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

有一次亲嘴还被一个看林子的给抓到,非说我们俩是流氓,要把我们送到派出所去。后来,我的男朋友住在一个筒子楼里面,他有一间单独的房间,但是就在他妈妈住的房间斜对过,妈妈总是可以推门而入的,所以我们也不可能作任何偷鸡摸狗的事情。最后,他想了一个招儿,叫他的死党哥们把我们俩反锁在房间里面,这样只要我们不出声儿,别人都以为房间里面没人。当然时间不能太长,筒子楼的厕所、水房都是楼道里面公用的,太长了会憋出人命来的。


就这样,我们终于在一个下午找到了两个钟头的“私人空间”,虽然不能出声,但是已经很激动人心了。当我们听到外面的大锁“咔嚓”一声锁上,我们的心都在砰砰地跳,而且非常不知所措开始我们向望很久的性生活。就在我们既兴奋又窘迫的时候,听见没有窗帘的窗户外面“砰”的一声,回头一看,有一个梯子架在窗户外面。我们还没来得及扣好衬衫,就听见窗户外面一个声音说:“哟!在家哪?”


我男朋友赶紧站起来挡住我,冲着窗户外面说:“张大爷,干嘛呐?”


外面张大爷不慌不忙地说:”“我在窗户底下钉个篮子,冬天可以放点年货。”


那年头没有冰箱,大家都把要冷藏的东西放在窗户外面一个篮子里面,我们是专业偷别人家篮子里东西的一群坏孩子。


男朋友有点着急,说:“大爷,您下来,明天我给你钉吧。”


大爷往窗户里瞅了一眼,那时候我已经衣冠楚楚地坐在离床很远的一个板凳上。“你好,大爷。”我说。


大爷笑眯眯地瞅着我们俩,接着在我们的窗户外面钉篮子,好像动作还特意放慢里一点,时不时地还往窗户里面张望,跟我们斗两句贫嘴。


就这样,我一生中第一次绞尽脑汁找到的““私人空间”就跟窗户外面梯子上的大爷一起度过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