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破狼 第一章 一把菜刀去抗日 001 动一动,我就打死你!

宋五 收藏 4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7/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头上传来,妈的,刚刚被授予了少尉军衔,好不容易等来一次展现自己军事才华的演习机会,怎么就掉到那悬崖下了呢?爷爷呀,孙子让你伤心了,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看来小命没丢,但一准是残废了,爷爷呀,孙子这辈子是当不成将军了。

我费力地睁开双眼,心中不禁嘀咕道,“这帮小子,太不人道了,怎么着我大小也是个少尉排长,就算是失足掉到悬崖下,也该派人救老子出去吧?”

向四周看去,夕阳西照,残阳如血,一片没膝的杂草,有的还冒着浓烟,一棵小树,树头已被炮弹削去,只剩下一截树桩直直的指向天穹,传入耳中的是远方密集的枪声。

“噢,演习已经开始了。”我嘀咕着爬起身来,突然,一个人飞奔而来,一下子扑倒我,大声喊道,“危险,快卧倒!”

我还没来及反应,就已经被他扑倒在地,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堆碎石碎土将我们两个人盖了起来,我挣扎了一下,身上的那个人也动了一下,翻到一边,我抖落身上的石土,爬了起来,看了看身边还在卧倒的战士,“小鬼,表现不错,我回去后给你申请立功!靠,炮兵是怎么搞的?把炮弹都投到这来了?”

那战士机警地看了一会,才爬起身来,映入眼睛的是一副稚气未脱的娃娃脸,“怎么你也叫我小鬼,你比我大多少呀?还叫我小鬼,我说老鬼,没上过战场吧?听不出炮弹的落点吧?唉?你是新同志吧?”

“我?新同志?拜托,小鬼,看清楚呀?我是三连的少尉排长宋一呀!我参加革命那会呀,你……”突然,我说不下去了,眼前的战士并不是我们八一式军装,而是一身黄土布的军装,而且有的地方被炮火烧焦,露出了大大小小的窟窿。

“噢,原来是拍戏的,早听说有一个剧组在驻地附近拍戏,没想到,还真碰上了,”我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摄像机和其他剧组人员或演员在哪里,便又问道,“唉,小鬼,你们真的在拍戏?其他人呢?”

那战士皱了皱眉,“你是少尉?”

“是呀,我可是正规军的正牌少尉!”

“你真是少尉?”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靠,你是演员还是警察呀?我是少尉,如假包换,来,小鬼,我的证件!”说着,我伸手向自己的右上衣口袋摸去。

而那战士唰地一声抽出一支驳壳枪指着我道,“别啰嗦!不许动!举起手来!”

我下意识的举起了双手,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我的军装上根本就没有上衣口袋,但一点肯定的是,我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他手中的家伙,和上次到南昌起义纪念馆中看到的那只驳壳枪一样,映着落日的余晖,还发着蓝幽幽的光,我忙摆手阻拦,“小鬼,不要,不要,我可不是你们的演员!”

“少啰嗦!转过身,向前走!”那黄土布军装战士一个箭步就到了我的身前,而且枪口已经抵到了我的腰上,狠狠地道,“动一动,我就打死你!”

我觉得好玩,一个穿着只有上个世纪才有的黄土布军装的少年,拿着一把只有上个世纪才有的驳壳枪,居然像模像样的“俘虏”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共和国军官,想想都觉得好笑,终于忍不住,我哈哈大笑起来!

那少年憋红了脸,一抬手,只听得一声清脆的枪响,驳壳枪的枪口飘过一缕淡淡的蓝烟,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当兵这么多年,这枪声还是听得出来的,原来放下的手又迅速的举过头顶,头脑中亦不禁连续闪过很多念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拍戏的都改成用真枪了?”

“不对,看那样子不是拍戏,要是拍戏连自己的演员都分不清了?”

“演习?也不是,原本是我们团演红军呀?再说即使演红军,也没必要把自己装扮得跟红军一样吧?”

“红军?红军?这身黄土布的军装怎么越看越象是红军的军装呢?”我大脑象是微机突然断电一样,不禁结结巴巴地问道,“小同志,你是红军?”

“少啰嗦,你这个白狗倒是狡猾得很,给我走!”那小战士说着挥了挥手中的驳壳枪。

“往哪走?”我有些迷茫。

“向前走!慢!”那少年红军一抻手,从我的腰间抽出了一样东西,我觉得屁股一凉,裤子落了下去,我下意识地蹲下身子,双手提起了裤子。

“还带了把菜刀,你以为带把菜刀就能混进来了?也好,就这么走,我看你还跑得了!”那少年红军有点神气活现,我也发现,原来他抽出菜刀时,菜刀锋利的刀锋割断了我的裤带,而我提起来的裤子也不是我原来的八一式军装的军裤,居然也是一条黄土布的的军裤,我再仔细一看,发现上衣也是和那战士一' ;&+"vHE' ;&+"。

“怎么回事,怎么我也是这身打扮?”我彻底懵了。

那少年红军弯腰拣起了草地上的一根扁担,一边道,“原来还有一根扁担,看来你是装炊事员混进来的!走!”

在山路上走不太远,转了一个山坳,就看到一个简易的掩体,我被那少年红军押着进了掩体,而那少年红军一进到掩体,便大声地喊道,“团长,团长,我抓到了一个奸细!”

正在一个土台上看地图的几个红军听到少年红军的喊声,不约而同地抬起头,一个中年络腮胡子的红军哈哈一笑道,“不错,小鬼,还抓了个奸细!哈哈哈”说着,看了我一眼,一皱眉,道,“乱弹琴,你把他抓来干什么?”

“团长,他是奸细,他说他是少尉!”

“这都哪跟哪呀!他,他是三连炊事员宋一牙,他爹宋老根,和我是一个屯子的,我带他来的部队,我还不认识他!来,你看看他那门牙,是不是就一个!”说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用手一指那少年红军,“小李子,没想到,没想到,你这小鬼还真能逗乐子。”

掩体里的其他几个红军亦哈哈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