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笔下的四平血战(我可是仔细看过了,不算反动)

szwatchina 收藏 0 211
导读:转贴 1947年初,東北國軍四攻臨江失利,銳氣不再,戰争形勢開始逆轉。林彪指揮的東北民主聯軍乘機發動了強勁的夏季攻勢。經過兩個階段的猛烈攻擊後,克城40餘座,殲滅國軍近4個師6萬多人,可說所向披靡。東北解放區初步連成一片,國軍則被分割在了四平、長春、吉林、審陽等地。在結束攻勢前的最後一戰中,林彪將目標鎖定爲四平城。四平城守將陳明仁,當年黃埔軍血戰惠州時,他第一個奮勇登城。戰後,蔣介石親令陳明仁立于城牆之上,接受全軍的敬禮。陳明仁一生别無他好,只癡迷于軍事,因此熟讀兵書,勇謀兼備。在抗戰中,陳明仁率軍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转贴


1947年初,東北國軍四攻臨江失利,銳氣不再,戰争形勢開始逆轉。林彪指揮的東北民主聯軍乘機發動了強勁的夏季攻勢。經過兩個階段的猛烈攻擊後,克城40餘座,殲滅國軍近4個師6萬多人,可說所向披靡。東北解放區初步連成一片,國軍則被分割在了四平、長春、吉林、審陽等地。在結束攻勢前的最後一戰中,林彪將目標鎖定爲四平城。四平城守將陳明仁,當年黃埔軍血戰惠州時,他第一個奮勇登城。戰後,蔣介石親令陳明仁立于城牆之上,接受全軍的敬禮。陳明仁一生别無他好,只癡迷于軍事,因此熟讀兵書,勇謀兼備。在抗戰中,陳明仁率軍參加滇西反攻,與日軍血戰松山、龍陵等地,得到蔣介石親令嘉賓,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抗日名將。此次孤軍堅守四平,他已抱定了與全城共存亡的決心,甚至擡出了爲自己準備的棺材。


早在當初進駐四平時,陳明仁就料定這裏一定會成爲決戰之地。他細緻地勘察了四平全城的地形,發現散布各處的俄國哥特式建築和日本東洋建築非常適合于構築城市戰防線,于是下令部隊日夜不停地搶修工事,終于在民主聯軍攻城之前完成了布防。四平全城已經成爲一座堅固的防禦堡壘:點面結合的集團地堡群遍布市區,都是鋼筋水泥和土木鋼板結構。地堡的核心支撐點是各部隊的駐地大樓。爲了便于聯絡和輸送兵員彈藥,各核心的支撐點之間以及各地堡群之間全部打通。重要的核心陣地軍、師、團部大樓則築地道和地下室、彈藥庫、指揮所以及發電照明設備。樓内則遍布火力點。市區周圍又布設三道防線,廣布障礙物,有陷腳坑、絆腳架、帶鈴鐵絲網、鹿砦、土圍牆、護城河、地雷陣等。各個守備區依高低層次不同配備輕重火炮和各種輕重機槍形成交叉火力網。全城基本上做到了每幢建築都是火力點,形成了一個防禦整體。


陳明仁的這套東西并不全是他自己研究出來的。四平的布防很大程度上是他借鑒了當年日軍守衛松山的經驗而來。日軍那種蜂窩式守備結構使進攻的中國軍隊傷亡慘重,給陳明仁留下了太深的印象。這次陳明仁借花獻佛,決心給學弟林彪狠狠上一堂城市戰教育課。[


從6月11日起,民主聯軍的攻城部隊開始掃清外圍。同時,攻占飛機場,斷絕國軍空運兵員。而陳明仁也利用了這幾天時間,再次加強了全城守備。雙方都在爲最後決戰積蓄着力量。


四平位于東北中部平原,處在中長、四洮、四梅三條鐵路的交叉點上,是通向東西南北滿的咽喉要地。當時是一座擁有十餘萬人口的現代化中等城市。四平原來只是一個小集鎮。在日俄戰争前,四平只有7000餘人。由于俄國人在此開商埠,修築鐵路,使得洮南、洮安一帶的皮毛與遼河一帶的谷物,在這裏集散物流,從而帶動了各項城市設施的建設,商業逐漸繁榮起來,人口很快增至3萬。日俄交戰,俄軍敗北,日本人占領四平,商業更爲發達繁榮,人口由3萬增至6萬。“九一八”事變後,僞滿劃區設四平省,此地爲省會,于是,人口增至11萬。四平的市區也随着形勢及人口逐次擴張,在國共血戰之前,已有南至北長達9里,東至西長達8里的面積,總共約近20平方公里。一條鐵道貫通全城,把城區分爲道東和道西.


對于林彪來說,四平城是他的一個心結。在一年多前,1946年4月至5月間,林彪曾指揮東北民主聯軍堅守四平,與優勢的國軍進行了32天的血戰。最後終于功虧一篑,傷亡萬人,棄城而去,成就了東北國軍指揮官杜聿明的英名。更讓林彪耿耿于懷的是,四平敗後,東北民主聯軍站腳不住,連連後退,新近擴建的部隊叛逃失散大半,竟被國軍一直攆過了松花江,可說一潰千里。如果不是蔣介石判斷錯誤,暫時滿足了攻占江南之地,從而使共産黨軍隊有了喘息之機,說不定林彪等人就會被攆到蘇聯去了。因此,林彪決心還以顔色,借大勝之機收復四平。


爲攻克四平,林彪集中了民主聯軍1縱全部、遼吉縱隊(後來的7縱)全部、6縱17師附加東總直屬炮兵5個營,共7個師7萬多兵力組成攻城集團,由1縱司令員李天佑統一指揮。林彪則親自指揮2縱、3縱、4縱(欠第11師)、6縱(欠第17師)、獨立1、2、3、4師、東滿獨立師、騎兵1、2師共17個師的兵力,部署在審吉線和中長路附近,以阻擊審陽北援四平和長春南援四平之敵。


根據戰前得到的情服,林彪估計四平守敵只有陳明仁指揮的71軍不到2萬人,以三倍以上優勢兵力進行圍攻,必是勝券在握。而實際上,四平守軍是71軍87、88師加13軍54師共3個正規師,再加上5個保安團以及公主嶺保安大隊的地方武裝。另外,戰鬥開始前,陳明仁將城内政府官員、警察、鐵路警、兵站、醫院、車站的公職人員加上逃進城内的外地保安隊、還鄉團全部編入部隊,實際作戰人數已達到了3.5萬人之多。這一判斷失誤使得林彪沒有集中使用攻城兵力,從而埋下了最終失利的種子。


四平守將國軍中將陳明仁可不是等閑之輩。他是湖南醴陵人,黃埔一期畢業,與林彪有師兄弟之主力從四平西北實施突擊,打擊敵88師和87師結合部;1縱3師從四平東南實施輔助突擊,相機攻入四平東區;6縱17師爲總預備隊。


林彪的意圖是,首先打擊守軍主力及核心守備所在的四平西區,集中兵力打掉陳明仁的精銳部隊。然而,部署在東區的攻城部隊隻有1個師,兵力明顯不足,很難起到使守軍顧此失彼的作用。而主攻方向的部隊同樣有兵力不足的問題。遼吉縱隊司令員鄧華曾提議將6縱拉上來加強城東的攻擊方向,以形成三面突擊的局部優勢,但未被采納。


1947年6月14日晚20時,民主聯軍對四平發起了猛攻。近百門各式火炮一起怒吼,密密麻麻的炮彈飛向四平城。這些火炮大部分是日式山炮和野炮,還有一小部分是繳獲的美式榴彈炮。四平的國軍防線一時山搖地動、火光沖天,城牆被打出了一塊塊缺口,陣地前準備進攻的所有的民主聯軍戰士都不自覺地堵耳張口。如此猛烈的炮火攻勢,在共産黨軍隊的歷史上,這還是頭一次。


炮火準備足足進行了17分鍾,然後開始向前延伸。攻擊部隊從道西的西南和西北兩個方向向城區發起了進攻。民主聯軍先頭突擊部隊的進攻隊形成“三三制”結構,就是每個步兵班編成三個戰鬥組,每組三四個人,列成三角隊形衝鋒。當突擊隊衝到城牆前,許多射擊孔吐出火舌,士兵們紛紛倒下。後續部隊用平射炮和60炮打,死角的地方用爆破手爆破。在沖天火光和不斷的爆炸聲中,突擊隊不顧傷亡地奮勇衝擊。靠近城牆的的道路上,幾乎鋪滿了一層屍體。 爲堵塞城牆上的缺口,國軍將坦克開上去當作活動堡壘。民主聯軍用大炮轟,又用炸藥炸,將國軍的坦克炸爛,繼續擴大城牆的突破口。後續部隊湧入缺口,與守軍展開激烈的白刃格鬥。20時40分,1縱2師首先突破外城。15日淩晨2時,1縱1師也衝破守軍陣地。攻城部隊士兵隨着炮火前進,炮彈落在哪裏,士兵衝向哪裏,他們緊追着炮彈,衝向國軍縱深。城中大街小巷裏布滿了沙袋,樓台窗口到處是噴射的火舌……雙方開始逐街逐屋地争奪,刺刀拼得嘁哩喀嚓,手榴彈冰雹樣亂飛,喊殺聲與慘叫聲震天動地……


這次四平之戰,林彪前所未有的集中了80餘門火炮,連炮縱的12門高射炮都被調往前線。他是在蘇聯見識過蘇軍的“大炮兵”威力的。林彪堅信,當密集的覆蓋性炮火撲天飛來時,任何軍隊的意志都會被強烈震撼。共産黨的軍隊再也不只是小米加步槍,戰争之神的威力會使其如虎添翼。[ 轉自鐵血社區


如此猛烈的炮火也深深震動了陳明仁。他甚至走上城牆觀看,只見天空被眩目的火光映紅,城區内外炸點遍地此起彼伏。陳明仁感慨地說:“我打了20多年的仗,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猛烈的炮火。林彪的身子骨硬了!”不過,陳明仁仔細觀察了炮火的彈道,發現呈大面積散布狀,并沒有集中一點進行突破。他判斷,民主聯軍還不大善于進行步炮結合,這在極大程度上消減了炮火的威力。因而更加堅定了守下去的決心。


在攻擊道路上遍布着紅磚建築的大樓,每座樓都是國軍的火力點,周圍的射界已全部打通,到處都噴射着死亡的火焰。因爲突破口狹窄,首先攻入城内的1縱部隊使用了集團沖鋒戰術,往往集中了整團攻一條街,因此立即暴露在撲天彈雨下,一批批倒在樓前,死傷慘重。偏偏民主聯軍的炮彈已現不足,不能有效地進行炮火清障,隻好用爆破組進行爆破。因守軍火力猛烈,而大樓又極爲堅固,爆破組傷亡巨大,幾乎每一棟樓都要經過連續爆破。即便爆破成功,衝進樓去的戰士又和反撲的敵軍打成了交手戰,一輪輪的刀劈槍刺,到處是打斷骨頭的噼叭聲,整座樓成了屍樓血樓。


整整兩天的兇猛惡鬥,1縱部隊付出巨大傷亡,進展緩慢。而遼吉縱隊和1縱3師的進攻卻未能達成突破,也沒能吸引守軍兵力,致使陳明仁組織反擊部隊集中封堵1縱的突破口。一直打到了6月17日,1縱1師已幾乎打殘。林彪急令遼吉縱隊調獨2師加入1縱方向,總預備隊6縱17師換下1縱1師繼續進攻。


18日淩晨,遼吉縱隊獨1師終于突破守軍陣地。師長馬仁興立即展開部隊擴大突破口。國軍拼死反擊,雙方反複争奪,在倒下了幾千人後,遼吉縱隊沖入市區。同樣的攻擊大紅樓之戰又展開了。遼吉縱隊的士兵也不斷進行爆破,然後又是你死我活的肉搏戰,每前進一步都是屍橫遍地。


東北的白天特别長,從早上4點到晚上8點天都是亮着的。地面上,兩軍犬牙交錯地拼死厮殺着。天空中,國民黨的飛機猛烈地轟炸民主聯軍的占領陣地,每天都要飛來十幾架次,使民主聯軍後續部隊開進緩慢。審陽方向還出動了大量運輸機,空投到四平的軍械彈藥物資達305噸之多,有力支持了四平守軍。在得到不斷補給後,國民黨軍苦苦堅守着城中的每一條大街、每一條小巷、每一棟樓房、甚至每一堵廢墟。民主聯軍則一寸一寸向前推進,突擊隊往往上去半天就傷亡過半,只好不斷輪換。


19日,6縱17師形成了突破。17師曾在一年前的山海關大戰中一敗塗地,此次是抱着雪恥之心而來。17師吸取了1縱進攻兵力過于密集的教訓,採用一個營攻一條街及“四組一隊”的戰術,并且以繳獲的7門美式火箭炮進行清障,不斷推進。戰至20日,17師的三個團已進展至守軍核心陣地。


仗打到這個份上,鐵路西區大半已失陷。陳明仁轉移到鐵路以東繼續指揮戰鬥。20日下午,6縱17師和獨1師接近了陳明仁在西區的軍部大樓。這座樓原是日本小學校教學樓,非常高大堅固。現在由陳明仁的弟弟陳明信率軍直屬特務團守衛,守軍近千人,火力強大。17師和獨1師不斷組織爆破組進行爆破,攻擊路上到處躺着爆破隊員的屍體。幾次爆破成功卻對大樓損傷輕微,進攻突擊隊一次次打進去,又一次次被打出來。樓前的街道上一灘灘的血水,衝擊部隊不小心就會滑倒。17師51團1營3連不斷發起衝鋒,最後全連134人打到只剩10人。而獨1師1團則打到隻剩4個班。一直血戰到傍晚,在馬仁興的指揮下,獨1師部隊連續往返12次,在大樓的缺口處塞入2000斤炸藥,這才將大樓炸倒。攻擊部隊衝上去肅清了殘敵,陳明信也被俘虜。


戰至6月21日,四平西區守敵全部肅清,戰鬥轉入東區。民主聯軍再次發起猛攻,而陳明仁在利用地堡高樓大量殺傷進攻部隊外,又不斷組織反衝鋒改善防禦態勢。


道東的核心陣地有一座水塔,1縱以一個團的兵力發起猛攻。塔上的守軍是71軍參加過遠征緬甸的老兵,槍法極準。攻擊部隊不斷衝鋒死傷遍地。調上60炮打,卻只能在塔身上打出一個個小坑。民主聯軍參謀長劉亞樓的電話甚至打到了前沿,嚴令限期攻下水塔。最後1縱的爆破隊員不怕犧牲反複爆破,終于將水塔炸塌。


獨1師向東攻擊鐵道公園。在突破3個地堡後,衝上了鐵路天橋。然而攻擊部隊誰也沒注意天橋上邊懸吊着兩隻大麻袋。當部隊衝上去時,兩個麻袋突然張開了大口,黃澄澄的堅硬滾圓的黃豆傾瀉而下,撒滿了街面。突擊隊的戰士猝不及防,全部摔了跟頭,武器摔出老遠。他們爬起來再跌倒,手刨腳蹬卻根本站不起來。這時國軍的火力如雨潑下,突擊隊員站不起來,無法撤退,鮮血隨即流滿了街道。衝鋒在前的團政委也摔倒在地,眼睜睜地被一排子彈打成了蜂窩。後面的進攻部隊看着這一切目瞪口呆,有的戰士當即痛哭起來。這一招正是陳明仁從19路軍在上海抗戰時學來的。當時19路軍也是撒豆成兵,然後戰士們衝上去用大刀片砍日本鬼子的腦袋。


打到22日,1縱2師和遼吉縱隊獨1師、獨2師都已傷亡過半,失去了戰鬥力。林彪不得不將這3個師撤下,從阻援方向上增調6縱18師加入17師方向作戰,6縱16師加入遼吉縱隊獨立3師在四平東區的攻擊作戰。6縱司令員洪學智也接替李天佑擔負對攻城部隊的統一指揮。


在獨1師撤出戰鬥時,師長馬仁興被一顆流彈打中身亡。


此時,四平守軍也已傷亡過半,陳明仁壓上了全部力量。爲以防萬一,他準備好了自殺用的手槍。林彪在這時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這便是仍然逐次將部隊投入戰場,而沒有決定性的將重兵集團壓上去。戰機稍縱即逝。當審陽、長春方向的援敵逼近時,便再也無法抽調阻援部隊攻擊四平了。


杜聿明方面,在四平被圍後就積極調集兵力準備解圍。蔣介石也極爲重視,調華北的53軍北上,同時嚴令杜聿明在6月30日以前進至四平與陳明仁會師。杜聿明從審陽方向抽調了新6軍14師、新22師、169師,93軍暫20師、暫22師,52軍195師,53軍116師、130師;長春吉林方向抽調了新1軍新30師、50師和保安團隊一部。共計5個軍10個師的兵力,由鄭洞國統一指揮,向四平逼來。


最後關頭,四平城内的混戰進行得空前激烈。雙方抵近對射,刀劈槍刺,甚至用拳頭牙齒進行拼搏。到了夜晚,四平上空飛滿了照明彈、燃燒彈。被炮彈打着的民房和建築物熊熊燃燒,滿城火光,如同白晝。四平城的大街小巷,到處是殘肢斷臂的屍體,橫七豎八地鋪滿了路面;到處是流淌和噴濺的鮮血,黑紅黑紅的積成大塊大塊,粘得人拔不出腳。


這場仗,實在太血腥了。因爲攻擊部隊作亡巨大,撤下休整的遼吉縱隊獨1師又拉了上去。一直打到6月26日,道東被占領了四分之一。也就是說,四平全城已接近占領了四分之三。此時,很少有人懷疑民主聯軍是這場戰鬥的勝者,林彪自己也不懷疑這一點。然而,風雲突變。


6月17日,南北兩路國軍一起出援。20日,北路鄭洞國指揮53軍攻入本溪,民主聯軍4縱11師被迫撤離。 23日,南路援軍占領開原。24日,北路援軍新1軍新30師、50師進至陶家屯地域,在民主聯軍獨立3、4師、西滿騎兵師和東滿獨立師發生激戰。同日,南路援軍進至昌圖一線,猛攻正面阻擊的民主聯軍2縱陣地。在此情況下,林彪改變了戰役決心,將戰役的核心目標由攻占四平轉爲打援。這一改變決定了戰役的命運。四平攻堅打到23日時,陳明仁已沒有多餘部隊發動反衝擊了,只能固守各個支撐點。此時林彪如能孤注一擲再壓上一個縱隊猛攻,陳明仁就真的要成仁了。然而林彪改變決心調兵南下進行打援,攻城力量有耗無補,終至功虧一簣。


6月25日,北路新6軍169師在空軍與炮火支援下,突破4縱在八棵樹的阻擊陣地;93軍也占領昌圖;新6軍14師、新22師從左翼繞過八棵樹一線進至馬市堡、貂皮屯一線,并繼續向威遠堡、蓮花街前進。26日,93軍從昌圖正面發起進攻,與阻擊的2縱進行了猛烈戰鬥。而敵53軍和52軍195師開始向2縱隊右翼四平以西的八面城方向迂回運動。[ 轉自鐵血社區 http://bbs.tiexue.net/ ]


鑒于嚴重敵情,林彪不再看重攻擊四平,而是抽調了攻城的6縱16師、遼吉縱隊獨立1、2師南下參加打援。這樣,進攻四平的部隊只剩下了1縱3師、6縱17、18師、遼吉縱隊獨3師共4個師,戰鬥力受到大大削弱,已無力最後拿下四平。


在打援方向,林彪集中了3縱3個師、1縱4縱各2個師、6縱1個師加獨立1師共9個師的兵力,力求殲敵右翼新6軍,先斷敵一臂;而以遼吉縱隊獨立1、2師加入2縱隊阻擊正面援敵93軍。


就在民主聯軍打援各軍趕往預定陣地之時,28日晨,鄭洞國親率93軍向泉頭一線2縱阻擊陣地發動猛烈進攻。阻擊部隊傷亡很大。下午,向左翼迂回的敵53軍開始向八面城進攻,威脅2縱右翼。93軍在空軍和戰車配合下突入了2縱主陣地,雙方進行了短兵肉搏。這時,林彪又做出了一個錯誤決定,這就是命2縱撤出戰鬥,轉去奪回昌圖。這樣一來,93軍的態勢不但是迅速向四平靠攏,而且也接近了右翼的新6軍。而準備攻擊新6軍的9個師卻又沒有集結到位,分割圍殲打成了一面平推,戰役企圖實際上已經破産。


突破泉頭後,鄭洞國指揮93軍前進速度更快。6月29日,其先頭部隊占領了四平市區以南的忙牛哨,而53軍和52軍195師占領了四平以西的八面城。同日,新6軍14師先頭部隊一個團也進至蓮花街,與1縱形成對峙,有了迂回四平的態勢。四平攻城部隊已處于兩面受敵的威脅下。無奈之下,6月30日,林彪下令攻城部隊撤出四平。


這場慘烈的攻堅戰至此結束,陳明仁終于死裏逃生。在鑽出多日不見陽光的地下指揮部後,陳明仁已是滿面鬍鬚,他聲音哽咽地歎道:“當了28年丘八,從來沒有打過這樣激烈的仗!” 四平血戰,雙方都損失慘重。國軍傷亡1.7萬餘人,民主聯軍傷亡數字不一,有1.3萬、2.1萬、4萬的不同說法。6縱17師在這一戰中迅速崛起,博得了“東北野戰軍中攻堅能力最強的部隊”之美譽。


此戰之後,四平的血城就成爲了林彪心中的夢魘,使他對城市攻堅戰産生了畏懼心理。在一年後的遼審戰役中,林彪先是對打長春徘徊不定,後是對打錦州猶豫不決,都因此而起。而四平守將陳明仁,則被蔣介石通令嘉獎,成爲了國軍的英雄。後來陳明仁叛變,在1955年成爲中共57位上將之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