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 第四章 第一节

diyulantian 收藏 3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7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75/[/size][/URL] 苏济人近段时间的心情很坏,总觉得什么事情不对,心里总觉得被套着什么一样。这是他近二十年闯荡商场从未有过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圈套,但是他又不敢承认这是一个圈套,如果说这是一个圈套,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圈套,大得几乎让他无法承受。十几年来凭着自信,小心、经验,他在商场是顺风顺水,平步青云。他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75/


苏济人近段时间的心情很坏,总觉得什么事情不对,心里总觉得被套着什么一样。这是他近二十年闯荡商场从未有过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圈套,但是他又不敢承认这是一个圈套,如果说这是一个圈套,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圈套,大得几乎让他无法承受。十几年来凭着自信,小心、经验,他在商场是顺风顺水,平步青云。他才有了今天的地位,苏济人对于云登市来讲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人,不到四十岁的年纪,近百亿的身家,这在整个中国也是少有的。但是现在他却有点害怕共产党的政府跟他开玩笑了,难道政府真的要反击他们这些房地产商了吗?不可能啊,这在中国是没有先河的,虽然各方面反应来的消息都显示着这是一个圈套,但苏济人仍然不相信这是真的,说句实话,他相信共产党,就像当年他的父亲相信共产党一样。对这点,他什么时候都没有怀疑过。但是作为一个商人,小心谨慎是必须的,怀疑是必要的。

这会的苏济人躺在自己桃芳园的别墅里想着这些,满眼的桃红柳绿也不能吹散他的怀疑,下人们在他的旁边站了两排,随时听候他的调遣。类似于桃方园这样的别墅,在云登市,苏济人还有好几处。如柳树湾,碧玉庄等等。

“小山,客人们都来了吗?”苏济人闭着眼对旁人轻声说。

“大哥,车子已经在路上了!”小山的回答也同样轻声。但是苏济人好象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微微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那个叫小山的年轻人。小山的心里紧了一下,身子不觉抖动了几下。

“什么?”苏济人的话语依然轻声,但是语气里却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小山的身子又是一抖,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

“老板,对不起,曹伯堑的车子还停在市委机关大院,”小山马上改了称呼,同时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次虽说是请云登市文联的人来桃芳园赏桃花,但是主角并不是这些只知道无病呻吟的文人,而是市委书记曹伯堑。请文联的那帮人赏桃花是假,试探曹伯堑才是真。因为曹伯堑也是个好舞文弄墨的人,之前在省报的副刊上发表了不少的文章,虽然他用的不是自己的真名。但是嗅觉灵敏的云登市文联还是找到了他。到云登上任之初,被文联的人几次三番的邀请,架不住面子,勉强担当了文联的名誉主席。自从曹伯堑加入文联之后,先前的清水衙门显得高贵了不少,不少的商人都对文联提供了赞助,其中以苏济人为甚,一口气为文联捐赠了价值两百万的东西,如豪华大巴车,办公用品等。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这也是苏济人的无奈之举。

2006年,曹伯堑被平调到云登市接任市委书记,在召开的第一次常务委员会上,就暗示云登市要修一条环城大道,投资规模相当大。这一大道的修建将重新塑造云登的城市形象,几乎将城区面积扩大了一倍。城建局、规划局、地质勘探所、国土资源局等单位经过几个月的严格考察和审定,选定了两条路线,分别为一号路线和二号路线。两条路线的选择,可以说其中含有苏济人的意思,其中一号路线是可以说是合理正确的,而另一条则经不起严格的推敲,必定会被排除。之所以作出两种准备是为了所谓的更客观,更科学。当然还有另一层意思,不让人起疑心。

在规划局把设计图纸上交市委的同时,苏济人也得到规划局的规划图纸,按说这都是属于政府绝密的资料和信息,但是对于苏济人来讲,要得到这样一份图纸和资料是很简单的。苏氏集团开始悄悄的,隐秘的按照规划图纸上的环城大道圈地买地,这次圈地花费了整20个亿,几乎囊括了整条环城大道周边一公里的土地。

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繁荣,房地产市场走出了往日的政府阴影,由市场来决定,房地产市场迎来了自己的春天。那么什么才是房地产的基础呢,苏济人认为土地才是房地产的基础,同时房地产也是一个城市发展的基础。尤其是中国的城市发展模式,必然以房地产开发为龙头来带动。土地的收入几乎占了整个城市财政收入的绝大部分份额。就以云登市为例。2006的土地收入占了整个市财政收入的80%不止。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比例,几乎这个城市的所有建设和投资都是以土地来带动的。可以这样说,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谁拥有了土地,谁就拥有了主动权。所以投资土地是一本万利的事情,苏济人怎么可能放过这块蛋糕。

规划局把初步构想图递交上去之后,市委却没了动静,各个渠道和自己的商业间谍网传来的消息让苏济人越来越担心。很多的现象表明先前的规划可能被推翻,政府有可能选择二号路线,而这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则是市委书记曹伯堑。

苏济人想通过这次的赏桃聚会探一下曹伯堑的口风和态度,可以说曹拨堑的态度就是市委的态度。曹伯堑在这一年里明显得确认了自己的政治地位,他的权威是任何人都不能相比的。

“为什么?”苏济人的声音大了点,语调也提高了不少。旁人开始紧张起来,互相看着,没人敢站出来说话。这种情况是苏济人所不能忍受的!作为一个生意人,最可怕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为了知道为什么,苏济人每年为此付出的费用几乎以千万元计算。他拥有属于自己的健全的商业间谍网,同时在政府机关都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在自己的竞争对手那里也同样安排了人数不少的眼线。为的就是一个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对于一个商人来讲太重要了,这就是金钱,就是生命。所以苏济人把这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几乎容不得别人对他说不知道。在场的人虽然都不知道,但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不知道。

小山的电话响了起来,屏幕显示是一个叫小潘的人打来的,小山的脸色变了一下,由先前的白色变得更白。

“喂!潘秘书吗?你们在哪呢?还来吗?”小山一连问出三个问题。

“就到!”对面答了一句话,电话马上就断了。不过这个电话却帮了小山一个大忙,至少帮他解了围。

“晚了半个小时,给我查出来,为什么晚了半个小时!”苏济人几乎想知道所有事情的答案。

“好的,大哥,您放心吧!”小山的心情轻松了不少,同时也改变了对苏济人的称呼。

十分钟后,文联的豪华大巴车驶进了桃芳园的高级停车场,一群戴着眼镜的中老年人下了车,一个个书生打扮,意气风发。

“哎呀,苏老板啊,你这桃芳园可真是世外桃源啊!想那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也要略逊三分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赞叹道。

“徐老,你这话就有点言过其实了啊!我苏某人这几棵桃树怎能和大诗人陶渊明笔下的‘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相比啊!你这不是折煞我苏某吗?”苏济人从一个圆形拱门出来。苏济人知道这帮文人免不了要发一大通的感慨,由他们去吧,不这样,那还叫文人吗?

“哪里!哪里啊!俗话说‘桃三杏四’。阳春三月的潺潺流水被称为‘桃花汛’。‘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是《诗经》中咏桃的名句。古人喜欢大谈桃花艳事,无论是桃花源还是桃花扇,都是最煽情的中国段子。大伙看这桃芳园,桃花密集成林,花开如火如荼,园中垂柳相间,植于湖边溪畔,桃红柳绿,好不一派热闹啊!这可是咱们云登难寻之美色啊!”徐老可不认为这些是恭维话,这是他的切身感受。

“昔日才子唐寅住在苏州桃花坞的桃花庵中,自称桃花仙人。岁种桃树,又将桃花换酒钱,诗酒画于桃林间,让人羡煞。我看今日苏总比唐寅不差分毫啊!”另一个人说道。

“我的刘大诗人啊!你可别夸我了,鄙人平时无其他爱好,就好桃花!所以就随意种了几棵了表心情,可没想别你这么狠夸啊!我都脸红了啊!”苏济人摆手说,同时旁人开始招呼大家在园中的石凳子上坐下,桃芳园的下人们开始上茶水点心。

“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唐诗大花园中,桃花独树一帜,占尽风光。文人们往往喜欢拈“花”惹草,兴感抒怀。桃花入诗被赋予了多姿多彩的感情内涵:或崇尚隐逸,或感怀身世,或讴歌友谊,或点示爱情,或流露禅意,或尽显生机……凡引种种,意趣横生,引人入胜。品读“桃花诗”,一朵朵凝结着生命雨露,散发着感情芬芳的奇葩缓缓展现在我们眼前。”苏济人说。文联的人听着苏济人的这番议论都瞪着眼,等苏济人说完,大伙就鼓起掌来。

“没想到苏总也是喜诗,品诗之人啊,而且还有这么深的见地。就你这番才学早该加入我们文联来了,苏总你可务必不要再推迟了啊!”刘大诗人朗声的说。

“不敢,不敢,鄙人平时也好看个唐诗宋词,喜欢古人的那种意境,这可是老祖宗给我们后代留下的宝贵遗产啊!但是谈不上见地啊?”苏济人谦虚道。

“哟!你们好不热闹啊!品茶、赏花、谈诗!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啊!”曹伯堑终于来了,声音由远而近。身边跟着他的秘书小潘和一个挎着相机的女孩子。

“我们的大书记啊,您终于来了啊!真是千呼万唤啊!”苏济人起身迎了过去。

“可别叫书记,今天我们以诗会友。我是文联的一分子,是应了你苏总对文联的邀请来的哦!我是文人来偷花的!可不是书记来品茶啊!哈哈!”曹伯堑的声音显得很爽朗。苏济人的心里沉了一下,他觉得曹伯堑话里有话。

“您到哪都是我们的书记啊!大伙可都是跟着您走啊!”苏济人回了一句。旁人也跟着附和,曹伯堑只好点头迎合。

“咱们今天是来赏桃花的,可不是开市委大会啊!既然赏桃花,咱们就在这桃花上赏出个子丑寅卯来!在古代,桃花被诗人称为自由隐逸之花,悲愁苦恨之花,爱恋惆怅之花,生意盎然之花。意义可大得去了!”曹伯堑把话题又转到了桃花上来了。

“好,主席给我们大伙开了个好头。那我就来说这自由隐逸之花,李白的《山中问答》给了桃花是自由隐逸之花的最好诠释。抒发诗人高蹈尘外,醉心山林的隐逸情怀。‘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一、二两句‘问’而‘不答’,‘笑’含悬念,‘闲’显心性,尽见诗人远离尘俗,自由自在的浪漫情怀。第三句特写桃花流水、睿然远逝的景色,渲染一种天然宁静、淡泊幽深的氛围。桃花流水,自自然然,清明亮丽,不汲汲于荣,不寂寂于逝,令人联想到宠辱不惊,淡泊处世的隐士风采。末句对比议论,满蓄真情。山中一溪桃花,一脉流水,一山青翠,一心清闲,别有天地而自得其乐。这份目无杂色,耳无杂音,心无杂念的舒适惬意,哪里是滚滚红尘、碌碌人间所能相比的呢?全诗借“桃花流水”展示诗人潇洒出尘之心和归隐山林之志。真是好诗高人的境界啊!”徐老的回答迎来了大家一阵掌声。

“徐老的回答真是一针见血啊!那我就给大伙说说这悲愁苦恨之花吧!杜甫的《南征》抒发诗人老迈多病,漂泊天涯的悲苦之情。‘春岸桃花水,云帆枫树林。偷生长避地,适远更沾襟。老病南征日,君恩北望心。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诗歌后面六句抒悲情,有颠沛流离、远适南国的羁旅悲愁,有年老体衷、疾病缠身的无可奈何,有仕途坎坷、壮志未酬的愤愤不平,还有百年歌苦、知音乏绝的沉痛喟叹。前面两句描乐景。春水方生,桃花夹岸,锦浪浮天;云帆一片,征途千里,极目四眺,枫树成林。好一派美妙迷人的春江景色!如此欢快明朗的色调,如此生意盎然的景色,如此光艳灿烂的桃花,反衬出诗人光景无多,前途渺茫的忧郁愁苦。桃花亮人眼目却伤人魂魄。可苦了我们的诗圣了啊!”刘大诗人的回答自然也迎来大家的掌声。

“你们真不愧是文联的才子啊!看来文联是人才之地,此话一点不假啊!我苏某人算是听课了,曹书记说桃花是爱恋惆怅之花,我苏某人不才,也厚着脸皮说几句,李白面前写诗,关公面前耍刀,说得不好,大伙就权当笑话。崔护《题都城南庄》写诗人寻春遇艳的惊喜和重寻不遇的惆怅。‘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先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来比喻城南女子,言其艳若桃花,光彩照人,可见诗人目注神驰、意乱情迷之态和女子温婉可人、脉脉含情之姿。两句诗文一幅画,人面桃花相映红。再说重寻不遇的失落和遗憾,还是春光烂漫、百花吐艳的季节,还是花木扶疏、桃柯掩映的门户,然而,使这一切都增光添彩的“人面”却不知去往何处,只剩下门前一树桃花临风盛开,笑对诗人。诗人想起了去年今日那位不期而遇的少女,那番凝眸含笑、脉脉含情的风流,而今,桃花依旧,人面杳然,除了惆怅和失落,涌上诗人心头的还能有什么呢?全诗爱恨喜忧全由一树桃花映照而出。在下也免不了替那崔户心急啊!想那女子也真乃无义之人啊!”苏济人的回答则让在场的人都惊了一跳,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商海沉浮的人对这与世无争的诗歌竟然有这么深的理解和境界。

“苏总,你这可不像个商人啊,商人可没你这份洒脱和大气啊!你应该去做诗人啊!”曹伯堑也是从心里佩服苏济人作为一个商人竟有这等才华,确实不可小看,不是一般人物,难怪在商场游刃有余。当然他还从苏济人的话品出了另一层意思,这分明是在暗指环城大道的修建,市委在这件事情上放弃了先前的规划。

“曹书记您可过讲了,我这可是班门弄斧啊!贻笑大方啊!”苏济人谦虚的说。

“好,既然苏总解了爱恋惆怅之花,那我就来说说这生意盎然之花。戴叔伦《兰溪棹歌》画兰溪山水之美,抒渔家欢快之情。‘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首句描写月挂柳枝,光泻兰溪,细绦弄影,溪月相映的情景。次句写月下山水,皓月当空,银辉四泻,溪平如镜,倒影清明。两句诗文把兰溪山水写得朦胧飘渺,美仑美奂。然而对于渔人来说,最大的乐趣还在于春潮渔汛:春雨过后,桃花飘零,溪水猛涨,鲤鱼跳滩,拨鳍摆尾,噼里啪啦。看到这种情景,怎能不让人心花怒放呢?全诗写柳写月,写山写水,写花写鱼,描绘出一幅明澈秀丽、生机盎然的山水画,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其实重点不在桃花,而在那鱼啊,鱼对于渔人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啊!”曹伯堑的话尾也是话里有话,这种弦外之人只有苏济人才知道,在场的其他人可没这种感受之情。苏济人看了一眼曹伯堑。心里也是一沉,看来曹伯堑是个务实的人,并不像有些政治官员那样只是为了追求自己的政绩而不顾人死活。

“此外,桃花入诗,还有李白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赠汪伦》,用桃花流水比喻朋友之间的深情厚谊,明丽动人;郎士之的‘重门深锁无寻处,疑有碧桃千树花’(《听邻家吹笙》)用繁缛绚丽的王母桃花比喻邻家笙乐的热烈欢快,如梦似仙,引人入胜;王维的‘桃红复含宿雨’,‘花落家童未扫’(《田园乐》其六),写花开花落,无人过问,无人打扰,自然自在,充满禅意。……这些绚丽缤纷的桃花构成了一个光彩夺目、魅力四射的世界,品读这些“桃花”无意、诗人有心的诗歌,我们其实是走进了一个芳香四溢,深邃迷人的心灵大花园。那么,让我们用心、用情与桃共舞,与古人同歌吧。”说话的是与曹伯堑一起进来的那个女孩子,胸前挂着一个相机,先前大伙都没在意有这个人,以为是市报派来的一个跟班记者,可没想这个记者有这么好的口才和文才。所以大伙都惊讶地看着这个年轻的小女孩。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讲,很少有人对古诗歌的了解和理解有这么深的见地。竟能以桃花为名把古人串了起来,编成一个世界。

“哈哈!你就是管不住你那张嘴啊?”曹伯堑笑着说。那个女孩子则一把搂住了曹伯堑的脖子,两人显得很亲热,大伙就觉得这个女孩子不同寻常。在云登市有谁敢这么搂着市委书记的脖子啊,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

“这是我女儿小妮子,本不让她来,但三月桃花难得,转眼即过,所以就让她来了!”曹伯堑笑着说。这个说法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了,大伙都称赞起来。这时候,苏济人的脸色可不那么好,他瞟了一眼小山。小山的身子抖动了几下,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犯错误了。市委书记的女儿到这里来,他居然不知道。这是情报工作的最大失误。

“叔叔。伯伯们好!苏总,对于我这种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您不会不欢迎吧!”方亦妮大方的说。

“看你说的,欢迎,当然欢迎,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这桃花总算没白栽啊!不仅招了凤蝶,引了诗人才子,还觅得了佳人啊!我苏某一时疏忽忘了邀请还请原谅啊!”苏济人马上从当初的无准备中缓过神来,游刃有余的开起玩笑来。

“苏总,我可是闻香而来啊!错不在我,也不在你,只在这桃花!”方亦妮笑着说,众人都笑了起来,芳园显得一派祥和。

一番高谈阔论之后,一伙人就三三两两的隐没于这桃花纷飞之中,方亦妮牵着曹伯堑的手,苏济人和父女两并成排沿着一条彩石铺成的小径行走。两边的桃花把小路围了起来,如同胡同一般,正想着如同桃花胡同,前面用树条编成的拱形门上面就写找四个大字,桃花胡同。

“哈哈!”曹伯堑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书记为何发笑!”苏济人当然也想到了这一层,这是他昨天特意叫人编织的,特意在上面写着“桃花胡同”四个字的。

“桃花胡同!好名字啊!苏总真是个有心人啊!”曹伯堑看着树条上一尘不染。

“胡同在咱中国可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啊!多少代的中国人就是这胡同里转来转去,胡同可是咱中国人的文化啊,北京的胡同,上海的弄堂代表着南北两种不同的文化啊,胡同承载着北方粗犷文化,而弄堂则承载着南方的细腻文化啊!远的不说,就我们云登市来说,就有不少老胡同啊!如红旗胡同,就是当然红军长征所走过的胡同!不过现在的红旗胡同破烂不堪,实在是年代久远了啊!所以政府的拆迁是英明的,同时也是及时的。”苏济人把话提扯到了红旗胡同上,这也是他今天的目的之一。红旗胡同的地皮早在两年前已经被苏氏集团买下,但是在拆迁上却成了问题。因为红旗胡同的居民不满意苏氏集团和市委提出的拆迁条件。所以红旗胡同的拆迁一直都办不下来,这也是让苏济人头疼的一个问题啊!

“苏总啊 ,说到这红旗胡同,我可得好好的跟你说说啊!你看能不能适当的放宽条件,从居民的角度出发,适当的做点让步啊!”曹伯堑笑着说。

“哈哈,不愧是书记啊,站在人民的角度来看问题,替人民着想。但是作为商人唯利是图这一点,我也不谦虚。其实当初的条件是相当宽松优厚的。既然书记今天替红旗胡同的居民说话,我苏济人要再不识相就说不过去了!那就里外不是人了啊!”苏济人爽快的答应了曹伯堑的条件。

“谢谢苏总这么大义啊,我替红旗胡同的居民谢谢你了啊!”曹伯堑说。

“别!别!这也是我苏某人应该做的,为人民做点事,是家父,也一直是我的一番心愿啊!咱们政府有句话说得好啊,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啊!作为云登的一个商人,我们也希望云登的城市建设能够更加的美好,居民都有房住,有钱花啊!我的这点让步对整个云登来说是小惠小利啊!市委的环城大道才是整个云登人民之福啊,这是大惠大利啊!”苏济人显得很大方,话锋一转到了环城大道上来了。曹伯堑当然知道这是苏济人今天请他的主要目的所在,他一直在等着苏济人开口,但没想到他却从红旗胡同入口,直接把话题拉到了缓城大道上来了。苏济人想拿红旗胡同的小惠小利来换取环城大道的大惠大利,没那么容易。在曹伯堑的心里,他还有着云登烈士陵园这个大问题呢,他本想借着将红旗胡同,红军长征,革命烈士把烈士陵园的事情摆出来。烈士陵园的拆迁,完全是商业化的,这也是上届市委留下的烂摊子。没想到苏济人忽略了烈士陵园,直接把话题扯到了环城大道上来了。

“是啊!一个城市的发展必须要以路为基础,前些年五一大道改建扩修几乎拉动了整个云登的城市发展,重塑了整个云登的城市形象。同样环城大道的修建将使云登的经济和城市面貌取得再一次的腾飞啊!但是政府的力量毕竟是一部分,还要靠你们这些商人多出力气啊!”曹伯堑说。

“是啊,市委的规划和设想是伟大的,也是英明的,作为商人为云登的城市建设出点薄力,我苏某人义不容辞,只是不知道市委的具体规划路线如何?”苏济人抛出了最后一个球。这才是今天的重点啊!就看曹伯堑如何接球了。曹伯堑没想到苏济人竟然直接提出了这个问题,这倒出乎他的意料。看来苏济人已经沉不住气了,这也正是曹伯堑乐意看到的。

“哈哈!苏总,你这个问题我可不好回答,我也回答不好,环城大道的具体规划和建设都是由黄文涛市长负责的,他是总设计师啊!你啊,应该和他多沟通沟通啊!”曹伯堑把他的话顶了回去。苏济人就像挨了一闷棍,黄文涛要能真正负责,他何必费这么大力气呢!苏济人自己这次是真正的碰上对手了。

方亦妮的电话响了起来,三个人同时看着手机屏幕,电话是家里打来的。

“喂!”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

“二哥,你怎么在我家呢!”方亦妮平时就称呼钟戈涛为哥哥。

“婶子病了。”钟戈涛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这下,父女两再没了欣赏桃花的雅兴了。都着急要往家里赶。

“苏总,确实不好意思啊!家里出事了,我们得赶着回去了!”方亦妮尴尬地笑了笑。

“苏总,实在是不好意思啊,环城大道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谈吧,你可以和黄市长多交流沟通,市委最近开了几次常委会讨论,意见分歧很大,我一时也说不好啊!”曹伯堑说。苏济人当然知道这是实情,这也是他没办法下的办法了,只要常委会意见分歧大,决定不了,就得把事情放大常委扩大会议上去表决。这也是苏济人的最后一个办法了。

苏济人在品着他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有所指,其实临行前的这句话完全可以不说的,可曹伯堑还是把这话说出来了,而且很明显的告诉他常委们之间有意见。苏济人当然知道常委们之间有意见,而且意见分两派,一派是以黄文涛市长为首的支持一号路线,一派是以曹伯堑为首的支持二号路线。

苏济人把曹伯堑送到停车场,司机小严和秘书小潘却不在,曹伯堑朝四周看了一眼,只见小严和小潘急着往这边跑,苏济人的秘书小山也正往这边跑。苏济人尴尬的笑了笑。

“哎呀!这三月的桃花实在是招人眼啊,谁也忍不住去看上两眼啊?”苏济人这是帮司机小严和小秘书小潘圆场。

“是啊!在云登也只有你苏总能有这么大一片桃园啊!”曹伯堑的脸上没掺杂任何的东西,看不出一丝的色彩。三个人跑过来,小山给苏济人递了一套包装精美的化妆品。

“初次见面,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但想到女孩子都爱美丽,就送你一套化妆品吧!”苏济人把包裹递到方亦妮的手里,眼睛却看着曹伯堑。而曹伯堑却看着秘书小潘。秘书小潘则看着苏济人,方亦妮则看着包裹,心里盘算着这套化妆品的价格,是否应该收下。场面竟然一时的安静下来,谁也不说话。

这时一辆宝马轿车停在了高级停车场,大伙把视线转移到了宝马车的主人身上。一个穿着华丽而不艳丽的女人,谁都能一眼看出来这个人是谁,她就是劳飞燕,苏济人的妻子,桃芳园的女主人。她的身边则站着一个穿着得体,但并华丽也不艳丽的女孩子。只能说她穿着得体,恰到好处,衬托出一副朴实漂亮的脸蛋,并不比劳飞燕逊色。她的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子英气,这种英气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这个女孩叫劳诗燕,劳飞燕的亲妹妹,市人民医院的医生。

劳飞燕马上就明白了这个尴尬的场面是为了什么,她一眼就看到了方亦妮手上的包裹,这是上次苏济人到法国旅游时带回来的,价值一万欧元,合十万人民币。劳飞燕从方亦妮手中接过包裹。

“你又拿我的东西送人啊!这东西值几个钱啊,你就拿着送人啊!”劳飞燕嗔怒道,她当然知道旁边站着的是市委书记曹伯堑,也知道能让苏济人当面曹伯堑送礼物的人肯定不简单。

“哈哈,我看你平时也没用,曹书记的女儿也不是外人!所以顺手就拿了过来!”苏济人知道劳飞燕是在帮他圆场。

“几百块的东西你也好拿出手啊!这不是掉我妹子的脸面吗?”劳飞燕亲热的拉起方亦妮的手。又重新把包裹递到方亦妮的手上,曹伯堑就看着他们表演,虽然他对化妆品什么的并不了解。但他明白这个包裹肯定不止几百块。怎么也得上几千元,没别的,就因为这是苏济人送的东西。所以曹伯堑并不知道这个东西的真正价值,所以他并不替方亦妮拿主意,就看方亦妮自己怎么处理了。方亦妮作为省报的一个资深记者,也见过不少世面,同时身为女孩子,对化妆品的了解,她一眼就能看出这套化妆品的价格,所以是绝不能收的。

“姐姐,我平时也不缺这个,上次几个同学从国外给我带了一套,和你这个一模一样的法国牌子,我们国内可找不到这种牌子啊!我还没用呢,我这人平时也不好打扮,所以这个东西还是姐姐留下吧。”方亦妮把这套化妆品的产地说了出来,苏济人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原来眼前的这个女孩知道这套东西的价值。好象狠狠的抽了他一鞭子。

“好,妹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姐姐就不强求了,我还是留着自己吧!被人看到了,你啊!以后别拿几百块的化妆品行贿了,这到哪说理去啊!”劳飞燕笑着开玩笑道,众人就顺着这个并不高明的玩笑相视一笑。

从桃芳园出来,天色也不早了,太阳已经挂在树梢了。曹伯堑告诉司机去市人民医院,正是放学的当口,开车小心点,别撞了学生。一路上,没人说话,方亦妮和曹伯堑都没说话。不是想说话,而是曹伯堑不想当着司机小严和秘书小潘的面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