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情人节,苏州街头,外国姑娘捧着礼物与朋友逛街游玩,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情人节的由来源自西方,那么国外的年轻人怎么过情人节?记者昨天采访了南京大学三位分别来自加拿大和韩国的留学生,他们感慨说,似乎在他们国家“情人节”都没中国这么“疯狂”,这么充满商业色彩,甚至成为年轻人的一种“甜蜜负担”!


加拿大: 情人节不只是情人过


过节方式:逛街、看电影、共进晚餐 过节人群:从小学生到中年人都会过


过节礼物:卡片、书、唱片等 过节花费:自己承担


David的家乡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大学毕业后选择到南京大学来进修中文。Kindy小时候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现在南京大学读广告专业。谈起加拿大和中国情人节的不同时,他们都有很深的感触。David说,西方人在情人节那天会和情人一起逛街、看电影、共进晚餐,经济条件允许的话,会是很浪漫的烛光晚餐。如果有一方有心仪的对象,但对方并不知道,那在情人节这天表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仅仅这些浪漫的情节并不能代表情人节。在加拿大,情人节不是只有情人才能过的节日。比如David和Kindy从小学开始就过情人节了。他们会在情人节当天写一些卡片,送给自己的朋友或家人,这样做只是为了表达一种爱意,这种爱意比爱情来得更加广泛。在年轻人中间,情人节并不是一个非常隆重的节日,热恋中的情侣也会互送礼物,但不一定是花、巧克力或其他奢侈昂贵的礼物,他们看重的是礼物背后的心意。也许是对方很喜欢的一本书,一张唱片。


David介绍说,“Love is a verb.”是蒙特利尔的一句谚语,意思是:爱情不是用物质来表现,爱体现在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比起情人节,他们可能更重视属于自己的节日,比如说情侣相识的那天,非常开心的一天或是求婚的那天。他们会把这些日子看成是专属的“情人节”。


来中国看到中国年轻人过情人节“盛况空前”的场面,也令David和Kindy大为惊讶。Kindy说,经过商家的包装,很多人把爱情和金钱混在一起,男孩为了面子,让情人节成了一种负担。这其实是一种浪费。商业化了的情人节更让他们感到反感。而且用父母的钱来给女朋友过情人节,在他们看来是不被认同的事情。因为在他们国家年轻人不管做什么,情人节制造浪漫所用的花费一定是自己承担,用父母的钱会被看作没有诚意。


韩国:女孩要先送巧克力给男孩


过节方式:逛街、吃饭或看电影 过节人群:年轻人 过节礼物:巧克力等,提倡DIY方式


过节花费:约七八百元,可能要父母支援


姜愿善来自韩国,是南京大学汉语语言专业大四学生。在韩国,他有一个相爱两年的女朋友。他告诉记者,和中国一样,韩国有很多年轻人很重视情人节,但过情人节的方式会有些不同。比如在中国的2月14日,男孩会送花或巧克力给女孩,而在韩国,每年的2月14日,一般是女生先送给男生巧克力。然后,下个月的14日,也就是白色情人节,男生再送玫瑰花、糖果给女孩。作为礼物的巧克力和糖果,也不是在商场或超市直接买的。有很多人会在情人节之前买来一些包装材料,然后用漂亮的包装纸把巧克力或糖果包起来,用此来表达爱情。当然除了这些,韩国情侣也会在2月14日这天,一起出门玩一玩、逛街、吃饭或看电影。韩国有些电影院在情人节这天会提供专供情人的座位。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意,有的年轻人会折一些纸鹤、星星之类的东西,送给对方。其实在韩国,情人节也成为年轻男女放松、玩耍的一个机会。


说到情人节花费,姜愿善说,韩国年轻人过一个情人节,一般也要花费七八百元人民币。没有收入的学生要过一个浪漫的情人节,可能就要依靠父母来支付这笔费用。


虽然韩国与中国的情人节有相似的地方,但姜愿善认为中国的情人节商业气息太浓,比如说,一朵玫瑰花要卖到几十元,餐厅里只有情人套餐,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而他对商家把情人节作为噱头来敛财的现象,尤其感到反感。他说:“在韩国虽然也有一些活动,但没这么多。”(孙卉 张琳)


链接:


晒晒他们的情人节花费


解放军理工大学念大一的刘斌(化名):给女朋友买了一串600多元的铂金项链。陪女朋友逛街时和女友一起照了大头贴,给女友买了手机挂件等小礼物,花了大概100元。和女朋友一起吃饭的钱是女朋友付的。共花800元左右。


南京财经大学大一小陈:女朋友在厦门,大年初五他就飞往厦门,与女朋友共度情人节。粗略算一下,小刘来回的飞机票大概是1600多块,送给女友的礼物在300块钱左右,玫瑰花、巧克力这些情人节“必备”礼物要花500多块钱。两人浪漫的烛光晚餐价位在500元左右。这样看来,不算小刘在厦门的其他开销,只是情人节这一天,他总共要花掉3000元。


我看情人节


把情人节当闹钟


21世纪什么节最贵,答案是情人节。因为从七彩玫瑰到情侣咖啡,从天价巧克力到梦幻套餐,确实花费不菲,但这一天依然处处人满为患处处花迷人眼,正因为如此,每到此时,有人斥之为摆阔、显富、追求奢侈、拜金主义,媒体上的批评声音不绝于耳。


咱天生缺乏浪漫细胞,情人节这天却也赶早上了趟街,想淘些便宜的花儿讨讨老婆欢心,不料老婆梦中似乎洞察心事,一个电话追来,最后俺背上楼的是5块钱茄子和3斤大白菜。但虽没吃过猪肉却也见过猪跑,终忍不住为忙碌过节的情人们鸣几句不平。


别怪年轻人追捧,都在谈情说爱的年纪,中国男女比例又悬殊得惊人,平日里请吃再多的肯德基、麦当劳也抵不上昨天一束玫瑰来得浪漫感人,这关键时刻如果没把握住,人家女孩子凭啥相信你“人山人海海枯石烂”。咱要是唠唠叨叨地责怪人家这是烧钱买爱情,感情庸俗化,似乎有些看人挑担不腰疼,这叫不厚道!


别怪商人炒作,他们吃的就是这碗饭,追求利润是本能是冲动,既然歌星出张碟都可以拿丑闻和隐私造势说事,商家为赚点辛苦银子玩点噱头搞点奇货可居的买卖实在无可厚非,咱改革开放进WTO多少年了,现在还批评人家这是从西方舶来洋垃圾搞文化侵略,这叫没文化!


别怪学生矫情,青春注定是要追寻浪漫和激情的,有首歌词唱得好:“爱得太傻”,一个傻字用得多好啊!看看人家杰克同志,不过是一见钟情,就能在冰冷的海水里把生的希望留给露丝,咱不过是把一个月的伙食费预支来买束花儿就该被认定为幼稚可笑不懂得爱情吗?


芸芸众生,日日无不为生计忙碌,为饭碗奋斗,但往往为了事业而不知不觉忽略了爱情亲情,如今一年到头能有这么一天,有人早早就嚷着当咱们闹钟,让你突然想起要为自己所爱的人做些什么、表达些什么,其实挺好挺温馨。(张 洪)


情人节过不过都没错


虽然对情人节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还是不得不来写个东西以示没有忘记这个舶来的节日——这个事实本身,就说明了现在情人节的地位。西方的情人节为什么会这么容易进入我们这样东方古国?


我的答案是:因为在目前的世界环境下,“西方”在人们的观念里,多少代表着富裕先进的现代文明。现代人特别是年轻人,是非常愿意接受“先进文化”,或者说是非常愿意被别人说成“能接受先进文化”的。圣诞节、情人节等等舶来节日,就是沾了这个光。当然,中国的文明足足有五千年的血脉,纯粹的外来文化要进入,也必须被中国化。这已经被历史证明,也已经被如今情人节在中国的“多元化”所证明。


我还是那观点:不要从纯文化角度去理解文化现象。哪天我们的国家也像现在的西方发达国家一样在富裕文明程度上世界领先了,老外们也会争先恐后地接受我们的春节、七夕节的。当然,改不改造是他们的事。


说到这份上恐怕会有人说我迂腐。最后表明下我的非学术化态度:情人节,您过,不过,大张旗鼓地过,不露声色地过,都可以,都没错。 (李军)


以她的名义快乐


“情人节”是个不老的话题。熙熙攘攘间,“情人节”这个舶来品,悄悄融入中国大众生活。这一天里,不仅小青年会“折腾”,其他年龄层的朋友们,不少也会“凑凑热闹”,什么金婚纪念、银婚纪念等等,当天活动安排丰富多彩,看得人艳羡不已。但你要拉住他们问“情人节”的来历、正统的情人节度节方式应是怎样的等等,估计八成没人知道。的确“很无知”,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追求快乐,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我一向以为,快乐之事皆可为之,只要不是纵欲,哪关其中洋西东。西方的情人节之于我们,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在这一天里,爱人或准备相爱的人,都有借口去追求浪漫和爱。生活中,太多的压力和负担给予我们,不是有人总嚷着叫“累”吗,当有这么一天可以借口快乐时,还干吗装严肃不去享用呢?(谷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