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蜕变成魔鬼! 女车主挺身救人后将伤者捂死

陇上居士 收藏 7 908
导读: 去年9月,杭州市萧山区发生一起车祸,一辆中型货车将一名行路的老者撞成重伤。伤者被送进医院后,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司机逃得无影无踪。车主章红彩发誓要将伤者救活,为此,她举债7万,不停地在医院和伤者家属之间奔波,令办案民警也大为感动。然而两个月后,章红彩却将伤者活活捂死……两个月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章红彩为什么从天使蜕变成魔鬼?2008年1月,杭州市检察院将此案提起公诉。 [B] 女车主挺身救人 [/B] 2007年9月18日,受台风“韦帕”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去年9月,杭州市萧山区发生一起车祸,一辆中型货车将一名行路的老者撞成重伤。伤者被送进医院后,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司机逃得无影无踪。车主章红彩发誓要将伤者救活,为此,她举债7万,不停地在医院和伤者家属之间奔波,令办案民警也大为感动。然而两个月后,章红彩却将伤者活活捂死……两个月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章红彩为什么从天使蜕变成魔鬼?2008年1月,杭州市检察院将此案提起公诉。


女车主挺身救人



2007年9月18日,受台风“韦帕”的影响,浙江地区下起大雨。早上九点,司机李金洋驾驶一辆东风中型货车,行至杭州市萧山区楼塔镇路下院自然村一个三岔路口时,将村民何大海撞倒在地,后车轮从何大海的左腿上轧过。伤者奄奄一息。李金洋吓傻了,双手颤抖地拿出手机,给车主打电话。车主名叫章红彩,今年34岁,也是杭州市萧山区人,多年来一直从事货运业。


接到司机的电话,章红彩吓坏了,她立即拨打了110和120。等她赶到车祸现场时,救护车还没到,76岁的何大海已经危在旦夕,鲜血和着雨水形成一条长长的“红流”。见雨越下越大,章红彩脱下衣服盖在老人身上,并给老人打气:“大爷,撑着点,救护车快到了,你不会有事的。”


终于,救护车来了,章红彩和大伙一起把老人抬上了担架。临走前,她告诉一位大婶:“要是他家人来了,告诉他们赶快去萧山区中医骨伤科医院。”


到医院后,章红彩再三恳求医生:“你一定要救活他,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愿意。”正在这时,老人的儿子和媳妇匆匆赶了过来:“是你撞了我爸?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不会放过你。”章红彩安抚他们说:“你们放心,就算倾家荡产我也会救他,绝对不会撒手不管。”


半个小时后,医生从病房出来告诉章红彩:“病人非常危险,左腿伤得很重,右腿和腰部粉碎性骨折,如果截肢还有存活的希望,不然……”医生的话还没说完,章红彩连忙说:“那就截肢,保命要紧。”但截肢需要病人家属签字,何大海的儿子有些犹豫。章红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没时间了,你快决定吧!病人拖不起啊!”老人的儿子这才吞吞吐吐地说:“要是以后看病的钱都由你出,我就签字。”章红彩顾不了那么多,为了让老人家属相信她,章红彩主动留下了电话号码、家庭住址。老人这才被推进手术室。


三个小时后,老人的手术终于完成了,但生命尚未脱离危险,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章红彩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赶回家取钱,可存折上只有8000元钱,那是全家人仅有的积蓄。章红彩家境并不富裕,2003年她和丈夫贷款买了第一辆车后,好不容易才还清了贷款。2006年10月份,他们又找亲戚朋友借钱买了第二辆货车,钱还没还上,就发生了车祸。


司机人间蒸发


几天后,交警部门对这次事故作了责任认定:司机负全责。此时,李金洋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人。丈夫章华明让章红彩去河南李金洋的老家找他,章红彩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找到他又能怎么样?咱家已经被这事整垮了,何必害另一家跟着咱受累呢!”


2007年10月3日,医院通知章红彩,她预交的两万元已经用完,须立即补交。这时,老人的儿子何晓兵找到章红彩,开门见山地说:“如果你愿意拿15万出来私了,从此以后我父亲是死是活都跟你没关系,怎么样?”亲戚朋友都在旁边劝章红彩:“你就同意吧!花钱买个清静。如果要把伤者治好,15万肯定打不住;就算治好了,以后的生活谁来照料?你会被拖累一辈子的!”章红彩有点动心,她问何晓兵:“私了以后,你还让你爸继续住在医院,直到把他治好吗?”“那是我们的事,你只需要告诉我同不同意。”看着何晓兵,章红彩十分矛盾,万一……


晚上,章红彩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独自来到医院,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看着老人孤零零躺在床上,那一刻,章红彩鼻子酸酸的,如果躺在这里的是自己的亲人,该怎么办?即使花再多的钱也要把他治好!回到家,她把熟睡中的丈夫推醒:“我决定了,不和何晓兵私了!把钱花在何大海身上,咱心里踏实。”丈夫章华明也点头同意。


章红彩没有食言,她开始四处借钱。半个月后,何大海渐渐脱离了生命危险,并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加护病房。可问题也随之而来,在重症监护室时,有专门的护士照顾,但加护病房并没有护工,章红彩白天要四处借钱,丈夫要开车挣钱,哪有时间来照顾老人。


一天,章红彩找到何晓兵:“我们夫妻都太忙了,你们能不能抽空多照顾一下你父亲?”何晓兵以为章红彩想推卸责任,很是生气:“当时不是说好了吗?一切责任都由你们承担,我们家离医院太远,来回不方便,你们没时间就请人照顾吧!”无奈,章红彩只得白天抽时间去医院照看老人。这期间,何大海基本上处于半昏迷状态,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几天下来,章红彩瘦了一大圈。章华明心疼妻子,以每天50元的价格找来了一位护工。


护理病人起争执


自从给何大海请了护工,章红彩跑医院不像以前那样勤了。10月中旬的一天,章红彩出完一趟长途回来,刚赶到医院,护士跑进来催她:“病人的账上没钱了,再不交钱我们只能停药。”章红彩赶忙说:“千万别停药,钱我马上补上。”


刚离开医院,章红彩就接到了何晓兵打来的电话:“医院催费了,你要是不想给他继续治疗,就把他拉回家吧!”“你这说的什么话,你……”章红彩正要发脾气,可对方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章红彩回娘家东拼西凑借来了1000元钱,但1000元钱又能维持几天呢?


一天深夜,章红彩从医院回来刚睡着,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她。电话是何晓兵打来的:“没钱了,这次多带点来,医院天天催我们!”章红彩累得实在不想说话,一气之下把手机关了。没想到,刚入睡,床头的固定电话又响了,何晓兵在那边嚷道:“你干吗关机?是不是不想负责了?没钱你去跟医院解释。”章红彩气愤地说:“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啊?钱我会送去的,你要是不放心,就来我家门口守着吧!”说完,拔掉了电话线。可此时的章红彩一点睡意也没了,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她当初要是花15万同何晓兵私了,哪有这么多烦恼?真是的!第二天一早,章红彩又给医院送去了800元。


10月下旬,因为交不起医药费,医院停了何大海的药。医院下第一张催款单的时候,章红彩在外面借钱;第二张,她还在借钱;第三张、第四张……直到医院下了22张催款单,章红彩一分钱也没借到,保险公司的钱又迟迟赔不下来。她不敢去医院,不敢接电话,甚至电话一响,她都会紧张半天。章红彩觉得自己快崩溃了,每天一睁开眼就是筹钱,一闭上眼头脑里还是筹钱,这样的日子,她觉得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2007年11月12日,章红彩刚起来不久,何大海的家属气冲冲地找上门来:“你怎么还不去交钱,医院整天给我们打电话。你们当初说得那么好听,倾家荡产也要给我父亲治病,那些漂亮话哪去了?”章红彩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只得解释道:“我一直在筹钱,可实在借不到,你们告诉医院再宽容几天。”对方不耐烦地说:“别说那么多,要么拿钱,要么还我爸一条腿。”章红彩觉得对方这是无理取闹。


临走,对方撂下话说:“人是你们撞的,别想逃避责任,要是再不拿钱我就把老人拉到你家里。”他们走后,章红彩一下子瘫在了地上。自己当初确实说过倾家荡产也要把何大海的伤治好。可真要倾家荡产,她又舍不得,那两辆中型货车是丈夫的命,全家就靠它吃饭,要是卖了,这个家就算完了!


丧失理智杀人


11月19日下午,章红彩接到主治医生打来的电话:“病人停药后,腿已经开始溃烂了,你尽快来医院一趟,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章红彩问:“像他这种情况,要想治好,大概需要多少钱?”“不好说,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医生没有明确回答。章红彩心里越想越乱,一夜合不上眼。


凌晨4点多钟,章红彩悄悄从床上爬了起来。她给弟弟打了个电话,让弟弟开车送她去医院。由于天还没亮,医院里静悄悄的。推开加护病房的门,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章红彩的弟弟在病房待了约一分钟,被怪味熏得实在受不了,便对章红彩说:“姐,我在楼下车里等你。”偌大的病房只剩下章红彩和何大海两个人,章红彩走到何大海跟前,仔细打量这个把自己的生活搅得一团糟的老人。何大海的脸上特别脏,几滴粘粘的液体附在上面,分不清是鼻涕还是浓痰。章红彩找来几张卫生纸,想帮何大海擦脸,连擦几下,没有擦掉,卫生纸的碎屑反而沾在了老人脸上。章红彩觉得这张脸特别难看,很恶心,她拉起何大海身上的棉被,把何大海的脸盖住。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章红彩用被子蒙住了何大海整个头部,两只手慢慢地按下去……


何大海有些轻微的挣扎,但仍然没醒。章红彩丢掉棉被,蹲下身子,去整理便盆。“第一次捂他,我只是下意识地做了个样子,发泄一下心里的愤恨,并不真的想杀他。”章红彩后来对办案民警这样解释她当时的心态。


章红彩在整理便盆时,心情变得特别烦躁。何大海这样死不了活不成,也不知道哪一年才能出院,即便有一天出院了,出院后的后续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残疾器具费,也会像山一样地把她压死。何大海不死,她就像掉在深不见底的黑洞里,永远望不到尽头。章红彩突然站起身来,再次把手按在了棉被上,这一次,她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当时大约4时40分,医院的楼道里一片寂静。


天终于亮了。值班护士发现,何大海已经鼻息全无。昨晚肯定发生了什么事!由于病房装有摄像头,医院立即调取录像资料,发现章红彩有重大作案嫌疑。


章红彩被抓获后,很快交代了杀人经过。今年1月,杭州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章红彩提起公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