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世界 第一卷 赌城风云 第二十六回 出乎意料

信周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size][/URL] 追杀阿侖的人离开后,无为从地上拿起来行李与阿侖一起回了公寓。 无为看也不看阿侖一眼,出于同胞之情救了他,但是无为从内心对阿侖反感,因为抢劫是他就在车上,对他们连老人都不放过的行为异常气愤,无为最看不起这样的人。 进了屋后,无为也不搭理阿侖,径直忙自己的事情,把自己从国内带来的行李打开,把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


追杀阿侖的人离开后,无为从地上拿起来行李与阿侖一起回了公寓。

无为看也不看阿侖一眼,出于同胞之情救了他,但是无为从内心对阿侖反感,因为抢劫是他就在车上,对他们连老人都不放过的行为异常气愤,无为最看不起这样的人。

进了屋后,无为也不搭理阿侖,径直忙自己的事情,把自己从国内带来的行李打开,把包里的东西都取出来。

阿侖跟在无为身后,不停地说:“谢谢大哥,谢谢你救了我,我一定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无为不耐烦地指着阿侖的鼻子说:“你给我听好了,我根本就不想救你,我只是不能看到中国人在外被人欺凌,象你这样的人渣我恨不能立即让你去死,年轻人干什么不能赚钱,非要去抢劫,最可气的是连老人都不放过,实话说我都想除了你们。”

“大哥,我对天发誓真的是被他们逼迫去的,如果不去他们就要杀了我,如果我有一句假话喝口水就被呛死,出门就被车撞死......”阿侖对天指地发毒誓。

无为急忙制止了他,“行了,有发誓的劲头什么事情都能干好,还用去抢劫吗?说说你的故事吧,我听听你为什么去抢劫。”

阿侖简单的把自己的经历对无为讲了一遍,最后没忘记把赌博痛骂了一阵,“哎,都是赌博害的,如果不是染上赌博我也到不了这个地步。”

“从你的话里我就能听出来,你这种人永远是狗改不了吃屎,你完了,你这辈子也好不了。”无为轻蔑地说。

“为什么大哥?为什么这么说?”阿侖惊讶地问。

“你根本就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你怎么改,我也懒得对你说,等事情过去你就尽快离开,我看到你这样的人就烦。”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说的不对,求大哥明言,大哥您就好人做到底,帮人帮到家,只要您告诉是哪里错了,我立马就改。”阿侖连鞠躬带作揖恨不能给无为跪下。

“你之所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决不是因为赌场,更不是因为赌博,完全是因为你自己,是你的思想、你的人品导致你到了这个地步。请你记住如果你一味地把一切都归咎于外在原因,而不从自身寻找原因,那么你永远都不会改变,只会更加堕落下去。你听明白了没有?”无为一字一句慢慢地说完这些话,他想让阿侖听的明白点。

听了无为的话阿侖一下子愣住了,无为的话象重锤敲击在他的心头,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以前怎么从来没有想到过。

无为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阿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看得出他在思考,在寻找自己的问题。

无为又接着说:“每天进出赌城赌博的人有几十万,有几个人坠落到去抢劫?这些抢劫的人就是没有赌博他们也会这么做,有的人痛骂赌博,好象自己身上的恶习都是赌博造成的,这完全是在自欺欺人,胡说八道。世界上随时随地都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都影响不到他们,难道有一点不好的东西就能让他们堕落?说自己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引诱而滑落的人难道不可笑吗?因为这样的人思想就是肮脏的,本质就沾满污秽,即便是没有赌博、卖淫这些东西,这些人也是坏蛋,是社会的渣滓。你要想改变自己就不能怨天尤人,而是把自己思想里的污秽清除干净就可以了,与其它事情没有任何关系,OK,听明白了没有?”

“我明白了大哥,谢谢您的一番教诲,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决不会让大哥失望。”阿侖两眼望着无为很诚恳认真地说,无为从他的眼睛里看出讲的是真心话,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一个人的眼睛不会撒谎。

“好,只要你能改,也不枉我救你一次。”无为真心诚意说。

“大哥,我想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

“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怎么答应你。”无为笑着说,心想还有这样求人的,这明摆着是强迫吗。

“我想以后跟着你,你就是我的大哥了,我一定鞍前马后的服侍大哥。”阿侖一本正经地说。

“哈哈......你当我是黑社会,我自己还顾不过自己来,怎么能让你跟随我?”无为想不到阿侖会提出这样的请求,赶紧摇头拒绝。

“我不管大哥是否同意,反正我是跟定大哥了,我看出来了,只要跟着大哥我就一定能走上正路。”阿侖较上劲了。

无为忽然想起一件事,笑着问阿侖,“你今年多大?”

“二十六岁,怎么了?”阿侖不解地问。

“我靠,我二十一,你二十六,还一个劲地叫我大哥,我有那么老吗?”

“嘿嘿,这个与年龄没有,大哥是一种尊称,我就叫你大哥了。”阿侖马上嘻皮笑脸的说。

无为心想杨岩比自己大一岁叫我大哥,你比我大五岁也叫我大哥,怎么都叫我大哥?来到拉斯维加斯什么都颠倒了。

就在这时,传来门铃声,阿侖赶忙站起来跑过去开门。

门铃有一套可视系统,无为看了一眼安装在客厅里的显示器,门外站着的是杨岩。无为想这个丫头一定是来找自己麻烦的,自己去洛杉矶没带她一起去,她心里很不高兴。

杨岩看到给自己的开门的是个陌生的人,她走进客厅后好奇地问:“无为哥,你的朋友吗?”

“别提了。”无为就把第一次来拉斯维加斯遇到抢劫的经过,以及今天发生的一切简单扼要的讲了一下。

阿侖低着头坐在一边默不作声,如同罪犯一样。

听无为讲完,杨岩用厌恶的眼神看着阿侖,生气地对无为说:“无为哥,这样的人你也救,还把领到家里来,你没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赶快打电话让警察来把他带走。”

阿侖一听急忙抬起头来用惊恐地望着杨岩,急促地说:“千万不要报警,否则我就死定了。这位大姐,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对大哥发过誓一定改。”

“岩岩,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浪子回头金不换,阿侖竟然已经知道错了,我们就要帮助他,都是中国人,身在异国他乡我们不帮他谁能帮他?”

“是是,我是中国人,中国人,我们都是兄弟姐妹,求求你们一定帮我,我会报答你们。”阿侖慌不迭地说道,现在他才体会到中国人三个字的力量。以前自己在美国从未听人主动说这三个字,从无为身上他领会到了这三个字的份量,并且为自己是中国人感觉庆幸和自豪。今天如果自己不是中国人,一定与那两个越南人一样下地狱了。

“无为哥,你知道他们是哪个赌场的吗?”杨岩问。

“知道,我们被抢劫后他们去人赔偿的时候就说过,是帝王皇宫酒店赌场的,今天追杀阿侖的人里就有一个是那天护送赔偿金的人,所以认出了我。”

“无为哥,你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从来没有对我讲起过?”

“又不是什么大事,有什么好讲的?”无为满不在乎地说。

“无为哥,你对他们还不了解,每个大赌场背后都有黑社会的保护,你知道为什么赌场的发财巴士没人敢动吗?我听说以前曾发生抢劫巴士,但是过不了多久抢劫犯就死于非命,而且惨不忍睹。没有人能逃过他们的手。与他们做对你想过后果没有?”杨岩担心地说。

“哈哈......不用怕,兵来将挡,只要我们走的正行的端就没什么好怕的。”从小在军营里长大的无为,养成了钢铁一样坚强不屈的意志,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怕。

杨岩见无为的样子以为他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着急地说:“无为哥,你以为这是在国内,在这里你孤立无援,好汉难抵四手,恶虎还怕群狼,就你一个人能挡的住他们吗?”

“所以我才要求用赌的形式与他们解决啊。”无为看着杨岩焦急地的样子,知道她是在替自己担心,笑着安慰她,“放心吧,我保证没事,你不是一直信任我吗?”

“这跟在赌场里不是一回事,在赌场他们把你当作上帝,现在你是他们的敌人。哎,说多了也没用,事情既然这样了我不回去了,我要看着你,等一切都过去了我再离开。”看来杨岩是真着急了。她知道这里黑社会的厉害,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更难得是杨岩明知道有危险,自己却要留下来,这让无为非常感动。

阿侖在旁边见杨岩对无为这么关心,讨好地对无为说:“大哥好福气啊,有个这么疼爱你的女朋友。”

“你闭嘴,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祸,没有你那来的这么多事情,要是无为哥少根毫毛我跟你没完,看我怎么收拾你。”杨岩一下子把火发到阿侖身上,柔弱的女孩发起火来同样很吓人。

无为的心里甜蜜蜜的,有人疼爱是件很舒服很幸福的事情,看着杨岩火冒三丈的样子依然可爱无比,他笑着说:“岩岩,你现在的样子可象只母老虎啊,哈哈......”

看着无为无所顾忌的表情,杨岩急的直跺脚,“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开玩笑。”

“那要怎么样?张开大嘴大哭吗?”无为边说边扮作痛哭的样子。看着无为的滑稽模样杨岩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无为的心里并不是不担心,而是不想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他同样知道事情的危险性,但既然已经如此就要勇敢地去面对,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逃避更不是一个男人做的事。不过他不想让杨岩也搀和进来,更不能让她跟着自己去冒险。

“岩岩,你听我说,现在你就马上离开,这件事没有你什么事情,我不会让你跟着趟混水。”无为很严肃对杨岩说。

“你也听我说,我不会离开,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经历危险。”杨岩毫不退让。

就在他们争执不休的时候,门铃响了。

杨岩去把房间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无为一看原来是领头追赶阿侖的那个人,只见他毕恭毕敬地对无为说:“我奉老板之命来邀请先生到我们酒店一趟,我们老板要当面与先生商讨解决问题的方案,不知先生能否答应?”

“好,请等一下,我换上衣服马上就走。”无为不加思考立即答应了。

“那我就在外边等先生。”说完,来人转身走出房间。

听到赌场老板要无为去,杨岩和阿侖顿时紧张起来,“无为哥,你猜他们会出什么花样来对付你?我也跟你一起去。”杨岩双手紧紧抓住无为的胳膊说。

“我也去,不能让大哥一个人替我承担危险。”阿侖突然也表现的象一个男人。

看着俩人紧张不安的样子,无为笑着说:“人家是邀请我去商谈,又不是上刑场,你们紧张什么?”

“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我一定要跟着去,人多势众。”杨岩一副勇敢的表情。

无为被她的话逗乐了,“哈哈......就我们三个人还人多势众。好好,都去,我先换衣服,不要让人家等的太久。”无为说完急忙走进卧室。

不一会儿无为出来了,只见他换上了一身杨岩为他买的晚礼服,漂亮的大领节,雪白的衬衣,庄重而潇洒,看的杨岩有些发呆,忍不住说:“好帅啊无为哥。”

“是你买的衣服好,我们快走吧。”无为招呼俩人从公寓里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