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交锋:毛泽东水中“立正”震住赫鲁晓夫

luqea 收藏 2 645
导读:[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2_18_11932_6911932.jpg[/img] 1959年国庆,赫鲁晓夫与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交谈。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2_18_11933_6911933.jpg[/img] 毛泽东会见赫鲁晓夫 核心提示:“立正!”随着高亢的一声,赫鲁晓夫再朝池中望,顿时目瞪口呆。他是真受了惊:毛泽东居然在水中“立正”了!身体竖直,至少已达七十度角,而且手脚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9年国庆,赫鲁晓夫与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交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泽东会见赫鲁晓夫




核心提示:“立正!”随着高亢的一声,赫鲁晓夫再朝池中望,顿时目瞪口呆。他是真受了惊:毛泽东居然在水中“立正”了!身体竖直,至少已达七十度角,而且手脚不动!




1959年国庆,赫鲁晓夫与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交谈。


赫鲁晓夫在大跃进的高潮中来到北京。是被毛泽东发脾气“召”来的。


苏联驻华大使龙金是位气色很好的哲学家,求见毛泽东,表达了苏联领导的一个意思:希望同中国搞个联合舰队。毛泽东明白中国的海军只能做沿海防御,没任何实力参加联合舰队。怀疑苏联这么搞,是想借联合之名,行控制之实。他追问龙金搞联合舰队的根本目的,龙金含糊其辞,更加深了毛泽东的疑虑,发了脾气:“你讲不清,你叫赫鲁晓夫来,叫他自己跟我讲!”


只隔一天,赫鲁晓夫便匆匆飞来北京,降落在南苑机场。没有红地毯,没有仪仗队,也没有拥抱。


赫鲁晓夫被直接接到颐年堂,谈判立刻开始,中国方面参加的有毛泽东、邓小平、杨尚昆,苏方除赫鲁晓夫之外,还有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和外交部副部长费德林。


赫鲁晓夫绕山绕水地解释,成立联合舰队是为了对付美国人的第七舰队;苏联的远程潜艇已经开始服役,需要在中国建一个长波电台。毛泽东认真听了十几分钟,做个果断而简洁的手势:“你讲半天还没说到正题,我只问你什么叫联合舰队?”


“嗯,嗯,”赫鲁晓夫有些支吾,“就是共同商量商量的意思……”


赫鲁晓夫也明白中国的海军还出不了沿海。


“请你说明什么叫联合舰队!”毛泽东抓住不放。


“毛泽东同志,我们出钱给你们建这个长波电台,这个电台可以送给你们,我们只是用一下……”


“我问你什么叫联合舰队!”毛泽东猛然起身,指着赫鲁晓夫的鼻子问,声色俱厉。



上水的服务员吓坏了,这是他第一次见毛主席同外国领导人发脾气,而且指着鼻子喊。赫鲁晓夫涨红了脸,但是没有站起来,有些始料不及地望望毛泽东,又望望邓小平、杨尚昆,又望望他的国防部长和副外长。


“我们不过是同你们商量商量……”


“什么商量?我们还有没有自主权了?你们是不是想把我们的海防地区都拿去?”毛泽东把手大幅度一划:“你们都拿去算了!”


赫鲁晓夫目瞪口呆。他没想到毛泽东这么尖锐、明确,一下子就抓住了要害,但他走到这一步,就不能不为自己辩解一番。毛泽东点出要害,对他的解释说无须多说,三言两语便顶了回去。


赫鲁晓夫不得不找个机会自己下台阶:“算了算了,你们不理解,我们也不提了。”


毛泽东在主权问题上,历来不肯让一步。


赫鲁晓夫一行住到了玉泉山,一住三天,李维信被抽调去做服务工作。苏联人吃饭没有钟点没有规律性,谁来了谁吃,离离拉拉拖很长时间,服务相当辛苦。


赫鲁晓夫到达的第二天,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宴请他一次,李维信也随车回到中南海,还是做他的服务工作。


宴会开了两桌,主桌上是“三七开”中方七个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邓小平,苏方三个人:赫鲁晓夫、马利诺夫斯基、费德林。这个费德林是中国通,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为赫鲁晓夫充当翻译。


饭后,毛泽东邀请客人们游泳。


是在室外泳池,白磁砖在阳光下亮得耀眼,池畔摆了藤椅藤桌,藤桌上有茶杯和香烟。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站在桌旁聊天;周恩来接过服务员上的茶水。刘少奇和邓小平没接茶水,在那里享受着饭后一支烟的神秘境界。


毛泽东换好游泳裤,穿一件浴衣,踩着拖鞋走过来,手里也夹了一支烟,一直走到他的战友身边。


赫鲁晓夫也换了泳裤,身体横阔可观地晃过来,在藤椅上坐下来。刚吃了饭游泳不好,他们又开始短暂的会谈。


既然联合舰队谈不成,赫鲁晓夫无求于人了。谈话口气就比昨天大许多,成了进攻姿态。


“苏共‘二十大’是划时代的,批判斯大林是我们苏共中央决定的,可是你们说三道四,”赫鲁晓夫望住毛泽东:“你们为什么往我们后院抛石头?”


毛泽东笑眯眯地,说话时烟气从齿缝间一字一股地冒出来:“我们不是抛石头,是抛金子。”


赫鲁晓夫变脸变色:“别人的金子我们是不要的!”


毛泽东仍然微笑,仍然平声静气:“不是你要不要金子,是我们要助你们一臂之力。帮助你。”


赫鲁晓夫无奈而又失望地望着毛泽东,终于嘟哝一声:“总之我们谈不到一起,始终谈不到一起。”


“消化也差不多了。”毛泽东将烟头拧入烟缸,立起身:“下一个内容游泳吧,凉快凉快。”


赫鲁晓夫由浅水地带抓了扶手下水。他能漂起来,泳姿实在糟糕,就是被中国人称为“狗刨”的那种手脚乱刨的姿式。他刨几下,沉不住气,在工作人员帮助下爬上岸,喘一阵儿,将一个手绢四角系住,戴在头上。


喘息定了,他要一个救生圈,套在身上重新下水。



毛泽东看过赫鲁晓夫游泳,不动声色走到深水那边,也是抓了铁扶手下水。身体一半入水时,便松开手,从容地游几下蛙泳,然后将身体一侧,用侧游向浅水区游来。


或许说冲来更合适。毛泽东将手一划,两腿成剪形一夹,肩头冲起一片浪花,速度很快。


赫鲁晓夫悄悄注视毛泽东,见毛泽东划动几下,身体已过游泳中线,忙把视线转开。他望见了蹲在岸上的彭德怀。


“彭德怀同志,你怎么不下来?”赫鲁晓夫大声问。彭德怀摆摆手。那意思不知是不游还是不会游。


“他是陆军司令,不是海军。”毛泽东的声音近在耳边响起来。“他不游。”


赫鲁晓夫吃惊地发现,一句话的工夫毛泽东已经“冲”到他身边。他伏在救生圈里喃喃:“我早就知道你游泳是能手。”


毛泽东笑笑,没说话也没停,又折向深水区。转折时,侧泳已经换成了仰泳。


“你跟他比一比。”赫鲁晓夫对马利诺夫斯基说。


马利诺夫斯基没有把握地朝毛泽东游去。


可是,赫鲁晓夫忽然睁大眼睛,嘴唇咧开着僵住了。马利诺夫斯基也吃惊地停下来,抓着池边的泄水槽,痴痴地朝池水中间望:


毛泽东竟然手脚不动地平躺在了池水上!


朱老总笑,彭老总笑,有几个服务员拍响巴掌。


“立正!”随着高亢的一声,赫鲁晓夫再朝池中望,顿时目瞪口呆。他是真受了惊:毛泽东居然在水中“立正”了!身体竖直,至少已达七十度角,而且手脚不动!


能平躺水中的人不是找不到,能“立正”于水中的人可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赫鲁晓夫像遇见上帝做祷告一样嘴里念念有词,不知祷告了些什么。


毛泽东又游了过来,认真望住赫鲁晓夫说:“中国人是最难同化的。过去有多少个国家想打进中国,到我们中国来。结果呢?那么多打进中国来的人,最后都站不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