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最短时间翻新军备 ——专访国防科技局局长苏光平

kaixingze 收藏 0 138
导读: 第三代武装部队发展成一支网络化作战部队,实现海陆空三军协作行动的目标,就必须每几年逐步提升军备的战斗能力,不可能像以往一样,每15年为军备进行一次大翻新。

第三代武装部队发展成一支网络化作战部队,实现海陆空三军协作行动的目标,就必须每几年逐步提升军备的战斗能力,不可能像以往一样,每15年为军备进行一次大翻新。


国防科技局几年前开始采取新的总体策略,确保武装部队以最短时间和最具成本效益下完成转型。


上月接任国防科技局局长的苏光平首次接受媒体访问。他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畅谈我国国防科技领域如何迎接第三代武装部队转型的挑战。从前局长林承毅手中接过棒子前,苏光平担任国防科技局副局长(运作)七年。


苏光平说,无论是购买坦克或战斗机,国防科技局与本地国防工业携手为武装部队改装军备。展望未来,国防科技局的任务将更复杂,改良武器的步伐将更快。


“我们面对同样的挑战,只是大环境,包括时间、空间和复杂程度出现巨大转变。不同的是,进行改装的时间减少了,成本增加了,我们需要加强实力,进行更周详策划,更谨慎地管理每项军备的寿命周期。我们能随时改进军备,但必须了解每项改变所造成的影响。”


一般上,武装部队所添购的重大军备如战机、坦克和军舰,会用上30年,在军备投入服务15年后再进行大翻新,以显著提升战斗能力。SM1轻型坦克就是例子,陆军在1970年代引进二手的AMX-13轻坦克,并在1990年代进行改装成SM-1。


苏光平认为,过去每15年进行大翻新的作业方式,不适用于第三代武装部队。如果武装部队要发展成具有综合战斗能力的部队,必须整合各单位的战斗系统,意味着军备每几年就必须翻新。


就以从德国购买的豹2A4型主战坦克为例,苏光平说,在防务合约下,德国原产商将翻新二手的坦克,并将技术转移到我国。


“坦克运回我国后,我们将提升武器系统,装置战地管理系统。今天,它只是普通坦克,经过逐步改良,坦克将与其他的作战系统结合,融入一体化战斗部队。”


苏光平指出,国防科技局仍然与德国供应商建立长远合作关系,方便日后的翻新工程,并密切留意武器的发展趋势。

当第三代武装部队成为一体化作战部队,各单位的战斗系统将环环相扣,进行军备翻新工程时就会“牵一发动全身”。苏光平表示,国防科技局协助武装部队管理战斗系统时,将面对严峻的考验。


“我们开始了解建立综合战斗能力部队的复杂性。在纸上画出构想非常容易,实际上着手整合各个战斗系统之后,发现需要克服技术挑战相当多。”


他还说:“我们必须以最短的时间完成每一次翻新工程,否则坦克、军舰和战机多数时间都在厂房进行整修。在展开任何翻新工程前,我们必须考虑下一步,思考这个环节的工程,是否会导致下个阶段的翻新工程成本增加。”


苏光平认为,在发展威武级隐形护卫舰过程中,国防科技局掌握了如何结合不同战斗系统的经验,因此他有信心,本地国防工业有能力继续提升第三代武装部队的战斗能力。


“接下来的挑战是如何将不同的战斗系统结合起来。虽然这个任务的难度较高,但我相信只要我们能保留人才,在原有基础上加强实力,我们能达到目标。”


谈到国防研发工作时,苏光平指出,国防科技日新月异,我国必须加快国防研究步伐,才能与时并进。国防科技局也会与外国伙伴进行更多方面合作,以发掘更多尖端科技。


基本飞行课程“外包”


国防科技局与防务服务供应商探讨各种合作方式。目前,空军的基本飞行课程(Basic Wings)以公共—私人伙伴关系的经营模式,由美国的洛克希德·马丁承办。


国防部计划以同样的方式,物色承包商承办“战斗机飞行课程”。

苏光平说,在公共—私人伙伴关系的模式下,空军并没有购买任何训练机,而只是向供应商购买飞机的飞行时间和训练服务。

供应商也必须提供训练场地,训练素质必须达到特定的水平。


从今年6月起,空军的机师将使用瑞士生产的PC-21单桨小型飞机,在西澳进行基本飞行训练。这个合作形式预计可为国防部节省几百万元的维修费用。


苏光平透露,国防科技局在探讨以同样的合作形式进行“战斗机飞行课程”(Fighter Wings)。目前,空军使用退役的A4-SU超级天鹰型战斗机在法国进行战斗飞行训练。


他说,军队和防务服务供应商能从合作形式中获益。服务供应商必须履行合约,军方才会支付训练费用。供应商如果有空档,可为其他空军提供同类服务,降低运作成本。


成功吸引顶尖工程人才


配合第三代武装部队转型,国防科技局重新规划工程师的事业发展,让他们接触不同领域项目,掌握多种技能,并了解各个战斗系统间关联。


苏光平说,新一代的国防科技专才,单单掌握技术能力是不够的。“当工程师和项目经理探讨采购军备,或设计和设置某个系统时,必须考虑到未来的改良工作。他们需要掌握不同技术,拥有不一样的视野。”


他因此认为,国防科技局会继续让工程师管理项目,让他们累积经验和掌握技能。“但是,我们需要让工程师学习不同的技能。国防科技局需要让工程师进行更多职务调换,调派他们参与多个不同的项目。人事部在执行人事调动时,必须非常谨慎,让工程师得到多方面接触的同时,也能掌握技术细节。”


他认为,国防科技局为工程师提供多元化的事业发展,能成功吸引顶尖工程人才。国防科技局的大学奖学金,每年吸引800人申请。它每年颁发55至70份奖学金。

“国防科技局工程师有机会投身不同的专业领域,例如采购、技术管理、防务服务合约、项目管理等。他们可以负责不同类型的项目,包括坦克、军舰、雷达和建筑物等。”

另一方面,国防科技局也颁发研究生奖学金,让服务至少两、三年的优秀人才,有机会发展专长。


航空展首办防务采购会议


新加坡航空展将为全球国防装备采购决策者和防务服务公司提供交流平台,让业界人士探讨国防科技面对的共同挑战。


新加坡航空展公司是民航局和国防科技局合资创办的企业。除民航机外,还有15架军用飞机将参展。


世界各地的空军首长、国防采购机构和防务服务供应商的高层将出席新空展。


配合新空展召开的国际防务采购会议,将在今天下午由人力部长兼第二国防防长黄永宏开幕。


苏光平说,新空展相信是首个举办防务采购会议的航空展。受邀在会上发言的防务专家包括美国空军副助理部长布鲁斯·兰京、法国泰雷兹公司(Thales)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兰克、新科工程国防业务总裁兼副总执行长(宇航与海事)黄守金。


“过去的亚洲航空展,我们曾举办防务采购汇报会,只有一两个主讲人,而且只是我们发言。我们希望通过这次会议让业者进行讨论,从而加强各个防务机构之间的交流,吸取彼此的经验。”


国防科技局将在新空展展示它所开发的指挥与控制系统。苏光平说:“我们希望引起防务服务供应商的兴趣,欢迎他们提出方案,提升我们的指挥与控制系统。”


“另一方面,我们想让国人了解我们的工作,激发年轻人对国防科技的兴趣,成为我们的一份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