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对越反击作战中叛徒和败类的嘴脸

eqqhjc001 收藏 2 257

79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期间,笔者曾担负对敌台的侦听录制工作。

那年的2月17日凌晨,在我军山呼海啸的炮声之后,敌方广播电台的“宣传攻势”也开始了:“越南《河内之声》广播电台,现在开始广播。今天凌晨一时左右,中国侵略军在炮火掩护下,从广西、云南分多路向我国全面进犯。我们表示最最强烈的抗议!最最紧急的呼吁,全体越南军民动员起来,继承胡伯伯的遗志,彻底粉碎中国政府发动的这场侵略战争。我们紧急呼吁国际上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坚决支持越南人民的捍卫国家主权正义的斗争!”



“打得好!***,恶人还先告状了!我看谁敢救你小霸的命?!”一旁的战友忍不住骂了起来,我只是一笑了之。

当年越军打到我方阵地的“炮弹”

几天后,另一种令人气愤和作呕的声音出现了:“我是解放军XXX部队代理连长XXX,我武装侵犯了越南的领土,对越南人民犯下了罪行,我向越南人民请罪。。。。”“我是中国XX县的武装民兵,在头头的蒙蔽下,侵犯了越南的领土,我对越南人民犯了罪,我向越南人民请罪……”

“全频录制,实施一号干扰方案!”我果断下达了指令。

“妈那个X的!这仗一打软骨头浦志高(小说《红岩》中的叛徒)也来了!”我咬牙切齿地骂出了声,握紧拳头重重地打在桌子上…….

这曾经是29年前难忘的一幕。面对那些为了祖国的人民的利益将生死置身于度外的英雄和烈士们,这些叛徒和败类将永远不耻于人类的***堆。笔者收集了公开发表在网上的对越反击作战有关一些叛徒和败类的细节贴上,供人们认识一下那些可恶的嘴脸。

凡是为国浴血奋战的战友们都是英雄,不管他是烈士、生还者还是被俘者(只要他不变节)。

败类的定义:“败类与其他战俘同是炎黄子孙。各国女子变态的献初夜方式古老的中华文化,既养育了无数精英,也生成了一些败类。他们以杀戮、践踏和出卖自己的同胞为满足,从他们不尽相同的个性中折射出我们古老的传统文化中深重的污迹。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他们干的是‘最卑鄙龌龊的事情’。从严格的意义上讲,这些败类已不属于战俘的范围,他们已沦落为特务和帮凶。”

在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战俘中出现了这种败类。在中越战争中,亦有走进败类行列的中国兵。虽然他们人数极少,但造成的影响和损失却很大。他们为了获得那一点点所谓的“自由”,做出了一些有损国格和人格的“龌龊事”,成了越军的走卒和帮凶。

“华侨梦”者——车宗强

在部队,车宗强就不是个好兵。怕吃苦、怕流汗、怕流血是他的最大特点。

自从来到云南边防线上执行任务之后,他就时时刻刻寻找机会躲避上战场。一次部队上山搞临战训练,车宗强为了逃避这吃苦的差事,便在营房装起了病,压在床板上,整整一天不起床吃饭。连里干部见他这样,以为真病了,结果医生来一查,啥病也没有。没有别的谎好撒了,只好说肚子疼。又一次,连队让他站岗放哨。他故意把枪扣了一下,“叭”的一声,子弹走火了,差点惹出一场大祸来。为这事,连队给了他一个警告处分并要他当众作了检讨。

那天夜里,他又为评功评奖和连里干部争吵起来,他让连队给他立功,连队没有批准。于是,他就和连长、指导员大吵大闹。全连战士都看不下去了:“车宗强,凭你这德性还要立功?不记过就算不错了!”一气之下,车宗强跑了。他跑到了越军阵地。

越军阵地上,车宗强象凯旋归来的“英雄”受到越军的隆重欢迎。他们把最好的食品和饮料拿出来,招待这位“不速之客”。吃饱喝足之后,越军和车宗强开始了必要的“交谈” :

你为何想到投奔我们?”“我不愿意待在中国军队里,那里的人太让我讨厌。”

“除此以外,还有什么目的?”“我想当华侨。在中国华侨很吃香,你走到哪里,就会有人陪同,观光有豪华车接送,吃住在高级饭店,弄得好还会受到首脑们的接见。”

“可华侨不是随便可以当的,那得看你具不具备条件。”“反正我不想回去了,你们随便给个什么差事都行。”

听完这段话之后,站一旁的越军头头心中暗笑。没听说,还有人要求当华侨的。他马上生出个诡计:让车宗强为他当走卒,去瓦解中国官兵。

他把车宗强叫到自己的房间里,向他面授机宜:“你想当华侨,心情我们可以理解。可是,在越南,这是非常非常困难和难以办到的事情。不过,只要你一心一意为我们工作,积极完成我们交给你的任务,这点要求,我们可以尽量满足。你放心,我会对上司去为你说情的。”

越军头目见车宗强已进入了自己的圈套,便继续对他讲道:“请你做的第一件工作是,你给你们连长指导员写封信,让他也象你一样到我们这边来。信写好后我们用宣传弹打过去。”

车宗强按照越军头目的吩咐,很快把信写好了。第二天,越军把这发“重磅炮弹”打到了中国阵地上。

信被哨兵捡到,很快,递到了连长、指导员手上:“亲爱的连长指导员,请原谅我没跟你们打声招呼就偷偷跑到了越军这边。我没有别的目的,只想当一名华侨。你想,如果当上了华侨,绝对不会比你们当连长指导员差,将来赚了钱,我们可以去香港去美国。如果要回家探亲那也很方便。说不定还会受到政府的热情欢迎呢?你们在那里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有什么意思。说不定哪天中国和越南关系缓和了、你们不是就白干了吗?赶快过来吧,我们一起去做生意赚钱,有了钱什么都成。在咱们的电视里,不是经常看见那些有钱的华侨为家乡捐款吗,政府称他们是‘爱国行动’。等我们当上了华侨,有了钱,也可以象他们那样捐上一大笔。说不定还可为家乡修座学校呢。快过来吧,越军欢迎你们……你们的士兵:车宗强。”

看完信后,连长指导员七窍生烟。可一时他们又想不出恰当的道理来说服自己,把那 “火气”降下来。他俩不约而同地骂了一句:“***的叛徒!真不是个东西。”

车宗强没有说服连长指导员。他自己也没能来得及当上华侨就上了“西天”。三天后,越军让他带队去偷袭中国哨所,结果踩了地雷。

炸死时,他身上还揣着一封信。那是写给他父母的,大意是:等他当了华侨之后,一定接他们到国外观光。可惜,他的“华侨梦”没有做圆。

“吹鼓手”——张东林

张东林自到越军俘虏看守所后,就成了越军重点进攻的目标。不为别的,就为他会说一口越南语,还有他那在越南的姑妈。

那是张东林进越军俘虏看守所的第二天,他被带到审讯室.越军头目以为他不懂越语,小声和同伙议论起审问他的办法,哪知他们议论的内容张东林全部听懂了。审讯时、张东林对答如流、一口纯正的越南话把越军头目们几乎惊呆了。于是,他们不再小看这位中国士兵了。在看守所里,他受到了特殊招待。

一天晚上,张东林被看守所头头叫到他家里,象对待佳宾一样热情款待他,并问他为何会讲越南话。张东林不知是出于何种动机,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越军头目。他家住在云南边防线上,有一个姑妈在越南,很小很小的时候,他经常去姑妈家玩。在那里。姑妈教会了他一口越南语。十多年后,没想到他又以俘虏的身份来到了越南。此时,他最大的愿望是能见到他的姑妈。

听完张东林的话,越军头头当即表态:“如果你愿意和我们合作,这个要求完全能够满足。如果你愿意在这里和姑妈见面,我们就请她来,如果你想去你姑妈那里,我们派车送你去。”秘密交易就这样达成了。张东林很快成了他们的帮手。

张东林的任务主要是对中国士兵进行“宣传”。他先在录音机前把要说的话录下来,然后再送到前线广播站向中国士兵播出。

为了瓦解中国士兵的斗志。越军别出心裁,在前沿阵地上安装了有线广播,他们不间断地对中国士兵进行“策反”宣传。中国士兵称之为“卖狗皮膏药”。广播又开始了,突然,士兵们听到一位中国兵在广播里播出这样一段话:“士兵们,你们别再打越南了。作为一名越军战俘,我们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这场悲剧性的战争再继续打下去了。中国和越南本是世世代代友好的朋友,今天却翻了脸。这里,中国要负主要责任。你们想,一个小国家怎么会向一个大国进攻呢?这明明是中国在欺负越南嘛。官方对你们的宣传,那都是骗你们的,请你们别相信那一套,敢快放下武器!”

一段“鬼话”把中国官兵差点气疯了。哨长让炮兵准备了一个基数的齐射。转眼间,越军阵地上尘烟顿起,火光四射。从此,那喇叭再也没响。

要是越南人说说,兵们还想得通,可中国兵“戏弄”中国兵。这象什么话,不打才怪呢!

张东林的“广播员”职业只干了一个星期就“转向”了。也许是越军感到他的油水已光了。他被安排到看守所炊事班煮饭,这也算越军对他的“厚待”。一连几个月过去了,张东林见姑妈的愿望没能实现。他多次去找越军头目,却都被其推脱掉了。直到交换俘虏,他仍然未能和姑妈见面。这时,他才感到上了越军的当。他要求留在越南,越军没有批准。交换回国后,他受到了军事法庭的审判。

“奸臣”——李冬

在俘虏看守所,中国士兵都称他为“奸臣”。原因是他习惯于打“小报告”,即向越军密告中国战俘的活动情况。

他叫李冬。刚进看守所那会儿,兵们都叫他冬冬,因为他性格非常活泼,走起路来又是歌来又是舞,无论条件多差,他总是优哉游哉乐哉。他简直是一个典型的“孩子气”式的军人。结果后来,兵们发现他不仅不“天真可爱”,而是可恨。

那天,中国俘虏们正在操场上晒太阳,突然,越军头目把大家召集起来训话:“告诉你们,谁出坏主意我心里都有数。说,谁让你们把蛇肉蛇皮塞到喇叭里去的。说,到底是谁? ”

大家见越军头目来势凶猛,便互相望了望,没有人回话。李冬却低着头。

“陈宜,是不是你干的?”越军头头见没有人答言,便点了中国俘虏营中的一名士兵的名。

“他怎么知道是我干的呢?莫非是想诈唬我?”陈宜想了想,没急于回答。

“我告诉你,你别抵赖,这事不是别人干的,就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干?”陈宜被越军头目罚了三天挨饿。

兵们都知道,这事是陈宜干的。那天,大家没事时便七嘴八舌议论起了那挂在看守所东侧树上的喇叭。这是看守所的一张嘴巴。每天一大早。它便象只报晓的公鸡开始叫唤中国士兵起床,上午向士兵们宣传越南的各项政策,尤其是对中国俘虏的各项优待政策。俘虏一听这喇叭响就烦,他们私下商量把它搞掉。可一连搞了几次

各国女子变态的献初夜方式都未成功。他们把那些棉花堵塞在喇叭口上,结果被越军发现并取了出来。后来陈宜想了个绝招,他把条死蛇剥开后塞进了喇叭里。天气一热,蛇很快腐烂,那臭味三里之外就可闻到。为这事,越军伤透了脑筋。

就在越军“焦头烂额”的时候,他们想到了李冬这个“调皮蛋”。审来审出,不仅没问到什么名堂,李冬反而反守为攻:“若要让我告诉你们,那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请讲!”越军头目答应得非常爽快。

“你们能不能让我在交换俘虏时先走,我非常想念妈妈。”“只要你肯讲,我可以向你保证:第一让你在第一批交换俘虏时就离开越南;第二让你当中国战俘连的代理连长,享受和我们一样的生活待遇。”越军头目和李冬很快达成了协议。

第二天,李冬走马上任,当起了“代理连长”,而陈宜却被越军关进了禁闭室挨饿。

兵们知道有人告了密,可从来没有想到是李冬干的。直到越军宣布李冬的“升官令” 后,大家才怀疑到了他的头上。

一天夜里,兵们开始了他们早已计划好的行动。当时针指向深夜十二点时,五名士兵一齐扑到了李冬的床上。他们把正在梦乡之中的李冬从被子里拖了出来,两人按住腿,两人按住双手,一人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

“说!是不是你泄的密?”

“……”

“不说,我们就卡死你!”中国士兵的手在用劲。

“你们放开,我说,”李冬耐不住,只好对兵们讲了实情。说完,只听僻哩叭啦一阵捶打,李冬挨了一顿闷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