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天下足球”访谈:关于国足的出路

央视“天下足球”访谈:关于国足的出路



张斌:(开场白)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努力做的一件事情是:让大家知道中国足球的现状是什么。黑、乱、无能,黑到什么程度、乱到什么程度、无能到什么程度;当然,还包括,可能在哪里、希望在哪里……我们一次次地绝望,绝望中,逼得我们又不得不重新燃起希望,然后,我们又不得不陷入绝望之中。以往,我们这些热爱中国足球的人,总是想通过足球界的有识之士之间的讨论来为中国足球寻找出路,但是,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不但没有前进,反而在后退,大踏步地后退。这一次,我们天下足球节目请了几位足球界以外的社会人士,请大家群策群力为足球的发展献计献策。下面我逐一介绍一下今天到场的嘉宾:著名的纸上谈兵军事学家、有“当代赵括”美称的——张大嘴中先生;著名主持人——崔永芳先生;著名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先生;二战名将——小兵张嘎先生。(掌声)


张大嘴中:谢谢主持人,谢谢现场观众,我先说吧。我不懂足球,但我懂现代军事,我是著名军事专家,有人说,足球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既然足球是战争,我当然有资格讲两句。首先我要说,中国足球并没有你们说的那样悲观,我认为,中国足球才是真正的世界第一强。在现代战争理念里,有“关门打狗”一说,又叫“扎口袋”,就是把他们放进来再打,让他们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二战中,我们就是靠这种战术打败了侵略者。而中国足球,走的正是这个路线。在第一阶段,我们国足对任何国家的足队都一视同仁,遇强队,我们很窝囊废;遇弱队,我们仍然很窝囊废,我们的口号是:“不求最窝囊,只求更窝囊。”请大家注意,这只是第一阶段,一是为了麻痹对手,二是为了引对手进口袋;而第二阶段,才是我们的相持和反攻阶段,我们要利用我们的优势,比如,我们要在球场下面先挖好地道,地面上无法突破,我们可以走地下之路,从地道里进攻,突然出现在对方球门前,另外,在我们的球门周围,要多埋设夹子,这是模仿地雷战的打法,一个球队,顶多也就那么两三个主力前锋吧?只要被我们夹瘸了两个,他们就元气大伤了,还有,我们还要掐断他们的补给线,曼联队厉害不?但据我观察,他们好像也吃饭,这就好办了,第一,咱们可以炸毁他们的食堂,第二,如果无法炸毁,我们可以派出地下工作人员,以厨师的身分打入他们内部,以巴豆为武器,让他们上吐下泄无心恋战……对不起,这是哪位的皮鞋?怎会在我脸上?唉呀,谁又扔过来一个饮料瓶?谢谢大家,我不渴……唉呀,他妈的,谁用刀捅我……


张斌:感谢为足球而牺牲的张先生,麻烦工作人员把尸体拖下去……下面请第二位嘉宾崔永芳先生发言。


崔永芳:嘿嘿,以前总当主持人了,当嘉宾的次数却很少,谢谢主持人给我这个机会。首先我要说的是:感谢中国足球救了我的命。众所周知,前段时间我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总想杀死自己。在我病的最严重的时候,心理医生逼着我看了几场中国国家足球队的比赛,心理医生指着那些在场上瞎跑的人对我说:“你瞧这帮孙子,除了不会踢球之外,泡妞、喝酒、打架、攻击裁判、攻击教练、假球、黑哨,无一不精通,这帮彻头彻尾的窝囊废失败者尚且活的如此快乐无比,而你一成功人士,郁闷什么?你的睿智和风趣,为全国的观众带来多少欢乐你知道么?为什么倍受人们喜爱的人想死,而那些只知气人的窝囊废们不死?你觉得这公平么?请你好好想想这个道理。”听了心理医生这些话,如醍醐灌顶般,我一下子清醒了,是啊,凭什么我要死?我做什么坏事了我,非得自绝于人民?有一次参加朱军主持的“艺术人生”节目时,当时我还在病中,我曾说过这样的话:“作为公众人物,我有时不能说出自己的真话,比如在一期关于抑郁症的实话实说节目里,我说,抑郁症不可怕,配合医生及时治疗很快就会痊愈,其实我心里的真正想法是:死亡,是最好、最痛快、最幸福的解脱。现在我已经摆脱了抑郁症的困扰,因此,我除了对中国足球队表示真心的感谢以外,还要诚恳的对他们说:对于国足来讲,任何上进的努力都是扯淡,如果想让全国球迷不生气,最痛快的方式就是他们集体去死,如果做到这一点,不但他们得到了解脱,全国球迷也得到了解脱。当然,不死也行,我其实不支持他们去死,因为他们活着,可以拯救很多因败感太强而想自杀的人。据统计,全世界每年有100多万人死于自杀,而中国足球正用他们的实际努力让这个自杀数量锐减。因此我提议,我们国家的卫生部门,应当为中国国家足球队申请诺贝尔医学奖。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张斌:谢谢永芳,说的真好,听你一席话,我觉得我们的国足简直是一群天使,你真是太有才了,以前我怎么没试着从这个角度理解国足呢,看来我太狭隘了,冤枉了善良的国足。下面请我们的外国朋友、中国人民无比爱戴的白求恩先生谈谈感想。


白求恩:嗯,好多年没来了,中国变化可真大,鬼子都被打跑了,嵩固的搜骂吃……这次来中国之前,我本想从医学的角度分析一下你们的国家足球队屡战屡败的原因,但听了崔先生的话,我改变了主意,我准备从国际主义的角度来阐述一下我的想法。以前,你们中国人都夸奖我是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国际主义战士,现在,当我面对你们的国足时,我感觉惭愧无比,是的,我只帮助了你们中国人,我的国际主义精神很单一,而你们的国足,却是凡外国球队必帮助,这才是真正的国际主义精神!想想,你们的国足,多少次令那些外国弱旅陷入狂喜之中?那些外国弱队,如果想心情放松一下,只需找中国队踢一场球即可,而中国队又总是有求必应、心甘情愿地接受蹂躏。如果这不是大爱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什么才能算?多年以来,中国的国家足球队,就像一个最便宜的妓女那样,谁都可能用她舒服一下,不!妓女是收钱的,而中国国家队不但免费,还经常倒贴!你们不是花巨款请曼联队来中国蹂躏自己么?对此,我太佩服了,真的,但凡稍微要点脸的人,但凡稍微有点羞耻心的人,都做不到这一点,而你们中国队做到了!买嘎的,伟大的中国队!


张斌:(热泪盈眶地)白大夫,您说的真是太好了,比崔永元更深入了一步,您不愧是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竟然把国足的国际主义精神诠释得如此淋漓透彻。听您一说,我也认为我们的国足太伟大了。(台下突然飞上一只皮鞋,砸在了张斌脸上,张斌愣了片刻)


张斌:咳咳,对不起我有点失态,谢谢台下观众的提醒。下面我说正题,有人曾说过,将来这些国足队员在死亡以后,应当捐献出遗体以作医学试验,看看他们是怎样做到连续九十分钟的剧烈运动却坚持不射的,据我所知,无论外国的伟哥还是中国的万艾可,都没有这种功效,很多人都很好奇,究竟多长时间,才能让他们射出来。当然,这是医学问题,有待专家去解释,我们还是回到今天的主题上来,刚才有位现场观众递出来一张纸条,我给大家念念:“我不反对中国队有国际主义精神,但死也要死的好看点吧?能不能想办法别总让人家踢个多比零?有没有办法让中国队多少进两个球?”嗯,这个问题提的不错,这涉及到进攻问题了,我们请二战名将,著名军事家张嘎先生来回答。


张嘎:各位朋友大家好吗?我很好啊,耶——!大家有没有看过新编历史剧《小兵张嘎》呀?有过看呀?当年,我堵烟囱、砸玻璃、塞锁头眼儿,作为主力打跑了日寇,我是不是很酷哦?耶——!(台下砸过来一只手机)哇塞,这里的观众好热情耶……


张斌:张同志,请您进入正题好吗?国足怎样才能多进球?


张嘎:嗯,这个问题太好解决了。在战斗中,我们不但要用我们擅长的方法打击敌人,还要学习敌人的方法打击敌人,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师夷之长以制夷”。比如《地道战》中的老鬼子曾说过:“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我认为,这种战术很适合运用到中国足球上。我们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足球场,神不知鬼不觉地往球门里射,想射进几个就射进几个,我们可以站着射、躺着射、趴着射,我们可以一边吃饭一边射,一边喝水一边射,我们可以先摆出大S造型然后再射,我们可以用“同志们,给我顶住”的红色经典姿势射,总之,我们想怎么射就怎么射。据我所知,世界足球先生在一个赛季里也只能进几十个球吧?咱们完全可以在一晚上就塑造出无数个足球先生,还要发动群众,利用群众的力量,那些球迷们不是希望自己的足队进球么?不要光喊,行动起来吧,组织球迷用麻袋往球场里运足球,肩扛手抬小车推,把大量的足球运进球场,而球员只负责往球门里踢,我粗略算了一下,按每秒进一球计算,每名球员一小时可以射进三千六百个球,再派几个国家估计局的官员在旁边作记录,经他们一倒手,三千六轻松就变成三万六,盖上估计局的公章,就变成了真的:一小时进球三万六千个,这数字足以吓死所有足球高手……


(台下观众四散而逃,拥向各个出口)


张斌:(大声地)请保安把好各个出口,严防任何人擅自退场。我同时提醒大家,擅自退场者,不发给盒饭,每人10块钱的出场费也不给了!


(观众纷纷掏出钱包丢向张斌,嘴里哀求着:大王饶命啊,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我们都上有老下有小啊,传出去说我们是被您老人家这个节目给恶心死的,我们丢不起那人啊,呜呜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