,被紧急赶来的蒙吉制止了,蒙吉将他的手下大骂一通,“这是小姐的内宅!懂不懂?这里面能藏男人吗?一群废物。”

总局的特工都知道蒙局长和崔群公爵的交情。蒙吉的破例并没有人感到不可思议。

捏着一把汗的崔府上下对永远摸不透心思的蒙吉既感激又畏惧。只有崔群对此未作任何评判。

蒙吉今天提起了静儿这个不太受崔群重视爱惜的女儿,崔群感到其中大有深意。“那是静儿的福气。有你这样一位义父,静儿终身无忧啦。”

“恐怕是要终身忧虑吧。这事不急,有空我来看她,让她多注意身体吧。”蒙吉笑笑,钻进自己的汽车,走了。


蒙吉回到家,雨越发下大了。他的住宅无法将汽车开进前庭。又没带雨伞,短短一截路,蒙吉上装就淋湿了一半。他将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马上被闻讯而出的陆华拿走了,“晚上我给你洗。雨水淋湿的衣服是干不透的。快来吃饭吧,今天回晚了,皇帝又召见了?”

“没有。我去看了看崔群。”

“哦,”陆华将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来。

“有酒吗?”蒙吉忽然提出要喝酒。

“今天怎么了?”陆华去厨房找酒,找出半瓶葡萄酒。

“这种天气,喝点白酒才好。葡萄酒也行。这酒还是崔群送的吧?兰斯人的酒?”蒙吉端详着酒瓶上的兰斯人如蚯蚓般的文字。

“你不知道,过去我的酒量很大,崔群他们都差远了------”蒙吉嘟囔了一句。

“想喝我就准备点。你啊,也该有个爱好了。”陆华心疼地看着满脸倦容的丈夫。

“不,我是偶一为之。陆华,我们有多长时间没回家了?”

“你家还是我家?”

“我家。”

“最少七八年了------”陆华在心里盘算着。

“龙胜州------成了战场了。我也许永远回不去了------”蒙吉目光迷离。

龙胜州是蒙吉的故乡,他的父母仍然生活在那里,如今成了炮火连天的战场。

“啊呀,那赶紧想办法将二老接出来呀?”陆华负责每月给公婆寄钱,战争可能将正常的生活全部打破。想到蒙吉的身份,陆华担忧起来。

“帝都就比老家安全吗?”蒙吉自嘲地笑笑。

陆华想起前些日子的大搜捕,想起了搜捕的主要人物龙行健。她没想到自己昔日精心呵护的伤员如今成了丈夫费尽心力要找到的“要犯”。

“那个龙行健仍没找到?”陆华小心地问。

“没有。”蒙吉喝了口葡萄酒,“当一个人用心躲藏起来时,别人是找不到的。”蒙吉的目光再度迷离起来,窗外的雨声更大了。

《英雄记》第一卷完。

《英雄记》在铁血已经连载了二个月。也许缺少网络文学必要的YY,人气一直惨淡,我几乎停下了后续的故事。但我坚信真实的生活没有那么多的YY,《英雄记》不过是讲述了一个虽是异时空但平实的故事,让人怀念感动的东西就在平实当中,和我们每天经历的一样。阿龙非常感谢一直坚持阅读收藏的书友,希望你们继续关注支持本书的第二部 《内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