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挺进大洋》编外篇--《梦的因子》涨停版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二

晓龙君 收藏 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size][/URL] [内容简介]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二) 风之子的归来   小任打开文件夹,看到现实仙子交给他的任务是折磨摧残小A。   这小妞挺俊啊!嘿嘿……小任暗自偷笑往下看,看小A的关系网,与她关联的人,看到了白云飞,她就是白云飞心爱的人?忽地一下,小任全都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劫得就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93.html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二)


风之子的归来


小任打开文件夹,看到现实仙子交给他的任务是折磨摧残小A。


这小妞挺俊啊!嘿嘿……小任暗自偷笑往下看,看小A的关系网,与她关联的人,看到了白云飞,她就是白云飞心爱的人?忽地一下,小任全都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劫得就是他俩!对,就是他们,就是白云飞把我踢倒在地,后来要不是他们又把我放了,我也不置于被车撞死。没想到,今天落到我手上了,没想到,几年没见这小妞长得可以啊,瞧这身段,瞧这脸蛋,这不是勾我吗……


现实仙子看他入神的样子,说了一句:“喜欢吗?今晚她就是你的了!”


“老板您放心,我一定按您的意思办!”小任回话,眼眼却直直的盯着小A,不时吸了一口哈喇子,藏不住的眼角早就流露出了猥琐的坏意。


派走了小任,现实仙子还是不放心,看了一眼人间血战拼杀的白云飞,自语道:“风之子,你太能打了,哎呀,看来我还要给你加点筹码啊!”


现实仙子取出了一个小匣子,打开,看着里面的黑色颗粒,说:“你们只知道梦想仙子可以给人种下梦的因子,却不知我现实仙子也能给人加入元素,脑血栓、气管炎、高血压、肝硬化要什么我这盒里就有什么,嘿嘿,风之子,你想要那一颗呢?”


“这颗不行,癌症太慢了;这颗也不行,脑血栓不省人事太便宜他了;哎,这颗不错……”现实仙子扒拉来扒拉去,忽然发现了合他心愿的黑颗粒,拿了出来,说:“心脏病,不费劲,还能一击之命,就是它了!”


此刻人间,黑漆漆的海面,如墨般不见光亮,大雨倾盆从天而降……侵略者苦苦寻觅的我海军主力--远洋舰队便隐藏在这个肆虐的雨夜。


“龙城”号航空母舰,白云飞一个人走在回船舱的通道中。忽然,明亮清澈的双瞳,因为莫名的困扰而突变黯淡,白晰的脸庞变得无血色般苍白,胸口被一阵翻天蹈海的痉挛所冲击,连呼吸都感到一股莫名的压迫,就像要窒息一样……现实仙子笑了:“没什么别没钱,有什么别有病,风之子,面对现实吧,这就是命啊!”


一间独立的医疗室,医生表情严峻:“你的检查并没有什么异常,你的身体看上去也很健壮,但是我觉得这正是问题的所在。你的身体可能存在着某种隐患!”


“可是我一直没有感觉啊?直到刚才才有……”白云飞很诧异。


“对,隐患就是在你没有察觉的时候种下,然后危机就像一道细微的纱幕,一层薄薄的雾气,慢慢地降临你的身上,每天都变厚一点,每月都变混一点,每年都变重一点。”


“那会有什么结果?”


“这个很难说。”


“我是说,最坏的结果,会怎么样?”


医生很为难,犹豫了一下说:“最坏的结果,有可能,会猝死。”


“什么?猝死?”


“是的。猝死,又称突然死亡,平素看来健康,但在很短时间内突然发生意想不到的非创伤性死亡,而且往往来不及救治,很多人在猝死前也无明显预兆,或发生在正常活动中,或在安静睡眠中。心绞痛突然加剧,面色灰白,大汗淋漓,血压下降,这一切都是猝死的先兆。”


“我会猝死?你开玩笑吧!”白云飞用不屑来掩饰心中的发虚,却泄露了更多的欲盖弥彰。


“当然,这只是一种最坏的可能,但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很多知名的运动员,像海曼、乔伊娜、朱刚、福都是以猝死结束了自己的一生。飞行员与运动员有很多共性,都要接受专项的训练,都要消耗巨大的体能,每一次比赛或战斗都要冲击身体的极限,还有耐性也比普通人强很多,所以无形之中延缓了发病的时间。我建议你暂时不要飞行了,也不要参加训练和战斗了,观察一段时间再看。”说着,医生就要动笔开诊断书。


“不行!我不能停飞!”白云飞的眸底突然闪烁凶光,好像什么东西已经威胁到了他的生命,夺下医生手中的钢笔,逼在他的咽喉上:“告诉你,我没病!”威胁的声音显出少有的急躁。


医生没想到白云飞的反应会如此之大,稍稍抬起下巴,躲避刺痛之感,“你别冲动,你的病情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恶化……”劝说的话被金属笔尖的凉意所打断。


现实仙子看到白云飞再次步入“飞豹”战机的座舱,从“龙城”号舰艏出发,投入战斗,笑了:“哼哼,果不出我所料,梦想者就是这样执著,宁愿舍弃生命也不愿放弃梦想,医生的警告对你不起作用,但这正是我所需要的!哈哈哈……”


在另一边,小任的任务执行得很顺利。


大洋彼岸,小A在痛哭,伤心极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即使用了女人最宝贵的财富--身体,也换不回自己想要的幸福?!得到的只有一次次的伤害!


自从离开了生她养她的故土,只身在外的她,无论是学业、工作和生活都是一帆风顺,一切都很好,只是她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又一任男友离她远去,空虚的心飞扬起来,一无所有……


小A就像一个玩偶,被小任无情地玩弄着、摧残着、折磨着,无法逃脱,失魂落魄。


小任按照现实仙子的指示,一边给予小A物质上满足,一边又在精神上折磨着她,让她每天晚上以泪洗面……相反,小任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改变人的命运,主宰人的命运,这实在是太爽了!


我没有太多的要求,我只想找一个对我好的人,难道这个要求很过份吗?为什么上天对要如此对待我?小A抽烟了,喝酒了,面容憔悴,不象人样,连小任看到了都吓了一跳,天哪,这还是那个小美人吗?怎么变鬼了?哦,我忘了,这都是被我折磨出来的,呵呵……


忽然间,小任的心头猛地产生了一丝恐惧,冷汗冒了出来……哎呀,不对啊,小A她不是梦想者,她是现实的人,但她却被现实仙子如此轻易地出卖了?天哪,将来我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啊?这太可怕了!


但是,这种恐惧没有减轻小A的痛苦,反而让小任更加卖力地折磨着小A,更加卖力地为现实仙子效力。


这边,现实仙子看了一下时间,又看了一下人间的战况,看到白云飞的“飞豹”战机上已经有121颗星了,说道:“谢谢你,风之子,谢谢你替我射杀了100多名梦想者。现在,我该送你上路了……”随即,现实仙子触发了他早安排好的“绝境事件”,又对白云飞说了一句:“来吧,风之子,我在角斗场等着你!”


……白云飞在归航途中,受到了强磁干扰,又遭遇到了敌机,导弹、机炮、干扰弹全都耗尽了,更糟糕的是他迷失了航向。


……当“飞豹”越穿厚重的云层,他看见了无垠的大海和密集的战舰群,而中心位置那个有着宽甲板的战舰,竟然是M国海军的航空母舰!“报告给‘龙城’号!”白云飞的想法却被无线电里的“沙沙”声搅扰,敌人对他进行了全频干扰!“该死!”面对绝境烦躁地喘一口气,觉得喉咙干渴得说不出话来。


……嗖!嗖!嗖!导弹与“飞豹”的钢铁之躯擦身而过,爆炸的火光在背后形成一片眩晕的浮云,光芒四射逼退了一切迷蒙,强光和暗影的突出强烈的存在,就像尊贵的金光在黑暗里骄傲地宣告自己的到来,以一种飘忽绝望的飞行姿态。


……敌方司令官望着头顶上左右盘旋傲视一切又走投无路的“飞豹”,眼光一闪,似乎明白了“满天星”游离在矛盾和矜持之间的复杂心态。随即,他命令解除了部份干扰,接着拿起话机很郑重地说:“尊敬的飞行员阁下,我想您对您的处境十分清楚,您的燃油就要用尽,您返回远洋舰队已经是不可能了。如果,您愿意,我们愿意为你提供跑道,我们愿意为你提供一切。你不仅可以得到尊严和安全保障,还将得到英雄般的礼遇。”


……白云飞默默听着他的话,没有回答。抬头看了一眼舱外,那一抹蓝色,囚禁的鸟向往的天空,但就是这样被隔离在同样渴望自由的狭小空间里;低头看了一眼甲板,努力接近天际,却无法改变即将触及的着落,我的梦啊,就这样地俞渐黯淡直至殚为灰烬了吗?


……就在“飞豹”切入舰尾的时候,白云飞的心突然感到一阵无法遏制地绞痛,心率频频超出警戒线,生与死已悬于一线之间!想起了医生的话:这种病是没有任何征召的……咬住牙根,杆向后拉,油门猛向前推,开启加力,“飞豹”尾部喷出火焰,猛地一下蹿起了老高……身上开始渗出冷汗,强撑身体而发亮的眼睛出现了昏乱……暗淡的眼底层层剥开那隐晦寓义的外壳,却看到的只有一匹灰色马在奔跑。


M军密集阵近防系统毫无反应,手腕变化向下压杆,“飞豹”横滚拧成麻花极速俯冲……突然,眼前一片幻影,自已在学校的三级跳,迎风奔跑,踏板腾空,两步跨跃,视线里一片蓝色,风呼拥着,身轻思明,一切舒展,与天空相恋的感觉……但只有短短一瞬,所有一切都在这一瞬间迸裂,瓦解!


啊……白云飞感到身体就像被剥夺了视觉、听觉、触觉……掉进了万丈深渊,身子在黑暗中一直往下坠,而且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到不能再快,快到了极限,身体极度痛苦,忽地一下子,冲破了这个极限,全身上下一下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感到也不下坠了,而是在前进,好像一个人在穿越时空隧道,四周是飞逝千百年后的流光,色彩斑斓,变幻莫测,自己身在其中,向着前方终点的光亮处靠近,越来越近,越来越亮,亮得刺眼,终于,无数的强光猛烈地冲刺过了全身……


当白云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身处在一个云层之上的世界里,往前望,深处一座高大的牌楼缓显而出。白云飞走近一看,见牌楼上有两个斗大的金字:天门!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莫非自己已经来到了天国?难道我已经死了吗?!


忽然间,听到有人说话:“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你终于回来了,风之子!”


白云飞一扭头,只见天门下,一位老者怀抱宝剑,手撵胡须,笑呵呵对他说:“我终于等到你了,风之子!”


“请问您是在跟我说话吗?什么风之子?谁是风之子?”


“当然是你,风神的化身--风之子!”


说着,老者在空中一点,随即出现了“天国之变”的画面:现实仙子做空善良指数,使人间陷入善良危机。而后,现实仙子又挤兑走了光明之神,封印了梦想仙子,同时勾结魔王,借助魔王的力量,将梦想仙子的朋友,风神、冰雪仙子一网打尽。


老者回忆着那悲壮一幕,缓缓讲道:“光明之神遭到了现实仙子的诬陷,不堪受辱,空留下一把‘光明之剑’,不知去向……梦想仙子在被封印前,将身体内的‘梦的因子’撒向了大地……冰雪仙子被魔王的地狱之火化为了一片虚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护体之宝——水灵珠,奋力扔了出去……风神中了魔王和现实仙子的圈套,误入真空地带,被逼灵魂出窍,最终化身于你。”


白云飞点点头,原来如此啊,难怪我小时候喜欢在风里跑,难怪我一出门就刮大风,原来我是风神的化身啊。


老者接着说:“之后,现实仙子放纵快感仙子、围剿童话仙子、排挤幸福仙子、打压个性仙子,离间众神,诱使自我仙子痴迷练功,玩命升级,还对其实行了拔苗助长的无限升级法,使其先后达到了=》‘自恋’=》‘自傲’=》‘自闭’=》‘自大’=》最终达到了最高最恐怖的级别--自私仙霸,现实仙子又硬性改动了“理性”与“感性”的天平,使整个天国都在现实仙子的一手撑握之下!”


“控制了天国,现实仙子把目标转向了人间,他要把所有拥有‘梦的因子’的梦想者都斩尽杀绝,以绝后患,所以他发动了人类的战争,让梦想者们自相残杀!连你也是被他逼得无路可走,最终回到了这里,幸好‘光明之神’有先见之明,将拯救世界的重任就交给了你。”


老者讲到此,从怀中掏出了宝剑,交给白云飞,说:“这就是光明之神的光明之剑,我把它交给你。”


白云飞手持光明之剑,仔细瞧,紫鲨鱼皮剑鞘,紫中透红,金中透亮,金紫相映,光华照人,欲要拔出,老者一拦,道:“且慢!光明之剑,非同一般,不可轻出,我说给你听好了:这把剑,背儿厚一指,刃薄一丝,单血槽,双锋刃,剑光月影,寒气逼人。亮如秋水,光如白云。乃是炉火纯,重锤锻,能人打,巧将攥,敢比干将锋,不亚莫邪剑,可谓稀世宝,难得世上看。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拔出。”


“哦。”白云飞应了一声,光明之剑没有拔出便交于左手。


老者又说:“风之子,你是梦想者,你有梦的因子,现在你又有了光明之剑,还有水灵珠护体,你就一定能找到光明之神,解救梦想仙子,虽然很艰难,但我想你一定可以……”


白云飞一皱眉:“等一下,水灵珠?什么是水灵珠?”


“冰雪仙子把水灵珠奋力扔了出去,我想他是传给了你。”说着,老者用手一点,在白云飞的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一名少年,不远万里,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在荒凉的大山里搜寻流星雨的最终的着落点,那是……那人正是自己!白云飞一下想了起来,那流星,那颗似宝珠状的陨石,那颗无光的石头,天上曾经最亮的那颗星,那颗自己亲手送给小A的幸运星,原来竟是水灵珠!在远离家乡的岁月里,只身在外的小A,无论是学业、工作和生活都是一帆风顺,水灵珠在时刻保佑着她,即使她有眼无珠,把水灵珠扔进了箱底,水灵珠依然保佑着她。


白云飞说:“可是……我把水灵珠送给了小A……”


老者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没有了水灵珠,会更加艰难,另外,你‘风之子’的身份很可能现实仙子已经知道,好自为之吧,能否打败现实仙子,全看你了。”


“请问您是……喂,等等!”白云飞还有很多不明白,甚至连老者是谁都不知道,就眼看着他渐渐地淡去,转眼之间,化为了一团空气,只有声音还在天空回荡:“孩子,记住,光明之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拔出!你一定要找到光明之神,只有他能解封梦想仙子,只有梦想仙子才能战胜现实仙子,祝你好运吧……”


“喂,请问,现实仙子在哪里?我要去哪找光明之神?”白云飞大声叫问着,渴望得到一些线索,但是没有人应答。


老者已远去,只留下他一人,在天门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