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闯关东》里面的女人——那文

大口径主炮 收藏 32 13774
导读:[原创]《闯关东》里面的女人——那文

《闯关东》里面的女人——那文

《闯关东》里面的女人很多,比男人还多,上次说了这帮女人的领袖,文他娘,今天说说老大媳妇那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曾经的格格——那文


那文在剧中最出彩的表演在对付秀儿爹韩老海一段,打麻将。韩老海因为传武逃婚而无法原谅朱家因此利用自己的势力处处为难朱开山,朱家因此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由于明知理亏同时也有“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顾忌,朱家上下一帮爷们都束手无策了。作为大媳妇的那文挺身而出,而她解决问题的本钱只要十块银圆。她来到镇上找到韩老海等人聚会的酒馆,借打酒进入,当看见韩老海等人的确是在打麻将赌钱消遣的时候,她不慌不忙地切入了。先是看牌加讽刺挖苦:“哼,我当是些什么高手,哪有一个会玩牌的!”挑起一帮大老爷们的愤怒之后,那文还要继续添火:“算了吧,我还得回去,我爹等着喝酒呢。不过要是真玩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你们的档次太低。行了,走吧,看你们打牌上火,出张牌磨叽老半天,生孩子也没这么费事的。”哈哈,一句“生孩子也没这么费事的”把韩老海给钓住了,估计任何血性的爷们都会被套住的。表面上被生拉硬拽才上桌的那文并没有就此罢休,一出“激将大法”之后,她再施“欲擒故纵”妙计。十块大洋出溜溜很快输完,身上的首饰也麻利地转移到了这些爷们的手中,在一堆奚落中,那文很快接近了没有底牌了。可是,她并没有慌乱甚至更进一步,脱衣服。简直就是色诱啊!哪有爷们不上钩的!只见那文仍然不慌不忙地输,衣服一件一件在减少。

正当几个爷们被她逐渐显露的身段和肌肤诱惑的当口,那文开始了最后一击:拿身体做最后赌注,玩最后一把大的!韩老海突然感觉到最佳报复机会来了,把朱家大媳妇的衣服当众脱光完全可以与自己女儿守活寡的耻辱相抵,于是“四匹马”的赌注脱口而出,接下来是其他两家的“三头牛”和“四间房”!那文见时机已到,唤过文房四宝:立字据!哈哈,场面真的很刺激呢,成豪赌了。结局显然,如果那文再输就成三级片了。而那文获胜后的讲解才是经典所在:“忘了告诉诸位了,本人出身格格,刚过百日,老王爷就抱着我在桌上打牌,三岁的时候王爷就让我摸牌,四岁的时候老家院教我牌路,五岁的时候我就会打二十九路,两个色子比自己的儿子听话,一副牌上手摸三把,不用看我就知道它是什么,光码牌我就学了三年,抓起牌来,要幺鸡它不敢给我来二饼,要东风它不敢给我来红中,牌掉到地上不用看我知道反正,看下眼神我就知道你想和什么,论输赢银子拿车拉……和你们玩?这就算抬举你们了!”真倒啊,感情王爷家的格格成天就研究这个?光码牌就要学三年,什么级别的玩家哦?呵呵,看的是口水一地哦。

这个最精彩的片段折射出该人物许多亮点,首先,很有心计,先是激将,激得彻底、激得到位;然后是欲擒故纵,配合破釜沉舟的气势,效果自然加倍。十块大洋硬是换回来四匹马、三头牛和四间房,还有围观的劳力。其次,有胆识,有魄力。当然,只是个剧本,编的,真要这么赌,估计现实里很难。当然,麻将桌上利用码牌作弊也是有可能的,电视里有过介绍,还不是完全臆想出来的。


那文这个女人在《闯关东》里面举足轻重,作为旧时代王爷府娇生惯养的格格,在时代变迁中的遭遇也是颇有吸引力的,而她自身的变迁也很有代表性。曾经保护她的封建皇权一夜之间崩溃,高高在上的她瞬间沦为平头百姓,甚至沦落进入了闯关东的人流之中。前往舅舅家中避难的路途也是她不得不改变的过程。金银细软以及马车被过去的家奴卷走,她不折不扣成为赤贫的普通人。而寄人篱下的生活也为她嫁入朱家这样的没有显赫身世的百姓家庭扫除了所有障碍,以至于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她曾经的格格身份了。

但是她毕竟与众不同,受过高级教育,喜欢诗词,喜欢书法,喜欢弹唱。地位的变迁迫使她接受身边的一切,接受不识字的丈夫,接受不曾接触的厨房,接受不曾接触的田园与庄稼,如此种种也反映了人的强大的可塑性。

促成这些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她的性格,用文他娘的话说,就是“二”。这个“二”拿来形容那文真是再贴切不过,大大咧咧,遇事耿直,不追细节。由此她才得以在朱家生存下去的。反过来,如果她坚持过去的思维方式,坚持过去的格格身份,现实条件将决定她没有生路可寻的。

而她在委屈改变的过程中也充分利用了自身的优势。赌博扳倒韩老海固然出彩,但仅仅是机巧和特例而已,虽然反映出她良好教育打下的良好素质,但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而开学堂一节则是她为自己寻找生存空间的最出色的措施之一。她很清楚自己的长处与短处,既然农活和家务不是强项,那就利用自己的知识寻找突破口。开学堂对于她这个熟读诗书的格格而言是信手拈来,但是对于急于在镇上获得良好声誉的朱家而言,却是难得的机会。不收任何费用教育农家子弟识字学文化,这在当时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在帮助家庭建立良好人缘和声望的同时,那文也为自己远离农活和家务活找到了最好借口,一石二鸟,非常得体。

而她靠超级牌技扳倒韩老海一节,不仅挽救了家庭,同时也奠定了她在朱家的地位,后来利用她的见识而开设山东菜馆的过程也进一步巩固了她作为大儿媳在家族中的位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全家落难苦着脸,“二”的那文还有心思摆POSE,哈哈



作为闯关东全剧最受人喜欢的女角,那文有许多优点:

首先,她很聪慧,并不“二”。之所以大家会有“二”的感觉,很多时候是语言交流问题,她作为格格,语言规范而经常引经据典或者使用成语,而朱家其他人都是没有墨水的平头百姓,日常说话通常是“市井俚语”。这样交流起来自然会有些“障碍”出现,而解除障碍又每每是以朱家老少哄堂大笑来结束。于是,这样的“木呐”或者“迟钝”出现的多了,自然大家感觉她“二”了,但是并不丝毫减弱她智慧的一面。

其次,就是她的性格,这个用“二”勉强可以,其实就是包容。她也有泼辣豪爽的性格,这一点比她的男人强远了,已至于当传文由于逼迫而听命于日本人的时候,她甚至每晚操练准备手刃投靠敌人的“亲夫”。而对于朱家不识礼教等等她表现出来的就是宽容和大度,尤其对于目不识丁的丈夫,她的要求就更宽松了,而对于鲜儿的态度和做法则不得不令人佩服了。鲜儿是她的侍女,却是丈夫未过门的原配,而且丈夫对其旧情尚存,她也敏锐地发现婆婆也非常惋惜这个未办成的婚姻。清楚认识形势的那文没有吵没有闹,而是用行动感化自己的男人,用宽容和怜悯对待鲜儿,最终化解了自己的感情危机。

第三,那文知恩图报。朱家接纳了她,并给了她最大的生活空间,她感激,于是尽其所能报答,并为朱家的发展建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就是她的回报。

第四,那文深明大义。丈夫传文受日本人威胁欺骗了朱家,然后在日本人虚伪承诺后投靠日本人,她先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当传文逃离家庭之后,她甚至诱骗传文见面以寻求机会以图除害,很有大义灭亲的风范。而她的儿子在她教育下,小小年纪就已经懂得,父亲的做法是错误的,也可以折射出那文自身的良好品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看那文撅起来的嘴,呵呵,落难的格格在想办法偷懒哦


导演选择牛莉来出演那文实在是太高了,可以说,牛莉演那文堪比晓旭演黛玉。牛莉的那张嘴是最传神的,在逃难的路上吃鸡一出,咂吧咂吧地吃出了沟棒子烧鸡的味道,回顾起王爷府里的美味,呵呵,非常的活灵活现。从扮相上看,牛莉丰满的脸庞、圆润的下巴和嘴唇,蛮有点富家小姐的味道,一种曾经养尊处优的痕迹若有若无地随时流露出来。当然,更主要的是她的演绎非常出色。我也试着看同时出版的《闯关东》原著,但是感觉里面的对白似乎缺乏血肉,还是需要回忆电视剧里面那文的一笑一颦来补充,否则还真难以继续读下去。剧中牛莉经常出现的撅嘴、撇嘴、嘟嘟囔囔还有爽朗的大笑,虽然在曾经她的小品中已经很熟悉,但是,在《创关东》一剧中依然非常清新而自然,也许,因为这个电视剧,人们会忘记牛莉而记住了“那文”。这也许就是成功演出的最高境界吧。

本文内容于 2008-2-18 12:16:35 被大口径主炮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