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军阀的奇特兵种

出云的阿国 收藏 0 291
导读:孙子曰:兵者,诡道也。我天朝上下五千年,战事无数,产生过的兵种更是千奇百怪。自炎黄二帝大战阪泉,黄帝驱熊罴貔貅貙虎获胜以来,特种作战就成为历代军事家研究的重点。可惜到了近代,西学东渐,又因满清编撰《四库全书》时糟蹋历史文献,故特种作战的兵法大多失传。不过,生于人民、长于人民的草根英雄军阀们继承了劳动人民勤劳智慧的传统美德,自创出许多让人匪夷所思的兵种,令人拍案叫绝。   佛军   佛军不是日本古代的那种僧兵。日本僧兵那是先有僧,再成兵,其实也就是唐朝少林寺僧兵的盗版罢了。到了20世纪,佛法宏

孙子曰:兵者,诡道也。我天朝上下五千年,战事无数,产生过的兵种更是千奇百怪。自炎黄二帝大战阪泉,黄帝驱熊罴貔貅貙虎获胜以来,特种作战就成为历代军事家研究的重点。可惜到了近代,西学东渐,又因满清编撰《四库全书》时糟蹋历史文献,故特种作战的兵法大多失传。不过,生于人民、长于人民的草根英雄军阀们继承了劳动人民勤劳智慧的传统美德,自创出许多让人匪夷所思的兵种,令人拍案叫绝。


佛军


佛军不是日本古代的那种僧兵。日本僧兵那是先有僧,再成兵,其实也就是唐朝少林寺僧兵的盗版罢了。到了20世纪,佛法宏于天朝,各路将军都信起了佛,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那位南京保卫战时立军令状“与南京共存亡”,最后却弃城逃跑的唐生智。


北洋军阀时期,湖南发生了一件奇事。湖南省第四师整整一师官兵,一夜之间都剃度当了和尚,全体官兵身披袈裟,人手一枚受戒证章。这第四师师长不是别人,正是唐生智。


原来唐生智与当时的湖南省长赵恒惕不合,两家兵马正在斗法。那赵恒惕不但信佛而且和唐生智一样信的是密宗,按理说都是一家人,但是一山难容二僧,总之两人是斗上了。赵恒惕省长之尊,财大气粗,花重金请来藏区的白喇嘛在省城开“大光明法会”,收拢满湘信佛的大小军阀——这显然是冲着势力渐渐壮大的唐生智而来。


唐生智顿时急了,但是急也没用啊,主要是没钱请高僧,全师上下的军饷都经常断呢。好在他平时广结佛缘,与湖南著名的密宗居士顾伯叙是好友。赶忙请来顾居士,两人亲自上阵,挨连接营,给官兵们一个一个地剃度。忙活完以后,顾居士剃头剃得手都软了。不过成效是显著的,中国历史上第一只现代化的佛军,就此诞生。


大概佛主被唐生智的诚心感动(让一个师的官兵通通剃头,不容易啊),第四师士气大振,不久便将赵恒惕赶出湖北。唐生智也自封湖南主席,开始了用佛法统治湘江的华丽生涯。其实想想也是,在钢盔尚未普及的年代,大家都剃了光头,上阵不但容易识别自己人,而且也容易吓倒敌人,这对士兵的斗志而言是无不裨益的。


不过唐生智在长沙还没把屁股坐热另一信佛的将军赶出去了。那位将军便是吴佩孚。吴佩孚的道行比唐生智要高得多,人家不搞形式主义,只说将来武力统一中国后,去峨嵋山出家,念经超度亡妻和阵亡的将士。并且吴将军还身体力行,终生把戒淫看作一件大事,曰:纵欲而灭性,则近乎禽兽。


被赶出长沙的唐生智佛军,索性加入了国民革命军,参加北伐,重新占领了长沙。可见,佛主也是需要外援滴。


说起来,唐生智还是20世纪中国最出色军事理论家蒋方震的得意门生。大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精神文明生活过于枯燥,唐生智课余时间都花在了念经颂佛上,还自创出一套理论,这套理论至今都可以看到,就是长沙岳麓山上的“五轮塔”。五轮塔名义上是唐生智为纪念北伐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军阵亡将士而修(唐生智时任军长)。实际表明的却是他那套“佛化党化,二位一体;唯心唯物,两极相通”的理论。唐生智认为,佛法的“众生解脱我解脱”与孙中山先生的“天下为公”,甚至与共产党的“人类解放我解放”是一样的。所谓万法归宗,大家最终目的都是拯救苍生,只不过手段不同罢了。唐生智还经常亲自上台,给士兵讲解佛法,他说“三身佛”的意思是:清净为法身,慈悲为报身,忠义为应身。


前面提到过少林寺,不得不提一位曾与唐生智联合反蒋的将军。他便是大名鼎鼎的反戈将军石友三是也。石友三在中原大战时,曾指挥部队炮轰少林寺,千年古刹毁于一旦。也怪当时的少林和尚不懂与时俱进,与当今开宝马车的少林寺CEO主持释永信成鲜明对比。假使当年石友三炮轰少林寺时,看到一群精干武僧端着汉阳造冲锋下来,不把他的杂鱼部队吓得屁滚尿流才怪。不过少林寺好歹是禅门正宗,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将石友三点化了。中原大战后,石友三的十万大军全被打光,反戈将军那反骨长得甚是奇怪,开始躲在北平终日念佛。这不,刚炮轰完少林寺,又开始念佛了。不愧反戈将军。


回想起70年前的南京,佛教将军唐生智丢下满城百姓,仓皇出逃,哪有半点“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气概?可见佛军的扛把子,实在不是一名合格的佛教徒。


四川海军与空军


中国西北缺水,所以很多地方反倒冠名曰什么什么海,大抵是一种对水的渴望。但是四川不缺水啊,不但不缺水,还是中国水利资源最丰富的省份。况且四川离真正的海有十万八千里,怎么会有海军?但是四川军阀刘湘就真的搞了一把海军。


要说起蒙古海军,那是举世闻名的。大概蒙古一直对当年忽必烈东征日本遭到暴风失败而耿耿于怀,一个内陆国家也不靠海,硬是搞了支三条船七个人的海军来养着玩,不知道是不是在学当年的刘湘。


自从刘湘在重庆搞了个海军,沿江的船夫就都,就被变得战战兢兢的了——不是怕被军舰撞沉,而是怕自己驾船一个不小心弄出破浪来,将海军战舰给浪翻。时有民谣曰:


告尔沿江小渔船,浪翻军舰要赔钱。买船用了五万五,买炮用了三万三。


刘湘的海军,其实就是一艘普通小轮船,装上些铁板当装甲,装上两门小钢炮当舰炮,伟大的四川海军便成军了。那“军舰”吨位小、马力小不说,开起炮来还很好玩。一开炮,船身就会因为后坐力而后退一大截。这么说来,其实川军改造军舰的工艺水平还是不错的,至少那两门小钢炮焊得够标准,所以才没有出现开一炮就整只船在江面打转的喜人场面。军舰的马力小也是出了名的,时任重庆政府秘书长的张必果曾写诗讽刺,说那军舰从重庆开到万州要开七天=_=。(说起来,后来十年动乱,重庆造反派开出的望江101号江防舰进行“海战”,也比刘湘这个海军要威风得多。)

玩够了海军,刘湘又别出心裁,开始玩空军了。1931年,刘湘不知道从哪里搜罗来十多架英、法、意造的教练机,正式组建空军。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刘湘艰苦朴素、自力更生的优良品质。要知道这一年,张少帅丢了东北,他手上120多架先进战斗机外加一个小型飞机工厂都拱手送给了日本关东军。

刘湘的空军渐渐出了名。第一次出名是因为组织军官观摩空军投弹表演。空军飞行员开着教练机就上天了,准备往下扔迫击炮弹,结果不知道是飞行员技术太烂还是投弹手眼神太好,总之那迫击炮弹不偏不倚正中观摩人群,来了个中心开花。第二次出名,是四川另一个军阀杨森的师长王文隽想坐飞机开一次洋荤。刘湘的飞行员不辱使命,直接把飞机开进大河里,让王师长去西方极乐世界开洋荤了。

虽然川军是出了名的内战外行,闹出的笑话也实在太多,但是打起外战来却毫不含糊。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刘湘带病出征。次年,刘湘于抗战前线吐血病发,1938年初在汉口去世。刘湘的遗嘱只有一句话: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回顾昔日种种,刘湘早年闹出的笑话,我们权且当做是将军闲来无聊时的恶搞吧。




神军


自姜子牙封神以降,我天朝的神军便威震寰宇。后来传到张角手上,终究不敌卢植曹操皇甫嵩之流的泼狗血战术。张角三兄弟一死,神军也渐渐式微,直到民国年间,出了两个传人。

第一个传人,姓孙名殿英。虽然不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但也干过些颇有影响的大事,比如掘满清的东陵祖坟,断满清三百年国运的,便是此君。

孙殿英将陈胜吴广“卜之鬼”的把戏玩得极熟,自称梦到过神仙,神仙给了他一把宝剑一柄拂尘,结果他老家河南民间流行的“庙会道”里的信徒纷纷加入孙军。孙殿英此举,壮大了自己的神仙队伍,开创了民国神仙打仗的新局面。不用说,那宝剑和拂尘,孙殿英从此行军打仗都带着,让亲信用黄缎子包好背负,没事就拿出来焚香祭祀。

这只神军处理大小事务,都用庙会道里的规矩。焚香开坛,满屋子贴满蝌蚪文鬼画符。首领称为“老师”,旁边站一人请神上身(颇似香港鬼片里的神婆请鬼上身),请神上身以后,说的话就是神的旨意,必须遵守(囧)。不用说,那些话是老师事先教的,而神军中的老师,当然就是孙殿英将军了。

这神军有枪有炮,在河南威风八面,走到哪里,都有庙会道的群众载歌载舞地欢迎。孙殿英干脆又成立一个特别作战师,一个师的建制都又庙会道信徒组成,除了通常的军事训练外,还要学习念咒画符刀枪不入,整个一现代化的义和团。

或许真的是义和团附体,要报当初被慈禧利用后又屠戮的仇。1926年,孙殿英率兵驻防河北蓟县,顺手挖了满清的东陵。据说挖开以后,发现慈禧嘴里含了颗宝珠,尸体竟然几十年尚未腐烂,只是通体长满白毛。孙殿英手下一小军官,过去是干盗墓行当的,常常盗墓之后还奸淫尚未腐烂的女尸,这次看到慈禧的玉体,怎肯放过?三下五去二,便将慈禧干了。

那颗宝珠,孙殿英后来送给了宋美龄,不知道宋女士现在是否含着。


神军的第二个传人,又是刘湘。刘湘号称“陆海空神”四军,并非浪得虚名。特别是神军,规模比他的海军空军都要大得多。

俗话说四川出神仙,蜀山云雾多,总给人云里雾里的感觉。眼力不好的人在山上看到一云雾中的村姑,没准就当成仙女了。

刘湘的出身其实并不好,考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时是倒数第一名。但是他却在军阀混战的四川打出片天地,当了老大,他认为全靠背后高人道士刘神仙的帮助。

那刘神仙原是一江湖道人,后来搞了个“孔孟道”,声势日渐壮大,信徒发展到万人,比孔子还牛——孔子尚且只有门徒三千。刘湘经人介绍加入孔孟道后,和刘神仙打得火热,干脆请刘神仙当了军师,以为自己请了诸葛亮般的人物,不但会借东风,还会撒豆成兵。

自此以后,每有战事,刘湘便请刘神仙占卜问神,行军打仗也要先看风水来规定行军路线。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前面领路的竟是两个手拿罗盘看方位的道童。说来也怪,此后几年,四川大小军阀纷纷归顺刘湘。就连刘文辉也拜了刘神仙当师父。这个刘文辉不是别人,正是赫赫有名的地主刘文彩的哥哥。刘文辉时任四川省主席,说过一句有名的话:“哪个县政府的房子盖得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回头再看看今日的情况,让人吁嘘不已。

刘神仙得宠以后,开始组建“正规神军”。先是开了一个“百子训练班”,作为神军的军官骨干,颇有神军中的黄埔军校的意味。之后孔孟道的信徒们纷纷加入,最后竟组成了一个整编师。于是刘湘的神军终于正式成军了,对外号称“模范师”。(不知道蒋氏嫡系那些全套德式装备的模范师会不会气得吐血。)

刘湘的神军威风一时,不过碰到我党信仰唯物主义的川陕红军就立刻露出了原形。刘湘部六路围攻红军时,对刘神仙信任至极的刘湘,竟然任命刘神仙当六路总指挥。可怜刘神仙连军事地图都看不懂,还要摆足架子要各级信不信道的军官都给他磕头。结果是不言而喻的,等刘神仙跳足大神看完风水,共军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作战不利的黑锅,也就帮刘湘背得稳稳的,神军自然从此解散。

说起阵前跳大神,倒是让人想起了日本古代打仗,将军们人手一只华丽滴扇子。也不知道遣唐使是如何回国介绍中国的“庙算”的,日本人的死脑筋在这方面又一次展现出惊人的才华,一把小扇子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天干地支奇门遁甲,战前要对照着计算天时、人和、风水、士气,比起刘神仙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没算完,敌军都冲到面前来了,所以主帅的位置干脆从前阵移到后阵——

咱们慢慢算。




冯玉祥的基督军

冯人称基督将军,认为***的博爱精神就是爱国与爱民,要敢于吃苦、乐于吃苦,要勇敢、乐于再生,要忠诚老实,实质上就是一种农民式的道德。为了贯彻道德教育,冯组织了成千上万士兵参加的洗礼,每礼拜日延请中外牧师讲经布道,后来干脆组织了“西北***协进会”,开设“传道学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